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万书网 > 都市偷心龙爪手 > 第一百九十六章 花褪残红青杏小(二)(鲜花鲜花)

第一百九十六章 花褪残红青杏小(二)(鲜花鲜花)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万书网] https://www.65ws.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第200节??第一百九十六章 花褪残红青杏小(二)(鲜花鲜花)

    ****

    莉香娇躯一颤,从小到大,父亲雄一对她向来宠爱,还从来没有这么大声喝斥过她,不禁两眼涌满了委屈的泪水,只是死死咬着嘴唇告诉自己:不要流不要流,站起身来跑出厅外,泪水却早已不听话地挂满了双颊。

    雄一心中暗叹宝贝女儿莉香的刁蛮任性,口中却继续说道:“此番作战失利,责任尽在雄一。成威自幼随我长大,我素知之;诚如所言,彼有思虑不周之处,也是瑕不掩瑜,毕竟忠心为国。诸将还需精诚团结为上,切勿相互猜疑自乱军心。”

    三浦北泽兄弟听源氏雄一如此说话,他们自然不敢再纠缠于此,说到底成威公子怎么着都是源氏雄一的堂兄弟,身份地位摆在那里呢!

    事关堂弟,梅英夫人也不便插话,天龙见气氛有点尴尬,转移话题笑对雅秀道:“我等一来便害得莉香小姐流泪,待我与成威公子疗伤之后,再与雅秀同去向莉香小姐赔罪如何?”

    成威虽不领情,却也就坡下驴道:“龙本公子好意心领了,我伤自有办法。还请大哥恕罪,我想先走一步了?”

    雄一道:“你既有伤,且先回去休息去吧!”

    成威抱拳施礼,扫了众人一眼悻悻而去。

    雄一犹自说道:“成威乃我堂弟,虽有些不肖却断不会有异心的,诸君勿要多疑!”

    一句话说得三浦北泽等人愈发不自在,众人起身抱拳施礼道:“将军误会了……”

    雄一摆手不让众人再说下去,转移话题对天龙言道:“今扶桑国,天皇暗弱,奸臣当道,诸侯割据,战火连绵,民不聊生。江户求存图强,举步维艰。公子来自天朝上邦,愿祈赐教,亦是源氏和江户黎民百姓之福也!”

    众人目不转睛地看着天龙,天龙心头狂跳:哇,这不会是考试吧?这可是国策方针呀!他拼命启动脑中程序,可是除了诸葛孔明的《隆中对》就是CCAV的《政府工作报告》,一时之间也想不起别的有价值的资料。

    遂开口说道:“承蒙将军如此看重在下。将军胸怀大志,广施仁政,泽惠万民,我等闻名久矣,只是无缘识荆。今番相遇,见将军深得民心,夫人又是巾帼英雄,三浦北泽四位大哥更是忠心英勇之士,如此将士用命,百姓归心,此诚事有可为也!”

    众人已经知道他神功盖世,却不料他出口不凡,颇有大家风范;梅英夫人和雅秀听他胸藏锦绣,都是满眼倾慕地盯着他。

    天龙仿佛诸葛亮灵魂附体,愈发自信淡定,从容自若道:“诚如将军所言,今扶桑国乱,天皇暗弱,东仁专权。京都西泽,长崎伊藤,大阪宫本,江户源氏,群雄割据,其余小藩数百,战国林立。黑龙帮危害已久,冥冥之中还有天灾,祸乱连绵,民生多艰。此诚危急存亡之秋也。

    “我以为让东仁占天时把持朝政,西泽占地利据有京都,将军却取人和之利,广施仁政,民心所向,百姓归附。自古道得民心者得天下,只要代表最广大之黎民百姓根本利益,再以‘三步走’方略则天下可定,黎民百姓亦可安居乐业矣!”

    雄一目光闪烁,急切地问道:“何谓‘三步走’方略?”

    天龙暗叫好险,差点连“三块表”也说出来了,心中暗笑,口中却道:“远交近攻,挟天皇以令诸侯,统一扶桑!只此三句,不必细言,将军雄才大略,何去何从,必有定夺!“

    一篇国策文章至此戛然而止,虽是言简意赅,却是字字珠玑。

    一语惊醒梦中人,众人眉目闪动,听的热血沸腾,几欲拍案叫绝!

    梅英夫人痴痴地看着天龙道:“公子莫非诸葛孔明转世吗?!”

    源氏雄一抚掌赞道:“公子大才!拂云翳以见日月,使雄一茅塞顿开。一席话,天下可定。公子真神人也,从此,我以师礼相待,尊为先生!吾得先生犹如汉得子房,蜀得孔明,此诚扶桑之福民众之福也!先生请端坐,受我一拜!”

    竟自起身对着天龙躬身到地拜了下去,众人也随着拜下去。只有中岛茂坐在那里满眼敬佩地看着好友天龙;雅秀更是喜在眉梢,甜在心里,拜也不是,不拜也不是,怔在哪里,不知如何是好!

    当晚,江户藩府大宴群臣,犒劳三军。

    雄一携梅英夫人挨桌劝酒,友良持重自斟自饮,信良和北泽敦拼酒,北泽豪与中岛茂划拳,放开了撒欢海皮。

    不一会,一直闷闷不乐撅着小嘴的莉香也忍不住加入进来,输了几次,几杯酒下去,玩兴上来,揪着中岛不撒手:“饿猫,臭猫,烂猫,我不信今晚赢不了你!”

    中岛无奈之下只好不着痕迹地输了几把,乖乖地喝了几杯,众人大笑。

    成威包扎了伤口,也是谈笑风生;大名武士觥筹交错,文臣武将推杯换盏,一派热闹祥和的气氛;天龙尽情享受着古代扶桑的帕梯,可惜没有卡拉偶凯爽一爽嗓子撒一撒酒劲。

    宴后,梅英夫人安排了两座上好庭院分别给天龙雅秀,中岛茂居住,分拨了丫鬟仆人侍候。

    夜里,雅秀躺在天龙的怀中,芊芊玉手轻轻抚摩着爱郎宽阔健壮的胸膛,低声说道:“我看雄一将军那样说话,只是安抚众将罢了,其实心底很可能对成威已经有了戒备之心了。”

    天龙叹道:“自古枭雄,必通权谋之术,阳谋阴谋,中外亦然!”

    雅秀不懂他的感慨,只是搂着他的脖子说道:“郎君,你知道吗?扶桑人最为崇拜的中华人物就是诸葛亮和赵子龙了,你现在简直就是他们俩的化身,你没注意梅英夫人看你的眼神都不对劲了……”

    “秀姐,你吃醋了吗?”天龙笑问道。

    “我才不介意呢!只要你对我好,越有美女喜欢你我越是高兴,毕竟我才是你的第一个女人嘛……”雅秀说时有些娇羞,也有些骄傲。

    “我也是你的第一个男人呀……”天龙笑道。

    “就是不知道平八郎怎么样了?”雅秀叹道,一说到被黑龙帮绑架的平八郎,雅秀的眼圈有些发红,天龙慌忙抚慰,英俊少年探过头来,用唇堵在雅秀温软的之上,舌头伸进她的小嘴,与纠缠在一起。

    中岛无奈之下只好不着痕迹地输了几把,乖乖地喝了几杯,众人大笑。

    成威包扎了伤口,也是谈笑风生;大名武士觥筹交错,文臣武将推杯换盏,一派热闹祥和的气氛;天龙尽情享受着古代扶桑的帕梯,可惜没有卡拉偶凯爽一爽嗓子撒一撒酒劲。

    宴后,梅英夫人安排了两座上好庭院分别给天龙雅秀,中岛茂居住,分拨了丫鬟仆人侍候。

    夜里,雅秀躺在天龙的怀中,芊芊玉手轻轻抚摩着爱郎宽阔健壮的胸膛,低声说道:“我看雄一将军那样说话,只是安抚众将罢了,其实心底很可能对成威已经有了戒备之心了。”

    天龙叹道:“自古枭雄,必通权谋之术,阳谋阴谋,中外亦然!”

    雅秀不懂他的感慨,只是搂着他的脖子说道:“郎君,你知道吗?扶桑人最为崇拜的中华人物就是诸葛亮和赵子龙了,你现在简直就是他们俩的化身,你没注意梅英夫人看你的眼神都不对劲了……”

    “秀姐,你吃醋了吗?”天龙笑问道。

    “我才不介意呢!只要你对我好,越有美女喜欢你我越是高兴,毕竟我才是你的第一个女人嘛……”雅秀说时有些娇羞,也有些骄傲。

    “我也是你的第一个男人呀……”天龙笑道。

    “就是不知道平八郎怎么样了?”雅秀叹道,一说到被黑龙帮绑架的平八郎,雅秀的眼圈有些发红,天龙慌忙抚慰,英俊少年探过头来,用唇堵在雅秀温软的之上,舌头伸进她的小嘴,与纠缠在一起。

    感觉着他熟练的,每一处之地都被他掌握,雅秀只觉身子象要飞了起来,只能从琼鼻中发出娇慵的,敞开一切迎接他对自己的入侵。

    中岛无奈之下只好不着痕迹地输了几把,乖乖地喝了几杯,众人大笑。

    成威包扎了伤口,也是谈笑风生;大名武士觥筹交错,文臣武将推杯换盏,一派热闹祥和的气氛;天龙尽情享受着古代扶桑的帕梯,可惜没有卡拉偶凯爽一爽嗓子撒一撒酒劲。

    宴后,梅英夫人安排了两座上好庭院分别给天龙雅秀,中岛茂居住,分拨了丫鬟仆人侍候。

    夜里,雅秀躺在天龙的怀中,芊芊玉手轻轻抚摩着爱郎宽阔健壮的胸膛,低声说道:“我看雄一将军那样说话,只是安抚众将罢了,其实心底很可能对成威已经有了戒备之心了。”

    天龙叹道:“自古枭雄,必通权谋之术,阳谋阴谋,中外亦然!”

    雅秀不懂他的感慨,只是搂着他的脖子说道:“郎君,你知道吗?扶桑人最为崇拜的中华人物就是诸葛亮和赵子龙了,你现在简直就是他们俩的化身,你没注意梅英夫人看你的眼神都不对劲了……”

    “秀姐,你吃醋了吗?”天龙笑问道。

    “我才不介意呢!只要你对我好,越有美女喜欢你我越是高兴,毕竟我才是你的第一个女人嘛……”雅秀说时有些娇羞,也有些骄傲。

    “我也是你的第一个男人呀……”天龙笑道。

    “就是不知道平八郎怎么样了?”雅秀叹道,一说到被黑龙帮绑架的平八郎,雅秀的眼圈有些发红,天龙慌忙抚慰,英俊少年探过头来,用唇堵在雅秀温软的之上,舌头伸进她的小嘴,与纠缠在一起。

    翌日清晨,天龙和雅秀并肩走进了大厅,一进厅,新承灌溉后的雅秀立时让厅内众人皆看呆了眼。

    雅秀本来就美如天仙,饱经爱情滋润后更是之极,脸上浮着淡淡的、若有似无的嫣红,眉眼间充盈着勾动人心、慵懒满足的动人风情。厅内所有的人,不论是梅英夫人,还是源氏雄一、三浦友良、北泽敦等人,又或是其它随从侍女,皆是看得目瞪口呆!

    雅秀婀娜而行,这时她的身子还是浑体软软的,看人的眼睛水汪汪的透着一股迷人的媚态,连走动的时候仿佛都有着一种的韵律。看得厅内所有的人皆是神魂颠倒。

    众人表情各异:男人眼中满是赞叹的神情;梅英夫人是过来人,自然明白雅秀一夜之间就变得越发光彩照人的原因所在;倩儿、琳儿两名侍女,虽见多识广,又同为女性,也是看得目不转睛;莉香是看得长大了小嘴,一双手无意识地抚着衣裳;其它随从侍女也皆是一幅惊叹迷醉的神情。

    雅秀被众人看得俏脸一红,横了天龙一眼,弄得他心都酥了起来。见众人如此颠倒,天龙心中满是志得意满的神情,他咳嗽了一下,笑道:“各位,眼珠子掉了一地了!”

    众人大笑,梅英夫人和倩儿琳儿过来围着雅秀问长问短,四个女人一台大戏,聊得莺声燕语不亦说乎。

    莉香微微使个眼色,中岛茂无可奈何便来相约:“龙本兄弟,借一步说话!”

    天龙不明所以,随他刚出庭院,忽觉双手一紧,已被中岛茂扣住了脉门,紧接着一声娇叱,莉香窜出来用宝剑架在了天龙颈上娇笑道:“什么少年英雄?还不是被我一招制服了?哈哈!”

    只见莉香长长的睫毛、水汪汪的大眼,充满了青春俏丽的。小巧的鼻子、丰润微翘的嫩唇,艳红欲滴、吐气如兰,一张一阖的十分迷人。丝绸般俏丽的长发迎风飘扬,玲珑浮凸的感性身材引人犯罪。

    中岛茂在旁边无奈地苦笑道:“龙本兄弟莫要怪我,这妮子实在难缠,你就权且认输了吧!”

    话音未落,饿虎但觉天龙手腕一震,竟然再也扣不住,泥鳅一般滑溜出去。天龙身形一闪,已到了莉香身后,右手抢过宝剑,左手搂住莉香的柳腰,大声笑道:“莉香小姐,你终于上了虎兄的当了,多谢虎兄配合!”

    莉香柳眉倒竖怒斥中岛茂道:“好呀!你这个臭花猫,死烂猫,居然和他合伙骗我!我说你怎么答应我了呢?”握起粉拳要捶打中岛茂。

    “你们俩都是鬼难缠,我怕了你们了!”中岛有口莫辩,只好苦笑着脚底抹油,溜之大吉。

    “死天刚,还不放开我?”莉香娇叱道。

    “放开你可以,乖乖叫我一声龙哥哥!”天龙故作一脸坏笑地威胁道,“敢对我以剑相向,还张嘴闭嘴死天刚,爸妈妈如果知道了不知道会不会轻饶了你?”

    “你不可以告诉我父藩和母亲,人家只是和你开个玩笑嘛!”莉香昨晚被父亲源氏雄一训斥之后,一夜才缓过来心情,可不想再触霉头,只好撅着小嘴撒娇耍赖道,“你是先生,总不会这么小气吧?”

    “对于美女我从来不小气的!可是一大早就被人又打又骂的,总要让我找回面子吧?!”天龙看出来少女的犹豫,温柔地搂着她的柳腰,感受着她腰肢的纤细绵软,柔声问道。

    “你……你想怎么找面子……”莉香娇羞地呢喃道,她也不知道自己怎么了,被他一摸上柳腰,她就芳心狂跳,酸麻,浑身酥软无力,如果不是有他搂着,几乎要瘫软在地上了。

    “莉香小姐今天打扮的这么漂亮,娇小玲珑,秀色可餐。”天龙轻轻着她绵软的柳腰,温情款款磁性的嗓音催眠着莉香的大脑,“能够有你这样的美女陪我在这里,也是一件趣事,美妙的好像在富士山徜徉。”

    天龙俯头瞧着她俏秀清甜的脸庞。

    源氏莉香水汪汪的大眼睛的确会说话……随着长长的睫毛一颤一颤……呢喃着少女的温柔……小巧的鼻子有西方人的,又有着东方人的圆润,没有棱角。白里透红的双颊、泛着浅浅的酒窝,又带着一抹羞涩却迷人的微笑。

    樱桃般的小嘴,虽是素颜,却像是已经擦了口红,鲜嫩欲滴。白玉般的贝齿展露了笑靥,无瑕无疵,比电视上的牙膏广告更眩目、更亮眼、更勾魂夺魄……

    长长的秀发束成一绺高高的马尾,露出她白净无瑕的粉颈,十分妩媚。她的脸蛋很小,水嫩嫩的,看起来就像是白玉雕成的维纳斯、又像是晶莹剔透的瓷娃娃。她的眉很细,眼睛很大,小鼻子又尖又挺,娇艳欲滴的红唇比樱桃更亮丽、比雨后的彩虹更柔滑。

    虽然她穿着粉红色紧身武士服,却掩不注曼妙的**曲线,反而更让天龙注意到她傲人的、还有那又翘又圆的一对美股。

    她的腿很,又直又迷人。她的脚很小,小马靴上还有樱花的绣花图案。整体的线条非常匀称,十分协调。不管从哪个角度看,她的身影都非常优美、平衡、婀娜多姿、千娇百媚。

    莉香身疲力竭,只是象征式挣扎了几下,便软倒在他的挤压里,惊怒道:“你要干什么?”

    天龙柔声道:“当然是要略施惩罚,让莉香小姐永远把我记在心间呀!”

    莉香大惊,奋起余力挣扎,岂知天龙借势用胸腿摩擦她敏感的禁地,挣扎反变成似向对方作出强烈反应。

    她自出生以来,还是第一次被男人如此轻薄无礼,像现在这样可是破题儿第一趟。心虽不忿,但身体却传来阵阵蚀骨的奇异感觉。

    她对于天龙的第一印象相当不错,光是听到北泽三浦兄弟对他在战场上的描述就令人惊叹,尤其是单骑闯阵搭救她母亲梅英夫人的场景犹如赵子龙救阿斗似的惊险万分精彩绝伦,在众人的心中,这个来历不凡的大男孩似有着无穷无尽的体力,战斗杀伐时使人心寒,温柔浅笑时则洒脱不羁,竟使她现在即管被他大,仍很难真的痛恨对方。

    莉香芳心狂跳,想要伸手去推开他的搂抱,却不由自主地把手缩回来,按在他的手上,触手处感觉她那双纤纤玉手非常柔软,还微微带有点汗意。莉香的这个举动象是在鼓励他,天龙的胆子大了起来,从后面温柔而紧紧地环住莉香的小蛮腰,把她柔软温暖的身体裹在怀里,嘴巴凑在她耳边轻轻地调笑道:“是不是今天有人来给莉香小姐提亲啊?二八妙龄正是女大当嫁的好时节呀!”他故意把鼻息喷在她的耳垂和耳蜗里,他知道通常这里是女孩的敏感地带。

    莉香对他这个亲热的近乎间的动作丝毫没有挣扎,芳心娇喘一声,反而慢慢的闭上眼睛,把头靠在他的肩膀上,一动也不敢动。

    天龙自从和雅秀欢好以来,与生俱来的情商性商还有初中高中时期看过的那些书籍电影学到的理论知识像冰岛火山一样爆发出来,如今已经算是情场高手,自然清楚地把握到莉香感情的变化,伸出手来缓慢地她细腻的脸颊,地轻轻抚弄。莉香张开红红的小嘴不知所措的娇喘着,一时起来。

    天龙俯下头即往她的小嘴上吻去,莉香被他突如其来的举动震惊得手足无措,水汪汪的眼睛猛然睁大望着他,然后躯体僵硬起来。

    她娇体内的快意愈趋强烈时,嘤咛一声,已给对方封着香唇。

    莉香又骇又羞,咬紧的牙关被对方舌头破入,嘤咛一声,迷失在生平第一次和男人的亲吻里,父藩母亲严厉的样子立时消失得无影无踪。

    莉香嘴唇的生涩和僵硬,使天龙知道她竟然还是初吻,令他更放大起胆子来,他顺势搂抱住莉香象牙雕刻一样的颈项,把嘴印上了刁蛮可人的少女那正微微张开的鲜红

    “嗯”一声嘤咛,由于本能的羞涩,莉香娇羞地扭动着玉螓,不愿让他轻启“玉门”,他顽强地追逐着莉香吐气如兰的甜美香唇,终于,他把她的头紧紧地压在胸前,把嘴重重地压在了莉香柔软芳香的红唇上。

    “嗯……”又是一声嘤咛,莉香羞红着娇靥,美眸紧闭,感受着大男孩浓郁的阳刚气息夹杂着好闻的汗味,芳心不由得一阵轻颤。一阵火热缠绵的香吻,莉香挺直娇翘的小瑶鼻又发出一种火热迷人的嘤咛。

    正在两人缱绻缠绵如痴如醉的时候,忽听脚步声响起,天龙依依不舍地离开莉香的樱桃小口,抬头见三浦友良走了过来。

    友良也看见了天龙和莉香小姐的亲热场面,却又收不住脚躲避不及,不禁尴尬地干咳一声道:“将军有请龙先生!”

    正在两人缱绻缠绵如痴如醉的时候,忽听脚步声响起,天龙依依不舍地离开莉香的樱桃小口,抬头见三浦友良走了过来。

    友良也看见了天龙和莉香小姐的亲热场面,却又收不住脚躲避不及,不禁尴尬地干咳一声道:“将军有请龙先生!”

    天龙离开了她的香唇,咬着她的耳珠道:“能得亲莉香小姐芳泽,纵死亦甘愿。”放开了她,大步往外走出去。

    莉香又羞又急,挣扎着用力推开天龙的搂抱,跺了跺脚,狠狠瞪了天龙一眼,满面绯红地扭头跑了。可是奇怪的是,心头所有忿恨消失得一点痕都没留下来,身体仍有那种羞人的兴奋和快意。

    “莉香小姐可是江户出了名的粉红小狮子!”三浦友良低声笑道,“龙先生这么快就驯服她了,果然有手段!我们兄弟巴不得先生能够和莉香小姐联姻呢!”

    “友良大哥是不是也受过小魔女的折磨?”天龙笑道。

    “我还好点,毕竟敦厚老实,莉香小姐一般不拿我开心,就是苦了信良和北泽兄弟他们了!”三浦友良苦笑道,“他们若是听说先生驯服了莉香小姐,肯定要高兴的连喝三大坛酒了,呵呵!”

    天龙却毫不脸红,就像刚才什么都没有发生似的笑问道:“将军请我是不是又要议事啊?”

    三浦友良笑道:“倒不是议事,雅秀小姐已经过去了,是福田平八郎回来了!”

    (星号后面此处抵消河蟹,为了方便您的阅读,请把订阅记录截图发到作者QQ邮箱,换取合集方便阅读!)冠盟小说网 ,最快更新本书最新章节,清爽无弹窗,希望大家可以喜欢。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