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万书网 > 都市偷心龙爪手 > 第一百一十九章 大人前倨后恭(一)

第一百一十九章 大人前倨后恭(一)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万书网] https://www.65ws.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第2章第一卷毕业归来]

    第123节第一百一十九章大人前倨后恭(一)

    胡静静筋疲力尽甜甜睡去,林天龙看着才半下午,干妈杨诗敏还在楼下等着自己给李茹真治疗腰椎间盘突出症呢!

    李茹真接过黄婉蓉电话,知道个中一些事情之后,对林天龙的看法已经大为改观,想一想自己虽然当年和他伯父梁宏宇有过感情纠葛,实在不该到林天龙身上。

    耳听得楼上宝贝女儿和林天龙说说笑笑,后来就没有了声音,十有八九是进了卧室,虽说是没有了声音,可是隐隐约约还是传出一些娇喘吁吁嘤咛声声连连的声音。

    李茹真和杨诗敏都是半老徐娘了,自然猜得出来这俩孩子久别重逢之后的亲热劲可想而知,只好聊些开心的话题转移注意力,可是彼此心照不宣,眼神交织之中都能够感受到彼此对年轻人如此肆无忌惮而多少有些无奈的心情。

    好不容易盼到风平浪静,林天龙衣衫整洁精神焕发斯斯然走下楼来。

    “天龙,你和静静聊什么呢?”杨诗敏急忙搭话嗔怪道,“你茹真阿姨等着你来治疗腰椎间盘突出症呢!”

    “天龙,刚才都说阿姨态度不好李茹真也不能沉默,就坡下驴。

    “阿姨,是我态度不好既然是胡静静的妈妈,林天龙自然要赶快嬉皮笑脸地赔不是,“阿姨您可别和我一般见识,更别生我的气,你是长辈,该批评就批评!”

    “你们娘俩这态度转变也太快了吧?”杨诗敏调笑道,“不会是丈母娘看女婿,越看越喜欢了吧?”

    “诗敏!”

    “干妈!”李茹真和林天龙倒是不约而同一起嗔怪杨诗敏,语调异口同声,不由自主体现出来默契,三人忍俊不禁一起笑了起来,先前横眉冷对的气氛顷刻化作乌云散。

    “天龙,你的电疗对于腰椎间盘突出症真有效果吗?能不能给阿姨介绍介绍?”李茹真让女佣上茶上水果拼盘,此番招待天龙可是要按照准女婿规格了,眉眼之间透着慈祥和蔼,心情变了,角度变了,现在再看眼前这个大男孩越看越可爱。

    林天龙不加思索地答道:“阿姨,电疗治病效果,信则有,不信则无。一般腰椎间盘突出症,不出意外的话半个小时内就可以解决问题,要除根最多也只需两天多的时间

    “哦?有这么神奇?”

    见李茹真如此置疑,林天龙开始卖弄起来:“这就是用中医治病和西医治病的不同之处了,从根本来看,中医的理念在于扶正祛邪,西医的理念是根据病理生理给予纠正。中医往往是先有了治病的方法和工具,但并不清楚机理是什么;而西医往往是先研究清楚了机理,再来决定方法和工具。研究得很细并能将始末解释得相当清楚。我上学时所读的课本至少采用八成的西医内容,后来在医院上班时见识过医院力度医生给病人看病的情形,他们的临床诊疗思维主要是以西医理论与技术成分为主。所以西医能对付的中医不一定能对付,但西医不能解决的,中医不少也能解决

    韩云成若有所悟地说道:“哦,原来是这样,我说怎么那些医院的名医都治不好我这腰椎间盘突出症,非要动手术,而你却敢这样下断语呢!”

    林天龙继续侃侃而谈道:“现在的医院大都以西医为主,很多口口声声说中西医结合的也只不过是打着中医的旗号罢了。因此大都以西医标准评判中医,贬低甚至否认中医成果。岂不知中西医本是两个不同的理论和实践体系,各自有一套临床方法与评判标准,两者基本无法兼容。但在现行医疗理念与制度下,一般病症基本均采用西医标准来判定,贬低甚至根本就不承认中医临床‘实践标准’,这在医学界早已司空见惯、习以为常了。殊不知中医药确实对某些西医没法治疗的疾病有效!这些病,往往是西医还找不到致病机理或者治疗机理的哪些病。一旦西药找到了确切疗法,中医药就往往会被搁置不用,还说是治疗效率太低!”

    说着林天龙又长帐叹了一口气:“唉!现在所谓的中医骗人的较多,传统的父传子、师传徒的纯中医以及很少见了!其实中医学的理论博大精深,穷一生之力尚未能完全领会,又何必舍其不用而寻求什么中医西化?简直是对老祖宗留下来的东西是一种亵渎!真正的中医以阴阳五行学说为方法论,以证候为研究对象,自有一套以藏象经络、病因机理为核心,包括诊法、治则及方剂、药物理论在内的独特、完整的理论体系。更神奇的是它把人是一个有机整体,脏腑经络、四肢百骸都是相互联系、相互影响的,这是以医院里那些西医为主的医生们无法所能理解的!”

    李茹真和杨诗敏对林天龙这番话只觉高深莫测,越发对他的医术增添了更多的信心。

    “天龙说的实在太妙了,真是听君一席话,胜读十年书!我们炎都市就没有所谓的真正的中医名医,公立以及私立医院里面看病都一样,贵的吓人!连感冒发烧之类的小病都要被要求输液,动则就是几百甚至是上千元。就像我这个腰椎间盘突出症,在炎都市和省城好几个大医院都花了上万元了,都说要动手术;其实钱不是问题,关键是花了钱还没有治得了病!”李茹真感同身受附和道。

    “那就赶快体验一下天龙的电疗吧!”杨诗敏娇笑着画龙点睛。

    “可是……”李茹真迟疑道,“……这样会不会太那个了……而且我从没……”

    “哎呀!这有什么的?如今最流行养身啦!你念书时就这瞻前顾后的毛病,怎么现在嫁人了孩子都那么大了还没有改呀?”杨诗敏嗔了她一眼,“一请二请把天龙请来了不,不等于送到嘴边的肥肉不吃嘛?今天让你未来的女婿亲自为你电疗,包你腰椎间盘突出症彻底除根,永不再犯。就这么定了!上楼!”

    李茹真本想推辞,可是杨诗敏心意已决,不好拂她的美意,无奈只好沉默。

    眼看着杨诗敏拉着李茹真走上楼梯,两个成熟美妇滚圆的款款扭摆,迤逦而上,当真是魂魄,叹为观止。

    “天龙,去洗手间洗干净手上来给你未来的岳母大人做治疗哦!”杨诗敏在楼上抛下一句话来。

    “知道了!”林天龙急忙起身去洗手,等到他上楼来到李茹真的卧室。

    “你可要好好侍候你未来的岳母大人哦!”杨诗敏调笑着将林天龙推了进去。

    只见李茹真已经换了一身黑色薄纱睡裙,曼妙美好的隐约可见,保养的如此圆润的弹性和凸凹有致的魔鬼身材,真是难能可贵。她因娇羞难为情而红晕的脸蛋儿含羞微偏,满溢着似水柔情,那皎洁、完全没有一点儿缺陷的,通过黑色薄纱睡裙的衬托,更加显现出娇巧纤细的美妙曲线,一双的长腿,不知道什么原因,肉色透明水晶丝袜并没有脱掉,正含羞带怯地轻夹着,未来岳母成熟美妇市长的如此的巧夺天工,使得林天龙产生了最原始的。

    林天龙控制了一下自己的,对李茹真说道:“阿姨,你先躺在,背对着我

    李茹真优雅地脱掉乳黑色高跟,肉色透明水晶丝袜包裹下的浑圆,迷人。她俯卧,美目微闭,横陈,如海棠春睡。

    此时的她简直爬起来不是,躺着也不是,别提有多尴尬和羞愧了。看着对方走到床边,她只能羞愧地将头埋入特制的透气枕,像个待宰羔羊似的静静地趴在。

    “尊敬的茹真阿姨,现在我开始为您

    听着这个天龙温和的声音,李茹真只觉得裸露的脊梁一阵凉意。

    这孩子好象没有发觉她的羞愧,他恭敬地站在床边,双手轻轻地执住李茹真的左臂,十指温柔地着她手臂上的肉。而此时的李茹真心跳不断加快,内心更加惶恐起来。

    天龙手指从李茹真的左臂的肩头处开始,而后缓慢地向下移动,手肘、下臂、手腕、手掌,最后再到她的手指。然后他的手指再按刚才的相反方向又了一遍,一直回到她的左肩头。

    “阿姨,请您放松一点好吗?”察觉到她的身体有些僵硬,有经验的林天龙轻声对李茹真说道,同时,他将双掌合在一起,轻轻地敲击着李茹真的左臂,沿着她的手,上下来回地敲了几次,并且力量逐渐加大。

    当晚,江户藩府大宴群臣,犒劳三军。

    雄一携梅英夫人挨桌劝酒,友良持重自斟自饮,信良和北泽敦拼酒,北泽豪与中岛茂划拳,放开了撒欢海皮。

    不一会,一直闷闷不乐撅着小嘴的莉香也忍不住加入进来,输了几次,几杯酒下去,玩兴上来,揪着中岛不撒手:“饿猫,臭猫,烂猫,我不信今晚赢不了你!”

    中岛无奈之下只好不着痕迹地输了几把,乖乖地喝了几杯,众人大笑。

    成威包扎了伤口,也是谈笑风生;大名武士觥筹交错,文臣武将推杯换盏,一派热闹祥和的气氛;天龙尽情享受着古代扶桑的帕梯,可惜没有卡拉偶凯爽一爽嗓子撒一撒酒劲。

    宴后,梅英夫人安排了两座上好庭院分别给天龙雅秀,中岛茂居住,分拨了丫鬟仆人侍候。

    夜里,雅秀躺在天龙的怀中,芊芊玉手轻轻抚摩着爱郎宽阔健壮的胸膛,低声说道:“我看雄一将军那样说话,只是安抚众将罢了,其实心底很可能对成威已经有了戒备之心了

    天龙叹道:“自古枭雄,必通权谋之术,阳谋阴谋,中外亦然!”

    雅秀不懂他的感慨,只是搂着他的脖子说道:“郎君,你知道吗?扶桑人最为崇拜的中华人物就是诸葛亮和赵子龙了,你现在简直就是他们俩的化身,你没注意梅英夫人看你的眼神都不对劲了……”

    “秀姐,你吃醋了吗?”天龙笑问道。

    “我才不介意呢!只要你对我好,越有美女喜欢你我越是高兴,毕竟我才是你的第一个女人嘛……”雅秀说时有些娇羞,也有些骄傲。

    “我也是你的第一个男人呀……”天龙笑道。

    “就是不知道平八郎怎么样了?”雅秀叹道,一说到被黑龙帮绑架的平八郎,雅秀的眼圈有些发红,天龙慌忙抚慰,英俊少年探过头来,用唇堵在雅秀温软的之上,舌头伸进她的小嘴,与纠缠在一起。

    中岛无奈之下只好不着痕迹地输了几把,乖乖地喝了几杯,众人大笑。

    成威包扎了伤口,也是谈笑风生;大名武士觥筹交错,文臣武将推杯换盏,一派热闹祥和的气氛;天龙尽情享受着古代扶桑的帕梯,可惜没有卡拉偶凯爽一爽嗓子撒一撒酒劲。

    宴后,梅英夫人安排了两座上好庭院分别给天龙雅秀,中岛茂居住,分拨了丫鬟仆人侍候。

    夜里,雅秀躺在天龙的怀中,芊芊玉手轻轻抚摩着爱郎宽阔健壮的胸膛,低声说道:“我看雄一将军那样说话,只是安抚众将罢了,其实心底很可能对成威已经有了戒备之心了

    天龙叹道:“自古枭雄,必通权谋之术,阳谋阴谋,中外亦然!”

    雅秀不懂他的感慨,只是搂着他的脖子说道:“郎君,你知道吗?扶桑人最为崇拜的中华人物就是诸葛亮和赵子龙了,你现在简直就是他们俩的化身,你没注意梅英夫人看你的眼神都不对劲了……”

    “秀姐,你吃醋了吗?”天龙笑问道。

    “我才不介意呢!只要你对我好,越有美女喜欢你我越是高兴,毕竟我才是你的第一个女人嘛……”雅秀说时有些娇羞,也有些骄傲。

    “我也是你的第一个男人呀……”天龙笑道。

    “就是不知道平八郎怎么样了?”雅秀叹道,一说到被黑龙帮绑架的平八郎,雅秀的眼圈有些发红,天龙慌忙抚慰,英俊少年探过头来,用唇堵在雅秀温软的之上,舌头伸进她的小嘴,与纠缠在一起。

    感觉着他熟练的,每一处之地都被他掌握,雅秀只觉身子象要飞了起来,只能从琼鼻中发出娇慵的,敞开一切迎接他对自己的入侵。

    中岛无奈之下只好不着痕迹地输了几把,乖乖地喝了几杯,众人大笑。

    成威包扎了伤口,也是谈笑风生;大名武士觥筹交错,文臣武将推杯换盏,一派热闹祥和的气氛;天龙尽情享受着古代扶桑的帕梯,可惜没有卡拉偶凯爽一爽嗓子撒一撒酒劲。

    宴后,梅英夫人安排了两座上好庭院分别给天龙雅秀,中岛茂居住,分拨了丫鬟仆人侍候。

    夜里,雅秀躺在天龙的怀中,芊芊玉手轻轻抚摩着爱郎宽阔健壮的胸膛,低声说道:“我看雄一将军那样说话,只是安抚众将罢了,其实心底很可能对成威已经有了戒备之心了

    天龙叹道:“自古枭雄,必通权谋之术,阳谋阴谋,中外亦然!”

    雅秀不懂他的感慨,只是搂着他的脖子说道:“郎君,你知道吗?扶桑人最为崇拜的中华人物就是诸葛亮和赵子龙了,你现在简直就是他们俩的化身,你没注意梅英夫人看你的眼神都不对劲了……”

    “秀姐,你吃醋了吗?”天龙笑问道。

    “我才不介意呢!只要你对我好,越有美女喜欢你我越是高兴,毕竟我才是你的第一个女人嘛……”雅秀说时有些娇羞,也有些骄傲。

    “我也是你的第一个男人呀……”天龙笑道。

    “就是不知道平八郎怎么样了?”雅秀叹道,一说到被黑龙帮绑架的平八郎,雅秀的眼圈有些发红,天龙慌忙抚慰,英俊少年探过头来,用唇堵在雅秀温软的之上,舌头伸进她的小嘴,与纠缠在一起。

    翌日清晨,天龙和雅秀并肩走进了大厅,一进厅,新承灌溉后的雅秀立时让厅内众人皆看呆了眼。

    雅秀本来就美如天仙,饱经爱情滋润后更是之极,脸上浮着淡淡的、若有似无的嫣红,眉眼间充盈着勾动人心、慵懒满足的动人风情。厅内所有的人,不论是梅英夫人,还是源氏雄一、三浦友良、北泽敦等人,又或是其它随从侍女,皆是看得目瞪口呆!

    雅秀婀娜而行,这时她的身子还是浑体软软的,看人的眼睛水汪汪的透着一股迷人的媚态,连走动的时候仿佛都有着一种的韵律。看得厅内所有的人皆是神魂颠倒。

    众人表情各异:男人眼中满是赞叹的神情;梅英夫人是过来人,自然明白雅秀一夜之间就变得越发光彩照人的原因所在;倩儿、琳儿两名侍女,虽见多识广,又同为女性,也是看得目不转睛;莉香是看得长大了小嘴,一双手无意识地抚着衣裳;其它随从侍女也皆是一幅惊叹迷醉的神情。

    雅秀被众人看得俏脸一红,横了天龙一眼,弄得他心都酥了起来。见众人如此颠倒,天龙心中满是志得意满的神情,他咳嗽了一下,笑道:“各位,眼珠子掉了一地了!”

    众人大笑,梅英夫人和倩儿琳儿过来围着雅秀问长问短,四个女人一台大戏,聊得莺声燕语不亦说乎。

    莉香微微使个眼色,中岛茂无可奈何便来相约:“龙本兄弟,借一步说话!”

    天龙不明所以,随他刚出庭院,忽觉双手一紧,已被中岛茂扣住了脉门,紧接着一声娇叱,莉香窜出来用宝剑架在了天龙颈上娇笑道:“什么少年英雄?还不是被我一招制服了?哈哈!”

    只见莉香长长的睫毛、水汪汪的大眼,充满了青春俏丽的。小巧的鼻子、丰润微翘的嫩唇,艳红欲滴、吐气如兰,一张一阖的十分迷人。丝绸般俏丽的长发迎风飘扬,玲珑浮凸的感性身材引人犯罪。

    中岛茂在旁边无奈地苦笑道:“龙本兄弟莫要怪我,这妮子实在难缠,你就权且认输了吧!”

    话音未落,饿虎但觉天龙手腕一震,竟然再也扣不住,泥鳅一般滑溜出去。天龙身形一闪,已到了莉香身后,右手抢过宝剑,左手搂住莉香的柳腰,大声笑道:“莉香小姐,你终于上了虎兄的当了,多谢虎兄配合!”

    莉香柳眉倒竖怒斥中岛茂道:“好呀!你这个臭花猫,死烂猫,居然和他合伙骗我!我说你怎么答应我了呢?”握起粉拳要捶打中岛茂。

    “你们俩都是鬼难缠,我怕了你们了!”中岛有口莫辩,只好苦笑着脚底抹油,溜之大吉。

    “死天刚,还不放开我?”莉香娇叱道。

    “放开你可以,乖乖叫我一声龙哥哥!”天龙故作一脸坏笑地威胁道,“敢对我以剑相向,还张嘴闭嘴死天刚,爸妈妈如果知道了不知道会不会轻饶了你?”

    “你不可以告诉我父藩和母亲,人家只是和你开个玩笑嘛!”莉香昨晚被父亲源氏雄一训斥之后,一夜才缓过来心情,可不想再触霉头,只好撅着小嘴撒娇耍赖道,“你是先生,总不会这么小气吧?”

    “对于美女我从来不小气的!可是一大早就被人又打又骂的,总要让我找回面子吧?!”天龙看出来少女的犹豫,温柔地搂着她的柳腰,感受着她腰肢的纤细绵软,柔声问道。

    “你……你想怎么找面子……”莉香娇羞地呢喃道,她也不知道自己怎么了,被他一摸上柳腰,她就芳心狂跳,酸麻,浑身酥软无力,如果不是有他搂着,几乎要瘫软在地上了。

    “莉香小姐今天打扮的这么漂亮,娇小玲珑,秀色可餐天龙轻轻着她绵软的柳腰,温情款款磁性的嗓音催眠着莉香的大脑,“能够有你这样的美女陪我在这里,也是一件趣事,美妙的好像在富士山徜徉

    天龙俯头瞧着她俏秀清甜的脸庞。

    源氏莉香水汪汪的大眼睛的确会说话……随着长长的睫毛一颤一颤……呢喃着少女的温柔……小巧的鼻子有西方人的,又有着东方人的圆润,没有棱角。白里透红的双颊、泛着浅浅的酒窝,又带着一抹羞涩却迷人的微笑。

    樱桃般的小嘴,虽是素颜,却像是已经擦了口红,鲜嫩欲滴。白玉般的贝齿展露了笑靥,无瑕无疵,比电视上的牙膏广告更眩目、更亮眼、更勾魂夺魄……

    长长的秀发束成一绺高高的马尾,露出她白净无瑕的粉颈,十分妩媚。她的脸蛋很小,水嫩嫩的,看起来就像是白玉雕成的维纳斯、又像是晶莹剔透的瓷娃娃。她的眉很细,眼睛很大,小鼻子又尖又挺,娇艳欲滴的红唇比樱桃更亮丽、比雨后的彩虹更柔滑。

    虽然她穿着粉红色紧身武士服,却掩不注曼妙的曲线,反而更让天龙注意到她傲人的、还有那又翘又圆的一对美股。

    她的腿很,又直又迷人。她的脚很小,小马靴上还有樱花的绣花图案。整体的线条非常匀称,十分协调。不管从哪个角度看,她的身影都非常优美、平衡、婀娜多姿、千娇百媚。

    莉香身疲力竭,只是象征式挣扎了几下,便软倒在他的挤压里,惊怒道:“你要干什么?”

    天龙柔声道:“当然是要略施惩罚,让莉香小姐永远把我记在心间呀!”

    莉香大惊,奋起余力挣扎,岂知天龙借势用胸腿摩擦她敏感的禁地,挣扎反变成似向对方作出强烈反应。

    她自出生以来,还是第一次被男人如此轻薄无礼,像现在这样可是破题儿第一趟。心虽不忿,但身体却传来阵阵蚀骨的奇异感觉。

    她对于天龙的第一印象相当不错,光是听到北泽三浦兄弟对他在战场上的描述就令人惊叹,尤其是单骑闯阵搭救她母亲梅英夫人的场景犹如赵子龙救阿斗似的惊险万分精彩绝伦,在众人的心中,这个来历不凡的大男孩似有着无穷无尽的体力,战斗杀伐时使人心寒,温柔浅笑时则洒脱不羁,竟使她现在即管被他大,仍很难真的痛恨对方。

    (星号后面此处抵消河蟹,为了方便您的阅读,请把订阅记录截图发到作者QQ邮箱,换取合集方便阅读!)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