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万书网 > 都市偷心龙爪手 > 第九十八章 尽释前嫌师生和好(七)

第九十八章 尽释前嫌师生和好(七)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万书网] https://www.65ws.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第2章第一卷毕业归来]

    第102节第九十八章尽释前嫌师生和好(七)

    此时柳菡香并没有觉得舒服一点,反而是越来越难受,因为自己无论怎么摸自己的圣女峰也达不到被林天龙摸时的效果,隔靴搔痒般的感觉,甬道里面那股神秘的热浪似乎是越来越胀,甚至胀得她都有些小腹痛了,但是自己竟然毫无办法。

    柳菡香用手隔着连裤袜用力地往自己甬道里面抠了一下,非旦没有起作用,反而好像刺激那股热浪拚命翻腾了一下,她觉得实在无法忍受了,痛苦的了一声,嘴里也骂了出来“林天龙,你这个王八蛋!”她也不知道是什么理由骂他,总之此时她特别恨他!恨他不能及时出现在自己面前,恨他不能蹂躏自己……

    从来没有哪个男生或男人让她这样动心过,她上学时不必多说,即使和老公结婚后单位里也不乏追随者,无论是英俊帅气还是才华横溢她都没有动心过,当然她因为有了家庭都不去想这些事,唯独这个林天龙怎么如此厉害,柳菡香自己都百思不得其解。

    那天正在柳菡香倍受思春煎熬的时刻老公给她去了个电话,意思是这边出了状况,暂时还不能回去。事实也是这样,有两名重要犯罪嫌疑人逃到了云南,老公他们只好继续深入抓捕,而且刻不容缓,万一他们从那里偷渡出境就麻烦了。

    柳菡香听完似乎是有意把情绪撒到老公身上,“那女儿的出游计划又泡汤了!?”

    “对不起,我也没办法,不行你和爸妈带着她去!”

    “那能一样吗?你还回家过的了年吗?”

    “这是什么话,当然,你别生气,等我回来第二天就去好不好?”

    “行了,行了,知道了,什么也指望不上你!”不等我说话她就挂断了电话。

    老公当时心理也很难过,一是确实对不住女儿,二是离家这么久了她都没有体贴地问侯他一番,但又一想也许是她生气了,确实他都一个多月没回家了,现在又不知要多久,也确实够辛苦她的,什么也帮不上,这次一定从云南给她带回一件好的玛瑙道饰,所以当时的他也没有太在意,工作也不容他时间去在意,所以他也一点都没有意识到那晚会出事……

    柳菡香挂下老公的电话,骂都懒得骂他,只说,“从来就没指望过你,什么也指望不上!”心情已经到了快崩溃的边缘。

    就在这时手机又响了,是林天龙打来的,她的心情就像翻了一个360度的跟头,激动又兴奋,平复了一下心情,手才竟然颤抖着按下接听键。

    “老师,您休息了吗?”他还是这口气。

    “嗯,没有,有什么事吗?”柳菡香自然也装的淡定,其实她听到他那浑厚嗓音的一剎那,就快醉倒了一样,那股热浪撞击的她都快变成撒娇的口气了。

    “您说话方便吗?”林天龙小心地问。

    “嗯,还好吧,你说吧!”柳菡香也装的强作镇静。

    “您别生我气了行吗?我错了!”

    “你怎么了?没犯什么错呀?”柳菡香继续装湖涂。

    “总之您别生我气行吗?我一定继续好好学习,您也别讨厌我!”

    “嗯,你知道好好学习了就好,就这事吗?”柳菡香不希望他说是。

    “哦,就这事!”

    林天龙的回答让柳菡香又很失望,她此时到真希望他说几句过份的话,她自认为自己一直洁身息好,是好女人,自己一直很看不起那种犯贱的女人,看着学校有些女生被男生调戏非旦不生气阻拦还很快乐的样子她就生气,她训斥这样的女孩有时很难听,说她们不自重,不自爱,女孩子的身体是高贵且神圣的,怎么能随便让人侵犯,这样做也对不起父母!

    但现在她自己也变成了这样,竟然也希望一个男生,调戏自己,她自己的身体也愿意让别人侵犯了,不知她有没有想过自己训斥学生的话。

    “那好吧,你早点休息吧!”柳菡香掩饰着自己的失望情绪。

    “等会儿,老师,您有事吗?”林天龙像突然想起什么一样。

    “怎么了?什么意思?”

    “您要是方便没事儿能不能出来坐一会儿,我想和您请教点问题!”

    “这么晚了,不方便吧?”

    柳菡香这个吧加疑问语气显然就是应承了,但她真怕林天龙说那就算了。

    “您要是没事儿就一会儿,我这会去您家不方便了,所以去外面坐坐!我就在您家楼下!”林天龙有些着急了,说出了自己竟在她家楼下。

    “啊,你怎么会在我家楼下?”柳菡香觉得又惊喜又惊讶,鞋都没穿就跑到窗前看,太黑了看不到。

    “我都在您家楼下待了一个小时了,不敢打电话也不敢上去!”

    “你等一会儿吧……”

    柳菡香很兴奋的开始打扮,还是穿下午的逛街的衣服,只是稍微的整理了一下,把连裤袜抻平,把香罩稍微正了正,补了一下妆,然后就快步向门外走去。

    到了一楼才淡定一下自己,慢慢走出去上次接自己的宝马就停在楼门口,柳菡香打开副驾驶的车门,终于结束了两天的煎熬,再次看见了那张年轻帅气的面孔,她此时心情格外的好。

    林天龙的也是非常高兴,他知道她这么晚答应和他出来意味什么,有过那两次短暂而激情的相触她还愿意出来和自己单独见面,显然已证明了自己的实力,没有哪个女孩儿能逃的掉,但这个女孩儿和别人不一样,她的身份和成熟魅力是他以前没接触过的,那种神秘感让他无法阻挡,触碰她圣女峰的那种手感好极了,妙不可言,好想再体会那种感觉。

    俩人见面谁都不知道说什么了…

    柳菡香还强装镇静,“有什么事?和我请教什么说吧!”

    林天龙什么也没说,伸手就粗暴把她搂在怀里,柳菡香实在也没有精神和毅力再去阻拦他了,激烈地回应起他的激吻,柳菡香都能从他嘴里感觉到一股烟酒混合的气味。

    放下柳菡香的右手,林天龙的右手则抚上了高耸的圣女峰。因为在紧身体恤下的痕迹会很明显,所以柳菡香穿了尽量轻薄柔软的丝质。

    这下可爽了林天龙,隔着汗湿的简直就像握在的圣女峰上一样,起来柔软弹动。

    挺立的樱桃顶起衣衫,被夹在指间轻轻拉扯,

    “嗯——”

    敏感的樱桃被袭,柳菡香已无法平静,终于忍不住的出声,闭着眼睛,急促的喘息。

    柳菡香终于迷失了,刚刚在家中的激情,本已让身体感性十足,再加上林天龙的有意戏弄终使敏感的神经忘记了抵抗。恍惚中,抚摩的手已经移到了柳菡香的羞处,隔着和丝袜用力的摩擦,嘴则含住嫩滑的,堵住柳菡香的娇呼。

    揉搓圣女峰的右手也越来越用力,樱桃更被不断的扯动。随着林天龙贪婪的大嘴离开嫣红的,被积压的瞬间爆发,

    林天龙恨不能要把柳菡香生吞活咽下一样,她觉得浑身的骨头都快被他强有力的臂膀给勒折了,但这点疼痛很快就被给淹没了,他又把手伸向了她的弱点,樱桃毫不示弱的就挺立起来,整个圣女峰被他疯狂的把玩。

    柳菡香甚至觉得圣女峰都快被他给揉爆了,但她觉得真的好舒服,她甚至都奇怪他为什么会如此了解自己的身体,怎么舒服他就怎么摸,圣女峰在他的手里就像是被赋予了生命一样,活力四射,敏感卓绝!这好像是一种先天的默契,和我永远也不会有的默契。她知道自己的呼吸和他一样都很不均匀了。

    天龙感觉浑身上下充满了力量,飞身腾空,大力灌篮。

    可是,篮球突然不见了,而他的巴掌却重重地掴在了一个人的头上,双脚不由自主地狠狠踢在一个人的胸口,然后稳稳地落在地上,那人惨叫一声飞出老远。

    天龙慌忙跑过去想扶起那个人,却发现那人头上挽着发缵,身穿黑色袍服,络腮胡子,却是怒目圆睁,嘴角,身体抽搐,眼见不能活了。

    “喂!老兄,不会这么夸张吧?”天龙实在不敢相信自己居然打篮球打死了人。

    他这才注意到自己的脚下已经不是学校的灯光球场,而是绿茵茵的草地,四周熟悉亲切的同学一眨眼全都不见了,自己一瞬间仿佛到了一个陌生的世界。

    天上日食即将结束,阳光依旧灿烂,天空是那么的蔚蓝清澈,云彩是那么的洁白无暇,这是哪儿呀?

    天龙发觉身旁还有人,猛然转身,不远处一个青年男子正目瞪口呆地盯着自己看,头上也挽了一个发缵,衣袍宽松,袖子肥大,胖嘟嘟的嘴巴张开了半天合不上,一脸不敢相信的神情,他跪在地上,双手高举,叽里咕噜的说着什么。

    天龙走到他的面前,见他白白胖胖的,一脸虔诚敬他为神的表情。

    天龙伸手把他拉了起来,笑着问道:“喂,胖哥,这身穿着打扮,不会是在拍电影吧?拍《最后的武士》吗?”

    那胖青年摇了摇圆圆的脑袋,好像听不懂天龙在说什么,突然他用手指着天龙胸前的玉佩,两眼瞪得如同鱼丸似的,叽里咕噜地连说带比划,弄得天龙一头雾水。

    胖青年见天龙也听不懂,急得抓耳挠腮的。突然想起来什么似的,指了指东面,然后伸出胖乎乎的手拉着天龙就一路小跑。

    “喂,老兄,干什么呀?”天龙见他似乎没有什么恶意,也就跟着他一路跑去。

    蓝天,白云,绿树,碧草,一个头挽发缵身穿袍服的古装男子拉着一个秀发飘逸穿着球衣短裤运动鞋的时尚男孩在画面里奔跑,这一场景令天龙感觉如在梦中。

    除了这条林道,眼前出现一片村落。古朴的建筑,木质的架构,风格别样,错落有致。

    胖青年拉着天龙走进一个宅院,嘴里喊叫着,然后拉开雕花木门,请天龙进去。他做个手势,示意稍等,又拉开一道推拉门进了里间。

    天龙打量着屋内摆设,迎面墙上醒目地挂着书法条幅:床前明月光,疑是地上霜,举头望明月,低头思故乡。——唐李太白

    (星号后面此处抵消河蟹,为了方便您的阅读,请把订阅记录截图发到作者QQ邮箱,换取合集方便阅读!)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