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万书网 > 都市偷心龙爪手 > 第七十三章 心事重重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万书网] https://www.65ws.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第2章第一卷毕业归来]

    第77节第七十三章心事重重

    心事重重的郭立青此时此刻正一边喝着咖啡,一边站在市府大楼最高层俯瞰炎都市全貌,似乎大地就在他脚下,四海皆可睥睨。炎都市物产丰富,能源储备,富甲天下,这些年的安排运筹和长袖善舞,炎都市三大煤矿,他控制其二,至于在医疗教育娱乐方面的投资不过是应景而已,敷衍一下属下罢了,所以,他控股最大的康华医院反而让非嫡系的公安局长孟元庆的老婆曹白凤出任院长,也算是对于炎都市市府势力的一种平衡。

    无论什么时候,郭立青都希望自己的财富得到继承,他渴望自己的信念得到延续,如果有一个儿子的话,这一切都能实现。

    可是,一想到家中至今没有一儿半女,郭立青心里就隐隐作痛,多少年来,他就是睡梦中也希望自己能有个儿子,二十多岁的时候一心扑在仕途上,未曾为子嗣问题担心过,到了三十岁才开始发现问题,北上北京南下上海寻访各大名医专家教授,但很遗憾,十年前北京上海医生都告知郭立青,他的过稀,几乎如水,存活量只有百分之零点三,换句话说,即使是采取最先进的试管婴儿培育技术,也根本无法使女人怀孕。

    十年里,郭立青走访天下名医,吃遍天下名药,但都无功而返,他最终承认无力回天,但他拒绝承认失败,因为他深爱着妻子黄婉蓉,因为黄婉蓉不惟是端庄贤惠的贤妻,更是对他仕途顺利平步青云有着至关重要的作用,不管是从夫妻感情上还是利害关系上,他都离不开爱妻,心里早就有了思想准备,只要是黄婉蓉所生,他愿意视如己出。

    一次深切的交谈后,郭立青向黄婉蓉提出了借种的提议。可是被黄婉蓉断然拒绝,其实,这也是情理之中的事情,郭立青反而老怀宽慰。

    以黄婉蓉如此身份如此地位,更是自视清高超尘脱俗之人,如何能够接受借种之事,俗话说纸里包不住火,没有不透风的墙,万一传了出去,她真是没脸见人,没法活了。更何况她除了丈夫,也无论如何不敢想象被丈夫之外的男人触碰身体,更不要说耕耘播种兴云布雨了。在她心里,只有光明正大正人君子的丈夫一人,虽然最近几年日渐冷淡,生活质量每况愈下,但是,她理解丈夫都是忙于公务,压力太大,再加上不能生育,心中苦闷,难免对她有些冷淡,有些疏远,可是,夫妻之情,恩爱犹在,即使婚姻无性,她也无怨无悔,不离不弃,守身如玉地陪伴丈夫白头偕老。

    但是,宽慰归宽慰,心思还是心思,郭立青仿佛到了更年期似的,朝思暮想着得到一个孩子,他不慌不忙不紧不慢地继续给妻子灌输思想,好像就是为了把心底的压力转移到妻子黄婉蓉身上一样,一而再再而三地把借种这个皮球踢到爱妻黄婉蓉面前。

    出乎意料,从炎都山观音庙回来之后,这次黄婉蓉表现的相当平静,没有再断然拒绝丈夫郭立青的提议,因为在这些年的求医过程中,黄婉蓉深深地体会到丈夫郭立青对孩子尤其是儿子那种近似于的渴求,这种的渴求令黄婉蓉产生了恐惧,她甚至害怕郭立青会收养一个陌生的男孩,然后将郭家财产甚至包括她都合盘托付给陌生男孩完全继承。

    自从在炎都山观音庙巧遇林天龙之后,信佛虔诚的黄婉蓉认定前世注定,菩萨显灵,自己今生与这个大男孩有缘,动了念头想认这个大男孩做干儿子,一来还了自己在观音菩萨面前的许愿,二来也缓解一下丈夫郭立青对孩子的渴望和对她的压力,三来她也可以聊以,满足一下自己年已不惑却还从未有过的母爱泛滥。

    郭立青听了爱妻黄婉蓉这个建议之后,呆呆愣了一下,随即就表示同意了。因为他从炎都市观音庙回来之后,也有过这个念头,当然最重要的是看中了那个大男孩是个可早就之才,尤其是知道了昨天下午大男孩力挫刑警队副队长闻泰达之后,他愈发感觉这个大男孩是观音菩萨赐给他的一员大将,倘若不好好使用,真是辜负神仙美意了。

    至少夫妻俩现在对于认林天龙为干儿子是想法一致的,当然了,郭立青心底未必没有别的想法,那个想法最初在炎都山上观音庙外看到大男孩亲吻他爱妻黄婉蓉的时候,就产生了一种莫名其妙的刺激感觉,先认做干儿子,假以时日,或许这个干儿子真的可以给他带来一个亲儿子,也未可知。想到这里,郭立青甚至感觉自己有些心理,可是,残酷的现实逼得他不得不胡思乱想,面对炎都市纷繁复杂的权力斗争,面对不孝有三无后为大的残酷压力。

    这时,他看到家属院停车场,林天龙和石洁怡走出轿车,郭立青悠悠地叹了口气:“天龙这孩子很有意思!我也该回去看看了!”

    “日月七彩玉佩之红光代表火,橙光代表金,黄光代表土,绿光代表木,蓝光代表水,紫光代表神圣魔法,黑光代表黑暗魔法。遇鲜血而发光吸收宇宙能量,遇日食而穿越时空隧道,遇宝矛而神气相通神魔一体除魔卫道,正所谓冥冥之中自有天意

    仙女为天龙挽了一个发缵,用一支小小的钗子作发簪。

    “这不是普通的发簪,这就是重逾十万八千斤的镇海如意宝矛,从现在起你就是龙本太郎了!”仙女倏忽不见了。

    天刚心想:“龙本就龙本,我姓龙又是龙的传人,当然以龙为本了!”

    “小子你也配让老子为你效力吗?”一个充满磁力的声音“嘎嘎”狂笑着从脑后传来,“小心我吸你脑髓喝你的血!”

    龙本胸前的玉佩发出紫色的光芒,镇住了宝矛中的战神的邪笑。

    龙本看了一眼玉佩,脑中灵光一闪,拔下发簪宝矛,迎风一晃碗粗细丈八宝矛,又一晃又是发簪大小,说道:“你不乐意我也不满意,我也是被人赶鸭子上架。如果不是那个美女姐姐和这个仙女姐姐,我才不愿意做什么太郎呢?不过话又说回来,谁让你我是男人呢!天塌下来,你不撑谁撑?我不入地狱谁入地狱?你我现在就是绑在一根绳上的蚂蚱,蹦不了我,也跑不了你!还望老兄,通力合作,雄风依旧,再展神威!”一边念念有词,一边咬破中指,将血抹遍矛身,宝矛顿时发出奇异的金光,那声音适意地大叫:“好小子,有你的,好舒服!几百年没有饱饮鲜血了,好爽啊!你又有日月玉佩护身,老子服了你这小子了!”

    宝矛和玉佩的光聚合在一起,笼罩着龙本全身,一团真气贯通五脏六肺十十二经脉,龙本只觉脑中轰然一声,已经晕了过去。

    也不知过了多久,雅秀悠悠醒转过来,“秀姐,秀姐!”是天刚在轻声呼唤她。她睁开眼,真是天刚,紧紧握住她的手,神采奕奕地看着她。

    “天刚!”

    “秀姐,我成了你的龙本太郎!”雅秀这才看清天龙头上挽了个发簪,一支奇特的钗子插在发结上,浑身洋溢着迷人的光辉和气息,更加显得英气勃发,俊朗潇洒。

    雅秀感觉身上又有了力量,激动之下竟然坐了起来说道:“天刚,你成功了?你找到宝矛了?”

    天刚微笑着点点头,伸手从发簪上拔下那个钗子,捧在掌心。雅秀看那钗子就象一个小小的矛枪,用手指刚要去碰,天刚手一晃,掌心中赫然出现一杆金光闪闪的宝矛,寒气逼人,又一晃,依然小如金钗,插入发结。

    雅秀见了又是高兴又是难过,突然捧着脸哭泣起来。天刚知道她是因脸上的刀伤而自惭形秽,女人的容颜就是自己的尊严,也难怪她如此痛不欲生。

    “秀姐,无论怎样,我都爱你!在我心中,你像以前一样美丽!”他紧紧搂住她的双肩,可他的话更刺激她发疯似的要推开他。天刚冲动地捧住她的脸,深深亲吻她的眼睛,她的香腮,她的脸上的刀口,她颤栗着。奇迹出现了,天刚吻过的伤口神奇地愈合了,光滑依旧,不着一丝痕迹。

    黑暗之魔逃诸东瀛群岛,再度兴风作浪。而这次却命中注定由佩戴日月七彩玉佩的有缘人天龙——龙本太郎执如意宝矛,由战神独孤魔胎相助以拯救扶桑。

    “日月七彩玉佩之红光代表火,橙光代表金,黄光代表土,绿光代表木,蓝光代表水,紫光代表神圣魔法,黑光代表黑暗魔法。遇鲜血而发光吸收宇宙能量,遇日食而穿越时空隧道,遇宝矛而神气相通神魔一体除魔卫道,正所谓冥冥之中自有天意

    仙女为天刚挽了一个发缵,用一支小小的钗子作发簪。

    “这不是普通的发簪,这就是重逾十万八千斤的镇海如意宝矛,从现在起你就是龙本太郎了!”仙女倏忽不见了。

    天刚心想:“龙本就龙本,我姓龙又是龙的传人,当然以龙为本了!”

    “小子你也配让老子为你效力吗?”一个充满磁力的声音“嘎嘎”狂笑着从脑后传来,“小心我吸你脑髓喝你的血!”

    龙本胸前的玉佩发出紫色的光芒,镇住了宝矛中的战神的邪笑。

    龙本看了一眼玉佩,脑中灵光一闪,拔下发簪宝矛,迎风一晃碗粗细丈八宝矛,又一晃又是发簪大小,说道:“你不乐意我也不满意,我也是被人赶鸭子上架。如果不是那个美女姐姐和这个仙女姐姐,我才不愿意做什么太郎呢?不过话又说回来,谁让你我是男人呢!天塌下来,你不撑谁撑?我不入地狱谁入地狱?你我现在就是绑在一根绳上的蚂蚱,蹦不了我,也跑不了你!还望老兄,通力合作,雄风依旧,再展神威!”一边念念有词,一边咬破中指,将血抹遍矛身,宝矛顿时发出奇异的金光,那声音适意地大叫:“好小子,有你的,好舒服!几百年没有饱饮鲜血了,好爽啊!你又有日月玉佩护身,老子服了你这小子了!”

    宝矛和玉佩的光聚合在一起,笼罩着龙本全身,一团真气贯通五脏六肺十十二经脉,龙本只觉脑中轰然一声,已经晕了过去。

    也不知过了多久,雅秀悠悠醒转过来,“秀姐,秀姐!”是天刚在轻声呼唤她。她睁开眼,真是天刚,紧紧握住她的手,神采奕奕地看着她。

    “天刚!”

    “秀姐,我成了你的龙本太郎!”雅秀这才看清天龙头上挽了个发簪,一支奇特的钗子插在发结上,浑身洋溢着迷人的光辉和气息,更加显得英气勃发,俊朗潇洒。

    雅秀感觉身上又有了力量,激动之下竟然坐了起来说道:“天刚,你成功了?你找到宝矛了?”

    天刚微笑着点点头,伸手从发簪上拔下那个钗子,捧在掌心。雅秀看那钗子就象一个小小的矛枪,用手指刚要去碰,天刚手一晃,掌心中赫然出现一杆金光闪闪的宝矛,寒气逼人,又一晃,依然小如金钗,插入发结。

    雅秀见了又是高兴又是难过,突然捧着脸哭泣起来。天刚知道她是因脸上的刀伤而自惭形秽,女人的容颜就是自己的尊严,也难怪她如此痛不欲生。

    “秀姐,无论怎样,我都爱你!在我心中,你像以前一样美丽!”他紧紧搂住她的双肩,可他的话更刺激她发疯似的要推开他。天刚冲动地捧住她的脸,深深亲吻她的眼睛,她的香腮,她的脸上的刀口,她颤栗着。奇迹出现了,天刚吻过的伤口神奇地愈合了,光滑依旧,不着一丝痕迹。

    没有白纱的遮掩,没有血迹的玷污,没有伤痕的瑕疵,雅秀的美是那异乎寻常,令人呼吸屏止,笔墨无法描述的。

    她的年龄约在四十四五岁左右,脸颊清丽绝伦,肤色晶莹如玉,脸上的轮廓线条若刀削般充满美感。晶莹妩媚、灿若星河的眸子、弯弯的柳眉,而小巧的鼻子,红润而柔软的,天鹅般优美的脖子……

    (星号后面此处抵消河蟹,为了方便您的阅读,请把订阅记录截图发到作者QQ邮箱,换取合集方便阅读!)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