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万书网 > 都市偷心龙爪手 > 第三百七十一章 打子消父连消带打

第三百七十一章 打子消父连消带打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万书网] https://www.65ws.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第375节??第三百七十一章 打子消父连消带打

    林天龙有些郁闷,好不容易培养起来的气氛被这帮王八蛋硬生生的破坏了。一把拉过梅若珊将她紧紧的抱在自己怀里、感受着那玲珑有致的身子,色笑着说:“看来想当你男人压力挺大的,这还没行动就有吃醋的人来这搅局了,咱们这美女姐姐魅力还真不是一般大,一张脸就惹得这群苍蝇发情了。”

    梅若珊被抱住的时候隐约有种幸福感,大着胆子回手抱住了林天龙的脖子,脸上尽是好奇的问:“到底是谁在这时候闯进来,难道是外边那个躺在地上的人吗?”

    “嘿嘿,是你的爱慕者之一,胡成奎的侄子胡刚。听说胡成业那老头四十多岁才有这一根独苗,对他比自己的亲爹还孝敬。”

    林天龙一脸坏笑的说着。

    这时候只是轻轻的抱着美人,并不是说梅若珊对他没有诱,相反不管是她的体香还是柔软的身子都让人十分的冲动。只不过是现在即使有什么行动也不能继续下去,何必给美人留下坏印象,所以手也只是轻轻的抱着她没摸。

    梅若珊惊讶的捂住了小嘴,一脸不相信的说:“胡刚?我记得我见过。怎么把他打成那样了,刚才我进来的时候都认不出来了。”

    林天龙这时候脸上满是温柔,轻轻的抓住了美女经理的小手**着,语气无比温存的说:“这叫惨吗?谁叫他出口骂我的若珊,要不是我还有点理性,刚才直接就把他打死了。”

    话语间那种温柔的霸道让梅若珊有点迷醉,嘤咛一声后轻轻的把头靠在林天龙的肩膀上,感觉这个怀抱又温暖又安全。林天龙也乐得梅若珊这副含情脉脉的模样,抱得软玉温香在怀,光是闻着醉人的体香就感觉十分的惬意。

    二人静静的相拥,没有理会外边人的目光。警察们对于林天龙惹完事后竟然在这和一个女人调感到不满,冷哼了一声后就别过头去。

    渡假村的人都已经退了出去,只留下朱广平带着其他警察和胡刚的同伙在院子里对峙。这时候旁边一个年轻的警察小声的靠近朱广平问:“朱哥,咱们是不是先走啊?一会儿要是胡成业来了,看见他儿子在咱们面前被打成这样,那咱们也少不了罪受。”

    朱广平回头瞪了他一下,气愤的说道:“胡成业是区长怎么了,后边有李市长胡成奎撑腰又怎么了,就可以纵容他儿子在外边胡作非为?老子就管定了这事,看他怎么办。最多就丢了这身狗皮,这些年窝囊气你们还没受够吗?”他嘴里这样说,心里却在暗暗思忖,根据哥哥朱华平的透露,林天龙是郭立青的干儿子,郭立青和李茹真一正一副之间也是明争暗斗,这次秘密任务林天龙和杨丽菁可是立下大功的,据说杨丽菁升任炎都市公安局长是板上钉钉的事情了,跟定了林天龙,也就是搭上了郭立青的车,自己说不定也能提一提,到市区几个分局混个分局局长。

    旁边一个看起来一脸凶相的警察也附和着:“就是,最多他妈的不干了,少了这身衣服又饿不死。老子在边境提着脑袋缉毒,这帮孙子在这玩乐,想想都有气。我说小强,你当年在边境一人砍死三个越南猴子的魄力哪去了,现在怎么变得像个娘们一样。”

    一听到“小强”两个字,林天龙忍不住把梅若珊刚喂到嘴里的酒喷了出来,脑子里顿时想起星爷那哀怨的脸庞。再看了看那个叫做小强的年轻人,虽然长得眉清目秀的,但却越看越像蟑螂。

    小强左右想了一下,咬了咬牙说道:“对,老子也受够了这窝囊气了。咱们在前线流血,这帮王八蛋在后边享受,要这身衣服有屁用。还不如回去边境那边,一夫当关万夫莫开,多砍几个越南猴子的脑袋来的舒坦。”

    朱广平赞许的看了看这帮随着自己从边境缉毒前线混上来的兄弟,大笑道:“对,反正咱们的兄弟也都睡在了地下,窝囊的活着以后该怎么去见他们。这次老子管到底了,胡成业那孙子要是敢乱来作威作福,最多给他一枪再赔上小命而已。”

    说完众人都狂笑着应和起来,把胡刚的那群狐朋狗友吓得不敢作声。

    林天龙示意梅若珊先避一下,饶有兴趣的打量起了朱广平一伙人来。这帮人原本有些拘束和不安,瞬间变成了满身的杀气和狂放,从对话中就可以知道原本他们是军人出身,而且是那种边境缉毒的老兵。难怪在炎都市这个大染缸里还能保持一颗淡定的心,这样的人可以收到手里为我所用。

    朱广平冷漠的看了林天龙一眼,给了一个欣赏的微笑后就转过头去不再言语。但小强他们似乎都有些不满,兀自发着牢骚。

    “天啊,我的儿子啊!哪个混蛋杂种把你打成这样的?”

    这时候一个满头白发的老人领着区政府的人冲了进来,一见胡刚在地上抽播,立刻哭叫着扑了上去,一边看着儿子身上的伤势一边哀号着。

    朱广平见老头领着一帮区政府的公务员过来,不耐烦的大喝道:“吵什么吵,最多就是自作自受而已。你当了那么多年区长,不会把他送到医院治疗啊?又不是死了儿子,你哭个鸡毛啊!”

    众人都没料到朱广平居然敢这样对炎都山区的地主胡成业说话,一时间都呆住了。连胡成业都忘了哭喊,一脸震惊的看着他。林天龙也没想到朱广平的胆子能大到这地步,不禁对他更有兴趣了。

    一个粗壮的区官员站了出来,指着朱广平喝道:“朱广平,你们是不是吃了熊心豹子胆啊,居然敢对胡区长这么说话。赶紧说,凶手在哪?”

    朱广平倒是无所谓的耸了耸肩,一副老子不知道的模样。小强等人也一脸冷漠的围拢在他周围,大有“一言不合就开打”的趋势,右手按到了腰间电棍上,冷笑的看着他们。

    朱广平嘿嘿的笑了笑,嚣张的扬起下巴说:“姓谭的,老子告诉你,凶手就在我后边的屋子里,不过老子今天管定了这件事。胡刚这狗养的一直在炎都山区横行霸道,他胡作非为的时候倒没见你们这么积极。现在只不过挨揍而已,你们就急着想去舔这老家伙的屁股,真他妈有当狗的天性。”

    被骂的区官员没想到朱广平等人今天居然这么强硬,气得满脸铁青。刚想动手,但一看他们的架势又忍了下去,自己后边的这群人有多少斤两他心里有数,绝对不可能打得过眼前这帮从边境回来安置在派出所的老兵油子,只好吩咐手下赶紧把胡刚先抬回去治疗。

    胡成业看了看儿子的惨状,不死也只剩半条命,更没了传宗接代的能力。抹了两把老泪,目送儿子被抬走,这才恶狠狠地回过头来瞪着朱广平,咬牙切齿的说:“朱广平,你们真是吃了熊心豹子胆了!可怜我老来得子,家里的香火就指望这一根独苗。要是不把凶手交出来,我让你们死无全尸。”

    朱广平等人并没有被他的样子吓倒,反而哈哈大笑起来,一副无所谓的口吻说:“老家伙,就你这样子也敢和大爷说这话。老子在边境缉毒的时候什么人没见过啊!你他妈坐家里享福,还纵容儿子出来祸害百姓,就算告到炎都市里老子都不怕,想怎么着你就来吧。”

    “行了,胡区长,你嘴里的凶手就是我,我倒想看看你怎么让我死无全尸的。”

    林天龙冷笑了一声,好整以暇地说道。一方面怕朱广平他们一个冲动把胡成业给打了,那到时候自己想包庇都难。另一方面胡成业的话越听越上火,也就忍不住走了出来。

    作为胡成奎的弟弟,炎都山区区长的胡成业哪会不认识林天龙,这些天这个少年英雄早就已经名震炎都市乃至整个中原地区,就因为凭一己之力制服了黄枭龙及其黑衣人团伙,搭救了炎都市乃至中原地区众多达官豪富,而胡成业更看重的是听大哥胡成奎说这个大男孩是郭立青黄婉蓉的干儿子,这一点绝对应该引起他的高度重视。而且根据李茹真的可靠消息,此次行动立功之后,郭立青很有可能将这个大男孩提拔进炎都市政府里,不要说局长,将来就是副市长也不在话下。一见他出现在这里,胡成业就知道这次撞上了铁板,心里却是震惊,难道自己的宝贝儿子是被这个小混蛋所伤的?心里想归想,骂归骂,赶忙拱手施礼,恭恭敬敬的说:“原来是林少啊!胡某不知道林少驾临小地,招待不周,还请见谅!”

    朱广平等人这时候也有点惊得呆了。小强脑子转的快,想想胡成业的身分?这个大男孩肯定来历不凡,他都恭敬施礼了,他们大脑开始**发热起来。

    林天龙语气不善的说:“胡区长,你教出来的好儿子啊。在炎都山区是威名远扬,居然还说要杀了我。确实好,好的很啊……”

    “林少,胡某晚年就这么一个儿子。因为区政府公事繁忙,少有管教,导致他德行不正。还请林少看在胡某一生都兢兢业业为人民服务的份上,放过这个逆子吧。”

    胡成业算盘打得响,这时候肯定没法追究儿子被打的事,赶紧厚着脸皮给自己请功,看能不能救回胡家的这一根独苗,因为面前这个小混蛋可是天不怕地不怕的主儿,炎都市公安局刑警队副队长闻泰达光天化日之下被他打伤了,现在还在医院里躺着呢。

    林天龙倒是知道,这个胡成业除了贪图权利和虚名,倒也没其他的把柄可以抓,要不然郭立青对付李茹真,肯定第一个把他干掉来打击李茹真胡成奎的势力。

    这下可好了,把他威风打掉,那炎都市的老顽固收拾起来也就容易多了。

    想到这,就决定必须在这件事上大做文章,林天龙冷哼了一声,喝道:“好个胡区长,你真风光啊。堂堂胡区长居然教出了这么一个好儿子,在打黑反腐的大形势下,黑恶势力都知道收敛,你那宝贝儿子光天化日干的坏事你心里也有数吧。这不光丢了你的脸,丢了区政府的脸,更丢了李市长胡局长的脸,你让百姓怎么看政府?”冠盟小说网 ,最快更新本书最新章节,清爽无弹窗,希望大家可以喜欢。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