翻页   夜间
万书网 > 都市偷心龙爪手 > 第四百五十三章 刘教授谈兴正浓

第四百五十三章 刘教授谈兴正浓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万书网] https://www.65ws.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第444节??第四百五十三章 刘教授谈兴正浓

    林天龙听的眼前一亮,原来丁玲和杨澜澜杨家人都是党项人。

    刘宗山喝了一口酒,谈兴正浓:“早在唐代时期,从青藏高原上流徙到黄土高原上的党项人中,其中的南山部就是在这一带的,比平夏部更为骁勇善战的南山部,被唐宣宗称为‘化谕不悛,颇为边患。’五代时期,这里还生活着党项的野鸡、树夥、拓跋彦超等姓氏或部落。唐王朝对党项人进行内地移民,最初,就安置在甘肃东部和陕西北部一带,其活动区域就在这一带。所以,这里在历史上完全是党项人生活的故地。党项人后来从这里向北移动,将活动主要区域定格在陕北的无定河一带。我曾经去过陕北探究西夏历史,延安市民间收藏家、延安市殡仪馆副馆长周建华对我说,他在太平村这一带就曾收藏过不少西夏时期的文物;西夏时期,发生最初改变西夏和宋朝军队的三川口战役就在这一带。北宋抗击西夏的著名将领、一代文臣范仲淹也曾经驻守在这一带,后来调防到延安一带的。这说明在西夏时期,宋朝虽然控制这一带,但党项人在这一带的民间活动还是存在的。

    “所以,对于这位从‘白区’前往陕北解放区的‘进步青年’中第一个放弃大都市生活,不远万里奔赴‘红区’的革命女青年的心理动机,历史学家和文学史研究者有着不同的结论,但没人考虑到,丁玲前往陕北的一个重要动机是去‘寻祖认亲’的,她想去党项人在中国北方站起来的地方去看看,想看看她的‘革命的祖宗’崛起、奋争、厮杀过的黄土高原。可惜,她未能探究出党项祖先的任何资料,倒是那些从此和她以往写作风格迥异的作品,开始为她在中国文学史争得席位,那些作品中日充满一个革命青年的血性和革命味,当地还有人说这是她的党项祖先在这片土地上赋予了这个党项后裔另一种灵性。这些作品,不仅赢得了她在中国近现代文学中的声誉,也为她带来了别人眼羡的政治待遇:1936年底,丁玲在聂荣臻部队里工作,一天,突然收到了**的电报,电报内容是毛专门写给她的一首词《临江仙》:‘璧上红旗飘落照,西风漫卷孤城。保安人物一时新,洞中开宴会,招待出牢人。纤笔一枝谁与似,三千毛瑟精兵。阵图开向陇山东。昨天文小姐,今日武将军。’一阕战时褒奖,成就了‘陕北时期’的丁玲在‘故土’的盛名。

    “其实,在陕北还有著名的杨家将的核心人物佘太君是党项人的说法。我曾经去陕北开会,结束后参加另一个朋友的聚会,其中一位在座的姓折的人得知我这些年一直寻找西夏后裔时,很郑重的给我说:‘我们姓折的完全是党项人的后裔,我们老家是在陕北的,历史上有名的佘太君就是例证,她完全是党项人。我们本是同姓的,后来,不知道从什么时候起,我们这一支改称了折这个姓。’

    “这和两年前,一次无意中和西夏学者、宁夏考古学者牛达生谈起陕北的党项人时,牛先生也是很珍重地给我指出:‘佘太君确实是党项人,而且,在陕北榆林地区,有记载这件事的石碑。’杨家将的肇始之人是杨业。公元928年,杨业出生在今天陕西北部的神木,唐朝时,这里一度被从青藏高原迁徙而来的党项人统辖,所以,不排除骁勇善战的杨业有着党项人的血统,不少学者的观点和当地民间传说中,他的夫人、民间流传的杨门女将的领军人物佘太君则完全具有党项血统。《西夏通史》中记载:‘麟、府折氏,为党项族中之著姓。自唐代以来,世为麟府节度使,传至折继闵时,仍嗣州事。’杨业18岁时,他的身份是北汉政权臣子,今天陕西东北部和山西西北部交界的府谷一带,被党项人折从阮、折德父子所占据,针对契丹日益强大的攻势,杨业便和折氏父子结为同盟,一起抵御契丹,并同折德的女儿折太君结婚。后来的汉族修史者因为‘折’和汉族姓氏中的‘佘’同音,便将折太君称呼为佘太君,这就是至今流传于中国民间以及各种戏剧中的‘杨门女将’的主帅佘太君。佘太君出生军人家庭,经常耳闻战马嘶鸣,眼见疆场血战,婚后就以‘善骑射’、‘尝佐业立战功’的面孔出现在民间传说中。”

    “好了好了,天龙你可算是问到点子上了,老刘谈起中国文学中国历史就没完没了的,三天三夜也说不完。”梁亚东笑着打断刘宗山,陪着他连干三杯,刘教授已经开始耷拉脑袋了。

    蒋伟是丁玲,丁玲和杨家都是党项人,杨澜澜黄婉蓉热衷丁玲手书的《圆圆曲》,其中究竟有什么关系,林天龙觉得有种内在秘密已经呼之欲出了,可是就在越来越接近真相的时候,戛然而止了,因为刘宗山被梁亚东灌醉了。

    “等到小飞长大了,可别像你这么博学多才,有点话唠啊!”梁亚东调笑道。

    “小飞……我家小飞学习也好……也听话……”刘宗山话已经说不利索了。

    “是啊!小飞学习好,小飞听话,这几天来梦世界度假,天天按时写作业,这孩子我越看越喜欢!”梁亚东笑道,“将来我如果能够有个这么可爱的儿子就心满意足喽!”说着这话,他好像有点十分感慨的样子,眼神变得忧郁起来。

    “听起来,刘教授的儿子很可爱嘛!”林天龙笑道。

    “那个小家伙看起来老实,透着机灵!”梁亚东笑道,“老刘只要提起来宝贝儿子,那就说起来更没完没了了。天龙,他也喝醉了,你送他回房间吧!他们一家三口最近在我这里度假呢!就住在2012号别墅套房,我这边安排一下,你送他就赶快回来,小姨妈估摸着很快就要到了,你的好戏就要上演了!”

    ****??????????????****????????????****

    “呼……终于写完了。”

    写完了作业,小飞不禁长出了一口气,连着一个多小时的奋笔疾书还真够累的。

    下意识的看了眼表,小飞猛的一下跳了起来,“糟糕!竟然已经晚上六点了十分了,老爸还没回来…”

    小飞轻手轻脚的打开了房门,来到了廊道上,将自己的身体贴着墙壁,向一楼的大厅探出了目光,只一眼,就再也挪不开了,虽然有些遗憾没有赶上开头,但是现在也顾不得这些了…

    大厅的电视里正有个身形姣好的形体老师示范着瑜伽动作,挺胸,扭腰,摆臀,压腿,做着一个个对于男性来说充满诱的动作。当然,这个不是最吸引小飞的,真正让小飞挪不开目光的确是电视机前的内个正随着电视做瑜伽动作的端庄成熟的美——小飞的妈妈。

    只见妈妈一脸认真的做着动作,一对细长的柳叶眉下,纤长的睫毛随着一对大眼睛不时地眨着,好像媚的要滴出水般,脸上渗出些细密的汗珠,樱桃般小嘴微微启着,发出微微的娇喘声,脸上隐约有着一抹运动后的潮红,本来妈妈的皮肤很是白皙滑腻,相映之后愈显诱,看到这些不禁让小飞可以想象到在**爸爸刘宗山可以享受到一副怎样迷人的尤。

    四十分钟对小飞来说不过一晃而过,妈妈做完了操,拿起了毛巾擦了擦脸,连擦脸的姿势都让小飞觉得那样优雅,便向洗澡间走去。洗澡小飞可不敢去偷窥,也没有什么机会。自然是快速的闪人,驾轻就熟。若有人看到一定可以看出小飞不是第一次做这种事儿了,不知道什么时候开始的偷窥,反正如今这成了小飞一天觉得最幸福的时刻,也是每天必修的功课般。

    小飞叫刘晓飞,今年15岁,刚上初二,虽然生活在一个家境还算不错的环境里,只是天生身形却有些瘦弱,再加上生小飞较晚,所以平时父母对小飞都很宠爱。爸爸刘宗山,今年46岁,是炎都大学的知名教授,在圈内有着不算小的名气,也因此有幸娶到了端庄美艳的妈妈。小飞的妈妈叫罗美琪,虽然妈妈平时看上去很是妩媚动人的,但是妈妈却是一向高贵端庄。在校任中学数学老师,同时也是小飞的班主任,只不过妈妈为了不让小飞在学生的生活受到一点儿干扰或者优待,所以一直对此进行了保密,使得几乎没有人知道他们的关系。每年暑假都要来梦世界度假,梁亚东叔叔对他很好,这几天就给他买了好多礼物,变形金刚珍藏版更是令他爱不释手。

    ****

    那“饿虎”在一旁冷眼观战,本不屑出手,见此情景,怒喝一声,凌空击到,长刃闪耀,电闪雷鸣,回刀身后,但见那四名武士手捂胸口,血如泉涌,扑倒在地,尽皆丧命。冷哼一声,弯刀再起,雅秀挥剑档格,“叮叮当当”连响八下,雅秀退了八步,秀发散乱,玉脸苍白。

    天龙惊叫:“喂,老兄你不会真的拼命吧?这么欺负一个女孩,你到底是不是男人啊?”

    “饿虎”眼露凶光,刀未动,杀气已出。雅秀大惊,恐怕天龙遇害,急忙挥剑刺其胸膛,围魏救赵。“饿虎”弯刀旋转,粘住宝剑,瞅准空档,一脚飞踢雅秀小腹,雅秀也是得运劲剑尖,点在刀背上借力后跃,“饿虎”乘势跟进,刀光大盛,刀剑相交,雅秀惊叫,血光飞溅,被中岛茂一脚踢在胸口直飞出去,天龙一把将她抱在怀中,见她粉面上一刀皮肉绽开,鲜血直流,身上也不知中了几刀,浑身是血。

    “秀姐!”天龙不敢相信先前还巧笑倩兮的美女转眼间成了血人。

    她抽?A一下,一口鲜血喷在他颈上,顺着脖子温热的鲜血流进胸膛,浸湿了日月玉佩,日月玉佩迅即泛起了奇异的光芒。

    “秀姐!”天龙抬头看四周黑压压一片全是黑衣人,真是上天无路入地无门。天龙只感到胸膛滚烫,他紧紧搂住雅秀的娇躯,忽地一声长啸,一道紫光闪过,在中岛茂和黑龙帮众目睽睽之下,天龙和雅秀两人已然不见了……

    “卖糕的!信春哥,得永生!化险为夷不怕发改委!”天龙大叫着在风驰电掣一般的空间穿梭,眨眼之间,他搂抱着气息奄奄的雅秀出现在一个山洞之中,只见山洞中间一汪潭水,水气氤氲,钟乳倒挂,有如仙境。

    天龙将雅秀慢慢平放在光滑的巨石上,撕下衣襟擦拭雅秀的血渍,“秀姐,秀姐……”

    她的眼神变得暗淡,无力地抬起手来捧住他胸前的玉佩,断断续续地说:“天龙……看……都把你的玉佩弄脏了……”

    她手上的血再次浸湿了玉佩,玉佩发出奇异的光彩。天龙感觉有鼓巨大的力量猛一下把他拉扯进水潭中,“天龙,天龙……”雅秀又惊又怕,有气无力地叫着,便昏厥了过去……

    “信春哥,得永生。就算下沉也不喝水!”天龙心理念叨着在水潭中直往下沉。

    耳边朦胧中响起一个女人的声音:“龙本,龙本你终于来了!”

    天龙宛如到了另一个世界,他听到自己的声音在说:“谁在说话?你在跟我说话吗?喂,你认错人了……”

    “天龙,你听我说好吗?”天龙感觉隐隐约约有位风姿绰约的美女梳理着自己的秀发,那声音美妙动听,有如天籁,“在中国你是天龙,现在来到日本你就是龙本,我来帮你梳理头发好吗?家伙?”

    “远古时,盘古大帝开天辟地。命日神火舞阳,月神夏冰冰兄妹二人于东海海底十万八千尺深捞起镇海宝矛,重十万八千斤,兄妹二人抗起宝矛,顺矛身抖落四千多个水珠化作四千多个岛屿,便是扶桑东瀛诸岛,日神月神兄妹结合育有后人,并女娲娘娘造人后从中国大陆来的移民,乃是扶桑人的祖先。

    “自古神魔互生,方生方死,方死方生。炎帝黄帝率诸神除魔卫道,杀死蚩尤,战胜黑暗之魔。战神独孤求败身经百战,立下汗马功劳。他不合魔由心生,爱望横起,痴恋月神夏冰冰。日神月神合力将他降服,收入如意宝矛之中,魔胎入道。

    黑暗之魔逃诸东瀛群岛,再度兴风作浪。而这次却命中注定由佩戴日月七彩玉佩的有缘人天龙——龙本太郎执如意宝矛,由战神独孤魔胎相助以拯救扶桑。

    (星号后面此处抵消河蟹,为了方便您的阅读,请把订阅记录截图发到作者QQ邮箱,换取合集方便阅读!)冠盟小说网 ,最快更新本书最新章节,清爽无弹窗,希望大家可以喜欢。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