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万书网 > 都市偷心龙爪手 > 第一百零八章 昨夜西风凋碧树(八)

第一百零八章 昨夜西风凋碧树(八)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万书网] https://www.65ws.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第2章第一卷毕业归来]

    第112节第一百零八章昨夜西风凋碧树(八)

    当晚,江户藩府大宴群臣,犒劳三军。

    雄一携梅英夫人挨桌劝酒,友良持重自斟自饮,信良和北泽敦拼酒,北泽豪与中岛茂划拳,放开了撒欢海皮。

    不一会,一直闷闷不乐撅着小嘴的莉香也忍不住加入进来,输了几次,几杯酒下去,玩兴上来,揪着中岛不撒手:“饿猫,臭猫,烂猫,我不信今晚赢不了你!”

    中岛无奈之下只好不着痕迹地输了几把,乖乖地喝了几杯,众人大笑。

    成威凭据其在源氏家族中独特的身份地位,拥有一座独立的府院。护卫林立,戒备森严,天龙仗着战神入体,身轻如燕,先爬上一棵大树,顺着树杈远远伸向高墙大院。展身形如棉絮一般轻飘飘落入院内。轻似狸猫,快如猎豹,凭着脑中图示,摸到内堂,倚窗窥探,烛光摇曳,房门虚掩,却空无一人。

    成威包扎了伤口,也是谈笑风生;大名武士觥筹交错,文臣武将推杯换盏,一派热闹祥和的气氛;天龙尽情享受着古代扶桑的帕梯,可惜没有卡拉偶凯爽一爽嗓子撒一撒酒劲。

    宴后,梅英夫人安排了两座上好庭院分别给天龙雅秀,中岛茂居住,分拨了丫鬟仆人侍候。

    夜里,雅秀躺在天龙的怀中,芊芊玉手轻轻抚摩着爱郎宽阔健壮的胸膛,低声说道:“我看雄一将军那样说话,只是安抚众将罢了,其实心底很可能对成威已经有了戒备之心了

    天龙叹道:“自古枭雄,必通权谋之术,阳谋阴谋,中外亦然!”

    雅秀不懂他的感慨,只是搂着他的脖子说道:“郎君,你知道吗?扶桑人最为崇拜的中华人物就是诸葛亮和赵子龙了,你现在简直就是他们俩的化身,你没注意梅英夫人看你的眼神都不对劲了……”

    “秀姐,你吃醋了吗?”天龙笑问道。

    “我才不介意呢!只要你对我好,越有美女喜欢你我越是高兴,毕竟我才是你的第一个女人嘛……”雅秀说时有些娇羞,也有些骄傲。

    “我也是你的第一个男人呀……”天龙笑道。

    “就是不知道平八郎怎么样了?”雅秀叹道,一说到被黑龙帮绑架的平八郎,雅秀的眼圈有些发红,天龙慌忙抚慰,英俊少年探过头来,用唇堵在雅秀温软的之上,舌头伸进她的小嘴,与纠缠在一起。

    中岛无奈之下只好不着痕迹地输了几把,乖乖地喝了几杯,众人大笑。

    成威包扎了伤口,也是谈笑风生;大名武士觥筹交错,文臣武将推杯换盏,一派热闹祥和的气氛;天龙尽情享受着古代扶桑的帕梯,可惜没有卡拉偶凯爽一爽嗓子撒一撒酒劲。

    宴后,梅英夫人安排了两座上好庭院分别给天龙雅秀,中岛茂居住,分拨了丫鬟仆人侍候。

    夜里,雅秀躺在天龙的怀中,芊芊玉手轻轻抚摩着爱郎宽阔健壮的胸膛,低声说道:“我看雄一将军那样说话,只是安抚众将罢了,其实心底很可能对成威已经有了戒备之心了

    天龙叹道:“自古枭雄,必通权谋之术,阳谋阴谋,中外亦然!”

    雅秀不懂他的感慨,只是搂着他的脖子说道:“郎君,你知道吗?扶桑人最为崇拜的中华人物就是诸葛亮和赵子龙了,你现在简直就是他们俩的化身,你没注意梅英夫人看你的眼神都不对劲了……”

    “秀姐,你吃醋了吗?”天龙笑问道。

    “我才不介意呢!只要你对我好,越有美女喜欢你我越是高兴,毕竟我才是你的第一个女人嘛……”雅秀说时有些娇羞,也有些骄傲。

    “我也是你的第一个男人呀……”天龙笑道。

    “就是不知道平八郎怎么样了?”雅秀叹道,一说到被黑龙帮绑架的平八郎,雅秀的眼圈有些发红,天龙慌忙抚慰,英俊少年探过头来,用唇堵在雅秀温软的之上,舌头伸进她的小嘴,与纠缠在一起。

    感觉着他熟练的,每一处之地都被他掌握,雅秀只觉身子象要飞了起来,只能从琼鼻中发出娇慵的,敞开一切迎接他对自己的入侵。

    中岛无奈之下只好不着痕迹地输了几把,乖乖地喝了几杯,众人大笑。

    成威包扎了伤口,也是谈笑风生;大名武士觥筹交错,文臣武将推杯换盏,一派热闹祥和的气氛;天龙尽情享受着古代扶桑的帕梯,可惜没有卡拉偶凯爽一爽嗓子撒一撒酒劲。

    宴后,梅英夫人安排了两座上好庭院分别给天龙雅秀,中岛茂居住,分拨了丫鬟仆人侍候。

    夜里,雅秀躺在天龙的怀中,芊芊玉手轻轻抚摩着爱郎宽阔健壮的胸膛,低声说道:“我看雄一将军那样说话,只是安抚众将罢了,其实心底很可能对成威已经有了戒备之心了

    天龙叹道:“自古枭雄,必通权谋之术,阳谋阴谋,中外亦然!”

    雅秀不懂他的感慨,只是搂着他的脖子说道:“郎君,你知道吗?扶桑人最为崇拜的中华人物就是诸葛亮和赵子龙了,你现在简直就是他们俩的化身,你没注意梅英夫人看你的眼神都不对劲了……”

    “秀姐,你吃醋了吗?”天龙笑问道。

    “我才不介意呢!只要你对我好,越有美女喜欢你我越是高兴,毕竟我才是你的第一个女人嘛……”雅秀说时有些娇羞,也有些骄傲。

    “我也是你的第一个男人呀……”天龙笑道。

    “就是不知道平八郎怎么样了?”雅秀叹道,一说到被黑龙帮绑架的平八郎,雅秀的眼圈有些发红,天龙慌忙抚慰,英俊少年探过头来,用唇堵在雅秀温软的之上,舌头伸进她的小嘴,与纠缠在一起。

    翌日清晨,天龙和雅秀并肩走进了大厅,一进厅,新承灌溉后的雅秀立时让厅内众人皆看呆了眼。

    雅秀本来就美如天仙,饱经爱情滋润后更是之极,脸上浮着淡淡的、若有似无的嫣红,眉眼间充盈着勾动人心、慵懒满足的动人风情。厅内所有的人,不论是梅英夫人,还是源氏雄一、三浦友良、北泽敦等人,又或是其它随从侍女,皆是看得目瞪口呆!

    雅秀婀娜而行,这时她的身子还是浑体软软的,看人的眼睛水汪汪的透着一股迷人的媚态,连走动的时候仿佛都有着一种的韵律。看得厅内所有的人皆是神魂颠倒。

    众人表情各异:男人眼中满是赞叹的神情;梅英夫人是过来人,自然明白雅秀一夜之间就变得越发光彩照人的原因所在;倩儿、琳儿两名侍女,虽见多识广,又同为女性,也是看得目不转睛;莉香是看得长大了小嘴,一双手无意识地抚着衣裳;其它随从侍女也皆是一幅惊叹迷醉的神情。

    雅秀被众人看得俏脸一红,横了天龙一眼,弄得他心都酥了起来。见众人如此颠倒,天龙心中满是志得意满的神情,他咳嗽了一下,笑道:“各位,眼珠子掉了一地了!”

    众人大笑,梅英夫人和倩儿琳儿过来围着雅秀问长问短,四个女人一台大戏,聊得莺声燕语不亦说乎。

    莉香微微使个眼色,中岛茂无可奈何便来相约:“龙本兄弟,借一步说话!”

    天龙不明所以,随他刚出庭院,忽觉双手一紧,已被中岛茂扣住了脉门,紧接着一声娇叱,莉香窜出来用宝剑架在了天龙颈上娇笑道:“什么少年英雄?还不是被我一招制服了?哈哈!”

    只见莉香长长的睫毛、水汪汪的大眼,充满了青春俏丽的。小巧的鼻子、丰润微翘的嫩唇,艳红欲滴、吐气如兰,一张一阖的十分迷人。丝绸般俏丽的长发迎风飘扬,玲珑浮凸的感性身材引人犯罪。

    中岛茂在旁边无奈地苦笑道:“龙本兄弟莫要怪我,这妮子实在难缠,你就权且认输了吧!”

    话音未落,饿虎但觉天龙手腕一震,竟然再也扣不住,泥鳅一般滑溜出去。天龙身形一闪,已到了莉香身后,右手抢过宝剑,左手搂住莉香的柳腰,大声笑道:“莉香小姐,你终于上了虎兄的当了,多谢虎兄配合!”

    莉香柳眉倒竖怒斥中岛茂道:“好呀!你这个臭花猫,死烂猫,居然和他合伙骗我!我说你怎么答应我了呢?”握起粉拳要捶打中岛茂。

    “你们俩都是鬼难缠,我怕了你们了!”中岛有口莫辩,只好苦笑着脚底抹油,溜之大吉。

    “死天刚,还不放开我?”莉香娇叱道。

    “放开你可以,乖乖叫我一声龙哥哥!”天龙故作一脸坏笑地威胁道,“敢对我以剑相向,还张嘴闭嘴死天刚,爸妈妈如果知道了不知道会不会轻饶了你?”

    “你不可以告诉我父藩和母亲,人家只是和你开个玩笑嘛!”莉香昨晚被父亲源氏雄一训斥之后,一夜才缓过来心情,可不想再触霉头,只好撅着小嘴撒娇耍赖道,“你是先生,总不会这么小气吧?”

    “对于美女我从来不小气的!可是一大早就被人又打又骂的,总要让我找回面子吧?!”天龙看出来少女的犹豫,温柔地搂着她的柳腰,感受着她腰肢的纤细绵软,柔声问道。

    “你……你想怎么找面子……”莉香娇羞地呢喃道,她也不知道自己怎么了,被他一摸上柳腰,她就芳心狂跳,酸麻,浑身酥软无力,如果不是有他搂着,几乎要瘫软在地上了。

    “莉香小姐今天打扮的这么漂亮,娇小玲珑,秀色可餐天龙轻轻着她绵软的柳腰,温情款款磁性的嗓音催眠着莉香的大脑,“能够有你这样的美女陪我在这里,也是一件趣事,美妙的好像在富士山徜徉

    天龙俯头瞧着她俏秀清甜的脸庞。

    源氏莉香水汪汪的大眼睛的确会说话……随着长长的睫毛一颤一颤……呢喃着少女的温柔……小巧的鼻子有西方人的,又有着东方人的圆润,没有棱角。白里透红的双颊、泛着浅浅的酒窝,又带着一抹羞涩却迷人的微笑。

    樱桃般的小嘴,虽是素颜,却像是已经擦了口红,鲜嫩欲滴。白玉般的贝齿展露了笑靥,无瑕无疵,比电视上的牙膏广告更眩目、更亮眼、更勾魂夺魄……

    长长的秀发束成一绺高高的马尾,露出她白净无瑕的粉颈,十分妩媚。她的脸蛋很小,水嫩嫩的,看起来就像是白玉雕成的维纳斯、又像是晶莹剔透的瓷娃娃。她的眉很细,眼睛很大,小鼻子又尖又挺,娇艳欲滴的红唇比樱桃更亮丽、比雨后的彩虹更柔滑。

    虽然她穿着粉红色紧身武士服,却掩不注曼妙的曲线,反而更让天龙注意到她傲人的、还有那又翘又圆的一对美股。

    她的腿很,又直又迷人。她的脚很小,小马靴上还有樱花的绣花图案。整体的线条非常匀称,十分协调。不管从哪个角度看,她的身影都非常优美、平衡、婀娜多姿、千娇百媚。

    莉香身疲力竭,只是象征式挣扎了几下,便软倒在他的挤压里,惊怒道:“你要干什么?”

    天龙柔声道:“当然是要略施惩罚,让莉香小姐永远把我记在心间呀!”

    莉香大惊,奋起余力挣扎,岂知天龙借势用胸腿摩擦她敏感的禁地,挣扎反变成似向对方作出强烈反应。

    她自出生以来,还是第一次被男人如此轻薄无礼,像现在这样可是破题儿第一趟。心虽不忿,但身体却传来阵阵蚀骨的奇异感觉。

    她对于天龙的第一印象相当不错,光是听到北泽三浦兄弟对他在战场上的描述就令人惊叹,尤其是单骑闯阵搭救她母亲梅英夫人的场景犹如赵子龙救阿斗似的惊险万分精彩绝伦,在众人的心中,这个来历不凡的大男孩似有着无穷无尽的体力,战斗杀伐时使人心寒,温柔浅笑时则洒脱不羁,竟使她现在即管被他大,仍很难真的痛恨对方。

    梅英夫人今天刻意将自己打扮了一下,镜中的佳人柳眉纤纤、颊红脸嫩,纤细乌润的发丝写意地伏在肩上,美目里尽是透着羞涩渴望的,成熟的风情间隐隐飘出一股说不出的。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