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万书网 > 都市偷心龙爪手 > 第三百四十三章 原来竟是黄枭龙

第三百四十三章 原来竟是黄枭龙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万书网] https://www.65ws.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第347节??第三百四十三章 原来竟是黄枭龙

    林天龙瞑目沉思已有许久,此刻忽然道:“原来阁下竟是干妈黄婉蓉的弟弟,刑警队队长黄枭龙?”

    他忽然说出这句话来,灰衣人面色如何,虽不可见,但杨丽菁却已不禁吃了一惊,脱口道:“你怎么知道他是黄枭龙?”

    林天龙又道:“能够获得这么多人身份家庭详细资料的,陈立国是一个,可惜身手不够;能够使得特警队队长司风雷沦为手下败将的,恐怕也是屈指可数;面对我们四个人需要蒙面而且变化声音的,自然是因为害怕我们四人之中有人认出他来,能够在相貌和声音上都让他如此提防的自然非你杨政委莫属了。

    郭市长特令这位刑警队长秘密来炎都山寻找‘闯王宝藏’线索,因为有人发现了这个古墓,黄队长秘密来此,哪知道古墓中藏宝之说,只不过是谣言,墓中其实空无所有,或者此古墓与‘闯王宝藏’风马牛不相及,黄队长一急之下,这才想到来打达官富豪们的主意,他将计就计,正好利用这古墓,作为绑人的囚室。”

    杨丽菁道:“他故作失踪,却暗暗使人放出消息,李楚原闻泰来等等对‘闯王宝藏’觊觎许久的家族自然以为他十有**已经找到有关‘闯王宝藏’的重要线索,自然是不约而同纷至沓来,被他手下顺势拿下绑到这里,勒索钱财。”

    林天龙微笑道:“这就叫假途灭虢趁火打劫之计,只因这位黄队长,深知炎都市乃至中原地区有很多家族对‘闯王宝藏’觊觎许久,所以他故作失踪,还放出消息,那些家族或是达官或是富豪,越是要赶着前来。”

    杨诗敏喘了几口气,喃喃道:“不错,不错,一点也不错……唉!为什么总是他能想得起,我就偏偏想不起?”

    灰衣人默然良久,方自缓缓道:“大名可是林天龙?嗯,听说击败刑警队第一高手闻泰达的是一位翩翩少年,还被我姐姐认作干儿子,今日一见,果然名不虚传……龙少你果然是位聪明人,简直聪明得大出我意料之外。”

    林天龙笑道:“如此说来我想必是未曾猜错了。”

    灰衣人道:“古人云,举一反三,已是人间奇才,不想龙少你竟能举一反七,只听得我说的几句话,便能将所有的秘密,一一推断出来,除了我的那些手下,还未被龙少猜出外,别的事龙少俱都猜的丝毫不差,宛如目见。”说着扯下蒙面。

    杨丽菁杨诗敏司俊峰自然都认识,齐声恨道:“果然是你!”

    林天龙笑道:“黄队长倒也坦白的很,黄队长破案向来雷厉风行大刀阔斧,手下亡命之徒自然不在少数。”他没有见过黄枭龙,只是那晚在刑警队公示橱窗里面看见过黄枭龙的照片,脸型身材才大郅有个印象。

    杨丽菁恍然大悟:“那些黑衣人手下都是他徇私枉法买下命来的犯罪分子!”

    黄枭龙冷笑道:“在龙少如此聪明人的前面,我怎么还敢装神弄鬼呢,但龙少岂不闻,聪明必遭天忌,是以才子夭寿,红颜薄命。”

    林天龙微微笑道:“但我今日却放心的很,黄队长既然要我三百万,那想必是万万不会又要我的命了,是么?”

    黄枭龙冷冷道:“但我平生最最不喜欢看见世上还有与我作对的聪明人,尤其是像龙少你这样的聪明人。”

    杨诗敏颤声道:“你……你要拿他怎样?”

    杨丽菁急声道:“黄枭龙,你……你不许胡来!”

    黄枭龙微笑着露出了他野兽般的森森白齿,缓缓道:“我今日纵不能取他性命,至少也得取他一手一足,世上少了龙少这般一个劲敌,我日后睡觉也可安心了。”

    杨诗敏骇极失声,林天龙却仍然微微笑道:“黄队长如此忍心?以婉蓉干妈而论,我还该称呼你一声舅舅呢!”

    “你干妈拿你当个宝贝疙瘩,我这个干舅舅就没有那个闲情逸致了!”黄枭龙冷笑道,“莫非龙少还当破案无数消灭罪犯无数铁面无私心狠手辣的黄枭龙是个慈悲为怀的善人不成?”

    林天龙却还是一副死猪不怕开水烫的架势,慵懒地看着黄枭龙,若无其事地笑道:“但黄队长今日纵是要取我身上的一根毫发,只怕也不容易。”

    黄枭龙冷笑道:“我且来试试。”缓缓站起身子,前行一步。

    林天龙突然仰天大笑起来,道:“我本当黄队长也是个聪明人,哪知黄队长却未见得多么聪明。”

    笑声突顿,目光逼视黄枭龙:“黄队长当我真的已被那迷香所迷么?”

    黄枭龙不由自主,顿住了脚步。

    林天龙接道:“方才浓烟一生,我已立刻闭住了呼吸,那迷香纵然药性够重迷倒众人,我却未嗅入一丝。”

    黄枭龙默然半晌,唇间又露出了那森森白齿,冷笑道:“这话龙少纵能骗得到别人,却未见能骗的到我,龙少若未被迷香所迷,又怎肯做我黄枭龙的阶下之囚了?”

    林天龙道:“黄队长难道连这道理都想不通么?”

    他面上笑容越见开朗,接道:“试想这事情背后透着古怪,黑衣人神出鬼没,幕后主使更是高深莫测,我若不顺势倒下,怎么会这么快见到黄队长的庐山真面目呢?天下可还有比这更容易更快捷的法子么?”

    黄枭龙面色已微微变了,但口中仍然冷笑道:“龙少说词当真不错,但我……”

    林天龙截口道:“但黄队长怎样?”

    一句话未曾说完,身子已突然站起。

    黄枭龙早已有如死灰般的面色,此刻变的更是可怖,喉间“咯”的一响,脚下情不自禁后退了一步。

    林天龙目中光芒闪动,逼视在他脸上,缓缓道:“早就听说闻泰达是刑警队第一高手,黄队长是第二高手,闻泰达我已经领教过了,不过只是点到即止没有生死对决,今日我能与黄队长在这里一决生死,倒也不错,你我无论是谁战死在这里,都可不必再寻坟墓埋葬了。”

    黄枭龙闭口不语,冰冷的目光,也凝注着林天龙。两人目光相对,谁也不敢眨一眨眼睛,林天龙目中的光芒更是无比的冷静,无比的坚定……

    杨丽菁面上再也忍不住露出狂喜之色,道:“闻泰达是我们刑警队第一高手都是你手下败将,何况他这个第二高手呢?天龙,你还是让他三招吧,否则他怎敢和你动手。”

    林天龙微微笑道:“若是让三招岂非等于不让一般。”

    杨诗敏也娇笑道:“那么……你就让七招。”

    林天龙道:“这才像话,我就让黄队长七招,请!”

    黄枭龙面上忽青忽白,显然他必需努力克制,才忍得住林天龙与杨诗敏杨丽菁三人这一搭一挡的激将之计。

    杨丽菁娇笑道:“怎么,天龙让你七招,你还不敢动手?”

    黄枭龙突然一个翻身,倒掠而出,石室石门“咯”的一声轻响,他身子便已消失在门外。

    杨诗敏叹息:“不好,让他逃了。”

    林天龙微笑道:“逃了最好……”突然翻身跌倒。

    杨丽菁大骇道:“你……你怎样了?”

    林天龙苦笑道:“那迷香是何等厉害,我怎能不被迷倒,刚才只不过是以体力残存的最后一丝气力,拼命站起,将他吓走而已。”

    杨诗敏怔了半晌,额上又已泌出冷汗,颤声道:“刚才他幸好未曾被激,否则……否则……”

    林天龙叹道:“但我却早已知道黄枭龙这样的人,是万万不会中别人的激将之计的……”

    话声未了,突听一阵大笑之声自石门后传来,笑声之中,石门又启,黄枭龙一步跨了进来。

    杨诗敏面色惨变,只听黄枭龙大笑道:“龙少果然聪明,但智者千虑,终有一失,龙少千算万算,却未算出这石室之中的一举一动,室外都可看得清清楚楚的。”

    笑声顿处,厉声道:“事已至此,你还有什么话说。”

    林天龙长长叹息一声,闭目不语。

    黄枭龙一步步走了过来,狞笑道:“与龙少这样的人为敌,当真是令人担心的很,何况龙少年纪轻轻前途不可限量,我不得不先取龙少一条手臂,来安安心了。”

    说到最后一句,他已走到林天龙面前,狞笑着伸出手掌……

    杨诗敏又不禁嘶声惊呼出来。

    哪知他呼声未了,奇迹又现,就在黄枭龙方自伸出手臂的这一刹那之间,林天龙手掌突地一翻,已扣住了黄枭龙的穴道,电能气功施展开来,黄枭龙如被电击,顿时动弹不得。

    这变化更是大出别人意料之外,杨诗敏在片刻之间连续极惊极喜几种情绪,更是目瞪口呆,说不出话来。

    林天龙缓缓站起身来,右手扣住黄枭龙腕脉间**,左手拍了拍衣服上的尘土,微微笑道:“这一着黄队长没有想到吧?”

    黄枭龙额角之上,汗珠一粒粒涌现。

    杨诗敏杨丽菁姐妹这才定过神来,又惊又喜,忍不住娇笑着道:“这……这究竟是怎么回事?”

    林天龙道:“其实我并未被迷的,这点黄队长此刻想已清楚的很,虽然只是中专院校毕业,但我好歹是医药专业,从小研究中草药长大的。”

    杨诗敏纳闷道:“你既未被迷,方才又为何……”

    林天龙笑道:“方才我与黄队长动手,实没有十足把握,而且纵能战胜黄队长,也未必能将黄队长一把擒住,但经过我此翻做作之后,黄队长必然已对我毫无防范之心,我出其不意,骤然动手,一击而中,黄队长自然是躲不开的。”

    杨诗敏喜动颜色,笑道:“小坏蛋,你……你呀,方才不但骗了他,也真将我们吓了一跳,一会看干妈我怎么找你算帐?”

    黄枭龙呆了半晌,方自仰大长叹息一声,道:“我黄枭龙今日能栽在林天龙你这样的角色手上,也算不冤,你要我怎样,此刻只管说吧。”

    ******

    外面恢复了寂静,两人冲了出来,屋里一片狼籍,院里一滩血迹,一块布头,平八郎却已不见踪影。雅秀两眼含泪地看着天龙,天龙搂了搂她的香肩,蹲捡起布头看了看,又看了看那滩血迹,别忘了他老爸可是刑警队长,看着这一幕天龙才发觉这是这段时间他第一次想起了自己的父母。

    他柔声对雅秀说道:“平八郎没有死,布头是他袖子上的,应该是他争执反抗,被恶人用兵器砍伤手臂,流血不多,人又被带走了,这样看来,平八郎受了点伤但暂时没有生命危险!”

    雅秀语气充满仇恨地吐出三个字:“黑龙帮”!

    天龙知道自己已经无法摆脱这个恶魔组织的纠缠,平八郎因自己而得救,又因自己被抓走,生死未卜,天龙双手按在雅秀的肩上,看着她认真地说:“秀姐,相信我,我一定会把平八郎救出来的!”雅秀的泪水再也忍不住潸然而下,她扑进他的怀里,天龙只能紧紧地搂住她,任她哭个痛快。

    雅秀拿出平八郎的一身衣服给天龙穿上,带他到了村落深处的一户大宅院,这里住的是老族长福田寿光。天龙注意到正堂墙上赫然也挂着李白的《静夜思》,那位高大健壮,不怒而威的老人,听了雅秀的介绍,眼神闪动,打量着天龙的外貌,连连点头,声如洪钟道:“来自天朝上邦,果然气宇不凡!”居然一口纯正的汉语,老人十分激动,竟用力拍了拍天龙的肩膀,抱了抱他。

    老人说道:“我们其实也是炎黄后裔,始皇帝年间,先祖奉命东渡。”

    天龙脑际一闪,脱口而出:“莫非是徐福公?”

    老人惊喜:“公子齿及正是先祖,至我辈已传十六代,盛唐年间曾祖曾随遣唐使归国返乡,每逢祭祀必西向望乡,因而家家户户均挂太白先生《静夜思》一首以表思乡之意。”

    原来福田家族竟是秦始皇年间率五百童男童女赴蓬莱仙岛寻不老长生神药的徐福的后裔,不仅天龙意想不到,雅秀也是初次听闻家族秘密,又惊又喜。

    (星号后面此处抵消河蟹,为了方便您的阅读,请把订阅记录截图发到作者QQ邮箱,换取合集方便阅读!)冠盟小说网 ,最快更新本书最新章节,清爽无弹窗,希望大家可以喜欢。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