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万书网 > 都市偷心龙爪手 > 第一百五十五章 甜甜幸福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万书网] https://www.65ws.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第2章第一卷毕业归来]

    第159节第一百五十五章甜甜幸福

    天龙感觉浑身上下充满了力量,飞身腾空,大力灌篮。

    可是,篮球突然不见了,而他的巴掌却重重地掴在了一个人的头上,双脚不由自主地狠狠踢在一个人的胸口,然后稳稳地落在地上,那人惨叫一声飞出老远。

    天龙慌忙跑过去想扶起那个人,却发现那人头上挽着发缵,身穿黑色袍服,络腮胡子,却是怒目圆睁,嘴角,身体抽搐,眼见不能活了。

    “喂!老兄,不会这么夸张吧?”天龙实在不敢相信自己居然打篮球打死了人。

    他这才注意到自己的脚下已经不是学校的灯光球场,而是绿茵茵的草地,四周熟悉亲切的同学一眨眼全都不见了,自己一瞬间仿佛到了一个陌生的世界。

    天上日食即将结束,阳光依旧灿烂,天空是那么的蔚蓝清澈,云彩是那么的洁白无暇,这是哪儿呀?

    天龙发觉身旁还有人,猛然转身,不远处一个青年男子正目瞪口呆地盯着自己看,头上也挽了一个发缵,衣袍宽松,袖子肥大,胖嘟嘟的嘴巴张开了半天合不上,一脸不敢相信的神情,他跪在地上,双手高举,叽里咕噜的说着什么。

    天龙走到他的面前,见他白白胖胖的,一脸虔诚敬他为神的表情。

    天龙伸手把他拉了起来,笑着问道:“喂,胖哥,这身穿着打扮,不会是在拍电影吧?拍《最后的武士》吗?”

    那胖青年摇了摇圆圆的脑袋,好像听不懂天龙在说什么,突然他用手指着天龙胸前的玉佩,两眼瞪得如同鱼丸似的,叽里咕噜地连说带比划,弄得天龙一头雾水。

    胖青年见天龙也听不懂,急得抓耳挠腮的。突然想起来什么似的,指了指东面,然后伸出胖乎乎的手拉着天龙就一路小跑。

    “喂,老兄,干什么呀?”天龙见他似乎没有什么恶意,也就跟着他一路跑去。

    蓝天,白云,绿树,碧草,一个头挽发缵身穿袍服的古装男子拉着一个秀发飘逸穿着球衣短裤运动鞋的时尚男孩在画面里奔跑,这一场景令天龙感觉如在梦中。

    除了这条林道,眼前出现一片村落。古朴的建筑,木质的架构,风格别样,错落有致。

    胖青年拉着天龙走进一个宅院,嘴里喊叫着,然后拉开雕花木门,请天龙进去。他做个手势,示意稍等,又拉开一道推拉门进了里间。

    天龙打量着屋内摆设,迎面墙上醒目地挂着书法条幅:床前明月光,疑是地上霜,举头望明月,低头思故乡。——唐李太白

    其他珠贝玳瑁,奇花异草,古色古香,整齐雅致。屋内并没有椅凳,只有一个木榻,几块跪垫。天龙愈发摸不着头脑:这段时间韩流日盛,韩剧看得太多,莫非自己做梦到了韩国?

    推开门,胖青年走了出来,随后跟出一个女人。“哇噻,藤原纪香!”

    只见她体态轻盈,身形高挑,曲线曼妙,莲步款款,袅袅娜娜,摇曳生姿。她的脸容隐藏在一块柔软的白纱下,看不清她的模样,但裸露在外面的却润如温玉。黛眉弯弯,一双眼睛明媚秀长,晶莹妩媚,明眸中投射着清澈怡静的柔光。乌黑的秀发挽成了高高的云状发髻,用一根木簪绾住,简洁脱俗。天鹅般优美的脖子,有种难以形容的优雅风姿。

    肩若刀削,蛮腰纤细动人,酥乳。身穿黑色绣花和服,典型的一个日本美女,更映衬出她那如雪赛霜的白嫩和圣洁端庄的迷人高雅气质。

    她那双温柔似水的眼睛在白纱后面看着天龙眨了两下,天龙感觉自己的心也已经被她看透一般。

    她见天龙站在《静夜思》书法前,嫣然一笑,居然用一口流利的汉语问道:“《静夜思》想必公子一定喜欢了?”她的声音温柔平和,柔美动人,让人听着直有说不出的舒服。

    天龙笑道:“李白先生的诗作我在三、四岁时便已倒背如流了

    那美女眼中露出惊异的神情,在木榻上跪坐着摆好小桌茶具,冲天龙微笑示意道:“龙本公子请坐!”

    天龙在她的对面跪坐下,笑着纠正道:“姐姐,我叫天龙,可不是什么龙本公子!”那胖青年也笑呵呵地跪坐桌旁。

    美女一边沏茶,一边用她那又似古人文言,又象鲁豫口音,还算比较流利的汉语娓娓道来:

    天龙无论如何也想不到自己居然穿越时空到了扶桑,也就是古代的日本。这里是静冈(天龙知道这是日本的泰安,中国的泰安有东岳泰山,而静冈有举世闻名的富士山)。

    那美女叫福田雅秀,胖青年是她的弟弟,叫福田平八郎。父母早亡,他们姐弟两人相依为命。(接下来雅秀的话令天龙半信半疑,惊奇不已)

    在扶桑国的世界分为神界、灵异界、人界、魔界四域,而灵异界是能沟通神界的极少数人,(天龙新想这类似广西方宗教中的先知)。雅秀十六岁为神遴选为灵异界,结婚一年的丈夫离奇暴卒,从那以后,远近前来请她占卜求卦驱鬼治病的人络绎不绝,可再也没有男人敢娶她为妻了。

    今年神给雅秀启示:扶桑国将遭亡国灭顶之灾,有龙本太郎从天而降,佩日月七彩玉佩执如意宝矛,救万民于水火,使樱花依然烂漫,雪山依旧巍峨!

    雅秀虽然不知道扶桑何时将要遭受何样的灾难,但却知道神派来的救星就是龙本太郎,因而让弟弟平八郎平时多加留意戴日月玉佩执如意宝矛的人。

    不料,“黑龙帮”很快也从魔界那里得到了消息,这些天活动骤然增多,四处派人搜寻。“黑龙帮”是扶桑第一大帮派,而且是魔界的精英,“十二枭将”令人闻风丧胆,帮主“黑龙”更是见首不见尾,神秘莫测,诡异非常。据平八郎说,今天那个无恶不作的“黑龙帮”恶人正在欺负抢劫他时,不想竟被天龙误打误撞踢死。

    福田平八郎连连点头,呵呵地笑着,冲天龙挑了挑大拇指意思是感谢他的救命之恩。

    天龙见雅秀姐弟俩都盯着自己看,心里直发毛,感觉简直不可思议,他对雅秀解释道:“美女姐姐,我叫天龙,不是什么龙本太郎,也没有什么宝矛,我只会唱歌跳舞打球,我不可能是你们的什么……”可他从她期待的眼神中读出一份信任一份责任,他赶紧转移眼神,看了看平八郎,耸了耸肩,摊了摊手。

    雅秀看他那自然随意潇洒的动作表情,芬心怦然一动,有如鹿撞。

    天龙见他们不信,便站起来拉着平八郎来到院中,雅秀随后跟出。平八郎见天龙拉架式跳跃搏击,明白是要比试比试。随即他被天龙打了两拳,踢了一脚,已然清楚天龙虽然灵巧迅捷,但力道明显不够,很是奇怪天龙是如何一掌两脚打死那“黑龙帮”恶人的。平八郎拼着挨了天龙两拳,伸双手抱住天龙的腰,一个背挎把天龙摔倒在地。他虽然没敢用力,但天龙仍然眼冒金星,好一会儿才爬起来。

    平八郎不明所以地看着姐姐雅秀叽哩咕噜问着什么,雅秀不以为然地过去把天龙扶起来,拍打着天龙身上的尘土,对平八郎说了几句,平八郎若有所悟地点点头。

    雅秀对天龙说道:“你现在还没有得到宝矛,没有日月大神赐与的力量,不要说魔界黑龙帮,就是平八郎你也不一定能打过,所以这些天你一定要听我的话,不可以到处乱走的,直到你得到宝矛!”

    雅秀温柔地安慰着天龙,很自然地用皓腕柔柔荑挽住天龙的胳膊,平八郎笑着嘟囔了一句,雅秀又羞又气地娇嗔着弟弟。

    平八郎走过来揽着天龙的脖子亲热地说了一句话,雅秀愉快地翻译道:“平八郎问你喝酒吗?他今天要请你一醉方休!我们静冈自古出美酒,平八郎平时就给京都的达观贵人送酒

    天龙一笑,刚要答话,就听院外由远及近传来一阵嘈杂人声。平八郎闪身到门侧向外观看,扭头冲姐姐摆摆手急急说了一句。雅秀面色大变,交代了弟弟一句,然后拉着天龙匆匆进屋,穿过两道推拉门,在里间墙壁上一扭一推,出现一道暗门,木质花纹和墙壁十分吻合,非常隐蔽很难发现。雅秀拉着天龙躲了进去,把暗门恢复原位,密室一片漆黑,十分狭小,靠顶端有三个很小的通气孔。

    两人挤在一起,天龙感觉雅秀的脸趴在自己的脖颈外,吐气如兰,从她的头发、衣服散发出淡淡幽香,熏得天龙心神惧醉,他情不自禁搂抱住雅秀柔软的腰肢,雅秀一颤,酥软在他宽阔的怀抱中。天龙感受着雅秀的玲珑丰润的娇躯,觉得自己的脸变得滚烫,他在学校虽然也曾和女友晓丹拥抱亲热,却无论如何想不到会在一个日本的密室内里紧紧搂抱一个日本的美女,而且还是一个大自己几岁的灵异界美女姐姐。

    天龙闻着雅秀吐气如蓝的芬芳,忍不住紧紧搂抱住她的娇躯。看着她娇羞无比粉面绯红地几乎低头埋进他的胸膛里面,他更加肆无忌惮,双手搂抱住她滚圆的股瓣抚摩着着,高涨得隔着粉红绣花和服顶在她的丝腿之间摩擦着。此刻被他如此亲密地搂抱在怀抱里,被他的色手如此抚摩,雅秀清晰感觉到一种酸溜溜麻酥酥的感觉传遍全身,她几乎浑身酥软,站立不住,全靠他的色手把握住她的美股才勉强依靠在他的怀抱之中。

    此时,他们清楚听到许多人破门而入在里屋转悠了一圈砸碎一些东西返身出屋,平八郎争执的声音然后一声惨叫,天龙一下子热血涌上了头,雅秀死死搂住不让他出去,他听到雅秀压抑的抽泣声,他伸手去擦她的泪,却被她一口咬住右手,狠狠地咬住,眼泪却象断了线的珍珠滴在天龙手背上。

    外面恢复了寂静,两人冲了出来,屋里一片狼籍,院里一滩血迹,一块布头,平八郎却已不见踪影。雅秀两眼含泪地看着天龙,天龙搂了搂她的香肩,蹲捡起布头看了看,又看了看那滩血迹,别忘了他老爸可是刑警队长,看着这一幕天龙才发觉这是这段时间他第一次想起了自己的父母。

    他柔声对雅秀说道:“平八郎没有死,布头是他袖子上的,应该是他争执反抗,被恶人用兵器砍伤手臂,流血不多,人又被带走了,这样看来,平八郎受了点伤但暂时没有生命危险!”

    雅秀语气充满仇恨地吐出三个字:“黑龙帮”!

    天龙知道自己已经无法摆脱这个恶魔组织的纠缠,平八郎因自己而得救,又因自己被抓走,生死未卜,天龙双手按在雅秀的肩上,看着她认真地说:“秀姐,相信我,我一定会把平八郎救出来的!”雅秀的泪水再也忍不住潸然而下,她扑进他的怀里,天龙只能紧紧地搂住她,任她哭个痛快。

    雅秀拿出平八郎的一身衣服给天龙穿上,带他到了村落深处的一户大宅院,这里住的是老族长福田寿光。天龙注意到正堂墙上赫然也挂着李白的《静夜思》,那位高大健壮,不怒而威的老人,听了雅秀的介绍,眼神闪动,打量着天龙的外貌,连连点头,声如洪钟道:“天朝上邦,果然气宇不凡!”居然一口纯正的汉语,老人十分激动,竟用力拍了拍天龙的肩膀,抱了抱他。

    老人说道:“我们其实也是炎黄后裔,始皇帝年间,先祖奉命东渡

    天龙脑际一闪,脱口而出:“莫非是徐福公?”

    老人惊喜:“公子齿及正是先祖,至我辈已传十六代,盛唐年间曾祖曾随遣唐使归国返乡,每逢祭祀必西向望乡,因而家家户户均挂太白先生《静夜思》一首以表思乡之意

    原来福田家族竟是秦始皇年间率五百童男童女赴蓬莱仙岛寻不老长生神药的徐福的后裔,不仅天龙意想不到,雅秀也是初次听闻家族秘密,又惊又喜。

    (星号后面此处抵消河蟹,为了方便您的阅读,请把订阅记录截图发到作者QQ邮箱,换取合集方便阅读!)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