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万书网 > 都市偷心龙爪手 > 第一百九十章 中夜梦余消酒困(五)

第一百九十章 中夜梦余消酒困(五)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万书网] https://www.65ws.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第194节??第一百九十章 中夜梦余消酒困(五)

    ****

    众人不约而同看向神鞭大竹进,他的长鞭黑黝黝地紧缠腰间。大竹进怒目圆睁道:“看俺干嘛?又不是俺干的!”

    田中毅说道:“不是大竹!卷去海部的是一条红色的长鞭。”

    河川明广说道:“我怀疑是我们中间的人干的!”

    耶律齐说道:“恐怕我们中间还少有如此快的身手!”

    不知何时,空中布满了乌云,天阴沉沉的,给人心头一种压抑的感觉。群雄由喧闹突然到一刻的沉寂无言,只有巨船破浪声,波动着众人脆弱而杂乱的心弦。再坚强的人也会有脆弱的时候,也会有无助的一面,即使是男人!

    嘉树打破沉闷道:“也许只是意外,诸位不要以身冒险了。来来来,吃酒之后且去舱中休息!”

    群雄多少恢复了一些生气,却是从心中存了戒备。

    有人盯着河川心道:“你说是我们中的人干的,我看就是你干的,贼喊捉贼!”

    有人盯着田中心想:“你说不是大竹干的,莫不成是你这厮干的?”

    有人盯着耶律齐心道:“这些人中你便有此等身手,八成是你这厮干的!”

    有人盯着嘉树心想:“这厮在船上不知做了什么手脚?未必安了什么好心!”

    有人盯着天龙心道:“此人来历不明,又会法术,协里邪气的,莫非是他干的?”

    众人心中充斥着猜疑,眼神多是不信任,愈发使船上的空气变得凝固窒息。

    突听士兵大叫:“快看,刚才那些鱼群现在连一条也不见了!”群豪又涌向船舷,四面打量,果然刚刚还成群结队的大小鱼儿,现在竟踪影皆无。

    虽说是船舱,却是个宽敞的厅堂,众人坐下的少,大多数人都站着,手不自觉地按在兵器上,内心不由自主地紧张。

    嘉树说道:“在本州,四国,九州三岛交界处,德高望重的灵异界老前辈,想必是加藤正秋前辈!”

    田中毅道:“加藤是灵异界的元老了,已经退出江湖,久不问世事,东仁两次相请都被他婉言谢绝。此番出言示警,只怕所言非虚呀!”

    耶律齐道:“魔兽的传说即使在天朝还有大辽亦古已有之,但是传至今日已是零零碎碎,以讹传讹了,不知嘉树公子有何高见?”

    嘉树见群豪都把目光集中到自己身上,沉思道:“我曾听家师说起过,也曾查阅过一些古籍,却是记载甚少,语焉不详。

    “只知远古诸神伏魔卫道,便能驱使狮子,老虎,大象作战,黑暗之魔驱使貔貅,狻猊,犰狳,狴犴,??,獬豸等魔兽为祸。后黑暗之魔战败逃到扶桑诸岛,沉寂隐没,魔兽也惨遭灭种之灾,不知所终。

    “后兴起‘黑龙教’,魑魅魍魉于暗;‘黑龙帮’,杀伐争斗于明。有言曰:‘宁遇饿虎,莫逢银鼠;吃人蚂蚁,吸血蝙蝠。’即是说银鼠有驱使魔兽之邪力,但是无人得见,见过的人也已无法开口说话了。

    “有记载的魔兽还有南海冀龙,紫霞云螭,却不知这有着血红长鞭的又是什么怪物?”

    众人听了,议论纷纷,莫衷一是,也都说不出个所以然来。

    琳儿只觉后脊梁冰冷,越听越冰凉,吓得躲进梅英夫人怀中。

    天龙握住倩儿的柔荑,搂住她的,轻声问道:“害怕吗?”

    倩儿紧贴他的胸膛,娇羞无语,小手却是冰凉,一张俏脸更是煞白。

    蓦然外面响起齐声尖叫,随之尖叫声又嘎然而止。宛如被人掐断了喉咙一样,愈发令人毛骨悚然。

    群豪争相向外冲去,天龙让梅英四人留在舱里。梅英将吓得乱抖的琳儿推到花容失色却还强作镇定的倩儿怀中,与阿健一齐坚持随天龙冲出舱外。

    但见甲板上一摊血污,嘉树的百名士兵方才还威风凛凛地戒备,此刻却已一眨眼全军覆没。只剩下血肉模糊的几十具残肢断臂,四分五裂,惨不忍睹。内脏脑浆,满甲板都是。

    梅英看得心惊肉跳,直泛酸水。嘉树,耶律齐,田中发现两个躲藏在船舱后面幸存的士兵,却已吓得面容恐怖,脸型扭曲,如同白痴,再也问不出一句话来。

    忽然,站在左甲板的几十个群豪惊声尖叫,仿佛见到了魔鬼一样,迅雷闪电般掷出身上所有武器。又一声炸雷暴吼,那几十人象被巨锤猛击一样直飞过来,已然尽皆毙命。七窍流血,浑身插满了兵器暗器,都如刺猬一般。

    天龙,嘉树,田中,耶律齐等人飞身过去四处查看,真是活见鬼了,凶手踪影皆无。

    天空阴霸密布,颇有乌云压船船欲摧之势。

    梅英忽见几十豪杰直勾勾地瞪着自己,满脸恐惧之极的神色,张口结舌,说不出一句话来。梅英莫名其妙,不知何故,低头打量自己身上也不见异样,更如丈二金刚摸不着头脑。

    天龙等人也顺着方向向梅英夫人望去,天哪!

    那几十人中的河川明广再也抑制不住内心的恐惧,发出一声尖厉的惨叫。一道蓝光从梅英身后飞射,将河川在内的几十人罩住,却是蓝汪汪的粘稠液体,瞬间几十人狂嘶乱嚎,血水直流,骨肉皆化,肉一点点烂掉,身上烂出一个个洞来,片刻之间化为一滩血水,直至将铁甲板腐蚀出一个丈余宽的大洞。

    梅英已影影绰绰地感觉到身后有东西,又目睹了这惨绝人寰的一幕,已是肝胆俱裂。再看众人恐惧而无声地盯着自己身后,天龙更是频使眼色示意她跑过来。可双腿早已不听梅英的使唤,汗流浃背,好奇心驱使她不由自主地慢慢扭头去看,身后到底是什么样的魔兽,如此凶残,惨无人性!

    一双巨大如灯笼的鱼眼正在瞪着她,一张又长又阔的鳄鱼般大口,鲨鱼般的尖利牙齿闪着寒光,内宽外窄如血红长鞭的巨舌颤颤地抖动,顺着舌尖在梅英眼前滴着粘稠的口水。

    梅英血涌上脑,一片空白。那双怪眼寒光闪动,众人急叫:“不好,快闪开!”都飞身来救,却不及那怪物速度快,张开血盆大口径直向梅英咬来,梅英美目一闭,已然软瘫地上,坐以待毙,任其所为。

    眼看着那怪物一口就可将梅英吞下,却听“咔嚓”一声,口中塞进一根碗口粗的宝矛长枪,登时硌断几根利齿。那长长的一端握在天龙手中,分明是他的如意宝矛定海神针。

    那怪物始料未及,看见宝矛更是双目通红,一声惨吼声震海面,船身乱抖。天龙不待有变,挥舞宝矛,搂头砸下,狠狠砸在怪兽头上,惨嚎一声,“扑通”跌入海中。

    展身形舒猿臂,天龙已将梅英夫人搂在怀中。

    上船时近百位豪杰,加上嘉树的兵士将近二百人,如今已然损失大半,六一百八十或立或坐在船舱内,鸦雀无声。众人依然心有余悸,久久不能平静。

    田中毅深出了一口气,问道:“那是条巨大的鳄鱼?”

    耶律齐道:“不象,它有蝙翼,长及四五丈的蝠翼。”

    天龙冒险得逞,暗呼侥幸,脸色却也吓得煞白,道:“恐龙的头,鲨鱼的牙,鳄鱼的身,巨大的蝠翼,是史前巨鳄还是哥斯拉?”

    大竹进道:“还有那条血红长鞭般的舌头,杀死海部,藤田的凶器!”

    “哥斯拉?”嘉树念叨着这个新名词,思忖着说道:“很可能是传说中的南海翼龙!不管是什么了,为今之计,迅速靠岸,逃离这个魔兽的尖牙利爪!”群豪齐声赞同。

    巨舰转舵高速行驶,乘风破浪,远远望见了陆地,众人稍稍松了一口气。

    忽听一声闷响,巨舰剧烈摇晃,船舰震动,簌簌直响。

    “快出去!”天龙携着梅英倩儿琳儿直冲出来,阿健紧紧跟随。

    只听呼喇巨响,船舱坍塌,将十几个尚未来得及逃出的豪杰砸在下面。再看巨舰原地打转,再也前进不了分毫,底舱百名水手恐已九死一生,嘉树急道:“速速放救生艇逃往岸上!”

    巨舰船舷外挂备有十艘救生艇,每只可容纳十人。天龙,梅英,倩儿,琳儿,阿健五人共坐一舟,群豪纷纷解缆,乱作一团,争相逃命。

    呼喇喇似大厦将倾,惊天动地作响,巨舰解体。那魔兽庞大的身躯竟从断舰中间向上拱起,两段残舰,散落海中,慢慢沉没,激起巨大的漩涡。

    天龙宝矛在手,猛撑徐徐下沉的舰身,小舟逃出漩涡。魔兽惊雷般暴吼,左蝠翼如巨斧般砍来,带起滔天巨浪。天龙右脚踹动小舟闪躲这雷霆万钧的一击,宝矛迅如闪电,刺中魔兽脊背,不料脊背尽是角质鳞片,坚硬如铁甲,宝矛竟也刺不进去。魔兽右蝠翼又横怕过来,如若拍实,五人难免粉身碎骨,烂如肉泥。天龙宝矛用力,借力反弹,小舟如离弦之箭一般向陆地飞驰。魔兽怕空,漫天浪花中长舌急射,血红长鞭卷向小舟。天龙横矛而立,眼睁睁看着长鞭差之毫厘,堪堪从舟尾扫过,在魔兽气急败坏震耳欲聋的长嘶怒吼声中,小舟驶上岸边。

    她见天刚站在《静夜思》书法前,嫣然一笑,居然用一口流利的汉语问道:“《静夜思》想必公子一定喜欢了?”她的声音温柔平和,柔美动人,让人听着直有说不出的舒服。

    天刚笑道:“李白先生的诗作我在三、四岁时便已倒背如流了。”

    那美女眼中露出惊异的神情,在木榻上跪坐着摆好小桌茶具,冲天刚微笑示意道:“龙本公子请坐!”

    天刚在她的对面跪坐下,笑着纠正道:“姐姐,我叫天龙,可不是什么龙本公子!”那胖青年也笑呵呵地跪坐桌旁。

    美女一边沏茶,一边用她那又似古人文言,又象鲁豫口音,还算比较流利的汉语娓娓道来:

    天刚无论如何也想不到自己居然穿越时空到了扶桑,也就是古代的日本。这里是静冈(天刚知道这是日本的泰安,中国的泰安有东岳泰山,而静冈有举世闻名的富士山)。

    那美女叫福田雅秀,胖青年是她的弟弟,叫福田平八郎。父母早亡,他们姐弟两人相依为命。(接下来雅秀的话令天刚半信半疑,惊奇不已)

    在扶桑国的世界分为神界、灵异界、人界、魔界四域,而灵异界是能沟通神界的极少数人,(天刚新想这类似广西方宗教中的先知)。雅秀十六岁为神遴选为灵异界,结婚一年的丈夫离奇暴卒,从那以后,远近前来请她占卜求卦驱鬼治病的人络绎不绝,可再也没有男人敢娶她为妻了。

    今年神给雅秀启示:扶桑国将遭亡国灭顶之灾,有龙本太郎从天而降,佩日月七彩玉佩执如意宝矛,救万民于水火,使樱花依然烂漫,雪山依旧巍峨!

    雅秀虽然不知道扶桑何时将要遭受何样的灾难,但却知道神派来的救星就是龙本太郎,因而让弟弟平八郎平时多加留意戴日月玉佩执如意宝矛的人。

    不料,“黑龙帮”很快也从魔界那里得到了消息,这些天活动骤然增多,四处派人搜寻。“黑龙帮”是扶桑第一大帮派,而且是魔界的精英,“十二枭将”令人闻风丧胆,帮主“黑龙”更是见首不见尾,神秘莫测,诡异非常。据平八郎说,今天那个无恶不作的“黑龙帮”恶人正在欺负抢劫他时,不想竟被天刚误打误撞踢死。

    福田平八郎连连点头,呵呵地笑着,冲天刚挑了挑大拇指意思是感谢他的救命之恩。

    天刚见雅秀姐弟俩都盯着自己看,心里直发毛,感觉简直不可思议,他对雅秀解释道:“美女姐姐,我叫天龙,不是什么龙本太郎,也没有什么宝矛,我只会唱歌跳舞打球,我不可能是你们的什么……”可他从她期待的眼神中读出一份信任一份责任,他赶紧转移眼神,看了看平八郎,耸了耸肩,摊了摊手。

    雅秀看他那自然随意潇洒的动作表情,芬心怦然一动,有如鹿撞。

    天刚见他们不信,便站起来拉着平八郎来到院中,雅秀随后跟出。平八郎见天刚拉架式跳跃搏击,明白是要比试比试。随即他被天刚打了两拳,踢了一脚,已然清楚天刚虽然灵巧迅捷,但力道明显不够,很是奇怪天刚是如何一掌两脚打死那“黑龙帮”恶人的。平八郎拼着挨了天刚两拳,伸双手抱住天刚的腰,一个背挎把天刚摔倒在地。他虽然没敢用力,但天刚仍然眼冒金星,好一会儿才爬起来。

    平八郎不明所以地看着姐姐雅秀叽哩咕噜问着什么,雅秀不以为然地过去把天刚扶起来,拍打着天刚身上的尘土,对平八郎说了几句,平八郎若有所悟地点点头。

    雅秀对天刚说道:“你现在还没有得到宝矛,没有日月大神赐与的力量,不要说魔界黑龙帮,就是平八郎你也不一定能打过,所以这些天你一定要听我的话,不可以到处乱走的,直到你得到宝矛!”

    雅秀温柔地安慰着天刚,很自然地用皓腕柔柔荑挽住天刚的胳膊,平八郎笑着嘟囔了一句,雅秀又羞又气地娇嗔着弟弟。

    平八郎走过来揽着天刚的脖子亲热地说了一句话,雅秀愉快地翻译道:“平八郎问你喝酒吗?他今天要请你一醉方休!我们静冈自古出美酒,平八郎平时就给京都的达观贵人送酒。”

    天刚一笑,刚要答话,就听院外由远及近传来一阵嘈杂人声。平八郎闪身到门侧向外观看,扭头冲姐姐摆摆手急急说了一句。雅秀面色大变,交代了弟弟一句,然后拉着天刚匆匆进屋,穿过两道推拉门,在里间墙壁上一扭一推,出现一道暗门,木质花纹和墙壁十分吻合,非常隐蔽很难发现。雅秀拉着天刚躲了进去,把暗门恢复原位,密室一片漆黑,十分狭小,靠顶端有三个很小的通气孔。

    两人挤在一起,天刚感觉雅秀的脸趴在自己的脖颈外,吐气如兰,从她的头发、衣服散发出淡淡幽香,熏得天刚心神惧醉,他情不自禁搂抱住雅秀柔软的腰肢,雅秀一颤,酥软在他宽阔的怀抱中。天刚感受着雅秀的玲珑丰润的娇躯,觉得自己的脸变得滚烫,他在学校虽然也曾和女友晓丹拥抱亲热,却无论如何想不到会在一个日本的密室内里紧紧搂抱一个日本的美女,而且还是一个大自己几岁的灵异界美女姐姐。

    天刚闻着雅秀吐气如蓝的芬芳,忍不住紧紧搂抱住她的娇躯。看着她娇羞无比粉面绯红地几乎低头埋进他的胸膛里面,他更加肆无忌惮,双手搂抱住她丰腴滚圆的股瓣抚摩着着,高涨得隔着粉红绣花和服顶在她的丝腿之间摩擦着。此刻被他如此亲密地搂抱在怀抱里,被他的色手如此抚摩,雅秀清晰感觉到一种酸溜溜麻酥酥的感觉传遍全身,她几乎浑身酥软,站立不住,全靠他的色手把握住她的美股才勉强依靠在他的怀抱之中。

    此时,他们清楚听到许多人破门而入在里屋转悠了一圈砸碎一些东西返身出屋,平八郎争执的声音然后一声惨叫,天刚一下子热血涌上了头,雅秀死死搂住不让他出去,他听到雅秀压抑的抽泣声,他伸手去擦她的泪,却被她一口咬住右手,狠狠地咬住,眼泪却象断了线的珍珠滴在天刚手背上。

    外面恢复了寂静,两人冲了出来,屋里一片狼籍,院里一滩血迹,一块布头,平八郎却已不见踪影。雅秀两眼含泪地看着天刚,天刚搂了搂她的香肩,蹲捡起布头看了看,又看了看那滩血迹,别忘了他老爸可是刑警队长,看着这一幕天刚才发觉这是这段时间他第一次想起了自己的父母。

    他柔声对雅秀说道:“平八郎没有死,布头是他袖子上的,应该是他争执反抗,被恶人用兵器砍伤手臂,流血不多,人又被带走了,这样看来,平八郎受了点伤但暂时没有生命危险!”

    雅秀语气充满仇恨地吐出三个字:“黑龙帮”!

    天刚知道自己已经无法摆脱这个恶魔组织的纠缠,平八郎因自己而得救,又因自己被抓走,生死未卜,天刚双手按在雅秀的肩上,看着她认真地说:“秀姐,相信我,我一定会把平八郎救出来的!”雅秀的泪水再也忍不住潸然而下,她扑进他的怀里,天刚只能紧紧地搂住她,任她哭个痛快。

    雅秀拿出平八郎的一身衣服给天刚穿上,带他到了村落深处的一户大宅院,这里住的是老族长福田寿光。天刚注意到正堂墙上赫然也挂着李白的《静夜思》,那位高大健壮,不怒而威的老人,听了雅秀的介绍,眼神闪动,打量着天刚的外貌,连连点头,声如洪钟道:“来自天朝上邦,果然气宇不凡!”居然一口纯正的汉语,老人十分激动,竟用力拍了拍天刚的肩膀,抱了抱他。

    老人说道:“我们其实也是炎黄后裔,始皇帝年间,先祖奉命东渡。”

    天刚脑际一闪,脱口而出:“莫非是徐福公?”

    老人惊喜:“公子齿及正是先祖,至我辈已传十六代,盛唐年间曾祖曾随遣唐使归国返乡,每逢祭祀必西向望乡,因而家家户户均挂太白先生《静夜思》一首以表思乡之意。”

    原来福田家族竟是秦始皇年间率五百童男童女赴蓬莱仙岛寻不老长生神药的徐福的后裔,不仅天刚意想不到,雅秀也是初次听闻家族秘密,又惊又喜。

    寿光老人神情转为黯然道:“扶桑有难,不知何如?公子既是有缘人,当勉力为之。黑龙帮心狠手辣,势力遍及南北,连慕府也惧它几分,老朽不堪重任,你们一路小心,我派八名家将武士护送,虽无万夫不挡之勇,或可助二位一臂之力。”

    一行十骑快马飞驰,尘土飞扬。

    天刚不会骑马,只好与雅秀共乘一骑,四名武士在前,四名殿后护送,一路东去。开始是提心吊胆,风餐露宿,不料一路平安连黑龙帮半个人影也不见,眼见离富士山越来越近,众人渐渐放下心来。

    俩人共乘一骑,雅秀初时并未在意,直至因快马急行而倒入天龙怀抱之中方才发觉暧昧之处:因马鞍狭窄,灵异美女只得紧紧的依偎在天龙怀中,起伏颠簸之中二人不免肢体相接,天龙因心情急切倒并未怎么在意,而雅秀却只觉天龙胸前一片火热,热流隔衣导入灵异美女体内,冲击着她微荡的情海,最后化为缕缕红霞布满了佳人玉脸。

    灵异美女芳心羞涩不已,娇躯微颤,十指紧张的抓住了天龙衣襟,低垂的眼帘悄悄开启,偷偷往上瞟了天龙一眼;瞬息之间,就在这一刹那,灵异美女神秘的心扉悄然开启,原本微荡的情海猛然荡起了无尽涟漪的波纹。

    只见天龙双目炯炯有神的直视前方,鬓角的黑发迎风飘动,挺拔的身形尽显男儿豪迈气概,浓烈的男子汉阳刚气息不停的钻入灵异美女心海之中,熏得雅秀芳心翻滚,陌生的感觉一掠而现,在灵异美女心间盘旋不休。

    “有记载的魔兽还有南海冀龙,紫霞云螭,却不知这有着血红长鞭的又是什么怪物?”

    众人听了,议论纷纷,莫衷一是,也都说不出个所以然来。

    琳儿只觉后脊梁冰冷,越听越冰凉,吓得躲进梅英夫人怀中。

    天龙握住倩儿的柔荑,搂住她的,轻声问道:“害怕吗?”

    倩儿紧贴他的胸膛,娇羞无语,小手却是冰凉,一张俏脸更是煞白。

    蓦然外面响起齐声尖叫,随之尖叫声又嘎然而止。宛如被人掐断了喉咙一样,愈发令人毛骨悚然。

    (星号后面此处抵消河蟹,为了方便您的阅读,请把订阅记录截图发到作者QQ邮箱,换取合集方便阅读,请把您的所有鲜花都投给我吧!谢谢了!!)冠盟小说网 ,最快更新本书最新章节,清爽无弹窗,希望大家可以喜欢。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