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万书网 > 都市偷心龙爪手 > 第三百四十二章 洞窟迷烟灰衣人

第三百四十二章 洞窟迷烟灰衣人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万书网] https://www.65ws.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第346节??第三百四十二章 洞窟迷烟灰衣人

    一个小巧玲珑的黑衣人悄然出现,而司俊峰和杨诗敏刚好与赵宝刚朱华平一起赶到,司俊峰紧张地就要扑过去,众人蓄势待发,一声蛐蛐叫声,杨丽菁笑着迎了过去:“自己人!”

    “政委!”原来是孟云静,故作镇定却娇羞地看了一眼林天龙道,“特派员,叶静怡我们已经发现了敌人巢穴所在,叶静怡现在洞口盯着,派我回来报信带大家过去!”她说完扭头,脚下拌蒜,一个趔趄,险些摔倒,幸好林天龙眼疾手快搀扶住了她。

    “好样的!”杨丽菁转身对司俊峰杨诗敏道,“司院长,杨经理,咱们开始行动吧!”

    “可是……”司俊峰左顾右盼四处张望,看不到司风雷率领特警队神兵天降的影子,自己留在这里等候对他来说无异于慢性自杀,只能跟随杨丽菁林天龙的刑警队先进去再说了,“好吧,杨政委,林特派员,听你们的命令就是了!”

    执行任务行动之中,妹妹不能称呼妹妹,干儿子自然也不能称呼干儿子,一个是堂堂刑警队政委,一个是郭市长钦命的特派员,杨诗敏现在对于干儿子情郎林天龙的安全感依赖感远远胜过丈夫司俊峰,所谓夫唱妇随,她俯首帖耳,什么都不说,只是含情脉脉地看着天龙,他去哪儿她就去哪儿,她不在意他现在搀扶着孟云静,他年轻有为英俊潇洒,肯定会有不少女孩女人对他神魂颠倒噬魂夺魄,但是只要能够跟着他,她也就心满意足别无所求了。

    “天龙和孟云静前面带路,司院长杨经理和我一起,赵宝刚朱华平殿后,出发!”杨丽菁一声令下,众人迤逦而行。

    敌人巢穴果然是十分隐蔽,难以发现,如果没有孟云静带路,无论如何也找不到通往洞窟的路径。

    “杨政委,特派员!”叶静怡从埋伏处出来,指着洞窟给大家看。

    山崖下,那漆黑漆黑的洞窟,一如妖魔张开的巨口正待择人而噬,四下乱石高堆,石上满积冰雪,漆黑的洞窟,衬着皑皑白雪,更显得险森黝黯,深不见底,单只“鬼窟”两字,实还不足形容此地之恐怖。

    “杨政委,是不是等一等?”司俊峰四处张望。

    “等一等?等谁来?”杨丽菁不屑地看了一眼司俊峰。

    “司风雷率领特警队可能也快到了!”司俊峰咬咬牙,说出自己的底牌。

    “司院长愿意等的话,就留在外面等着吧!”杨丽菁越发不快,回头命令刑警队,“拔枪在手,子弹上膛,一级戒备,成菱形队形进入,前后左右相互保护相互策应!出发!”司俊峰看看司风雷特警队还没有影子,咬咬牙只能跟随进去。

    进入洞窟光线立刻暗了下来,唯有甬道下方隐隐透出明暗不定的桔黄色火光。

    沿着这条向下倾斜的石梯甬道下行约十丈左右,是个拐角,左转进入一条略向下倾斜、宽约六尺的甬道,甬道右侧齐人高处,镶嵌着一个雕刻为虎头形状的桐油灯,一灯如豆,发出青幽幽的微弱火光,使得黑色的虎头显得愈发狰狞可怖。

    林天龙颇感诧异,刑警队进入的太过顺利,一路畅通无阻,如入无人之境。

    前面赫然一个石室,石门大开,李楚原闻泰来等数十名被黑衣人赶尸带来的达官富豪坐在里面,双目圆睁,却面无表情,仿佛睡着了一般。

    越是近在咫尺,越是凶险万分,杨丽菁和刑警队员握紧手枪,四处巡视,高度警惕,一级戒备。

    “朱华平,进去看看!”杨丽菁命令道。

    “是!”朱华平深吸一口气,慢慢走近石室,刚刚走到李楚原面前,突然身体一软,摔倒在地,人事不知了。

    “朱华平!”赵保刚叫了一声,就要闯进去救人。

    “不要动!”林天龙突然叫了一声,因为他清清楚楚听到洞窟里面甬道传来数十人迅速的跑步声,仿佛几百人在同时向这里涌过来一样来势凶猛。

    跑步声越来越近,大家都听到了,不由得心生恐怖,面色铁青,杨丽菁率领着众队员背对着石室,枪口对外,手心都出汗了。

    “全体准备战斗!”杨丽菁命令道。

    话犹未了,她身后的石室门里,一股浓烟,急涌而出,杨丽菁等人还未来得及闭住呼吸,头脑已觉得一阵晕眩,人已倒了下去,什么都不知道了。

    等杨丽菁醒来之时,头脑虽然仍是晕晕沉沉,有如宿酒初醒一般,但眼前已可瞧出自己乃是坐在一间充满了湿腐之气的石室角落中,四肢虽然未曾束缚,但全身却是软软的不能动弹。

    转眼一瞧林天龙与杨诗敏司俊峰竟也在她身旁,身子也是动也不能动,杨丽菁又惊又骇,急声呼道:“天龙,你……你怎么样了?大姐,你没事吧?”她对自己身上事倒并不如何关心,但瞧见林天龙如此可真是心疼如裂。

    林天龙微微一笑,摇头不语,面色仍是镇静如常。

    突见石门缓缓开了一道线,一道眩目的灯光,自门外直照进来,

    灯光一转,笔直地照在林天龙,杨诗敏与杨丽菁四人脸上,这眩目的光亮,应该是强光灯发出来的,委实强烈已极,林天龙等四人被灯光照着,一时间竟难以张开眼睛,也瞧不见眼前的动向。

    但此刻已有一条灰衣人影翩然而入,大模大样,坐在灯光后,缓缓道:“四位远来此间,我未曾远迎,恕罪恕罪。”

    他说的虽是客套之言,但语声冰冷,绝无半分人情味,每个字发出来,都似先已在舌尖凝结,然后再自牙缝里迸出,又好像故意如此,生怕被人认出他的声音似的。

    “你是谁?我的刑警队员呢?其他人呢?”杨丽菁问道。

    “你是谁?”杨诗敏问道。

    那灰衣蒙面人似是根本未曾听到她们的话,只是冷冷道:“四位旅途奔波,既已来到这里,便请安心在此静养,四位若是需要什么,只管吩咐一声,我立时着人送来。”

    杨诗敏早已急得满面通红,此刻再也忍不住大叫道:“你到底是谁?把我们骗来这里是什么居心,你……你究竟要将我们怎样,要杀要剐,你快说吧。”

    灰衣人的语声自灯光后传来:“听说司院长的夫人,也不惜降尊纡贵,光临此地,想来就是这位太太了?当真幸会的很。”

    杨诗敏怒道:“是又怎样?”

    灰衣人皮笑肉不笑道:“炎都市乃至中原地区著名的达官豪富,已有不少位被我请到此间,这原因是为了什么,我本想各位静养好了再说,但司太太既已下问,我又怎敢不说,尤其我日后还有许多要借重司院长司太太之处……”

    杨诗敏大声道:“你快说吧。”

    此刻她身子若能动弹,那无论对方是谁,她也要一跃而起,与对方一决生死,但那灰衣人却仍不动声色,还是冷冷道:“我将各位请来此间,并无丝毫恶意,各位若要回去随时都可回去,我不但绝不拦阻,而且还将设酒饯行。”

    杨诗敏怔了一怔,忖道:“这倒怪了……”

    一念还未转完,那灰衣人已经接口道:“但各位未回去前,却要先写一封简短的书信。”

    杨丽菁道:“什么书信?”

    灰衣人道:“便是请各位写一封平安家书,就说各位此刻俱都十分安全,而对于各位的安全之责,我却多多少少尽了些微力,是以各位若是稍有感恩之心,便也该在家书中提上一笔,请各位家里的父兄姐妹,多多少少送些过来,以作我辛苦保护各位的酬劳之资。”

    杨诗敏颤声呼道:“原来你……你竟是绑匪。”

    灰衣人喉间似是发出了一声短促,尖锐,有如狼嗥般的笑声,但语声却仍然平平静静。

    那是一种优雅,柔和,而十分冷酷的平静,只听他缓缓道:“对于一位伟大之画家,太太岂能以等闲匠人视之,对于我这个金钱收集家,司太太你也不宜以‘绑匪’两字相称。”

    杨丽菁啐骂道:“金钱收集家……哼哼,狗屁。”

    灰衣人也不动气,仍然缓缓道:“我花了那么多心思,才将各位请来,又将各位之安全,保护得这般周到,就凭这两点,却只不过要换各位些须身外物,我已觉十分委屈,各位如果再这么吝惜,岂非令我伤心?”

    林天龙忽然微微一笑,道:“这话也不错,不知你要多少钱?”

    灰衣人道:“物有贵贱,人有高低,各位的身价,自然也有上下不同,像赵保刚朱华平那样的凡夫俗子,我若是多要他们的银子,反而有如抬高了他们的身分,这种事我是万万不屑做的。”

    他明明是问人家要钱,但他口中却说的好像是他在给别人面子,杨诗敏当真听得又是好气,又是好笑,忍不住问道:“你究竟要多少?”

    灰衣人道:“我问赵保刚要的不过只是三十万元,但司太太么……最少也得三百万元……”

    杨诗敏骇然道:“三百万元?”

    灰衣人缓缓道:“不错,司太太既是院长夫人,更是大经理,以太太如此身分,岂非高出赵保刚朱华平等人十倍,我要的若是再少过此数,便是瞧不起太太了,想来司太太也万万不会愿意我瞧不起太太你的,是么?”

    杨诗敏竟有些被他说的愣住了,过了半晌,方自怒目道:“是个屁,你……你简直是个疯子,豺狼黑心鬼……”

    但这时灰衣人的对象已转为杨丽菁和林天龙,她无论骂什么,人家根本不理,灰衣人道:“杨政委自然不必多说,也是三百万,至于这位林少,人如玉树临风,卓尔不群,心如玲珑七窍,聪明剔透,老爸梁儒康是堂堂大经理,老妈林徽音是妇产科主任,我若要个三百万万,也不算过份……”

    “哼!”杨丽菁怒哼一声。

    林天龙却哈哈笑道:“多谢多谢,想不到阁下竟如此瞧得起我,我委实有些受宠若惊,这三百万又算的了什么。”

    灰衣人尖声一笑,道:“林少果然是位解人,至于这位司院长……”

    司俊峰大喝道:“司院长怎么了?你难道还敢要我的钱?”

    灰衣人缓缓道:“你虽然瘦骨嶙峋,老丑不堪,但终究是堂堂法院院长,也并非一文不值……”

    司俊峰怒骂道:“放屁,畜牲,你……你……”

    灰衣人只管接道:“你虽看轻自己,但我却不能太过轻视于你,至少也得问你要个两百万,略表敬意。”

    杨诗敏虽是满胸急怒,但听了这种话,也不禁有些哭笑不得,司俊峰额上青筋,早已根根暴起,大喝道:“畜牲,我侄子少时来了,少不得要抽你的筋,剥你的皮,将你碎尸万段。”

    灰衣蒙面人道:“谁是你的侄子?”

    司俊峰大声道:“司风雷,你听说过吗?”

    “司风雷?堂堂特警队长,可惜他是我的手下败将,他如果敢来,也得给他要个两百万!”灰衣人不屑一顾地冷笑道,“可惜他压根进不来!”

    “谁说他不敢来?谁说他进不来?谁说他是你手下败将?”司俊峰快要急疯了。

    “嘿嘿,这点把握我还是有的!”灰衣人冷冷说道,“砰”的一声,他突然出掌,砍在司俊峰的脖颈下,司俊峰应声晕厥过去,灰衣人冷冷道,“法院院长在我面前就是个屁,不要在我面前装疯卖傻,大声呼喝!”

    “你到底是什么人?司风雷什么时候是你的手下败将了?”杨丽菁突然问道。

    “我是什么人并不重要,重要的是你们要老老实实舒舒服服地待在这里几天时间了!别怪我没有事先提醒,否则两位美貌如花的杨家姐妹花万一在这吹弹可破的粉面上面留下什么疤痕,我可就万死莫辞了!”灰衣人冷笑道。

    “混蛋,你敢?”杨诗敏啐骂道。

    “我既已负起了各位安全之责,自然处处要为各位着想的。”灰衣人道。

    杨丽菁被他气得快疯了,气极之下,反而纵声大笑起来。冠盟小说网 ,最快更新本书最新章节,清爽无弹窗,希望大家可以喜欢。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