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万书网 > 都市偷心龙爪手 > 第三百四十四章 老谋深算郭立青

第三百四十四章 老谋深算郭立青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万书网] https://www.65ws.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第348节??第三百四十四章 老谋深算郭立青

    林天龙笑道:“如此就相烦黄队长先给我们吃了解药,将我等带出此室,再将李楚原闻泰来那些达官富豪们放出,我必定感激不尽。”怎么说他已经和纪含嫣骆冰冰有了亲密关系,既然李楚原闻泰来已经绿帽在头,只能救他们出来算是一种变相补偿了,也落个顺水人情,以后再见纪含嫣骆冰冰的时候也好说话,两位妇人心存感激之情,自然还会以身报答。

    黄枭龙深深吸了口气,道:“好!随我来。”分给杨诗敏杨丽菁司俊峰吃下解药,杨诗敏叫醒司俊峰,司俊峰知道又是干儿子天龙救了自己,越发心存感激。

    林天龙一手扶着杨丽菁,一手扣住黄枭龙,杨诗敏扶着司俊峰出了石室,转过几折,来到另一石室门前,杨丽菁全身无力,但双手搂住林天龙的猿腰,而且搂的很紧,此刻大声问道:“这里面关的是些什么人?”

    黄枭龙目中似有诡异之笑意一闪,缓缓道:“李楚原闻泰来等人尽在此处。”

    石门打开,里面却是空空如也,哪里有半个人影。

    黄枭龙顿时目瞪口呆,愣在那里:“这……这……这……”

    杨丽菁怒道:“人在哪里?”

    杨诗敏怒道:“你又耍什么阴谋诡计?”

    司俊峰怒道:“卑鄙无耻,言而无信!”

    黄枭龙张口结舌百口莫辩:“可是,刚才人质明明就关在这个石室里面的,怎么转眼就不见了呢?”

    林天龙若有所思地说道:“刚才我听见有很多脚步声进入古墓甬道,难道不是你的手下吗?”

    “很多脚步声?我的手下?”黄枭龙诧异道,“不可能的,没有我的命令,他们不会擅自行动的!”

    “不许动,不许动!”突然从甬道拐角涌出来数十名荷枪实弹全副武装的特警队员。

    “特警队!”杨丽菁叹道。

    “风雷,风雷,你终于来了吗?”司俊峰仿佛突然吃了仙丹妙药似的,精神抖擞,两眼放光,大声叫道,好像古墓已在他们叔侄俩掌控之中,“闯王宝藏”唾手可得一样。

    司风雷当然来了,可是看见司俊峰却好像不认识似的,冷若冰霜地看着特警队员包围住众人。

    “风雷?你看什么呢?快来扶着叔叔啊!”司俊峰怒喝道。

    “对不起,我是奉命而来执行公务!”司风雷冷冰冰说道。

    “奉命?奉谁的命令?”司俊峰诧异问道,这才感觉有些不妙了。

    司风雷身子一侧,躬身迎候,甬道中走来两人,一男一女。

    “哈哈!天龙好孩子好样的,幸亏你出手制住了黄枭龙这个叛徒,为干爹全盘击败敌人营救人质赢得了时间啊!”这男人还能有谁,正是郭立青市长。

    “天龙,好孩子,你没事吧?干妈看见你也就放心了!”郭立青身旁的妇人自然是林天龙的干妈黄婉蓉。

    “姐,姐夫,我……”黄枭龙看见郭立青黄婉蓉突然出现,不禁低头无语。

    “枭龙,你……你怎么能够干出这样的事啊……”黄婉蓉又爱又恨地看着弟弟黄枭龙,不知如何是好。

    “带下去,和逮捕的那些黑衣人关押在一起!”郭立青可没有黄婉蓉的妇人之仁,冷冰冰命令道。

    “是!”

    “司院长假借上级命令,擅自行动,妨碍公务,也带下去吧!”

    “是!”

    司俊峰现在知道押错了宝,自以为万无一失的侄子司风雷在关键时刻出卖了他,他这才知道郭立青早就收买了司风雷,只不过一直瞒天过海罢了,都说姜还是老的辣,可是他这头老姜还是斗不过位高权重老谋深算的郭立青。唉,愿赌服输,“闯王宝藏”以后对他来说不过是黄粱美梦而已。

    “报告郭市长,陈立国死了!”众人闻之心惊。

    “怎么死的?谁杀的?”郭立青双眉一锁。

    “特警队员发现陈立国死在一个石室里,咽喉致命如被线割,很可能是贼人利用完了杀人灭口,至于是黄枭龙还是红裙女所杀,还需要进一步审讯和调查,我们会把尸体抬回去进行尸检!”

    “嗯,好了,杨政委杨经理也都受惊受累了,请上去休息吧!”

    “俊峰!”杨诗敏看了一眼林天龙,见天龙点了点头,她才和杨丽菁一起跟随着司风雷特警队押着司俊峰黄枭龙而去。

    现在,石室里只剩下林天龙和郭立青黄婉蓉夫妇三人了,林天龙知道郭立青还有话说,或者还有秘密告诉自己,或者还有事情要自己去做,当然还有疙瘩要解开以免他心存芥蒂。

    林天龙忽然道:“李楚原闻泰来等人,可是被干爹放了?”

    郭立青道:“不错,天龙你怎会猜到?”

    林天龙微笑道:“干爹将那些人放了,派人护送尽快退出古墓,那些人非但要对干爹感激不尽,还要将干爹当做炎都市最大的英雄,日后不但要在各地为干爹宣扬美名,而且干爹再去寻他们时,自也是要钱有钱,要人有人,那岂非比黄枭龙在此间勒索于他们强的多了……唉,只可惜黄枭龙,纵然想到此点,也不能用,只好眼睁睁地瞧着被干爹你专用了。”

    郭立青仰大大笑对爱妻黄婉蓉道:“生我者父母,知我者天龙也。咱们这个干儿子不仅仅是这个电能气功高强,关键是这个头脑聪明,举一反三,触类旁通,无人能及,没有辜负我们的期待啊!”

    林天龙拍掌笑道:“干爹早就知道黄枭龙失踪是假,绑架勒索是真,所以干爹将计就计派我做刑警队特派员跟随杨丽菁一起来寻找黄枭龙下落,暗地里却已经收买了司风雷作为羽翼,等到我们和黄枭龙斗个两败俱伤之时,司风雷赶到坐收渔翁之利,而干爹你自然是最后隆重登场亮相,可怜司俊峰还眼巴巴等着司风雷来为他出力,这出戏干爹你演的当真精彩已极,天龙我委实叹为观止,但却不知干爹眼巴巴地要派天龙我来瞧这出精彩好戏,为的是什么?”

    郭立青对爱妻黄婉蓉笑道:“天龙这孩子分析推理能力真是超强,恐怕比杨丽菁司风雷有过之而无不及,特派员都是屈才啊!天龙,干爹不是存心瞒你,只是很多事情事先不能告诉你,一路行来,你也应该知道,各大家族各大势力置身其中盘根错节相互交织,一着不慎满盘皆输。现在只有咱们一家三口,干爹说句玩笑话,也是实话实说,你与几家女人都有感情瓜葛,你这个臭小子固然是年少风魅力四射,可是你身边如此纷繁芜杂的感情关系,也让干爹我很是头疼啊!”

    林天龙不得不承认,郭立青自有其御人之术,刚才喝令司风雷押走黄枭龙司俊峰的时候霸气十足顾盼自雄,此时此刻却又变了一个人似的,言谈之间威严不失调侃,严肃不失轻松,更像是干爹对干儿子的语气。不过,他看到黄婉蓉听到郭立青说到他年少罗曼的情事的时候,黄婉蓉好像有些娇羞有些难为情,十有**应该是知道他和纪含嫣骆冰冰等人的事情,说不定连他和杨诗敏杨丽菁的事情都知道了,他很纳闷郭立青黄婉蓉究竟是如何得知这些事情的呢?

    黄婉蓉自然看出干儿子天龙眼中的疑问,她忍不住看了天龙迷彩服上衣左手口袋一眼,那里那个纽扣乍看起来和其他三枚没有什么分别,但是仔细看起来就会发现与众不同,因为那是一个微型迷你窃听器,想到自己亲耳听到干儿子天龙一路上的所作所为,特别是和纪含嫣骆冰冰等女,尤其是和杨诗敏杨丽菁这样干妈姨妈不伦禁忌红杏出墙之事,她想一想都感觉难为情,都替杨诗敏杨丽菁羞得慌,她既是羞不自胜,更是暗骂干儿子是个风好色的小坏蛋,当然心底更暗怨丈夫郭立青,这个微型迷你窃听器没有听到什么有用的信息,却更多是干儿子年少荒唐的风韵事,黄婉蓉一路听来心如鹿撞心颤神摇,她不知道丈夫郭立青是不是有意为之,是不是故意让她听到干儿子这些不伦情事,是不是在有意无意开启着她内心深处的潘多拉魔盒。

    “不过,虽然干爹事先没有把实情全盘托出,也是担心你知道太多反而容易成为各大家族各大势力的目标,那样反而害了你。现在看来干爹这个担心还是有道理的,而且一路行来,你也收获颇丰,吉人自有天相,每每化险为夷遇难成祥,天龙,你真算是一员福将啊!”郭立青笑着赞道,语气之中倒也真诚亲切,林天龙胸中的怨气消解不少。郭立青却意味深长地看了看爱妻黄婉蓉,又看了看干儿子林天龙。

    “是啊!天龙,干妈一直为你提心吊胆的,刚才看到你安然无恙,干妈也就放下心了!”黄婉蓉拉着干儿子的手,满眼母爱地柔声说道,“到底你在明处,枭龙在暗处,我真怕你万一被枭龙所害,我可怎么跟妈交待?干妈我后半辈子恐怕都会心存愧疚的!”

    黄婉蓉这番情真意切母爱泛滥,林天龙胸中怨气顿时消失的无影无踪,抛到九霄云外去了。

    “你干爹只是事先得到一些消息,但是并不是所有事情都在掌控之中的,那些毒蛇,那些毒蜂,而且黑衣人并不都是枭龙的手下,其中还有不少其他势力安插混入的,连枭龙都被蒙在鼓里,情势真是凶险的很,干妈现在想一想都感觉后怕,所以你干爹夸你是福将,这话说的可是一点都不假啊!”黄婉蓉越说越是后怕,心疼怜爱地搂着干儿子宽大的肩膀,两眼母爱泛滥泪光盈盈。

    “其他势力?”林天龙诧异道。

    “现在我们也无法判断究竟属于何方势力?”郭立青看了林天龙一眼,思忖了一下字斟句酌地说道,“不过,很可能来自省城,至于究竟属于何方势力,或许只有你自己慢慢去寻求答案了。”

    “来自省城?”林天龙皱起眉头,他也隐隐约约感觉红裙女来历不明,看起来不像是黄枭龙的手下,而且听她说话好像和自己还有什么亲戚关系,天龙模模糊糊似乎感觉到一种可能性在浮出水面,那是他不愿意接受的。

    “天龙啊,好孩子,你在这次行动中立下头功,干爹也不瞒你了,虽然‘闯王宝藏’还没有找到,但是,你已经参与进来,了解情况,以后自然不能置身事外了。”郭立青拍了拍林天龙的肩膀说道。

    *******

    外面恢复了寂静,两人冲了出来,屋里一片狼籍,院里一滩血迹,一块布头,平八郎却已不见踪影。雅秀两眼含泪地看着天龙,天龙搂了搂她的香肩,蹲捡起布头看了看,又看了看那滩血迹,别忘了他老爸可是刑警队长,看着这一幕天龙才发觉这是这段时间他第一次想起了自己的父母。

    他柔声对雅秀说道:“平八郎没有死,布头是他袖子上的,应该是他争执反抗,被恶人用兵器砍伤手臂,流血不多,人又被带走了,这样看来,平八郎受了点伤但暂时没有生命危险!”

    雅秀语气充满仇恨地吐出三个字:“黑龙帮”!

    天龙知道自己已经无法摆脱这个恶魔组织的纠缠,平八郎因自己而得救,又因自己被抓走,生死未卜,天龙双手按在雅秀的肩上,看着她认真地说:“秀姐,相信我,我一定会把平八郎救出来的!”雅秀的泪水再也忍不住潸然而下,她扑进他的怀里,天龙只能紧紧地搂住她,任她哭个痛快。

    雅秀拿出平八郎的一身衣服给天龙穿上,带他到了村落深处的一户大宅院,这里住的是老族长福田寿光。天龙注意到正堂墙上赫然也挂着李白的《静夜思》,那位高大健壮,不怒而威的老人,听了雅秀的介绍,眼神闪动,打量着天龙的外貌,连连点头,声如洪钟道:“来自天朝上邦,果然气宇不凡!”居然一口纯正的汉语,老人十分激动,竟用力拍了拍天龙的肩膀,抱了抱他。

    老人说道:“我们其实也是炎黄后裔,始皇帝年间,先祖奉命东渡。”

    天龙脑际一闪,脱口而出:“莫非是徐福公?”

    (星号后面此处抵消河蟹,为了方便您的阅读,请把订阅记录截图发到作者QQ邮箱,换取合集方便阅读!)冠盟小说网 ,最快更新本书最新章节,清爽无弹窗,希望大家可以喜欢。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