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万书网 > 都市偷心龙爪手 > 第二百四十章 青竹蛇下口,黄蜂美妇针,毛虫月下老,谁知妇人心。

第二百四十章 青竹蛇下口,黄蜂美妇针,毛虫月下老,谁知妇人心。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万书网] https://www.65ws.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第244节??第二百四十章 青竹蛇下口,黄蜂美妇针,毛虫月下老,谁知妇人心。

    ****

    梅英夫人今天刻意将自己打扮了一下,镜中的佳人柳眉纤纤、颊红脸嫩,纤细乌润的发丝写意地伏在肩上,美目里尽是透着羞涩渴望的,成熟的风情间隐隐飘出一股说不出的。

    一切都显得那么端庄优雅,看得出来她绝对不是一般的看重自己的外在形象,多年的豪门生活,骨子里面都透露出来雍容华贵贤淑高雅的气质。

    脸儿轻斜,望穿了镜中自己,虽说这身子娇美窈窕一如年少,间中更添了几分成熟媚艳的气质,恐怕就连已经十六岁的女儿莉香,也没有自己这般成熟与娇嫩俱存一体的差丽,这样娇美的**,虽说自己的保养也有功劳,更多的却是上天的恩赐,但梅英夫人眉宇之间,却没有半分喜意,反而又添了一分愁绪。

    二百零多岁了,仍然没有给雄一生下儿子,无论对于夫君来说,还是对于源氏家族来说,都未免不是一种憾事。这些年除了政事之外,在方面雄一已经越来越疏远冷落梅英了,自从昨天被天龙疗伤之后,成熟的幽怨芳心有些情不自禁的蠢蠢欲动起来,即使理智束缚着不敢越雷池一步,哪怕平时能够多见少年一面都是一种说不出的享受。

    此时梅英抵受不住天龙灼热的目光,美目闪躲着问道:“成威有了嫌疑,以后军政大事不能让其参与了吧?”

    天龙思忖着说道:“如此岂不是反示‘此地无银三百两’吗?岂不是打草惊蛇?”

    梅英不解地看着天龙。

    天龙给她讲解了“此地无银三百两,隔壁王二不曾偷”的寓言故事,梅英夫人笑得花枝乱颤,乃说道:“以先生之意,那便封他个大名,升他的官,却不让他参与机密大事,这样不显山不露水如何?”

    天龙道:“稳住他的心,也就稳住幕后黑手的心,正所谓:放长线,钓大鱼!”

    “先生真是妙语连珠,字字珠玑!”梅英夫人禁不住美目闪动,品味着他的话语,由衷赞叹道,“天刚,昨一番高论,解了雄一多年郁积的心结,扫了江户多年失败的阴霾,胸怀大释,精神振奋,姐姐真要感谢你呢!”

    “姐姐如何谢我呢?”天龙见竿就爬。

    “我赎平八郎回来,还不是谢你吗?”梅英夫人娇嗔道。

    “平八郎回来,是雅秀欠你的情,与我何干?”天龙故意耍赖道。

    “难道你与雅秀不是……?”梅英夫人笑问道。

    “我与雅秀不是什么?”天龙笑着反问道。

    “那样?”梅英夫人眨了眨眼笑问道。

    “哪样?”天龙坏笑着反问道。

    “你既然不领情,我也不好强求。”梅英夫人险些上当,急忙岔开话题,正色问道,“如先生所言远交近攻,将军与我等所议欲联合东仁西泽共灭宫本伊藤,先生以为如何?却又错综复杂,难以操作,今日就是想听先生高见!”

    天龙又露出来无赖架势,色地盯着梅英夫人,嬉皮笑脸道:“想听我的高见,姐姐如何谢我呢?”

    梅英夫人被他看得心慌意乱的,恶狠狠娇嗔道:“如何谢你?砍你三百剑,把你大卸八块!”说罢“噗嗤”一声,忍俊不禁娇笑起来。

    天龙看她灿若樱花盛开的笑靥,不禁心神迷醉调笑道:“我倒是巴不得姐姐来砍我呢,就怕姐姐舍不得!”

    “谁说我舍不得?”梅英夫人抬起芊芊玉手作势在天龙脸颊上砍去笑道,“就这样一剑下去,让你变成个丑八怪,看你以后还怎么靠着这张脸蛋骗女孩?!”

    “姐姐难道认为我是单纯靠帅气而蒙骗女人芳心的吗?未免也太小看我天龙了!”天龙顺势握着梅英夫人的柔荑,深情款款地说道,“姐姐一笑灿若樱花盛开,令我一见倾心,神魂颠倒啊!”

    梅英夫人秀丽的脸庞楚楚动人,两颊象染了胭脂般绯红,双眸里含滴,鲜艳的朱唇微启,的脖颈细长优美,随着呼吸不断起伏的而挺拔,如今两人独处,更加娇美柔媚,楚楚动人,温言细语,巧笑倩兮,美目盼兮,顾盼之间,风情万种。

    梅英夫人与雄一相处从来都是直来直去,从未有过如此,更不庸说打情骂俏了,虽是巾帼英雄,在战场上英勇无比,可是现在却偏偏拿这个小坏蛋毫无办法,被他撩拨的芳心乱撞,羞赧妩媚地娇嗔道:“休要油嘴滑舌,快快说出远交近攻的高见!”

    天龙坏笑道:“好姐姐,你不给我点刺激,我如何有灵感去想远交近攻的高见呢?”说罢,他张开双臂,干净俐落地将梅英夫人抱在怀中,低头便吻在她的娇嫩上。

    梅英夫人已经是惊得呆了,直到他将舌头伸进自己唇中,才想起来挣扎,贝齿并得紧紧的,死也不肯让他的舌头伸进自己口中。

    天龙也不着急,舌尖在她光洁贝齿上轻舔,嘴唇着她香甜的柔嫩,双手抱紧她的娇躯,虽然这高贵在战场上也是力敌千钧的巾帼红颜,却被他将一双玉臂连同娇躯抱在怀中,无法挣脱,双手还能抽空在她纤细腰肢上摸上几把,只觉触手酥软,甚是令人,不由大乐,嘴里狠狠吸住梅英夫人的上唇,伸出舌头,轻舔她的琼鼻,感觉着热热的气流急促地打在自己舌头嘴唇上,知道她已经动了情,更是窃喜不已。

    梅英夫人如被电击,死死按住他那不老实的虎掌,勉强软语求饶道:“好弟弟,饶了姐姐吧!你难道真要姐姐变成万人唾骂的娃荡妇吗?”

    天龙心中暗叹,知道此事不可急于求成,恋恋不舍地收回手来,摇头笑道:“姐姐还是放不下江户藩主夫人的身份!”

    “姐姐是雄一的夫人,其次才是藩主夫人,如何可以做出红杏出墙的丢人丑事呢?”梅英夫人羞赧无比地娇嗔道,“你既然喜欢上莉香了,如何又来欺负人家?须知我早晚会是你的岳母大人呢!”

    “莉香也是个美人胚子,可是怎么比得上你这个做母亲的成熟柔美呢?”天龙温情款款地尽把甜言蜜语说道,“原来姐姐已经知道刚才我和莉香的韵事,却不动声色难道早就想好了要拿莉香做挡箭牌吗?”

    “好弟弟,不要再纠缠不放了。”梅英夫人只好转移话题催促道,“人家已经让你吃了豆腐,你就快点告诉人家你对于远交近攻的方略吧!”

    “即使一亲芳泽,也已经刺激到我的灵感,如按你们所议,远交近攻必败无疑!”天龙停顿了一下,思忖着说道,“联合伊藤攻宫本,联合东仁攻伊藤,联合西泽攻东仁,分而治之,徐而图之,姐姐以为如何?”

    梅英夫人美目连眨,喜形于色娇嗔道:“由小到大,由弱到强,分而治之,徐而图之,果然是以弱胜强的好方略!也不枉了人家被你吃了豆腐一回!”

    “豆腐不白吃,除了远交近攻方略我再送给姐姐一份厚礼。”天龙咬着梅英夫人白嫩的耳垂低声说道,“为了防止出现萧墙之祸,今夜我要夜探成威府邸,还请姐姐指点一下地形哦!”

    “那你可要多加小心,注意防范幕后黑手狗急跳墙!”梅英夫人用几案上的茶具水果摆出来成威府邸地形,低声介绍着如此这般。

    “什么人?”天龙正在认真倾听频频点头,突然纵身跳出屋外,却见平八郎走了过来。

    “天刚,我可找到你了。”平八郎亲热地紧紧抓住天龙的手说道,“咱们俩还没有仔细聊一聊呢!她们都不听我说,天刚,我告诉你,黑龙帮把我关进了监狱之后……”

    天龙惟有苦笑,洗耳恭听……

    梅英夫人虽是娇羞,却是打从心底渴望着另一番刺激满足。熟练的舌头无处不到的着她小嘴的内外。梅英夫人虽是巾帼英雄,却也是天生端庄守礼的人,连丈夫源氏雄一对她都是非常敬重,谨守古礼。这些年由于久不生子,夫妻关系有些疏远冷落,每月只同床共寝一晚,在榻外不作任何身体上的接触,像现在天龙的侵犯,对她来说比之源氏雄一所从来没有接触到的新鲜刺激。可恨是天龙轻薄她的手法比夫君源氏雄一大胆高明百倍,他的肆无忌惮尤使她尝到前所未有的刺激,直到天龙入侵她的小嘴时,才本能地伸手推拒,试图把两唇分开。她象征式的挣扎,反更增添天龙的。开始时他只是一时冲动,现在却是欲焰熊烧,。

    熟练的舌头无处不到的着她小嘴的内外。梅英夫人虽是巾帼英雄,却也是天生端庄守礼的人,连丈夫源氏雄一对她都是非常敬重,谨守古礼。这些年由于久不生子,夫妻关系有些疏远冷落,每月只同床共寝一晚,在榻外不作任何身体上的接触,像现在天龙的侵犯,对她来说比之源氏雄一所从来没有接触到的新鲜刺激。可恨是天龙轻薄她的手法比夫君源氏雄一大胆高明百倍,他的肆无忌惮尤使她尝到前所未有的刺激,直到天龙入侵她的小嘴时,才本能地伸手推拒,试图把两唇分开。她象征式的挣扎,反更增添天龙的。开始时他只是一时冲动,现在却是欲焰熊烧,。

    他知道这种强吻不可仓促了事,一边和她嘴舌,一边把她搂得贴坐身旁,一只手仍搂紧她柔软的腰肢,另一手抚上她吹弹得破的脸颊、小耳、鬓发和的。梅英夫人两手紧抓着他的衣襟,剧烈颤抖和急喘着,一对秀眸阖了起来,反抗的意志被持久的长吻逐分逐寸地瓦解。

    梅英夫人如被电击,死死按住他那不老实的虎掌,勉强软语求饶道:“好弟弟,饶了姐姐吧!你难道真要姐姐变成万人唾骂的娃荡妇吗?”

    天龙心中暗叹,知道此事不可急于求成,恋恋不舍地收回手来,摇头笑道:“姐姐还是放不下江户藩主夫人的身份!”

    “姐姐是雄一的夫人,其次才是藩主夫人,如何可以做出红杏出墙的丢人丑事呢?”梅英夫人羞赧无比地娇嗔道,“你既然喜欢上莉香了,如何又来欺负人家?须知我早晚会是你的岳母大人呢!”

    “莉香也是个美人胚子,可是怎么比得上你这个做母亲的成熟柔美呢?”天龙温情款款地尽把甜言蜜语说道,“原来姐姐已经知道刚才我和莉香的韵事,却不动声色难道早就想好了要拿莉香做挡箭牌吗?”

    “好弟弟,不要再纠缠不放了。”梅英夫人只好转移话题催促道,“人家已经让你吃了豆腐,你就快点告诉人家你对于远交近攻的方略吧!”

    “即使一亲芳泽,也已经刺激到我的灵感,如按你们所议,远交近攻必败无疑!”天龙停顿了一下,思忖着说道,“联合伊藤攻宫本,联合东仁攻伊藤,联合西泽攻东仁,分而治之,徐而图之,姐姐以为如何?”

    梅英夫人美目连眨,喜形于色娇嗔道:“由小到大,由弱到强,分而治之,徐而图之,果然是以弱胜强的好方略!也不枉了人家被你吃了豆腐一回!”

    “豆腐不白吃,除了远交近攻方略我再送给姐姐一份厚礼。”天龙咬着梅英夫人白嫩的耳垂低声说道,“为了防止出现萧墙之祸,今夜我要夜探成威府邸,还请姐姐指点一下地形哦!”

    “那你可要多加小心,注意防范幕后黑手狗急跳墙!”梅英夫人用几案上的茶具水果摆出来成威府邸地形,低声介绍着如此这般。

    “什么人?”天龙正在认真倾听频频点头,突然纵身跳出屋外,却见平八郎走了过来。

    “天刚,我可找到你了。”平八郎亲热地紧紧抓住天龙的手说道,“咱们俩还没有仔细聊一聊呢!她们都不听我说,天刚,我告诉你,黑龙帮把我关进了监狱之后……”

    天龙惟有苦笑,洗耳恭听……

    夜色笼罩,天龙循着记忆中梅英夫人交代的源氏家族府邸分布图,在黑暗掩护下摸往成威府邸。

    成威凭据其在源氏家族中独特的身份地位,拥有一座**的府院。护卫林立,戒备森严,天龙仗着战神入体,身轻如燕,先爬上一棵大树,顺着树杈远远伸向高墙大院。展身形如棉絮一般轻飘飘落入院内。轻似狸猫,快如猎豹,凭着脑中图示,摸到内堂,倚窗窥探,烛光摇曳,房门虚掩,却空无一人。

    天龙蹑手蹑脚推门而入,见室内布置华丽典雅,书桌上整齐摆放着一些书籍文本,翻看着却是多为日文书籍,还有几本汉书唐诗。

    忽听得门外脚步声响,天龙急忙把书桌整理好恢复原状,扭头看卧床雕龙刻凤,幔帐流苏,床后一个高大立柜。

    脚步声越来越近,已可听见两个人说话的声音,“吱呀”一声门响,两个人走了进来,天龙在立柜之中觑得清楚,正是成威和丽颖夫妇。

    成威兀自气愤难平,嘴里叫嚷道:“我出生入死,还不是为了维护源氏家族?他一意孤行,四处树敌,屡战屡败,祖辈家业早晚断送在他的手中!我心可昭日月,天地可鉴,源氏列祖列宗可知我心啊!”

    丽颖生性贤淑,在成威面前向来不敢多说多问,只轻声道:“夫君须为天刚和我着想……”

    成威粗暴地将她一把推倒在,怒喝道:“莫非你也怀疑我不成?”

    丽颖害怕地直摇头,天龙看得心头冒火,他从来不会无缘无故对女人吼骂,也厌恶男人对女人粗暴无礼。

    “我做一切还不是为了你和儿子?源氏家业也有我的一份!不孝有三,无后为大。雄一没有,我有天刚!我当然要争,我要为我的宝贝儿子争,源氏早晚都是我的!我的!”成威面目狰狞,近乎歇斯底里地发作叫嚣道。

    丽颖仿佛已经习惯了逆来顺受,趴在只是抽搐着哭泣。

    成威冷静下来,坐在床边轻抚着妻子丽颖的香肩,柔声说道:“丽颖,是我不好,我不该如此粗暴对你发火。可是我做一切可全都是为了你为了天刚呀!终有一天我为源氏之主,你为源氏夫人,接受万民朝拜!”

    成威变得温柔多情,用手轻轻擦去丽颖眼角的泪滴。低头亲吻她白嫩的耳垂,一手轻抚着她的柔肩,一手探入和服内揉搓抚摩,丽颖嘤咛一声,娇喘起来。

    天龙没有想到夜探成威府邸居然偷窥到人家夫妻亲热的儿童不宜场面,直看得面红耳热,窝在衣柜里面尴尬不已。

    成威两手不停,忽然在丽颖耳边轻声问道:“宝贝,早上你去哪里了?”

    丽颖娇躯一震,怔了一下才道:“我早晨到……梅英嫂嫂那里去了……”

    成威继续柔声问道:“去梅英夫人那里干了什么?”

    天龙的心猛跳一下,暗道这厮好灵的耳目,恐怕丽颖夫人回答不好就要遭受一番雷电暴雨侵袭毒打。

    却听丽颖不紧不慢淡淡说道:“梅英嫂嫂生过莉香之后就一直不孕不育,近来雄一大哥又宠幸艺妓,疏远冷落于她,故而心烦气躁,要我陪她说说话聊聊天,顺便还询问我一些女人闺房中的问题。”

    成威知道妻子丽颖向来不会说谎,也知道雄一一直为没有子嗣而对梅英不满,于是信以为真,邪笑道:“那你就应该告诉她,让她陪我春风一度,保她心想事成生个大胖小子,哈哈,梅英夫人真是越来越丰润,越来越迷人了,我喜欢!”

    说着俯去狼吻着丽颖夫人象牙雕刻一般的粉颈,撩起她的和服,裸露出来一双浑圆的丝腿,天龙看得眼晕,口干舌燥,喉咙不禁吞了一口唾液。

    成威的大手着丝腿,一路向上,寻幽探胜,撩拨得丽颖夫人娇喘嘤咛,不住扭动。

    成威这时却邪笑道:“小宝宝,想要了吗?可惜我马上要去会客,哼!我就是看不惯你平日里装出一幅端庄的淑女样,还不是个一摸就荡漾的小!”

    门响处,成威竟然扬长而去,留下丽颖夫人一动不动地躺在兀自在娇喘吁吁,那绿色的和服高高撩起,羊脂白玉一般的丝腿裸露着,分外引人遐想,撩人绮思。

    丽颖夫人喘息稍稍平静,终于起身关上门,转身向衣柜走来。

    天龙心砰砰跳时,衣柜门已经打开。丽颖夫人乍见柜中有人,惊恐欲叫,天龙手疾眼快,一下就窜了出来,伸虎掌按住了丽颖夫人的樱桃小口,轻声说道:“夫人莫叫,是我!”

    丽颖夫人认出天龙来,才长舒了一口气。

    “夫人知道不知道你家成威深更半夜要见的客人是什么人?”天龙收回手来问道。

    丽颖夫人这才想到被天龙偷窥到了刚才的香艳场面,不由得粉面绯红,娇羞无比地呢喃道:“我也不知道,只知道每隔十天就来,但来他就要彻夜相陪。”

    天龙看着这端庄贤淑的那举止失措的动人神态,意为之软,知道大家愈不说话,那男女间的暧昧之情将愈增。大感有趣,故意不说话,只是看着她的秀目。丽颖夫人偷看了他一眼,与他的目光撞个正着,登时全身滚烫酥软起来,心如鹿撞。怎么办呢?自己怎可以如此失态。

    “姐姐可知道他们在何处见面呢?”天龙看着她羞羞怯怯的淑女模样,不禁又联想到那双扭动着丝腿。

    “我只知道他每次都走进西厢房,可那里府卫甚多,守备森严,难以靠近的。”丽颖夫人说道。

    天龙胸有成竹地笑道:“夫人难道不怕尊夫是在西厢房与其他美女幽会吗?夫人是否有意一听尊夫与何人约会呢?随我来,我们联袂上演一场窃听风云!”

    天龙径自带领着丽颖夫人走向东阁楼,丽颖夫人虽然不明白什么事窃听风云,可是见天龙对地形如此熟悉,也不禁纳闷道:“公子,他们是在西厢房会面,你怎么带我到东阁楼这里来了呢?”

    “夫人以为我犯了南辕北辙的错误了吗?”天龙笑道,“我看过了源氏府邸的设计建造图,府院已建成三世了,每个房间都有一根铜管通往东阁楼,司空见惯下均以为是通风设施,却不知道最初设计者的初衷是监听装置。姐姐,让我们去听水门事件去吧!”

    他突然冒出来这么多稀奇古怪的词语,丽颖夫人听得有如云里雾里,丈二的金刚摸不着头脑。

    丽颖夫人呆了一呆,抬头望向他,眼中射出复杂的神色,欲语还休。天龙知道她的内心正挣扎徘徊于偷听夫君和恪守名节这两个极端的矛盾中,不再要求她的答案,看过四周无人后,拖起她的纤手,往东阁楼走去。丽颖夫人给他拖得身不由己,挣又挣不脱,无奈跟着他娇责道:“龙先生……”天龙抓着她柔软的小手,心中像注满了蜜糖的甜蜜,又感到情挑的高度刺激,怎还有空闲去理她是否满意。

    东阁楼甚是荒凉,毫无戒备。两人顺利地上了二楼,左首第一间门上铁锁锈迹斑斑,天刚虎掌用力一扭,“嘎巴”一声锁落门开,两人闪身进去轻轻掩上门。

    打亮火折,天龙欢呼一声,果然有几十根铜管整齐排列,管头呈喇叭状,均有棉塞,上面落满了灰尘和蛛网。

    天龙看了看方位,拔开两个听了听又塞上,拔开第三个,里面传来说话声。

    丽颖夫人较清晰地听到正是成威诚惶诚恐的声音:“属下无能,办事不力,还请尊使转告帮主,请容属下戴罪立功!”

    听完天龙的夜探所得(当然省略了与丽颖夫人的艳事),源氏雄一长叹息道;“他能不仁,我不能不义,毕竟是我兄弟啊!”

    三浦友良道:“那是将军宅心仁厚!看来黑龙帮在我们藩内有一个庞大的间谍网,我们必须谨慎从事啊!”冠盟小说网 ,最快更新本书最新章节,清爽无弹窗,希望大家可以喜欢。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