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万书网 > 都市偷心龙爪手 > 第一百三十二章 闻泰达柳菡香夫妻嫌隙

第一百三十二章 闻泰达柳菡香夫妻嫌隙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万书网] https://www.65ws.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第136节??第一百三十二章 闻泰达柳菡香夫妻嫌隙

    而曹白凤再也不理会林天龙,此刻的她正为了摆脱从天而降的噩梦而全心全意的追寻着那极乐的顶点,一幅幅与丈夫孟元庆曾经恩爱缠绵的画面、这些年夫妻感情冷落之后的寂寞幽怨在此刻激发出来和自己在陌生大男孩面前自渎的禁忌刺激纠缠在一起,闪过曹白凤的脑海,使她的逐渐的高亢。

    “啊……”直到潮过去的几分钟后,曹白凤才终于发出了一声余味悠长的。

    “啪,啪,啪……”的卧房内想起了一阵清脆的掌声,“太棒了,孟太太,您的表现使您不但有了搭救孟局长孟公子的资格,可以说,甚至还超乎了我的想象,太完美了!孟太太,您就是一个,一个可以让所有男人疯狂的。”林天龙由衷的赞叹道。

    “放……放过我吧……”之后的曹白凤伴随着动人的余韵依旧苦苦的哀求。

    “没问题,我说过,今天的事情到此为止,我会当做什么事情都没有发生过一样,彻底的把它忘掉。”林天龙咽了一口唾液,恢复了最初的冷漠继续说道,“但是我同样相信您肯定清楚地记得一点,孟太太,那就是你从今以后必须完全听从我的安排与吩咐,没有例外。感谢您今天精彩的表演,高贵的孟太太,需要你时我会再出现的,再见。”

    说完,林天龙信步走出了卧室,听到大门开关的响动,曹白凤知道这个可怕的大男孩已经离开了自己的家,无数的哀伤此时一起涌上了她的心头。曹白凤把头埋进了松软的枕头中,掩饰着自己哭喊的声音,因短暂的而停止的泪水再次决堤般涌出,悲哀的人妻人母独自在空空荡荡的房子中无助的哭喊着,啜泣着,但是,究竟需要多少泪水才能够洗刷净成熟美妇的屈辱呢?……

    ***

    闻泰达静静地躺在病,目送着妻子柳菡香回家的倩影,默默无语。几乎所有人都认为他昨天是为了巴结孟局长而拼命,只有他自己知道他到底因为什么而与林天龙拼命。他不禁回忆起三年前的点点滴滴……

    其实三年前,妻子柳菡香和林天龙发生了关系是在他意料之中的,甚至从无意看到妻子手机中她和林天龙在炎都市郊区农场合照起他就预料到了,因为大男孩与众不同的早熟气质,英俊潇洒的面庞,尤其是那双在照片上都深情款款盯着柳菡香的少年多情的眼神,更因为他自己为了进入炎都市刑警队而全身心投入工作,从而冷落疏远了爱妻这个客观现实。

    当然,更深层次的原因还是在于他自身,闻泰达由于坚持练功健身,维持其搏击冠军的称号,保持肌肉的发达健壮,同时男性功能逐渐衰退,而妻子柳菡香却在逐渐步入成熟少妇的妙龄,此消彼长之下,闻泰达自知自己已经无法满足妻子的需要,同时潜意识里揣测以妻子的美貌身材,一定会有男人其红杏出墙的,有时候为了这个潜意识揣测,他心底甚至会产生一丝莫名其妙的刺激和。

    可是,闻泰达无论如何也想不到不是一个男人,而是一个大男孩,而且还是妻子柳菡香的男学生。但无论他有多强的心理准备,当听妻子柳菡香亲口讲出的时侯似乎还是无法承受,一股股的酸,痛冲击着他内心最脆弱的神经,他觉得手脚冰凉,无论如何他也想不到妻子真会是这样的女人。

    结婚这么多年看来他真的不完全了解她,是他工作太忙,还是他天生就不够细腻,不知道,反正妻子柳菡香彻底的出轨了,而且对象竟然如此出乎意料,他不受控制的就想到那番情景,她赤身的躺在那里,和跟他时一样,高举双腿,只是上面的男人不是他,她那里竟然容纳过不是他的**,而是一个大男孩,而且还是妻子柳菡香的男学生,闻泰达觉得耻辱,恶心……

    妻子柳菡香这个人可能是被父母从小宠坏了,是很自我的一个人,即使有了女儿也没有太大的改变,自己喜欢什么就做什么,很少去考虑别人的感受,骄傲自大,目中无人,自尊心还特别的强,至少嘴上没有服过任何人。

    但做错什么事情也是敢做敢当,柳菡香知道也没人敢惩罚她,连她父母都惧怕她三分,所以错了她也不怕,甚至有时敢将错就错,而且态度还特别强硬。家里人都了解她,所以平常为了和谐也不去和她计较。

    柳菡香确实表露出了内疚的想法,想过和老公闻泰达以外别的男人发生关系对家人和自己会有什么伤害,虽然都想过,但她还是做了,而且她并没有表现出后悔的态度,这是让闻泰达无法理解的……

    可能也不能全怪柳菡香,怪他当初就太没有自知之明,太自不量力,只知道她是自己喜欢的类型,不考虑她是否真的从心里接受他,是否会安分守己的和自己生活,做一个贤妻良母的警嫂,闻泰达开始还是很有自信的,女人嘛,既然都结婚了,只要他对她好,她也应该去懂得珍惜,这些年他对她基本是言听计从,处处都谦让她。

    他们的经济虽然称不上有多么富足,但他俩的职业在如今收入也都不算很少,生活基本没有什么压力。他俩之间的感情闻泰达也没认为有什么问题,她虽然有时会对他发脾气,有牢骚,但基本还说的过去,该做的事她一般也都能做到。

    他俩的从有了女儿之后确实有所下降,可能真是因为结婚多年,那股激情已经退却了,闻泰达也不知为什么退却。结婚多年她的样貌并没有太大的变化,反而更多了不少少妇的韵味。

    闻泰达有时也会努力满足妻子的需求,她一般情况下也是矜持被动,他们在激情过后,他总是会有一股失落感,也很少去考虑她的感受如何,简单聊几句就互相倒头睡去,而妻子柳菡香,不知从何时开始,几乎就没有主动要求过他……

    确实是他忽视了太多生活中的细节,没有在意那些细微的警告,也许她早就不爱他了,或者她根本就没有爱过他……

    “为什么?!”闻泰达在沉默了好久之后才说出这句话,他不知道在问哪一方面。

    “……我没什么可说的了,总之我犯了错误我愿意承担!”柳菡香沉默了一会儿说出这句话,然后闻泰达看见泪水从她眼眶中滑落,这不知是什么意味,她后悔了?他此时就像是在自己寻找尊严,她如果很后悔,他心理至少会舒服一些。

    “你后悔吗?”闻泰达直接就问出了这句话。

    “…我愿意承担错误……”柳菡香没有回答他,而是又重复了一遍这句话。

    “逼你承担,你承担的了吗?!”闻泰达虽然向来让着爱妻柳菡香,此时终于还是爆发了,实在是忍无可忍,柳菡香的话语,她的态度,都把他的忍耐逼到了极限,她并没有表示出悔恨的态度,这更是让他无法忍受,他们结婚后吵过架,但绝大多数他都沉默不语,印象中这是闻泰达第一次骂她。

    “……你……”柳菡香似乎也被闻泰达的突然爆发吓到了,没有想到,抬头有些紧张的看着他。

    “你她妈的还要不要脸,这种事你不觉得丢人吗?”闻泰达大声的喊着。

    “我不是说了吗,我承认我错了,我承担一切责任!”

    “你怎么承担,你说你怎么承担!?”闻泰达恶狠狠的说,越说火气越大。

    “我们离婚吧……”柳菡香平淡的说这句话。

    “你说什么?”闻泰达盯着她说。

    “没别的,我不配再做你老婆!”柳菡香站起身背冲着闻泰达,还是淡定的说。

    闻泰达也站起身绕到她面前,他没有再说话,瞪着柳菡香眼睛看了几秒,她绝对也不会想到,他伸出右手的巴掌照准了她的左脸颊狠狠的就落了下去,他听到屋子里那皮肤接触的脆响。

    “啪!”

    这一巴掌结结实实的打在爱妻柳菡香脸上,闻泰达手上没有留一点情,几乎用了全力,她随着这个响声“啊”的大叫一声,因为力量太大她座在地上,左脸明显得红了,她没有起身,而是座在地上脸看着地面哭了起来……

    闻泰达也僵硬的站在原地,右手还保持着打爱妻柳菡香时的手形,他觉得手心发麻,浑身上下都有些的,心脏也在剧烈的跳动,说实话,他没想打她,即使她犯了这么大的错误他一开始也没想到打她。本来嘛,事有事在,再大的事也犯不上,也没有权力动手打人,他是警察,更清楚这一点。但事情本身和刚才她的态度,真的是激起了他做为一个男人的,他实在无法忍受。

    屋子里面沉寂了有五分钟,他们都保持原有的姿势没有动,但闻泰达看到柳菡香的样子,说真的有些心疼了,心理有些后悔,她即使犯了大错他也不应该打她,从小到大可能也没有人动手打过她……

    ***

    寿光老人神情转为黯然道:“扶桑有难,不知何如?公子既是有缘人,当勉力为之。黑龙帮心狠手辣,势力遍及南北,连慕府也惧它几分,老朽不堪重任,你们一路小心,我派八名家将武士护送,虽无万夫不挡之勇,或可助二位一臂之力。”

    一行十骑快马飞驰,尘土飞扬。

    天龙不会骑马,只好与雅秀共乘一骑,四名武士在前,四名殿后护送,一路东去。开始是提心吊胆,风餐露宿,不料一路平安连黑龙帮半个人影也不见,眼见离富士山越来越近,众人渐渐放下心来。

    俩人共乘一骑,雅秀初时并未在意,直至因快马急行而倒入天龙怀抱之中方才发觉暧昧之处:因马鞍狭窄,灵异美女只得紧紧的依偎在天龙怀中,起伏颠簸之中二人不免肢体相接,天龙因心情急切倒并未怎么在意,而雅秀却只觉天龙胸前一片火热,热流隔衣导入灵异美女体内,冲击着她微荡的情海,最后化为缕缕红霞布满了佳人玉脸。

    灵异美女芳心羞涩不已,娇躯微颤,十指紧张的抓住了天龙衣襟,低垂的眼帘悄悄开启,偷偷往上瞟了天龙一眼;瞬息之间,就在这一刹那,灵异美女神秘的心扉悄然开启,原本微荡的情海猛然荡起了无尽涟漪的波纹。

    只见天龙双目炯炯有神的直视前方,鬓角的黑发迎风飘动,挺拔的身形尽显男儿豪迈气概,浓烈的男子汉阳刚气息不停的钻入灵异美女心海之中,熏得雅秀芳心翻滚,陌生的感觉一掠而现,在灵异美女心间盘旋不休。

    外面恢复了寂静,两人冲了出来,屋里一片狼籍,院里一滩血迹,一块布头,平八郎却已不见踪影。雅秀两眼含泪地看着天龙,天龙搂了搂她的香肩,蹲捡起布头看了看,又看了看那滩血迹,别忘了他老爸可是刑警队长,看着这一幕天龙才发觉这是这段时间他第一次想起了自己的父母。

    他柔声对雅秀说道:“平八郎没有死,布头是他袖子上的,应该是他争执反抗,被恶人用兵器砍伤手臂,流血不多,人又被带走了,这样看来,平八郎受了点伤但暂时没有生命危险!”

    雅秀语气充满仇恨地吐出三个字:“黑龙帮”!

    天龙知道自己已经无法摆脱这个恶魔组织的纠缠,平八郎因自己而得救,又因自己被抓走,生死未卜,天龙双手按在雅秀的肩上,看着她认真地说:“秀姐,相信我,我一定会把平八郎救出来的!”雅秀的泪水再也忍不住潸然而下,她扑进他的怀里,天龙只能紧紧地搂住她,任她哭个痛快。

    雅秀拿出平八郎的一身衣服给天龙穿上,带他到了村落深处的一户大宅院,这里住的是老族长福田寿光。天龙注意到正堂墙上赫然也挂着李白的《静夜思》,那位高大健壮,不怒而威的老人,听了雅秀的介绍,眼神闪动,打量着天龙的外貌,连连点头,声如洪钟道:“来自天朝上邦,果然气宇不凡!”居然一口纯正的汉语,老人十分激动,竟用力拍了拍天龙的肩膀,抱了抱他。冠盟小说网 ,最快更新本书最新章节,清爽无弹窗,希望大家可以喜欢。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