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万书网 > 都市偷心龙爪手 > 第一百四十四章 天龙柔佳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万书网] https://www.65ws.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第148节??第一百四十四章 天龙柔佳

    林天龙殷勤的带领闵柔佳找了张桌子,礼貌地拉开椅子让她坐下。他柔顺地等她坐好,紧接着弯身从背后在她耳边征询她的同意,他说他今天也是单独一人来参加这场结婚喜宴,希望有这个荣性能能获得她的同意做他今夜的舞伴。

    虽然看年龄还只是个大男孩,但是林天龙的翩翩君子风度、令人舒爽的穿着,尤其是在他伟岸身材的吸引下,闵柔佳不太可能去拒绝,去将这种呵宠的温柔拒绝在外的,更何况今夜她也是孤单一人,在这里又没有其他所熟悉的男伴可以让她依藉。

    于是闵柔佳面露笑容地回答他说:“这样很好。”

    临出门前的那通电话,婆婆曹白凤和老公孟彪不也都是交代她,叫她好好地、和悦地与林天龙相处吗?

    这种场合,老公孟彪不能亲自招待他的世交好友,要由闵柔佳这做妻子代表他来款待朋友,她这样接受林天龙的邀请,做他的舞伴、做他的女伴,不是刚好正合乎婆婆和老公的意思吗……!

    林天龙很自然地走侍者那里取过两杯艳红色的鸡尾酒将其中的一杯放在她的前面,然后坐在小酒桌的另一端。

    当他坐下之后,闵柔佳为了不影响过往的宾客与一直忙碌穿梭的侍者通行,于是稍稍将椅子往前靠,弯着上身把位子调整一下,整理整理裙摆然后坐好。

    开着车前来赴宴的途中,闵柔佳模拟过在宴会场合的举止,避免这种穿着造成外泄,因而造成与人一种的低俗感觉所以,这时候她紧夹双腿背靠着椅子……

    在闵柔佳做这种细微的调整动作时,女性直觉的第六感告诉她,一道灼热的辐射在碰触她的上缘……,而她身体与心理相对应的是——的颤抖与耳根的。

    毕竟,平日保守的她,在面临这种关注的目光时,这是一种害羞又自然的反应。

    身体上的微妙变化,多半是受自己整日期待的心情所影响,而有一些则是来自这个环境的气氛与酒精所酝酿的结果。

    筵席中,美妙的旋律衬托之下,他们两人娓娓而谈,谈着她与孟彪两人的种种,林天龙也说到他这两天发生的事情。说到女友的时候,他也欲擒故纵地羨慕地说到他们夫妻是多么的幸运与幸福……

    当林天龙羨慕地赞许他们夫妻幸福的同时,闵柔佳鬼使神差地也概略的说出了她与孟彪两人所面临的遗憾,隐约说出了他们有关怀孕、受胎方面的一些不如意,也就是她昨天早晨去炎都市观音庙烧香求子的原因所在。

    林天龙不愧是个医学心理高手、是个受女性欢迎的大男孩。在他们两人一面喝着鸡尾酒一面聊天的时候,他总是很巧妙地将话题兜在他们夫妻的题材之上,他又能够勾起闵柔佳一吐为尽的。

    于是,谈着谈着,闵柔佳也将原本他们夫妻今晚所期待的约会、以及这些不期的变化种种,与稍后她将会提早离席去实行他们夫妻的原定计画……,那个她与孟彪已经期待了六个星期的约定都告诉了他。

    事后闵柔佳发觉是自己透露了太多自己的私密,将他们夫妻间的私密情事告诉林天龙多,让他知道她内心当时正在期盼着些甚么,知道她已经有六周没有……

    这或许就是他一招电疗膏药就能挽救濒临关门的小诊所起死回生的原因,不仅有着高超的医术,更有着深知人心的心理学。能够让对方倾吐,能够由倾听中了解对方,进而抓住最适当的时机,采取最有效的行动,达成自己的目的。

    随后林天龙又说到,他自己也认为是该促进自己家族与孟家重修旧好,毕竟过去的事情已经过去,他父母也早已释怀。

    虽然闵柔佳并不清楚到底老公家族和林天龙家族有什么嫌隙,但是她知道,婆婆曹白凤和老公孟彪如果听到林天龙说的这些话,一定会非常高兴,这是他们期盼很久的事了。

    这个婚宴的夜晚里,他们两人一曲接一曲的跳着,跳累了或是舞曲结束的时候他们就相携着回座,喝些鸡尾酒、聊着天,松缓一下跳舞过后的起伏心跳,等到舞曲再度扬起,或是休息够了,闵柔佳与林天龙又继续进入舞池,融入优美的旋律之中。

    时间在愉悦中飞逝,闵柔佳逐渐感觉林天龙是如此令人欢喜、是如此吸引着她,虽然她心中私下是这么想着,可是因为昨天炎都山观音庙的事情还在心头萦绕,她本能上还是很自然会保持着谨惕戒慎的心,虽然他只是出自于绅士风范在慢舞步时将她轻轻揽靠过去……,她也是尽量与他保持着一定的适当距离

    久了久了,闵柔佳逐渐将将警戒的心松弛了下来,慢慢地习惯大男孩的双手揽在自己的身上,甚至发现自己已经开始喜欢、企盼他的双手停留在自己的胸侧,滑动、引力在自己高翘地之上。

    那种两人舞动在优美旋律中的感觉,让闵柔佳觉得紧密的搂拥是如此地美好、如此地令人心神荡漾……,她的内心开始等待,期盼着那每一首慢步舞曲的播放。

    唉!很多事情是很美好,可是也有些地方真的很令她难为情。

    问题就是在于林天龙搂着她跳舞地时候,他那一身结实雄健的肌肉每每隔着薄薄地衣服随着旋律的摇摆,摩擦闵柔佳衣服底下敏感地娇躯、直接刺激到她那个没有可以遮挡的樱桃,因而间接撩动到那个她隐匿在深处地琴弦。

    她的脑袋是怎么了,怎么会想到这种措辞——一个自己老公想要老婆帮忙拉拢的大男孩。

    许许多多次,几乎是每一次在舞曲结束回座的时候,林天龙总是将眼光飘向闵柔佳那一身贴切的服装之上,有意无意停留在她的背后服侍着她,让她安稳地坐在椅子。

    或许酒精也会导致血液循环的加速,因而让自己最内里的微血管发热而产生汗液吧?

    曼妙的舞姿令她陶醉,优雅的回旋让闵柔佳晕苏苏地倚靠在林天龙那宽阔地胸膛里。脑海里已经替自己找好了最适当的原因,这些都只是很自然的状况,没有甚么也不是甚么。

    鸡尾酒所带给她的热能,让闵柔佳很自然地靠拢着身边的他,让她体会着他所回应的一切。

    林天龙在一次一次的摆动与旋转中,双手加重在她凸翘上的扶持,时而上下,时而紧扣。她自己在他肩膀上的双手也由原先直搭的模样开始放松,寻求可以让自己最轻松的模式。

    由直搭转换成环抱以至搂靠……

    动人的音乐中,这个令闵柔佳松弛的姿态下,她细细地感受林天龙的手掌着她深处的弦琴,在他紧贴她处的怒挺之物的点击下融入旋律的节奏里,开始在舞池中与它一起抖动、一起摇摆

    昏暗舞台灯球的闪烁照耀之下,闵柔佳全身神经细胞都专注在感受他的扣击并且在量度着扣击者的份量。她放软着的劲道,顺着林天龙双掌的带领,让她柔软地服饰包裹着他的隆起在舞池中摇呀摇,船儿一直摇到了外婆桥。

    ****

    天龙感觉浑身上下充满了力量,飞身腾空,大力灌篮。

    可是,篮球突然不见了,而他的巴掌却重重地掴在了一个人的头上,双脚不由自主地狠狠踢在一个人的胸口,然后稳稳地落在地上,那人惨叫一声飞出老远。

    天龙慌忙跑过去想扶起那个人,却发现那人头上挽着发缵,身穿黑色袍服,络腮胡子,却是怒目圆睁,嘴角,身体抽搐,眼见不能活了。

    “喂!老兄,不会这么夸张吧?”天龙实在不敢相信自己居然打篮球打死了人。

    他这才注意到自己的脚下已经不是学校的灯光球场,而是绿茵茵的草地,四周熟悉亲切的同学一眨眼全都不见了,自己一瞬间仿佛到了一个陌生的世界。

    天上日食即将结束,阳光依旧灿烂,天空是那么的蔚蓝清澈,云彩是那么的洁白无暇,这是哪儿呀?

    天龙发觉身旁还有人,猛然转身,不远处一个青年男子正目瞪口呆地盯着自己看,头上也挽了一个发缵,衣袍宽松,袖子肥大,胖嘟嘟的嘴巴张开了半天合不上,一脸不敢相信的神情,他跪在地上,双手高举,叽里咕噜的说着什么。

    天龙走到他的面前,见他白白胖胖的,一脸虔诚敬他为神的表情。

    天龙伸手把他拉了起来,笑着问道:“喂,胖哥,这身穿着打扮,不会是在拍电影吧?拍《最后的武士》吗?”

    那胖青年摇了摇圆圆的脑袋,好像听不懂天龙在说什么,突然他用手指着天龙胸前的玉佩,两眼瞪得如同鱼丸似的,叽里咕噜地连说带比划,弄得天龙一头雾水。

    胖青年见天龙也听不懂,急得抓耳挠腮的。突然想起来什么似的,指了指东面,然后伸出胖乎乎的手拉着天龙就一路小跑。

    “喂,老兄,干什么呀?”天龙见他似乎没有什么恶意,也就跟着他一路跑去。

    蓝天,白云,绿树,碧草,一个头挽发缵身穿袍服的古装男子拉着一个秀发飘逸穿着球衣短裤运动鞋的时尚男孩在画面里奔跑,这一场景令天龙感觉如在梦中。

    除了这条林道,眼前出现一片村落。古朴的建筑,木质的架构,风格别样,错落有致。

    胖青年拉着天龙走进一个宅院,嘴里喊叫着,然后拉开雕花木门,请天龙进去。他做个手势,示意稍等,又拉开一道推拉门进了里间。

    天龙打量着屋内摆设,迎面墙上醒目地挂着书法条幅:床前明月光,疑是地上霜,举头望明月,低头思故乡。——唐李太白

    其他珠贝玳瑁,奇花异草,古色古香,整齐雅致。屋内并没有椅凳,只有一个木榻,几块跪垫。天龙愈发摸不着头脑:这段时间韩流日盛,韩剧看得太多,莫非自己做梦到了韩国?

    推开门,胖青年走了出来,随后跟出一个女人。“哇噻,藤原纪香!”

    只见她体态轻盈,身形高挑,曲线曼妙,莲步款款,袅袅娜娜,摇曳生姿。她的脸容隐藏在一块柔软的白纱下,看不清她的模样,但裸露在外面的却润如温玉。黛眉弯弯,一双眼睛明媚秀长,晶莹妩媚,明眸中投射着清澈怡静的柔光。乌黑的秀发挽成了高高的云状发髻,用一根木簪绾住,简洁脱俗。天鹅般优美的脖子,有种难以形容的优雅风姿。

    肩若刀削,蛮腰纤细动人,酥乳。身穿黑色绣花和服,典型的一个日本美女,更映衬出她那如雪赛霜的白嫩和圣洁端庄的迷人高雅气质。

    她那双温柔似水的眼睛在白纱后面看着天龙眨了两下,天龙感觉自己的心也已经被她看透一般。

    她见天龙站在《静夜思》书法前,嫣然一笑,居然用一口流利的汉语问道:“《静夜思》想必公子一定喜欢了?”她的声音温柔平和,柔美动人,让人听着直有说不出的舒服。

    天龙笑道:“李白先生的诗作我在三、四岁时便已倒背如流了。”那美女眼中露出惊异的神情,在木榻上跪坐着摆好小桌茶具,冲天龙微笑示意道:“龙本公子请坐!”

    天龙在她的对面跪坐下,笑着纠正道:“姐姐,我叫天龙,可不是什么龙本公子!”那胖青年也笑呵呵地跪坐桌旁。

    美女一边沏茶,一边用她那又似古人文言,又象鲁豫口音,还算比较流利的汉语娓娓道来:

    天龙无论如何也想不到自己居然穿越时空到了扶桑,也就是古代的日本。这里是静冈(天龙知道这是日本的泰安,中国的泰安有东岳泰山,而静冈有举世闻名的富士山)。

    那美女叫福田雅秀,胖青年是她的弟弟,叫福田平八郎。父母早亡,他们姐弟两人相依为命。(接下来雅秀的话令天龙半信半疑,惊奇不已)

    在扶桑国的世界分为神界、灵异界、人界、魔界四域,而灵异界是能沟通神界的极少数人,(天龙新想这类似广西方宗教中的先知)。雅秀十六岁为神遴选为灵异界,结婚一年的丈夫离奇暴卒,从那以后,远近前来请她占卜求卦驱鬼治病的人络绎不绝,可再也没有男人敢娶她为妻了。冠盟小说网 ,最快更新本书最新章节,清爽无弹窗,希望大家可以喜欢。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