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万书网 > 都市偷心龙爪手 > 第五十九章 江山易改(二)

第五十九章 江山易改(二)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万书网] https://www.65ws.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第2章第一卷毕业归来]

    第63节第五十九章江山易改(二)

    那船距离码头数十丈外,由码头每隔三四丈停泊一叶小舟,铁锁连环绵延直至巨船之下。看这个情形,没有一定的轻功连船边都够不着,更不用说登上这高比城楼的船头了。

    阿健笑道:“真是一条船难倒多少英雄好汉!看来我也有份打擂了,蜻蜓点水跨越十叶小舟飞登船头,对我来说易如反掌不费吹灰之力哦!”

    琳儿芊芊玉指在他头上打了几下栗凿揶揄道:“拜托!小朋友,再吹天都要塌下来了!”倩儿娇笑不语。

    忽听得一声鼓响,船头一人飞身而下,在空中燕子三抄水,足尖点动三叶小舟便已站在了码头之上。却是一位四十多岁的青年,容貌清秀,锦袍玉带,气质不凡,温文尔雅,倒像是个读书做学问的秀才。他才露了这手轻功,群豪登时鸦雀无声,心内均自佩服。

    他深鞠一躬朗声说道:“诸位豪杰大驾光临,在下伊藤嘉树奉父藩之命专程在此迎接!”

    众人“哦”了一声,暗道此人就是伊藤光夫的大公子,果然是将门出虎子,名不虚传!

    “来时家父再三叮嘱我代为向诸位致意,感谢诸位英雄豪杰对舍妹的抬爱!”说着深鞠一躬再施一礼。

    群豪纷纷还礼,暗道人说“源氏仁、西泽贤、伊藤礼、宫本奸”,伊藤明达知礼,果然不错!

    “古语曰:没有规矩不成方圆。此去长崎赴擂,登上‘红丸号’巨舰者方有资格。名额有限,仅限百人,望诸君好自珍惜!”

    此言一出,群豪哗然,百人之限意味着将有一大半人在码头这里就要被淘汰出局。其实,大家心里明白,仅以轻功而论,就有三分之一只能望船兴叹,再论武功的话,能有百人登船赴擂就已经相当不错了。

    “但凡无缘登船者,只好委屈自行过海,既可至长崎观擂赴会,亦可在九州游览观光,嘉树必尽地主之谊热情款待。眼下怠慢之处还请诸位英雄豪杰包涵一二!”

    伊藤嘉树说着再一拱手道:“但请诸位点到为止,手下留情。嘉树在船上恭候尊驾!”说罢身形展动,点了三叶小舟,直如大鹏展翅一般飞上船头。

    琳儿不禁赞叹道:“哇,好帅的轻功哦!”

    阿健揶揄道:“只是轻功帅吗?还是人比较帅吧!”

    琳儿佯怒又要请他吃栗凿,阿健抱头而逃,梅英夫人和倩儿娇笑不已。

    天龙对梅英夫人说道:“伊藤嘉树举止不凡,风度绝佳,一定胸有抱负,真是虎父无犬子!”

    梅英夫人笑着揶揄道:“怎么?八字还没有一撇就先恭维起大舅哥了?可惜他听不到哦!”

    把天龙噎得成了闷嘴葫芦,倩儿琳儿和阿健都忍不住掩口窃笑。

    忽听一人尖叫道:“待俺土肥一郎登船赴擂,掳获美人啊!”一个瘦的竹竿似的中年男子纵身形已到了第三条小舟,比伊藤嘉树虽有云泥之别,倒也灵活迅捷。

    一位英气勃勃的青年断喝道:“跳梁小丑也敢丢人现眼!”声音未落,人已到了那瘦子身侧,竟是后发而先至。

    天龙听见旁边一位长须黑脸老者说道:“那竹竿外号‘毒蜂’,出了名的采花贼,先奸后杀,最是伤天害理!那青年却是名古屋有名的侠客田中毅,历来是行侠仗义嫉恶如仇!”

    天龙心有所动地看了老者一眼,老者也似有意无意地瞥了他一眼。天龙又有了那种仿佛自己的心思都被他看透了一样的感觉,好像雅秀姐姐来到他身边一样。

    “毒蜂”土肥一郎长剑啸响,攻势凌厉。田中毅身形飘忽,只是躲闪。

    “毒蜂”得寸进尺,步步紧逼,出手狠毒,招招欲置田中毅于死地。田中毅看看已经对毒蜂的招数了解的差不多了,蓦然启动反击,银光乍闪,两人身体卜一接触,又迅即弹开。田中毅悠然退后负手傲立,好整以暇地看着对方;而土肥一郎却瞪圆了死鱼眼,一句话也说不出来,喉咙里“咯喽”连响,瘦骨嶙峋的死尸竹竿似的飘落海中。

    田中毅器宇轩昂回身看了看群豪,群豪或是慑于他的必杀技,或是赞赏他杀了贼土肥一郎,一时竟无人挑战,眼看着他足尖点动三叶小舟,凌空飞身登上船头去了。

    又见身形闪动,却是两个人并肩登上小舟,赫然是一对孪生兄弟。

    天龙自然又向老者看去,果然那老者又自言自语道:“这是北海道的‘双熊’,喝血吃肉,最是凶暴残忍!”

    群豪却大笑道:“喂,你们两个怎么去应征?人家只有一个女儿,莫非要两男娶一妻吗?”

    “是呀!你们兄弟俩应该先打一架,谁赢了谁去!”

    两个人却不理会,径自前奔,眨眼间已到了第四条小舟。

    一人怒喝道:“两只狗熊,胆敢目中无人!”话音方落,人已经凌空飞起,双脚向着“双熊”后心踹去。

    “双熊”倏忽闪开,双手回抓,配合甚为默契,手上赫然带着铁爪。

    那中年人身形折转,足尖点在小舟上,螺旋腾空,闪开铁爪,左脚踢在熊老大股部,右掌击在熊老二后腰,兄弟俩趔趄一下,险些坠海。

    老者叹气道:“大阪东条原武功虽高,可惜有妇人之仁,恐怕也难以全身而退!”

    天龙瞥了老者一眼,心道:“那东条原明明是占了上风,怎会不能全身而退呢?”

    “双熊”兄弟遇挫之后此时狂性大发,身形陡长,只攻不守,杀气暴戾。

    东条原渐渐感到吃力,“哧拉”一声,胸前衣服已被抓烂,露出几道血痕,深入肉里,稍有疏忽,便有开膛破肚之险。

    “呛啷啷”一声,东条原宝剑出鞘,长啸声中,幻出无数剑影,削断了熊老大铁爪尖锐的指头,剑尖抖动,直奔熊老二咽喉刺去,那熊老二躲避不及,大惊失色之中只能闭目等死。

    东条原宅心仁厚,不忍取他性命,剑尖少颤,只在他肩头上轻拍一下喝道:“饶你们逃命去吧!”

    就在群豪以为胜负已分的时候,突起剧变,数十道寒光射向东条原。

    东条原大惊,距离太近根本无法闪躲,只好宝剑狂舞,叮叮当当虽然击落不少,奈何距离实在太近,依然身中数枚暗器,血染黑袍,身负重伤,摇摇欲坠。

    群豪始料未及,正要喝斥,却见“双熊”四只手抓住东条原,震天般狂吼声中,竟然活生生将其撕裂为两段,血肉横飞,惨不忍睹。

    群豪大怒,群情激愤,却又为其凶暴残忍而惊骇失色。

    忽然两道闪光直飞刺“双熊”后心,寒光闪烁,刃锋锐利,兄弟俩急忙闪身躲避。不料,那两道闪光飞过去又旋回来,转速极快,逼得兄弟俩纵身后跃。又是两道闪光飞过去旋回,如此三番四次,“双熊”竟被逼得退回岸上。一位白衣青年手执那两道银光,冷眼看着“双熊”。

    老者悠悠说道:“遇到京都耶律齐,‘双熊’的死期不远。要知道耶律齐当年可是天朝丐帮的帮主,飞陀刃可长可短,变化莫测!”

    天龙听到“天朝丐帮耶律齐”七个字,不禁虎躯一震,不清楚这个耶律齐是不是神雕侠侣里面的那个耶律齐?估算一下大致时间,难道是襄阳沦陷南宋败亡之后逃难到了扶桑不成吗?天龙第一反应就是:既然耶律齐在此,那黄蓉小龙女呢?

    再看耶律齐手中是两个新月型银光闪闪的兵刃,弯若牛角,两端刃上闪着锋利的寒光。

    “双熊”老羞成怒,方使出浑身解数夹攻耶律齐。耶律齐身形飘逸挥洒自如,每一次转身都从不可思议的角度,两手挥动,“双熊”必惨叫一声。片刻间,两人身上已是血肉模糊,再斗下去“双熊”势必被耶律齐寸寸凌迟,血尽而死。

    “双熊”暴吼一声,又使出最后一招,百点寒光暴雨般射向耶律齐。群豪大惊,耶律齐却毫不慌乱,早有防备,手中飞陀突然变长,在身周舞出无数光圈,银光乍敛,耶律齐负手冷哼一声:“天作孽,犹可恕,自作孽,不可活!”

    天龙听他的口音俨然不是扶桑本土人氏,再看“双熊”浑身上下钉满了暗器,竟变成了两只刺猬,眼睛瞪得挺大,却是到死也不相信耶律齐居然能够躲过他们的致命一击。

    群豪轰然叫好,耶律齐拱手致意,过来两名伴童,扯着他的衣襟,点动三次小舟,到了巨船之下,双手挥动,先将小童一一掷上船头,才飞身而上。

    琳儿道:“龙先生,待会儿我和倩儿也扯着你的衣襟登船行吗?”

    天龙故意逗她道:“恐怕不行,要么你让阿健背你登船?”

    阿健得意地拍了拍自己的。

    琳儿瞪他一眼道:“我才不让这小猴子背我呢!”

    天龙调笑道:“要么我就抱着你登船好了!”

    琳儿又羞又喜娇嗔道:“夫人,先生也拿琳儿取笑!”

    阿健却趁机附和道:“夫人,其实琳儿姐姐巴不得让师傅抱她,心里可是高兴的很呢!”

    琳儿又要请他吃栗凿,他早逃也似的躲在倩儿身后去了。

    八仙过海,各显神通,群豪又有百多人死的死伤的伤,最后能登船成功者尚不足百人。天龙暗叹这是个胜者为王武力说话的时代,时时处处都要劈开。

    那老者自始致终都在天龙身旁喋喋不休,掏光了他一辈子积攒下来的江湖经验。

    “好了,龙本快上船吧,全靠你了,全靠你了!”老者最后幽幽说道。

    天龙恍然大悟握住老者的手道:“原来您是灵异界的前辈,失敬失敬!”

    琳儿倩儿和梅英夫人见哪是什么灵异美女,却是个干巴老头,唠唠叨叨,磨磨唧唧,三个人肚子都笑疼了。

    那老者两眼直勾勾的看着巨船,喃喃自语道:“唉,胜利的未必运气,失败的未必不幸,谁知道前面是什么呢?该来的终究要来的:魔兽复活,魔兽回归,魔兽魔兽,灾难灾难……”他仿佛看到了什么,满脸都是恐怖的神情。

    “什么魔兽?什么灾难?前辈前辈?’’

    “去吧,去吧,该来的一定会来的……”

    琳儿叫道:“公子,先生,船开了,我们赶不上了!”

    果然巨船拔锚起航,伊藤嘉树的声音随风传来:“诸位有缘,长崎再会!”

    一人骂道:“再会个屁,造这么高的船干吗?明知道老子跳不了这么高的!”

    另一人道:“去,一定要去,快找船。我一定要去看看到底是谁能做光夫老儿的乘龙快婿?能有艳福娶梦芳为妻?”

    阿健急道:“师父,怎么办?我们没有时间了!”

    天龙向老者道声珍重,转身将阿健举过头顶,让他骑在自己脖子上,“坐稳了!”反手将琳儿背在背上,“抱住了”。

    众人大笑:“喂,老兄,演杂技吗?”

    天龙左手搂住倩儿,右手搂住梅英,迈步向前跑去,叫声“闭眼”,长啸一声,凌空飞步,直如腾云驾雾般飞向“红丸号”。群雄目瞪口呆下只见天龙五人衣襟飘飘,如同仙人下凡,眨眼之间,已然稳稳当当卓立船头。

    阿健一个筋头翻下直呼过瘾,琳儿又怕又喜又激动,搂着天刚的脖子还不肯下来,倩儿美目紧闭搂住天刚的腰兀自不敢松手,梅英站在船头又是后怕又有些娇羞。

    船头群雄齐声惊呼:“公子真乃神人也!”

    嘉树一眼认出,朗声笑道:“你们还没有见过这位公子战场上的神勇无敌呢!直比得上常山赵子龙,还是请梅英夫人给大家介绍介绍吧!”

    “梅英夫人!”群雄再次惊呼,菊花皇朝十大美女之中唯一一个巾帼红颜自然是更得江湖豪杰的敬仰。

    梅英夫人见嘉树认出自己,不禁笑道:“梅英此来,专程拜见伊藤藩主,冒昧之处还请嘉树公子海涵!这是贱妾表弟龙本太郎,字剑飞!”

    群雄三次惊呼,连伊藤嘉树也不禁动容:“龙本太郎!”

    那个灵异界的传说已久闹得沸沸扬扬,尽人皆知。有人相信,有人不信,有人半信半疑,有人嗤之以鼻,更有人怀疑龙本太郎此人是要藉此成名,别有所图。

    但适才看了那似仙人飞升的一幕,如梦如幻,群雄心头感受难以尽述。

    嘉树见天龙少年英俊,器宇不凡,心中也不由涌起一丝酸楚,颇有“既生瑜,何生亮”的感触。但对天龙的武功却也是佩服的五体投地,于是深鞠一躬道:”龙本公子,嘉树于战场上早见公子英姿,当日连挫狡兔,钝牛,野马三将,百万军中所向披靡。只识公子之威,不知公子之名。今日有缘识荆,真是三生有幸!”

    群雄听说天龙竟然打败了黑龙帮的狡兔钝牛野马三员枭将,心中愈发惊奇。

    天龙也深施一礼道:“公子过誉了!龙某又怎及得嘉树兄文武双全,胸怀抱负!江户城下,引军回师,进退自如,有条不紊,在下深为敬佩!嘉树兄不必客套,叫我天刚好了!”

    “天刚?天龙?”耶律齐奇道,“冒昧的问一句,公子可是也天朝吗?”

    “正是!”天龙反问道,“耶律公子也是……?”

    “唉!一言难尽!”耶律齐长叹道,“道不行乘桴游于海……”

    嘉树介绍说道:“元军南下,耶律公子不肯变节,就携家人来到扶桑了!”

    “啊?”天龙惊问道,“难道耶律公子就是郭靖郭大侠的乘龙快婿?黄蓉黄女侠的丐帮帮主继任者?”

    “郭大侠黄女侠正是在下的岳父岳母,芙儿正是在下的妻子耶律齐拱手说道,“难得天朝还有人记得我们的名字!”

    “那郭大侠黄女侠还有杨过小龙女他们现在也都在菊花皇朝吗?”天龙又惊又喜连声问道。

    “襄阳陷落之后,南宋朝廷土崩瓦解,元军长驱直入,忽必烈发下布告缉拿岳父岳母还有杨大侠我等,偌大中原已经没有我们立足之地,岳父岳母见国家易主山河破碎,心灰意冷之下率领我们东渡扶桑耶律齐黯然说道。

    嘉树见天龙少年英俊,器宇不凡,心中也不由涌起一丝酸楚,颇有“既生瑜,何生亮”的感触。但对天龙的武功却也是佩服的五体投地,于是深鞠一躬道:”龙本公子,嘉树于战场上早见公子英姿,当日连挫狡兔,钝牛,野马三将,百万军中所向披靡。只识公子之威,不知公子之名。今日有缘识荆,真是三生有幸!”

    群雄听说天龙竟然打败了黑龙帮的狡兔钝牛野马三员枭将,心中愈发惊奇。

    天龙也深施一礼道:“公子过誉了!龙某又怎及得嘉树兄文武双全,胸怀抱负!江户城下,引军回师,进退自如,有条不紊,在下深为敬佩!嘉树兄不必客套,叫我天刚好了!”

    “天刚?天龙?”耶律齐奇道,“冒昧的问一句,公子可是也天朝吗?”

    “正是!”天龙反问道,“耶律公子也是……?”

    “唉!一言难尽!”耶律齐长叹道,“道不行乘桴游于海……”

    嘉树介绍说道:“元军南下,耶律公子不肯变节,就携家人来到扶桑了!”

    “啊?”天龙惊问道,“难道耶律公子就是郭靖郭大侠的乘龙快婿?黄蓉黄女侠的丐帮帮主继任者?”

    “郭大侠黄女侠正是在下的岳父岳母,芙儿正是在下的妻子耶律齐拱手说道,“难得天朝还有人记得我们的名字!”

    “那郭大侠黄女侠还有杨过小龙女他们现在也都在菊花皇朝吗?”天龙又惊又喜连声问道。

    “襄阳陷落之后,南宋朝廷土崩瓦解,元军长驱直入,忽必烈发下布告缉拿岳父岳母还有杨大侠我等,偌大中原已经没有我们立足之地,岳父岳母见国家易主山河破碎,心灰意冷之下率领我们东渡扶桑耶律齐黯然说道。

    “郭大侠黄女侠杨大侠和耶律公子都是人中龙凤,东仁西泽多次重金收买,都不肯像慕容复依附权势嘉树赞叹道,“今日能来到我们长崎,真是我们伊藤家族的荣幸啊!”

    “啊?慕容复也来到扶桑了吗?”天龙越发大奇,难道天龙里的人物也在元军南下之后逃到了扶桑吗?

    “慕容复认了东仁义父,连名字都改了叫做松下元晟!”耶律齐愤愤道。

    “啊?原来松下元晟就是慕容复啊!”天龙摇头苦笑道,“那段誉王语嫣他们不会也来到这里了吧?”

    “大理段氏好像还没有人过来,不过,听说大理王国正被元军重重围攻,只怕也是朝不保夕灭亡在即了耶律齐叹息道。

    “有朝一日能够得见郭大侠黄女侠杨大侠和龙女侠,是我平生所愿!”天龙一想到可以在扶桑遇到心目中的神雕美女黄蓉小龙女,就感到热血沸腾,喜不自胜。

    这时,天龙突然想到一个问题,看了耶律齐一眼却没有好意思说出来:你有郭芙做妻子了,怎么还到长崎来比武征婚呢?

    耶律齐却是精明过人,一眼就看出来天龙的心中想法,遂笑着解释道:“我这次来是奉岳父岳母之命,专程拜访一下伊藤藩主和嘉树公子,因为我们知道在菊花皇朝诸侯之中,伊藤藩主称得上是明达知礼礼贤下士的明主,我们如今落魄之下也有意攀攀高枝。左右在家闲闷无事,顺便游山玩水罢了,哪里敢有什么比武相亲的妄想?我毕竟已经是有妇之夫了,有芙儿做妻子我已经是心满意足别无他求了!”

    嘉树却道:“我们菊花皇朝并不在乎这个,耶律兄文武双全英雄盖世,就算是有个三妻四妾也是无可非议的!倘若力克群雄,舍妹梦芳能够与郭芙女侠共事一夫也是一段佳话!”他眉目闪动,想到如果郭靖黄蓉杨过耶律齐等人能够投靠他们长崎伊藤,那可真是如虎添翼,到时候举师北伐统一扶桑还不是唾手可得易如反掌不费吹灰之力吗?

    “难得难得!知道扶桑异国还有这么多中华老乡,真是老乡见老乡,两眼泪汪汪啊!”天龙看耶律齐未必说的都是实话,暂时相信他的解释,握着他的双手笑道。

    三个人谈笑风生,英雄相见恨晚,真是惺惺相惜。

    嘉树遂令大摆酒宴,款待群雄。

    嘉树把樽敬酒,意气风发,侃侃而谈道:“‘红丸’巨舰助我伊藤氏族雄据长崎府,坐拥九州岛,开疆土拓海域。以此南下三日即可抵达长崎藩城,诸君且放怀痛饮,一揽我九州岛南海风光!”

    群雄大碗喝酒,大块吃肉,触筹交错,不亦乐乎。

    天龙眺望碧海蓝天,海鸥飞掠,真是一幅“落霞与孤鹫齐飞,秋水共长天一色”的水墨丹青,令人心旷神怡。

    突然有人叫道:“大家快看,好多鱼哦!”

    几位豪杰站在船舷观看,果然密密麻麻的大小鱼群你追我赶,仿佛与巨舰赛跑一样,在翻起的浪花中穿梭。

    “来,咱们再比比本事!”说着,那人凭栏俯身,右手挥出,一道飞抓直入海中,嘉树认得那人是大阪河川明广,收手上来已然抓住了三条鲜肥活跳的沙丁鱼,“哈哈,生吃鱼片,正好下酒!”

    广岛下马浩也不示弱,单脚勾住船舷,一个“珍珠倒卷帘”身体倒挂,链子枪倏忽收回,枪尖上穿透五六条大鱼,众人喝采。

    北海道的海部勋高喊一声“瞧我的!”竟飞身下船,施展高超的踩水功夫,船在急驶,他却并不落后,双脚不停,双手挥舞,两把长刀串了十几条鱼。众人相顾笑道:“到底是北海道的老鱼贼,鱼虾遇到他可真是倒了霉了!”

    海部足尖斜点船帮,飞身上来,一副得意洋洋的神情,哪知堪堪将至船舷,猛不防被一条长鞭狠狠抽了一记,一声凄厉的惨叫。群雄大惊,齐齐涌至船舷,却哪里还有海部勋的人影,仿佛平空消失在空气里。

    (星号后面此处抵消河蟹,为了方便您的阅读,请把订阅记录截图发到作者QQ邮箱,换取合集方便阅读,请把您的所有鲜花都投给我吧!谢谢了!!)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