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万书网 > 都市偷心龙爪手 > 第一百一十章 李茹真约见

第一百一十章 李茹真约见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万书网] https://www.65ws.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第2章第一卷毕业归来]

    第114节第一百一十章李茹真约见

    梅英夫人今天刻意将自己打扮了一下,镜中的佳人柳眉纤纤、颊红脸嫩,纤细乌润的发丝写意地伏在肩上,美目里尽是透着羞涩渴望的,成熟的风情间隐隐飘出一股说不出的。

    一切都显得那么端庄优雅,看得出来她绝对不是一般的看重自己的外在形象,多年的豪门生活,骨子里面都透露出来雍容华贵贤淑高雅的气质。

    脸儿轻斜,望穿了镜中自己,虽说这身子娇美窈窕一如年少,间中更添了几分成熟媚艳的气质,恐怕就连已经十六岁的女儿莉香,也没有自己这般成熟与娇嫩俱存一体的差丽,这样娇美的,虽说自己的保养也有功劳,更多的却是上天的恩赐,但梅英夫人眉宇之间,却没有半分喜意,反而又添了一分愁绪。

    一百零多岁了,仍然没有给雄一生下儿子,无论对于夫君来说,还是对于源氏家族来说,都未免不是一种憾事。这些年除了政事之外,在方面雄一已经越来越疏远冷落梅英了,自从昨天被天龙疗伤之后,成熟美妇的幽怨芳心有些情不自禁的蠢蠢欲动起来,即使理智束缚着不敢越雷池一步,哪怕平时能够多见少年一面都是一种说不出的享受。

    此时梅英抵受不住天龙灼热的目光,美目闪躲着问道:“成威有了嫌疑,以后军政大事不能让其参与了吧?”

    天龙思忖着说道:“如此岂不是反示‘此地无银三百两’吗?岂不是打草惊蛇?”

    梅英不解地看着天龙。

    天龙给她讲解了“此地无银三百两,隔壁王二不曾偷”的寓言故事,梅英夫人笑得花枝乱颤,乃说道:“以先生之意,那便封他个大名,升他的官,却不让他参与机密大事,这样不显山不露水如何?”

    天龙道:“稳住他的心,也就稳住幕后黑手的心,正所谓:放长线,钓大鱼!”

    “先生真是妙语连珠,字字珠玑!”梅英夫人禁不住美目闪动,品味着他的话语,由衷赞叹道,“天刚,昨一番高论,解了雄一多年郁积的心结,扫了江户多年失败的阴霾,胸怀大释,精神振奋,姐姐真要感谢你呢!”

    “姐姐如何谢我呢?”天龙见竿就爬。

    “我赎平八郎回来,还不是谢你吗?”梅英夫人娇嗔道。

    “平八郎回来,是雅秀欠你的情,与我何干?”天龙故意耍赖道。

    “难道你与雅秀不是……?”梅英夫人笑问道。

    “我与雅秀不是什么?”天龙笑着反问道。

    “那样?”梅英夫人眨了眨眼笑问道。

    “哪样?”天龙坏笑着反问道。

    “你既然不领情,我也不好强求梅英夫人险些上当,急忙岔开话题,正色问道,“如先生所言远交近攻,将军与我等所议欲联合东仁西泽共灭宫本伊藤,先生以为如何?却又错综复杂,难以操作,今日就是想听先生高见!”

    天龙又露出来无赖架势,色地盯着梅英夫人,嬉皮笑脸道:“想听我的高见,姐姐如何谢我呢?”

    梅英夫人被他看得心慌意乱的,恶狠狠娇嗔道:“如何谢你?砍你三百剑,把你大卸八块!”说罢“噗嗤”一声,忍俊不禁娇笑起来。

    天龙看她灿若樱花盛开的笑靥,不禁心神迷醉调笑道:“我倒是巴不得姐姐来砍我呢,就怕姐姐舍不得!”

    “谁说我舍不得?”梅英夫人抬起芊芊玉手作势在天龙脸颊上砍去笑道,“就这样一剑下去,让你变成个丑八怪,看你以后还怎么靠着这张脸蛋骗女孩?!”

    “姐姐难道认为我是单纯靠帅气而蒙骗女人芳心的吗?未免也太小看我天龙了!”天龙顺势握着梅英夫人的柔荑,深情款款地说道,“姐姐一笑灿若樱花盛开,令我一见倾心,神魂颠倒啊!”

    梅英夫人秀丽的脸庞楚楚动人,两颊象染了胭脂般绯红,双眸里含滴,鲜艳的朱唇微启,的脖颈细长优美,随着呼吸不断起伏的酥乳而挺拔,如今两人独处,更加娇美柔媚,楚楚动人,温言细语,巧笑倩兮,美目盼兮,顾盼之间,风情万种。

    梅英夫人与雄一相处从来都是直来直去,从未有过如此,更不庸说打情骂俏了,虽是巾帼英雄,在战场上英勇无比,可是现在却偏偏拿这个小坏蛋毫无办法,被他撩拨的芳心乱撞,羞赧妩媚地娇嗔道:“休要油嘴滑舌,快快说出远交近攻的高见!”

    天龙坏笑道:“好姐姐,你不给我点刺激,我如何有灵感去想远交近攻的高见呢?”说罢,他张开双臂,干净俐落地将梅英夫人抱在怀中,低头便吻在她的娇嫩上。

    梅英夫人如被电击,死死按住他那不老实的虎掌,勉强软语求饶道:“好弟弟,饶了姐姐吧!你难道真要姐姐变成万人唾骂的娃荡妇吗?”

    天龙心中暗叹,知道此事不可急于求成,恋恋不舍地收回手来,摇头笑道:“姐姐还是放不下江户藩主夫人的身份!”

    “姐姐是雄一的夫人,其次才是藩主夫人,如何可以做出红杏出墙的丢人丑事呢?”梅英夫人羞赧无比地娇嗔道,“你既然喜欢上莉香了,如何又来欺负人家?须知我早晚会是你的岳母大人呢!”

    “莉香也是个美人胚子,可是怎么比得上你这个做母亲的成熟柔美呢?”天龙温情款款地尽把甜言蜜语说道,“原来姐姐已经知道刚才我和莉香的韵事,却不动声色难道早就想好了要拿莉香做挡箭牌吗?”

    “好弟弟,不要再纠缠不放了梅英夫人只好转移话题催促道,“人家已经让你吃了豆腐,你就快点告诉人家你对于远交近攻的方略吧!”

    “即使一亲芳泽,也已经刺激到我的灵感,如按你们所议,远交近攻必败无疑!”天龙停顿了一下,思忖着说道,“联合伊藤攻宫本,联合东仁攻伊藤,联合西泽攻东仁,分而治之,徐而图之,姐姐以为如何?”

    梅英夫人美目连眨,喜形于色娇嗔道:“由小到大,由弱到强,分而治之,徐而图之,果然是以弱胜强的好方略!也不枉了人家被你吃了豆腐一回!”

    “豆腐不白吃,除了远交近攻方略我再送给姐姐一份厚礼天龙咬着梅英夫人白嫩的耳垂低声说道,“为了防止出现萧墙之祸,今夜我要夜探成威府邸,还请姐姐指点一下地形哦!”

    “那你可要多加小心,注意防范幕后黑手狗急跳墙!”梅英夫人用几案上的茶具水果摆出来成威府邸地形,低声介绍着如此这般。

    “什么人?”天龙正在认真倾听频频点头,突然纵身跳出屋外,却见平八郎走了过来。

    “天刚,我可找到你了平八郎亲热地紧紧抓住天龙的手说道,“咱们俩还没有仔细聊一聊呢!她们都不听我说,天刚,我告诉你,黑龙帮把我关进了监狱之后……”

    天龙惟有苦笑,洗耳恭听……

    梅英夫人如被电击,死死按住他那不老实的虎掌,勉强软语求饶道:“好弟弟,饶了姐姐吧!你难道真要姐姐变成万人唾骂的娃荡妇吗?”

    天龙心中暗叹,知道此事不可急于求成,恋恋不舍地收回手来,摇头笑道:“姐姐还是放不下江户藩主夫人的身份!”

    “姐姐是雄一的夫人,其次才是藩主夫人,如何可以做出红杏出墙的丢人丑事呢?”梅英夫人羞赧无比地娇嗔道,“你既然喜欢上莉香了,如何又来欺负人家?须知我早晚会是你的岳母大人呢!”

    天龙蹑手蹑脚推门而入,见室内布置华丽典雅,书桌上整齐摆放着一些书籍文本,翻看着却是多为日文书籍,还有几本汉书唐诗。

    忽听得门外脚步声响,天龙急忙把书桌整理好恢复原状,扭头看卧床雕龙刻凤,幔帐流苏,床后一个高大立柜。

    脚步声越来越近,已可听见两个人说话的声音,“吱呀”一声门响,两个人走了进来,天龙在立柜之中觑得清楚,正是成威和丽颖夫妇。

    成威兀自气愤难平,嘴里叫嚷道:“我出生入死,还不是为了维护源氏家族?他一意孤行,四处树敌,屡战屡败,祖辈家业早晚断送在他的手中!我心可昭日月,天地可鉴,源氏列祖列宗可知我心啊!”

    丽颖生性贤淑,在成威面前向来不敢多说多问,只轻声道:“夫君须为天刚和我着想……”

    成威粗暴地将她一把推倒在,怒喝道:“莫非你也怀疑我不成?”

    自己的身体是父母给予的,他们不光给予,还将自己抚养长大,从心就是倍加精心的呵护,决不能容忍自己女儿受到一丝伤害。实际在结婚那一刻,他们才将自己交给了另一个男人,也相当于这个世上只有他才有权享用他们精心呵护多年的宝贝。

    而自己今天让另一个男人随意彻底的践踏了身体,毫无保留的展示了自己全部的私密部位,这不单是对不起老公,也对不起自己的父母。自己根本没有资格随意让别人触碰自己的身体,这被任何人知道自己也没脸活着,老公,女儿,家人,同事,朋友,甚至学生,她都从此无法在面对其中任何一个人,这都不是不要脸了,简直没脸见人!

    自己确实是坏女人,不仅没脸见人,如果被别人知道的话,连老公都无法做人,虽然他只是一个小警察,但他的关系网也几乎能遍布这个城市的每一个同行单位,各个行业都有一些朋友,而他的妻子,一个人民教师,以前在他朋友同事眼中至少是个很正派的人,今天竟然和自己学生干出这种事,自己光着声嘶力竭的在那个学生身子底下痛苦的高声的叫喊,不顾一丝尊严,因自己的过错,全家都抬不起头……

    但是,无论如何事情已经是这样了,柳菡香可以客观的认识到,事情并不能完全怪林天龙,自己也有责任,既然做了,从此时起,她愿意承担自己错误产生的一切后果……

    “叮铃铃”柳菡香听着上课铃声的响起,看着办公室窗外那片熟悉而陌生的校园,三年了,那个大男孩的身影早已疏远,可是她每当想起此番往事,却都不能化作过眼云烟,相反芳心之中却仍在隐隐作痛。

    林天龙挂掉梁晓璐的电话,心里却也有些失落,黄婉蓉石洁怡郭丽雅等人送出门来的时候,干妈杨诗敏已经在外面等候多时了,众人的客套寒暄他都没有听进去。

    杨诗敏一路上叮嘱他也这个耳朵进那个耳朵出,半天都没有回答一声。

    气得杨诗敏抬手一把扭住他的耳朵啐骂娇嗔道:“臭小子,干妈说话你当耳旁风吗?听见没有?”

    “哎哟哎哟,听见了,听见了林天龙这一下子心儿魂儿才收回过来,急忙挣脱干妈杨诗敏的芊芊玉手,顺势搂着她柔软细滑的胳膊,嬉皮笑脸地撒娇耍赖道,“干妈,你可扭疼我了!不就是给那个什么副市长电疗腰椎间盘突出症吗?还不是手到擒来易如反掌不费吹灰之力,可是对我有什么好处啊?”

    “龙儿,只要你今天能把李市长的腰椎间盘突出症治好了,你要什么干妈给你什么杨诗敏娇笑道,“说吧,房子还是轿车?干妈早就给你准备好了!”

    “房子轿车,我爸送我,我都没要,我要靠自己挣钱买,而且不仅仅是房子轿车林天龙笑道。

    “我就知道我的龙儿不是寻常之辈,听你小妈说这事了,说给你买好房子轿车你都不要,非要自己发展事业杨诗敏着宝贝干儿子英俊的脸庞,满心喜悦欣慰地娇笑道,“听说你一个电疗膏药就让可晴濒临关门的小诊所起死回生咸鱼翻身了,打你小的时候,干妈就看你与众不同,这些年干妈没看错你,干妈也没白疼你,实话告诉你,干妈的市政工程都掌握在李市长手里呢!所以,干妈这一大单工程也就掌握在你这个电疗圣手之中了!成与不成的,就看你了!”

    “得嘞!干妈,你既然这样说了,你就瞧好吧!”林天龙听干妈如此坦白,心花怒放,杨诗敏虽然是女商人女强人,可是在他面前并不藏着掖着,一向坦诚相待,再加上她大方豪爽的性格,他们义母义子之间倒是素来融洽亲密,一说一笑一颦一笑之间心领神会颇有默契。

    从郭立青黄婉蓉家里出来向后走了近百米,便是李茹真的家了。

    小保姆听见杨诗敏的声音,慌忙跑出来开门,看来杨诗敏在这里已经十分熟稔了。

    常务副市长的套房从外面看上去的确是平平淡淡的,可是进到里面却是装饰得富丽堂皇!那墙壁上挂着的字画一看就知道全都是珍品!

    洁净明亮的地板,长长的落地窗纤尘不染,黑色的真皮沙发,等离子液晶电视,煞是豪华。

    洁白的墙漆使得客厅显得整洁明亮,一张嫩绿色的布艺沙发和几个随意摆放着的大抱枕,一张齐膝高的小玻璃桌,再加上一个放满了小饰物的电视柜,简单而舒适的布置给人一种温馨浪漫的感觉。

    不过,林天龙却没有太多的时间去打量他们的房子,因为他的目光已经被正在背着他的李茹真深深地吸引着。她那一身连衣裙实在将她的身材显露得一丝不留,即使是从背后看,那翘挺的实在太过吸引人了,一双之极!

    “茹真姐,我把天龙给你带来了!”杨诗敏娇笑着说道。

    “那我可得看看什么样出色的孩子,如此千呼万唤始出来,一请二请才请来?”清脆悦耳的声音伴随着那圆润的娇躯转了过来。

    林天龙从郭立青黄婉蓉那里知道李茹真年龄比他们还要大上几岁,已经是一位年过不惑的半老徐娘了,哪里想得到保养如此有术,面前站着身穿一名兰色连衣裙的成熟美妇人!只见她高挑飘逸,玲珑浮突,的双腿并拢着靠在一起,娇嫩的小腿,冰肌莹彻,珠圆玉润!那婀娜凹凸的身段曲线柔美傲人,之上,那润圆的玉臀微微隆起,盈盈一握的柳腰曼妙玲珑,胸前那双的仿佛从平地之上隆起的峰峦,高耸鼓胀,让人忍不住想要探手摸上一把!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