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万书网 > 都市偷心龙爪手 > 第一百五十二章 心思微妙

第一百五十二章 心思微妙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万书网] https://www.65ws.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第156节??第一百五十二章 心思微妙

    但真要考虑离婚,则无异于断臂割腕。尤其,他们之间还有着小表妹这个无法割舍的牵挂。每每馨茹姑妈横下心来和姑父提出离婚要求时,姑父陆子谦就总是低眉顺眼地认错,还指天指地地作出要痛改前非的样子,并用小表妹来软化馨茹姑妈。

    而最近一次矛盾激化,恰好是在他初三最后一个学期的时候。大概几个月前,馨茹姑妈发现姑父陆子谦又一次欺骗了她,于是万分愤怒,坚决要同姑父了断关系。姑父呢,自然是老调重弹,极力呵哄,就这么拖着、赖着,死活不离。

    本来,馨茹姑妈是可以申请强制离婚的,但姑父陆子谦知道她心软,所以故技重施,用小表妹的血脉关系不断软化她。加之姑父意识到这次馨茹姑妈的爆发不同于以往,因此近几个月来,姑父倒是收敛了许多,似乎是痛下决心要改过。

    因了这些千丝万缕的纠缠,馨茹姑妈心情很乱,不知道该不该再给姑父机会。她温婉的性格使她在做这个重大决定时,显得优柔寡断。于是,在这个假期,才极力地要求妈妈赶紧到她家,好让妈妈帮她拿拿主意。

    并且,由于多年不在一起,馨茹姑妈也想看看小时候那个腼腆,却又淘气的、让她又疼又爱的侄儿天龙。

    因为已经有了孩子,而且姑父陆子谦和馨茹姑妈毕竟还是很有感情基础的,所以,这种事当然是主和不主离。妈妈林徽音也只能是劝馨茹姑妈慎重,并列举了姑父陆子谦的很多优点,让馨茹姑妈再给他一次机会。

    由于妈妈林徽音年纪较大,是馨茹姑妈一直很依赖的嫂子,即使妈妈林徽音和爸爸梁儒康离婚后,馨茹姑妈仍然把妈妈当做亲嫂子,所以她向来很服妈妈的规劝,最后,自然是同意了妈妈的建议。

    林天龙在隔间静静地听着事情的来龙去脉,心中百感交集。

    林天龙想起了温柔的馨茹姑妈在他小的时候,将他如掌上明珠般,捧在掌心百般呵护的往事,想起了亲戚们对馨茹姑妈的关怀、疼爱……又对比如今忍辱负重、欲诉无门的馨茹姑妈,不明白老天怎么忍心让如此温婉、善良的人饱受折磨。

    对于大人之间的事情,林天龙自然无从插手,也帮不上什么忙,因此,只有在心里默默地暗自为馨茹姑妈祈祷。就这样,整个晚上,他的心绪也随着馨茹姑妈的哀怨、凄楚,在她不断的长吁短叹中起起落落、辗转反侧……

    不自禁地,心中就泛起了异样的感伤,胸中那个最软的地方,仿佛被忧郁的指尖轻轻撩动着,激起柔柔的涟漪……

    迷迷糊糊地,他怀着少年维特般的哀愁,思绪渐行渐远……

    第二天一早,馨茹姑妈和姑父陆子谦都要上班,姑父特地起了大早来接大家去吃早点。

    林天龙历来放假爱睡懒觉,加之昨晚未睡踏实,因此就赖着床,不肯起身。

    妈妈了解他的习性,拿他没法,而馨茹姑妈则是心疼他。于是,大人们就由着他继续睡。

    在林天龙半梦半醒的时候,忽然,门被推开了。

    他眼睛还没睁开,但立刻就意识到是馨茹姑妈。因为她推开门时,似乎没有料到他还在睡觉,因此发出了讶异的轻微惊呼。而且,她身体散发出来的那种体香,是他昨天才回味过的。

    对这突如其来的状况,为避免尴尬,林天龙就装做还睡得很熟的样子,而这,是他向来的本事。

    平时在家睡觉,如果他不想起床,等妈妈林徽音来催他时,他会控制自己发出很均匀、且略显粗重的呼吸,并将面部表情控制得很安详。这其实并不奇怪,只要看过别人熟睡的样子,有点天赋的人,估计都能学得很象。

    林天龙的表演骗过了馨茹姑妈,她开始放心地打开衣柜,发出拿衣服的声响。

    林天龙把眼眯开一条缝,想看看她究竟干什么。

    馨茹姑妈背对着他,在衣柜里翻着衣服,他注意到馨茹姑妈穿着一身套装。

    林天龙马上意识到馨茹姑妈是回来换衣服的。因为昨天的天气有些凉,虽然是夏天,但馨茹姑妈却穿得有些严实。而今天,天空显然是放晴了,从窗户照进来的阳光,已经让他感受到了夏日的日头。

    从太阳射进窗户的角度估计,现在应该是10点多钟了。如果是在家里,这个时间远远达不到他赖床的记录,但,这毕竟是在馨茹姑妈家做客啊。

    林天龙开始有些对自己的坏习惯感到自责。

    他只有继续装睡。

    但忽然,馨茹姑妈美好的散发出来的女人香味浓烈起来,林天龙凭意识知道,馨茹姑妈一定是以为他真的睡得很沉,因此很放心地在小隔间里换起了衣服。

    林天龙的心激烈地跳动起来,犹如小鹿乱撞,脑海中快速而朦胧地闪过馨茹姑妈时可能出现的各种曼妙身姿。

    他忍不住再次眯起眼睛,映入眼帘的一幕几乎让他窒息!

    馨茹姑妈已脱完了上衣,着上身背对着他正弯腰脱着长裤。由于林天龙是在她的左后斜侧方,因此,透过她面前大大的穿衣镜,她的**一览无余地呈现在了他的面前。当她弯腰时,微卷的长发半掩住了她姣好的面容,而长发的末梢则将将垂及。

    馨茹姑妈先弯腰将右腿脱出,然后右腿支地,手扶着衣柜,立起身来很优雅地向左侧轻转过她的粉颈,臻首微垂,左手从后曲起的左脚末端将取了下来。她立起身时仍是侧背着他,一双高乳受重力的影响略略有些下垂,随着她身体的动作很有弹性地微微上下跳动。

    林天龙虽然不是第一次见到女人的身体,但却是第一次见到近亲长辈的**,虽然从小对大伯母婶婶姨妈等成熟女性都有着美丽的憧憬,现在面对馨茹姑妈如此美艳、妩媚的少妇,那曼妙、含春的,林天龙的确是喜出望外。

    馨茹姑妈优雅的身姿和举手投足的风韵使得他口干舌燥,林天龙明显感到了下体的宝贝在宽松的裤衩里强烈地勃动!而勃动引起的抽搐使得他全身酥麻!

    他禁不住就发出了!

    立刻,林天龙意识到大事不妙!急中生智,趁馨茹姑妈还没来得及转头的瞬间,他紧闭双眼,装作梦魇的样子把眉头紧缩,面部作出痛苦的表情,嘴里含混地喃喃语道:“疼!拉我一下,姑妈!”

    本来,林天龙是想装作梦见自己睡在长凳上跌落下地的状态(小时候他经常做这样的梦),然后向妈妈求助的情形。但糟糕的是,他在应该喊“妈妈”的那一瞬间,竟然阴差阳错地喊出了“姑妈!”

    林天龙只有将错就错,继续演下去。他知道他辣的脸颊肯定因为发烧已变得通红,但梦魇时紧张也会这样,所以,这倒不是他担心的问题。

    林天龙开始假装象在梦境里被大人安抚时,慢慢驱散了恐惧那样,用粗重且突然、而后慢慢均匀的鼻息,表现着自己在梦里的情绪。同时,配合着呼吸,他的面部表情从痛苦到逐渐安详,最后,象个熟睡的孩子。

    馨茹姑妈开始肯定是被侄儿天龙吓着了,因为在他刚发出后闭眼那一瞬间,她一激灵,在转头的同时,有一个用衣物遮住的动作。

    林天龙一定是装得很象,所以在他继续假装梦魇的过程中,馨茹姑妈一直没出声。他知道她肯定是在仔细地观察着他,以确定他的真实状态。到他这个过程表演结束的时候,馨茹姑妈轻笑出了声。

    林天龙知道,他成功了。

    接下来,在“悉悉秫秫”的声响中,惊魂未定的馨茹姑妈加快了换衣的节奏。

    “天龙,天龙!”

    待馨茹姑妈整理好仪容后,她试探性地轻唤了两声。

    林天龙停顿了两、三秒钟,装作梦中被打扰的样子微微地侧动了一体,嘴里作出轻轻咀嚼的动作,还故意发出“吧唧吧唧”的咂嘴声。

    馨茹姑妈轻轻地长出了一口气,又“噗嗤”地笑出了声。

    林天龙以为事情到这里,馨茹姑妈会安心地上班去了。但过了好一会儿,却无半点声息。

    就在他暗自纳闷时,忽然闻到了那股熟悉的女人香味,在迅速地向他逼近!

    而且一股带着沁人芳香的鼻息浸润了他的呼吸,在林天龙还没来得及作出反应之前,馨茹姑妈湿润、柔软的带着火烫的温度,轻轻地在他嘴唇上吻了一下!

    “嗯!姑妈!”

    林天龙猝不及防,被这突如其来的状况打乱了阵脚,所有的伪装全部穿帮,嘴里渴望而又羞涩地呢喃道,紧闭的双眼立刻睁开了。

    馨茹姑妈在亲吻他的后,刚想抽离,却被他吓得怔住了,因此俯身惊讶地看着他。

    这样,她丰腴的在刚换好的宽松长袖T恤里纤毫毕现。并且,因为他被子盖得较低,她的就轻轻软软地隔着T恤搁在林天龙裸露的胸膛上,在他眼前咫尺之间。她火热的体温通过融化了他的胸膛,间那道深深的把他魂都勾走了。

    ****

    天龙感觉浑身上下充满了力量,飞身腾空,大力灌篮。

    可是,篮球突然不见了,而他的巴掌却重重地掴在了一个人的头上,双脚不由自主地狠狠踢在一个人的胸口,然后稳稳地落在地上,那人惨叫一声飞出老远。

    天龙慌忙跑过去想扶起那个人,却发现那人头上挽着发缵,身穿黑色袍服,络腮胡子,却是怒目圆睁,嘴角,身体抽搐,眼见不能活了。

    “喂!老兄,不会这么夸张吧?”天龙实在不敢相信自己居然打篮球打死了人。

    他这才注意到自己的脚下已经不是学校的灯光球场,而是绿茵茵的草地,四周熟悉亲切的同学一眨眼全都不见了,自己一瞬间仿佛到了一个陌生的世界。

    天上日食即将结束,阳光依旧灿烂,天空是那么的蔚蓝清澈,云彩是那么的洁白无暇,这是哪儿呀?

    天龙发觉身旁还有人,猛然转身,不远处一个青年男子正目瞪口呆地盯着自己看,头上也挽了一个发缵,衣袍宽松,袖子肥大,胖嘟嘟的嘴巴张开了半天合不上,一脸不敢相信的神情,他跪在地上,双手高举,叽里咕噜的说着什么。

    天龙走到他的面前,见他白白胖胖的,一脸虔诚敬他为神的表情。

    天龙伸手把他拉了起来,笑着问道:“喂,胖哥,这身穿着打扮,不会是在拍电影吧?拍《最后的武士》吗?”

    那胖青年摇了摇圆圆的脑袋,好像听不懂天龙在说什么,突然他用手指着天龙胸前的玉佩,两眼瞪得如同鱼丸似的,叽里咕噜地连说带比划,弄得天龙一头雾水。

    胖青年见天龙也听不懂,急得抓耳挠腮的。突然想起来什么似的,指了指东面,然后伸出胖乎乎的手拉着天龙就一路小跑。

    “喂,老兄,干什么呀?”天龙见他似乎没有什么恶意,也就跟着他一路跑去。

    蓝天,白云,绿树,碧草,一个头挽发缵身穿袍服的古装男子拉着一个秀发飘逸穿着球衣短裤运动鞋的时尚男孩在画面里奔跑,这一场景令天龙感觉如在梦中。

    除了这条林道,眼前出现一片村落。古朴的建筑,木质的架构,风格别样,错落有致。

    胖青年拉着天龙走进一个宅院,嘴里喊叫着,然后拉开雕花木门,请天龙进去。他做个手势,示意稍等,又拉开一道推拉门进了里间。

    天龙打量着屋内摆设,迎面墙上醒目地挂着书法条幅:床前明月光,疑是地上霜,举头望明月,低头思故乡。——唐李太白

    其他珠贝玳瑁,奇花异草,古色古香,整齐雅致。屋内并没有椅凳,只有一个木榻,几块跪垫。天龙愈发摸不着头脑:这段时间韩流日盛,韩剧看得太多,莫非自己做梦到了韩国?

    推开门,胖青年走了出来,随后跟出一个女人。“哇噻,藤原纪香!”

    只见她体态轻盈,身形高挑,曲线曼妙,莲步款款,袅袅娜娜,摇曳生姿。她的脸容隐藏在一块柔软的白纱下,看不清她的模样,但裸露在外面的却润如温玉。黛眉弯弯,一双眼睛明媚秀长,晶莹妩媚,明眸中投射着清澈怡静的柔光。乌黑的秀发挽成了高高的云状发髻,用一根木簪绾住,简洁脱俗。天鹅般优美的脖子,有种难以形容的优雅风姿。

    肩若刀削,蛮腰纤细动人,。身穿黑色绣花和服,典型的一个日本美女,更映衬出她那如雪赛霜的白嫩和圣洁端庄的迷人高雅气质。冠盟小说网 ,最快更新本书最新章节,清爽无弹窗,希望大家可以喜欢。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