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万书网 > 都市偷心龙爪手 > 第三百四十五章 妙音师太知是谁

第三百四十五章 妙音师太知是谁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万书网] https://www.65ws.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第349节??第三百四十五章 妙音师太知是谁

    “天龙既然立下头功,你这个做干爹的准备怎么奖励他呢?”黄婉蓉适时问道。

    “自然要论功行赏,奖励自然是有的!”郭立青别有心思地看了爱妻黄婉蓉一眼,然后又看着干儿子天龙笑道,“你这个做干妈的当然也应该给儿子奖励嘛!”

    黄婉蓉粉面绯红,她隐隐约约感觉到丈夫郭立青的弦外之音,丈夫在一步步劝着推着她走向一个情感堕落的深渊,美其名曰打着借种生子的幌子。

    “天龙,你要是想继续在康华医院当院长治病救人,自然由着你,想换换新岗位可以去旅游局负责一下炎都山旅游事业,康华医院那边可以兼职嘛!”郭立青笑道,“历练一下,积累一些资历,不出五年就是干个副市长也不是没有可能的。”说着他手指往上指了指,低声笑道,“你上面可是有人的哦!”

    “谢谢干爹,我会认真考虑的!”林天龙听出来郭立青的意思了,想要他去旅游局名义上是负责炎都山旅游事业,暗地里还是寻找“闯王宝藏”,最后那句上面有人,既是指在炎都市有他这个市长做后盾,又是指省城有梁宏宇那个大招牌。

    黄婉蓉当先而行,对这古墓之间的秘道,好像熟得很,灯光照耀下,林天龙这才看到古墓之中,建造的当真是气象恢宏,不输人间帝王的宫殿,那内部机关消息之巧妙,秘室地道之繁复,更是匪夷所思。

    黄婉蓉指着洞顶那十六个寸许圆径的小孔说道:“这些小孔除用于通风外,还是极佳的传音系统,整个地宫无论何处,只要稍有声响,监控室里都能察觉得到,而且尚可有选择地向地宫之中任何地方传音,以传递讯息。古代安装这套系统,动用上千能工巧匠,整整花了一年时间才完工。”

    天龙点了点头,说道:“难怪这儿不象普通地窖里面那么闷、那么潮湿。”

    甬道变得曲折繁复,沿途就象这样,大约每过七八丈就有一道石门拦路,又经过五道厚重的暗门,总算进入地宫通道之中。

    天龙发现,和进来那段不同,甬道变得愈发弯曲,一路左弯右拐,而且岔道无数,每行十丈便会遇上左右分岔两条甬道,看上去一模一样,分不清哪条是干道,哪条是岔道。

    还没走进去多远,天龙便已转得晕头转向,分不清东西南北。他渐渐发觉,你若想沿进来的方向往前直行,一路选择稍直的那条岔道前行,反而会把你不是引向左边,就是右侧,甚至有可能又折了回来。

    幸好有黄婉蓉郭立青带路,即便如此,天龙但觉自己一路跟着干妈干爹在胡乱绕圈,感觉就跟走迷宫一般,只要选错一条岔道,便会被困其中,再也找不到出路。

    “哈哈,天龙,你能够明白干爹的良苦用心,干爹也就满意了!”郭立青突然转移话题问道,“天龙,你知道刚才我命令司风雷把黄枭龙司俊峰押上去是什么意思吗?”

    “押上去?”林天龙早就注意到这个用词,只是一直没有机会询问罢了。

    “你知道这个古墓最后的出口在哪里吗?”郭立青笑着看了爱妻黄婉蓉一眼。

    林天龙也好奇地看着干妈黄婉蓉,他知道干妈肯定会告诉他答案的。

    果然,黄婉蓉也正在等着干儿子的目光转向她,她娇笑道:“这个古墓构造非常奇妙,以周易八卦构造其中,从生门甬道一路走去,越走越高,最后出口上去,就在观音庙的后花园中。”

    “观音庙?”林天龙感觉的确有些出乎意料,他随即想到了妙音师太和那个年轻貌美的俏尼姑,妈妈林徽音送自己的时候还专门关照说妙音师太是她的好朋友,难道妙音师太也与黄枭龙此事有关吗?他询问的眼光看着干妈黄婉蓉,又看了看郭立青。

    “你知道这后面的石室之中还有两个人没有救出吗?”郭立青看出了林天龙眼中的询问,再次转移话题指了指身后的石门。

    “还有两个人?是谁啊?”林天龙诧异道。

    “你看看是谁?”郭立青话音刚落,石门洞开。

    “是你们俩?”林天龙顿时目瞪口呆,原来里面一位是妙音师太,另一位正是那个年轻貌美的俏尼姑。

    两人瘫坐在地上,忽见石门洞开,不知是敌是友,俏尼姑紧紧抓住妙音师太的胳膊不知如何是好,妙音师太看见郭立青黄婉蓉夫妇,尤其是一眼看到林天龙,暗暗松了一口气,内心却也叹息一声,双手合什,淡淡念诵一句:“南无阿弥陀佛!”

    “妙音师太,别来无恙!”黄婉蓉双手合什向妙音师太施礼,“我们搭救来迟,还望恕罪!”

    “多谢郭施主黄施主搭救,观世音菩萨会保佑你们的!”妙音师太答谢道。

    林天龙看着郭立青和黄婉蓉,不明白为什么到现在才打开这个石门搭救她们,故意将这两个尼姑留到最后,自然是有心如此,不知道到底是什么用意。

    “天龙,我们之所以将妙音师太如玉娘俩留到最后搭救,你可知道是何用意吗?”郭立青笑着问道。

    “天龙,你可知道妙音师太和如玉小师父与你有什么渊源吗?”郭立青继续笑着问道。

    “和我有渊源?”林天龙越发如同丈二的金刚摸不着头脑了。

    郭立青却不再说话,而是笑着看着爱妻黄婉蓉,黄婉蓉拍了拍干儿子的手娇笑道:“其实,如玉是你姐姐呢!”

    “姐姐?”林天龙惊诧地看着如玉,如玉也惊诧地看了看林天龙,然后迅速看向母亲妙音师太。

    黄婉蓉敛去笑容,拍了拍干儿子的胳膊,淡淡说道:“是的,如玉是你大伯父梁宏宇的女儿,所以,自然也是你的姐姐!”

    林天龙和如玉不约而同地把目光都盯在妙音师太脸上,妙音师太脸色幽怨,颇为痛苦,看来郭立青黄婉蓉所说应该是属实的。

    “师太,是那柳把你们娘俩劫持到这里的吗?”郭立青故作生气地问道。

    “冤冤相报何时了。郭施主黄施主,我们也不知道是谁把我们劫持到这里的,只是我相信不是她做的,她不会这么狠心的!”妙音师太迅即恢复了淡定从容端庄素雅宝相庄严。

    林天龙这一刹那终于明白了,原来妙音师太看来应该是大伯父梁宏宇的,后来大伯父梁宏宇始乱终弃,而妙音师太却珠胎暗结,在闺蜜好友林徽音帮助下生下女儿如玉,心灰意冷痛不欲生之下看破红尘出家为尼,这次被劫持在此,郭立青的判断十有**是梁宏宇的夫人柳雅娴所为,故意借刀杀人,让黑衣人混迹黄枭龙手下,顺手牵羊让妙音师太娘俩人间蒸发。而郭立青的步步暗示,也把红裙女等黑衣人的幕后指使都指向了他的大伯父梁宏宇柳雅娴夫妇,大伯父梁宏宇老谋深算觊觎“闯王宝藏”还可以理解,可是雍容高贵娴雅内涵的大怎么可能是那样的蛇蝎女人呢?林天龙无论如何也不敢相信,也不愿意相信。

    林天龙看着郭立青,郭立青看着林天龙,林天龙长出一口气淡淡说道:“干爹,我会调查清楚的,早晚会还妙音师太,哦,还小和如玉姐姐一个公道的!”

    郭立青什么都不再多说,赞赏地点了点头,大手用力在干儿子宽厚的肩膀上拍了拍。

    “天龙,你要理解你干爹也是很多事身不由己,很多话不能说透的!”黄婉蓉握着干儿子的大手劝慰道。

    “干妈,我理解。”林天龙突然对郭立青说道,“干爹,旅游局那个职位给我留着哦!”

    “必须的!”郭立青大喜,拉了一把黄婉蓉道,“这里交给他们一家人说话吧!我们先上去处理善后事宜!”

    黄婉蓉看了一眼如花似玉的如玉,拍了拍干儿子天龙的胳膊,这才和丈夫郭立青一起上去。

    “小,算了,我还是叫你小妈吧!小妈,如玉姐姐,你们受伤了吗?我给你们治疗一下吧!”林天龙伸手搀扶妙音师太和如玉娘俩,一个丰腴圆润,一个如花似玉,可是刚刚知道娘俩的身世和遭遇之后,娘俩固然一副楚楚可怜之相,林天龙心中也是五味杂陈酸楚同情,触手之下虽然温润娇嫩,却也没有什么非分之想不良企图了。

    *****

    平八郎不明所以地看着姐姐雅秀叽哩咕噜问着什么,雅秀不以为然地过去把天龙扶起来,拍打着天龙身上的尘土,对平八郎说了几句,平八郎若有所悟地点点头。

    雅秀对天龙说道:“你现在还没有得到宝矛,没有日月大神赐与的力量,不要说魔界黑龙帮,就是平八郎你也不一定能打过,所以这些天你一定要听我的话,不可以到处乱走的,直到你得到宝矛!”

    雅秀温柔地安慰着天龙,很自然地用皓腕柔柔荑挽住天龙的胳膊,平八郎笑着嘟囔了一句,雅秀又羞又气地娇嗔着弟弟。

    平八郎走过来揽着天龙的脖子亲热地说了一句话,雅秀愉快地翻译道:“平八郎问你喝酒吗?他今天要请你一醉方休!我们静冈自古出美酒,平八郎平时就给京都的达观贵人送酒。”

    天龙一笑,刚要答话,就听院外由远及近传来一阵嘈杂人声。平八郎闪身到门侧向外观看,扭头冲姐姐摆摆手急急说了一句。雅秀面色大变,交代了弟弟一句,然后拉着天龙匆匆进屋,穿过两道推拉门,在里间墙壁上一扭一推,出现一道暗门,木质花纹和墙壁十分吻合,非常隐蔽很难发现。雅秀拉着天龙躲了进去,把暗门恢复原位,密室一片漆黑,十分狭小,靠顶端有三个很小的通气孔。

    两人挤在一起,天龙感觉雅秀的脸趴在自己的脖颈外,吐气如兰,从她的头发、衣服散发出淡淡幽香,熏得天龙心神惧醉,他情不自禁搂抱住雅秀柔软的腰肢,雅秀娇体一颤,酥软在他宽阔的怀抱中。天龙感受着雅秀的玲珑丰润的娇躯,觉得自己的脸变得滚烫,他在学校虽然也曾和女友晓丹拥抱亲热,却无论如何想不到会在一个日本的密室内里紧紧搂抱一个日本的美女,而且还是一个大自己几岁的灵异界美女姐姐。

    天龙闻着雅秀吐气如蓝的芬芳,忍不住紧紧搂抱住她的娇躯。看着她娇羞无比粉面绯红地几乎低头埋进他的胸膛里面,他更加肆无忌惮,双手搂抱住她丰腴滚圆的股瓣抚摩着搓捏着,心火高涨得隔着粉红绣花和服顶在她的丝腿之间摩擦着。此刻被他如此亲密地搂抱在怀抱里,被他的色手如此抚摩搓捏,雅秀清晰感觉到一种酸溜溜麻酥酥的感觉传遍全身,她几乎浑身酥软,站立不住,全靠他的色手把握住她的美股才勉强依靠在他的怀抱之中。

    此时,他们清楚听到许多人破门而入在里屋转悠了一圈砸碎一些东西返身出屋,平八郎争执的声音然后一声惨叫,天龙一下子热血涌上了头,雅秀死死搂住不让他出去,他听到雅秀压抑的抽泣声,他伸手去擦她的泪,却被她一口咬住右手,狠狠地咬住,眼泪却象断了线的珍珠滴在天龙手背上。

    外面恢复了寂静,两人冲了出来,屋里一片狼籍,院里一滩血迹,一块布头,平八郎却已不见踪影。雅秀两眼含泪地看着天龙,天龙搂了搂她的香肩,蹲捡起布头看了看,又看了看那滩血迹,别忘了他老爸可是刑警队长,看着这一幕天龙才发觉这是这段时间他第一次想起了自己的父母。

    他柔声对雅秀说道:“平八郎没有死,布头是他袖子上的,应该是他争执反抗,被恶人用兵器砍伤手臂,流血不多,人又被带走了,这样看来,平八郎受了点伤但暂时没有生命危险!”

    雅秀语气充满仇恨地吐出三个字:“黑龙帮”!

    天龙知道自己已经无法摆脱这个恶魔组织的纠缠,平八郎因自己而得救,又因自己被抓走,生死未卜,天龙双手按在雅秀的肩上,看着她认真地说:“秀姐,相信我,我一定会把平八郎救出来的!”雅秀的泪水再也忍不住潸然而下,她扑进他的怀里,天龙只能紧紧地搂住她,任她哭个痛快。

    (星号后面此处抵消河蟹,为了方便您的阅读,请把订阅记录截图发到作者QQ邮箱,换取合集方便阅读!)冠盟小说网 ,最快更新本书最新章节,清爽无弹窗,希望大家可以喜欢。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