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万书网 > 都市偷心龙爪手 > 第三百七十二章 欲扬先抑服人用人

第三百七十二章 欲扬先抑服人用人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万书网] https://www.65ws.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第376节??第三百七十二章 欲扬先抑服人用人

    胡成业赶紧小声的辩解着:“胡某无能。实在是公事繁忙,疏于管教……”

    林天龙不耐烦的打断了他:“明天自己向市里请辞吧,带着你那个儿子滚得远远的。一个区长教出的儿子却是这样的德性,你如何服众,又如何对得起李市长胡局长对你的苦心提携?”

    胡成业一听居然要自己引咎辞职,一下子就慌了神,大哥说这个小混蛋现在是郭立青的钦差大臣,难道这是郭立青故意布局来整治自己的,他抬起头想继续狡辩什么。

    林天龙阴着脸一摆手,怒骂道:“给我滚。”

    胡成业看着林天龙怒色中带有一点得意,才知道这事只是一个导火线而已,想罢免自己的想法肯定郭立青早就有了,杀鸡给猴看,不过是杀给大嫂李茹真大哥胡成奎看的罢了。现在没办法挽回,更不能跟眼前这个小混蛋死掐,这个小混蛋毕竟还是刑警队的特派员,连刑警队正副队长都搞掉了,据说整个刑警队现在都服他,再加上眼前这些炎都山区派出所的几个边境缉毒老兵痞,弄不好这个小混蛋敢连炎都山都闹翻了,自己能不能站着出去都是回事。胡成业一脸死灰的走了出去,脑子里却是开始盘算起自己该怎么应付才是,只有赶紧向大哥胡成奎大嫂李茹真汇报,想想对策才是正理。

    朱广平等人都一脸惶恐的鞠躬看着林天龙,林天龙扫了他们一眼,冷哼道:“区政府什么时候当了胡家的走狗了?这次看在你们办事还不算出格的份上,自己回去写份检查。你们也给我滚。”

    炎都山区官员们吓得不敢多待,千恩万谢后连滚带爬的跑了出去。

    看了看依然恭敬肃立的朱广平等人,林天龙的脑子也有点乱。这帮家伙用好了就是得力的助手,用不好还是一把伤了自己的刀,毕竟他们都是缉毒老兵复员专业,做事不顾法纪,随性行事。

    想了想以后,才慢慢的说:“朱广平等人因无视法律,全部开除出派出所,朱广平身为所长,知法犯法,撤掉派出所所长之职。”

    警察们脸上都没什么表情,似乎一切都和他们无关一样。

    见这帮家伙果然没半点惋惜的表情,林天龙冷哼一声说:“别以为那么便宜,你们虽然算是做好事,但法律可不是闹着玩的。以为能那么容易就蒙混过关吗?”

    朱广平脸色变换了一会儿后,一脸决绝的低下头说:“我知道这次是我们兄弟的错,有错的话我愿意一个人承受。兄弟们并没有违反法律,但求林少能放过他们一马。”

    见朱广平这样说,一帮人顿时愣了神,马上就争抢着认罪,个个都是一副要杀杀我的模样。

    “不,是我知法犯法。”

    “与朱哥无关,一切都是我的过错。”

    “混帐,你们敢不听老子的话。”

    朱广平气极败坏的喝道。

    林天龙赞许的点了点头,到底还是没有看错人。看他们都快急坏了,就差没动手抢谁先去死,这才好整以暇地微笑着说道:“哪里跌倒就在哪里爬起来,炎都山区准备成立分局了,朱广平既然撤掉派出所所长了,可以考虑出任炎都山区分局局长,至于你们开除出派出所,自然就只能进入分局继续干警察,维护好炎都山区的社会治安了!”

    朱广平众人先抑后扬,先悲后喜,大声欢呼,五体投地地向林天龙连声道谢。

    “这个消息暂时不要外传,等我回去和杨局长商量之后会在公安局班子会议上讨论通过的。你们先要在炎都山区干出点成绩来给局领导班子看哦!”林天龙笑道。

    “林少,你就放心吧!以后林少,还有梅经理但凡有命令,我们弟兄绝对全力配合,上刀山下火海,搞好炎都山区的社会治安工作!”朱广平满腔热血,激动不已。

    林天龙这才满意的点了点头,挥手让他们退下。

    林天龙回到了屋子里,暗想有朱广平这帮人配合,梅若珊的渡假村旅游基地自然是一顺百顺万事如意。

    此时梅若珊已经吩咐亲自在浴缸里面放满了热水,满满的洗澡水冒着热气,让人顿时放松下来。水边美人一身轻纱薄衣,秀目含情的看着自己,水灵的大眼睛打着转,看起来十分的**。

    ****

    ****

    天龙感觉浑身上下充满了力量,飞身腾空,大力灌篮。

    可是,篮球突然不见了,而他的巴掌却重重地掴在了一个人的头上,双脚不由自主地狠狠踢在一个人的胸口,然后稳稳地落在地上,那人惨叫一声飞出老远。

    天龙慌忙跑过去想扶起那个人,却发现那人头上挽着发缵,身穿黑色袍服,络腮胡子,却是怒目圆睁,嘴角喷火,身体抽搐,眼见不能活了。

    “喂!老兄,不会这么夸张吧?”天龙实在不敢相信自己居然打篮球打死了人。

    他这才注意到自己的脚下已经不是学校的灯光球场,而是绿茵茵的草地,四周熟悉亲切的同学一眨眼全都不见了,自己一瞬间仿佛到了一个陌生的世界。

    天上日食即将结束,阳光依旧灿烂,天空是那么的蔚蓝清澈,云彩是那么的洁白无暇,这是哪儿呀?

    天龙发觉身旁还有人,猛然转身,不远处一个青年男子正目瞪口呆地盯着自己看,头上也挽了一个发缵,衣袍宽松,袖子肥大,胖嘟嘟的嘴巴张开了半天合不上,一脸不敢相信的神情,他跪在地上,双手高举,叽里咕噜的说着什么。

    天龙走到他的面前,见他白白胖胖的,一脸虔诚敬他为神的表情。

    天龙伸手把他拉了起来,笑着问道:“喂,胖哥,这身穿着打扮,不会是在拍电影吧?拍《最后的武士》吗?”

    那胖青年摇了摇圆圆的脑袋,好像听不懂天龙在说什么,突然他用手指着天龙胸前的玉佩,两眼瞪得如同鱼丸似的,叽里咕噜地连说带比划,弄得天龙一头雾水。

    胖青年见天龙也听不懂,急得抓耳挠腮的。突然想起来什么似的,指了指东面,然后伸出胖乎乎的手拉着天龙就一路小跑。

    “喂,老兄,干什么呀?”天龙见他似乎没有什么恶意,也就跟着他一路跑去。

    蓝天,白云,绿树,碧草,一个头挽发缵身穿袍服的古装男子拉着一个秀发飘逸穿着球衣短裤运动鞋的时尚男孩在画面里奔跑,这一场景令天龙感觉如在梦中。

    除了这条林道,眼前出现一片村落。古朴的建筑,木质的架构,风格别样,错落有致。

    胖青年拉着天龙走进一个宅院,嘴里喊叫着,然后拉开雕花木门,请天龙进去。他做个手势,示意稍等,又拉开一道推拉门进了里间。

    天龙打量着屋内摆设,迎面墙上醒目地挂着书法条幅:床前明月光,疑是地上霜,举头望明月,低头思故乡。——唐 李太白

    其他珠贝玳瑁,奇花异草,古色古香,整齐雅致。屋内并没有椅凳,只有一个木榻,几块跪垫。天龙愈发摸不着头脑:这段时间韩流日盛,韩剧看得太多,莫非自己做梦到了韩国?

    推开门,胖青年走了出来,随后跟出一个女人。“哇噻,藤原纪香!”

    只见她体态轻盈,身形高挑曼长,曲线曼妙,莲步款款,袅袅娜娜,摇曳生姿。她的脸容隐藏在一块柔软的白纱下,看不清她的模样,但裸露在外面的香肌却润如温玉。黛眉弯弯,一双眼睛明媚秀长,晶莹妩媚,明眸中投射着清澈怡静的柔光。乌黑的秀发挽成了高高的云状发髻,用一根木簪绾住,简洁脱俗。天鹅般优美曼长的脖子,有种难以形容的优雅风姿。

    肩若刀削,蛮腰纤细动人,山峰丰润娇挺。身穿黑色绣花和服,典型的一个日本美女,更映衬出她那如雪赛霜的白嫩香肌和圣洁端庄的迷人高雅气质。

    她那双温柔似水的眼睛在白纱后面看着天龙眨了两下,天龙感觉自己的心也已经被她看透一般。

    她见天龙站在《静夜思》书法前,嫣然一笑,居然用一口流利的汉语问道:“《静夜思》想必公子一定喜欢了?”她的声音温柔平和,柔美动人,让人听着直有说不出的舒服。

    天龙笑道:“李白先生的诗作我在三、四岁时便已倒背如流了。”

    那美女眼中露出惊异的神情,在木榻上跪坐着摆好小桌茶具,冲天龙微笑示意道:“龙本公子请坐!”

    天龙在她的对面跪坐下,笑着纠正道:“姐姐,我叫天龙,可不是什么龙本公子!”那胖青年也笑呵呵地跪坐桌旁。

    美女一边沏茶,一边用她那又似古人文言,又象鲁豫口音,还算比较流利的汉语娓娓道来:

    天龙无论如何也想不到自己居然穿越时空到了扶桑,也就是古代的日本。这里是静冈(天龙知道这是日本的泰安,中国的泰安有东岳泰山,而静冈有举世闻名的富士山)。

    那美女叫福田雅秀,胖青年是她的弟弟,叫福田平八郎。父母早亡,他们姐弟两人相依为命。(接下来雅秀的话令天龙半信半疑,惊奇不已)

    在扶桑国的世界分为神界、灵异界、人界、魔界四域,而灵异界是能沟通神界的极少数人,(天龙新想这类似广西方宗教中的先知)。雅秀十六岁为神遴选为灵异界,结婚一年的丈夫离奇暴卒,从那以后,远近前来请她占卜求卦驱鬼治病的人络绎不绝,可再也没有男人敢娶她为妻了。

    今年神给雅秀启示:扶桑国将遭亡国灭顶之灾,有龙本太郎从天而降,佩日月七彩玉佩执如意宝矛,救万民于水火,使樱花依然烂漫,雪山依旧巍峨!

    雅秀虽然不知道扶桑何时将要遭受何样的灾难,但却知道神派来的救星就是龙本太郎,因而让弟弟平八郎平时多加留意戴日月玉佩执如意宝矛的人。

    不料,“黑龙帮”很快也从魔界那里得到了消息,这些天活动骤然增多,四处派人搜寻。“黑龙帮”是扶桑第一大帮派,而且是魔界的精英,“十二枭将”令人闻风丧胆,帮主“黑龙”更是见首不见尾,神秘莫测,诡异非常。据平八郎说,今天那个无恶不作的“黑龙帮”恶人正在欺负抢劫他时,不想竟被天龙误打误撞踢死。

    福田平八郎连连点头,呵呵地笑着,冲天龙挑了挑大拇指意思是感谢他的救命之恩。

    天龙见雅秀姐弟俩都盯着自己看,心里直发毛,感觉简直不可思议,他对雅秀解释道:“美女姐姐,我叫天龙,不是什么龙本太郎,也没有什么宝矛,我只会唱歌跳舞打球,我不可能是你们的什么……”可他从她期待的眼神中读出一份信任一份责任,他赶紧转移眼神,看了看平八郎,耸了耸肩,摊了摊手。

    雅秀看他那自然随意潇洒的动作表情,芬心怦然一动,有如鹿撞。

    天龙见他们不信,便站起来拉着平八郎来到院中,雅秀随后跟出。平八郎见天龙拉架式跳跃搏击,明白是要比试比试。随即他被天龙打了两拳,踢了一脚,已然清楚天龙虽然灵巧迅捷,但力道明显不够,很是奇怪天龙是如何一掌两脚打死那“黑龙帮”恶人的。平八郎拼着挨了天龙两拳,伸双手抱住天龙的腰,一个背挎把天龙摔倒在地。他虽然没敢用力,但天龙仍然眼冒金星,好一会儿才爬起来。

    平八郎不明所以地看着姐姐雅秀叽哩咕噜问着什么,雅秀不以为然地过去把天龙扶起来,拍打着天龙身上的尘土,对平八郎说了几句,平八郎若有所悟地点点头。

    雅秀对天龙说道:“你现在还没有得到宝矛,没有日月大神赐与的力量,不要说魔界黑龙帮,就是平八郎你也不一定能打过,所以这些天你一定要听我的话,不可以到处乱走的,直到你得到宝矛!”

    雅秀温柔地安慰着天龙,很自然地用皓腕柔柔荑挽住天龙的胳膊,平八郎笑着嘟囔了一句,雅秀又羞又气地娇嗔着弟弟。

    平八郎走过来揽着天龙的脖子亲热地说了一句话,雅秀愉快地翻译道:“平八郎问你喝酒吗?他今天要请你一醉方休!我们静冈自古出美酒,平八郎平时就给京都的达观贵人送酒。”冠盟小说网 ,最快更新本书最新章节,清爽无弹窗,希望大家可以喜欢。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