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万书网 > 都市偷心龙爪手 > 第五十五章 玉勒雕鞍游冶处

第五十五章 玉勒雕鞍游冶处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万书网] https://www.65ws.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第2章第一卷毕业归来]

    第59节第五十五章玉勒雕鞍游冶处

    梅英夫人娇叱一声,宝剑如毒蛇出洞刺向高个长脸之人,他向左躲闪,大砍刀斜劈梅英。那铁塔大汉高举铁锤搂头砸向天刚,锤挂风声,天龙听出他臂力惊人,闪宝矛向外磕挡,“当啷”一声,天龙暗叫够劲。那大汉顺势撤左锤,抡右手锤砸来。天龙不磕不挡,抖矛尖闪电般刺向他左肋。大汉撤锤封挡,天龙宝矛一抖,扎向大汉丝腿,大汉回锤外磕。

    天龙暗道这厮虽不比饿虎武艺高强,却也不遑多让,更为刚猛。长啸一声,杀得性起,宝矛颤动,抖出七朵枪花,那大汉也好生了得,双锤舞开,幻出无数锤影,天刚竟从马上腾空而起,内力运处,一枪杀气,透过万千锤影,准准扎进大汉左腿。大汉惨叫一声,仍临危不惧,左手锤磕开宝矛,右手锤脱手飞砸天刚。天刚手腕轻抖,四两拨千斤,借力一拨,那铁锤转向砸向高个马脸之人。那人正与梅英杀得难分难解,瞥见铁锤砸来,也不惊慌,虚晃一刀,逼退梅英,用刀柄云力去磕铁锤。“当啷”一声,铁锤坠地,可那马脸如何禁起两人的力道,喀嚓一声,刀柄断为两截,如巨石锤在胸口,眼前一黑,张口喷出一口鲜血,随着那大汉马脸两人落荒而逃。黑龙帮众攸忽而来,攸忽而去,如同鬼魅,令人无从捉摸,天刚也叹为观止。

    江户军随后追杀,直杀至江户城外。围城的长崎军本也是虚张声势,远远望见宫本军和黑龙帮径自逃走,便知大势已去,天龙勒马喝道:“伊藤藩主莫非还要执迷不悟,为他人作嫁衣吗?”

    伊藤光夫令长子嘉树率军先行自己断后,听号炮连声,江户城门大开,内外夹击,有败无胜。伊藤横刀立马对梅英夫人道:“长崎远离江户,本无意冒犯贵藩,今番前来,实为不智。两贼弃我而去,殊为可恶,今置之死地,是战是和,请梅英夫人定夺!”

    天龙闻听,心中暗赞此人果然了得,难怪雄霸一方,这才是地方割据诸侯的气派,输阵不输人,拿得起放得下,放在现代也是一个黑手党大佬。

    梅英夫人看长崎军进退有法,毫不慌乱,暗道伊藤治军有方,不愧三朝元老,九州长清树。遂道:“贵我两藩,素无仇怨,今藩主远来犯境,想是受小人蒙蔽利用。圣人言:知过能改,善莫大焉。将军如有诚意,还请指日月大神盟誓!”

    伊藤本抱定了死战之心,见梅英如此,实出意料,于马上拱手道:“将军夫人气量恢宏,本藩深为敬佩,但有将军夫人一日,本藩绝不犯境!就此别过

    雄一率中军赶到,看见已经远去的长崎军,北泽敦不解地问梅英道:“夫人何不下令乘胜追赶,击杀伊藤?”

    梅英夫人道:“长崎远离江花,没有直接利害冲突,伊藤既是盟势誓永不犯境,杀之不如放之!”

    见三浦北泽中岛雅秀等人仍有不解神色,天龙说道:“方才我军于峡谷中置之死地而后生,才逆转形势反败为胜。现在虽内外夹击,占有优势,伊藤却是置之死地,拼死力战。虽可能击杀之,我军亦势必损失惨重,徒使宫本坐收渔翁之利,可谓得不偿失。今放虎归山,他必怨恨宫本和黑龙帮,嫌隙一存,毕生掣肘,如此一举两得,我们又何乐而不为呢?无论到什么时候,徒使亲者痛而仇者快的事情咱们不干,而能使敌人烦心的事情咱们应该多干一些哦!”

    源氏雄一大笑道:“吾得龙本,如汉得子房,蜀得孔明,天意呵天意!”

    江户是座有着千年历史的古城,几经发展,颇具规模。护城河既深且阔,城高墙厚,兵士林立,旌旗招展,很有一派气势磅礴的感觉。

    城门处人声鼎沸,却挤出来两个女人,一个绿色和服的妙龄少妇领着一个七八岁的孩子,成威欣喜地走向前去抱起孩子,搂着少妇的香肩,一副亲热融洽的家庭氛围。

    雅秀道:“那想必是成威的夫人,很年轻漂亮哦!”天龙却不知为何叹了一口气。

    另一位一身红色戎装的美少女,一边叫着“爸爸妈妈”,一边轻快地跑了过来。

    一身红色紧身的武士戎装,愈发衬得如花似玉的容貌,吹弹可破的,玲珑剔透的娇躯,白白净净的瓜子脸,只有巴掌大小。水水亮亮的大眼睛,伴着长长的睫毛眨呀眨的。

    精致小巧的琼鼻、嫩红欲滴的芳唇。清丽淡雅的微笑、可爱迷人的酒窝……给人的第一眼感觉就是活泼可爱,纯真至极,纯真的如一滴泉水,可爱的似一朵鲜花,含苞待放,令人我见犹怜,不忍有丝毫亵渎之心。

    她快乐的像只画眉鸟,一会儿扒着雄一的肩膀,一会儿搂着梅英的粉颈,叽叽喳喳地说个不停。

    天龙看到她,心头掠过晓丹天真活泼清纯可人的倩影。

    梅英望了天龙一眼,搂着那少女走了过来,介绍道:“龙本,雅秀,这是我们的宝贝女儿,源氏莉香,江户第一刁蛮可爱的小美人!”

    梅英还没说完,莉香瞪着一双美丽的大眼睛叫道:“哇!雅秀姐姐好好漂亮哦,真的好像仙女耶!”一句话把雅秀夸得笑靥如花。

    莉香长得确实是天姿国色,柳眉细长、双瞳明澈、鼻梁秀直、娇润和香腮光洁,那么恰到好处的集合在了同一张冷艳脱俗的美靥上,还配合着一份让人无法抗拒的迷人气质;乌黑柔顺的披肩长发,衬托出十六岁少女的婀娜妩媚;腰身,苗条窈窕的优美曲线;冰雪般、凝乳般光洁的拥有着那么强烈的力。

    然后又以惊奇而又带着一丝怀疑的眼神上下打量着天龙叫道:“哇,这难道就是打败了鼎鼎大名的饿虎狡兔赢得灵异美女芳心的少年英雄吗?不会吧?好年轻哦!”

    天龙对中岛茂笑道:“听到了吗?你才是鼎鼎大名,我还是赖你才成名呢!”

    中岛佯怒道:“哼!咱们再战三百回合!”“啪”的打了天刚肩膀一拳。

    天刚也怒道:“三百回合就三百回合,难道我会怕了你这只老虎不成?!”说着也恶狠狠地打了中岛茂一拳。

    莉香信以为真,瞪大了美目,张开了樱桃小口,半天合不上,说也不是,劝也不是。

    两个人偷偷看了看不知所措吓呆了的莉香,不禁相视一眼,哈哈大笑起来。莉香这才醒悟过来,知道自己被两人整蛊而上当受骗了,搂着梅英不依不饶地撒娇道:“老妈,我不来了,他们拿我开心,你要帮我出气哦!”

    众人大笑声中携着手走进城来。

    江户建筑古朴,街道宽阔,并排可以跑开十多匹马。街道两旁挤满了黎民百姓,很多跪在地上,脸上却都露出对源氏雄一的尊敬拥护的神情。

    源氏雄一急忙跳下马来,扶起身旁跪地迎接的一位老者。

    老者拉着雄一的双手说道:“欢迎将军凯旋而归!”

    雄一赧颜道:“雄一有负众望,损失惨重,愧对江户父老呀!何谈凯旋二字?”

    老者攥着雄一的双手说道:“将军既有保护黎民百姓之心,又何在一次一时之失利?毕竟敌众我寡,将军虽败犹荣啊!”

    一句话说的源氏雄一梅英夫人三浦友良北泽敦等人感动肺腑,热泪盈眶,齐齐抱拳当胸向黎民百姓施礼致谢!

    源氏乃豪门大户,藩府宏伟,气势非凡,几十座院落连绵一片,飞檐斗拱,古色古香,颇有隋唐之风。

    议事厅宽敞明亮,布置却朴实无华,整面墙上只是悬挂大幅汉字隶书:“菊与剑”三个字。矮榻长几,棉质蒲团,景德镇瓷器茶具倒是显得格外贵重精美。右首墙壁是一副扶桑国地图。

    雄一在当中危坐,梅英夫人天龙雅秀中岛茂坐在左首,成威三浦兄弟和北泽兄弟等坐在右侧,莉香非要留下为众人斟茶倒水,雄一只好由得她。

    源氏雄一抬手指“菊与剑”三字说道:“汉文化博大精深,仅此菊剑两字就暗契天道。‘菊’乃阴柔之美,‘剑’为阳刚之美,讲究刚柔并济,可得天下。此番征战,我屡犯大错,乃兵家大忌。如若不是龙本中岛雅秀三人相助,恐怕难逃全军覆没之厄运。三位大恩,源氏永生难忘;个中教训,雄一亦当躬身自省,永不再犯

    天龙说道:“孙子云:兵者,诡道也。知己知彼,方能百战不殆。我等有缘与将军识荆,今生幸甚!将军身经百战,又岂会因一战而患得患失吗?”

    成威听出大哥雄一对天龙一直推崇备至,心中不是滋味,遂说道:“将军失误有二:轻离藩府,劳师远征,此其一也;偏听偏信,受人蒙蔽,此其二也。三位鼎力相助,固然是可敬可佩,然三位适逢危时,倒也机缘巧合的紧;而不畏兵凶战危,更是难能可贵的很!”

    众人听出他的话中有话,北泽敦最是直肠子,“哼”了一声说道:“三位大恩,我北泽敦是铭记在心的。此番连遇险情,情报不利是一个最大原因。成威公子星夜报信言道宫本伊藤和黑龙帮联合围城,战况惨烈,危在旦夕,却与实情大有出入。我军下口遇伏,倘全军覆没,成威公子恐怕难辞其咎吧?”

    天龙说道:“孙子云:兵者,诡道也。知己知彼,方能百战不殆。我等有缘与将军识荆,今生幸甚!将军身经百战,又岂会因一战而患得患失吗?”

    成威听出大哥雄一对天龙一直推崇备至,心中不是滋味,遂说道:“将军失误有二:轻离藩府,劳师远征,此其一也;偏听偏信,受人蒙蔽,此其二也。三位鼎力相助,固然是可敬可佩,然三位适逢危时,倒也机缘巧合的紧;而不畏兵凶战危,更是难能可贵的很!”

    众人听出他的话中有话,北泽敦最是直肠子,“哼”了一声说道:“三位大恩,我北泽敦是铭记在心的。此番连遇险情,情报不利是一个最大原因。成威公子星夜报信言道宫本伊藤和黑龙帮联合围城,战况惨烈,危在旦夕,却与实情大有出入。我军下口遇伏,倘全军覆没,成威公子恐怕难辞其咎吧?”

    成威怒道:“我独闯重围,多被刀伤,堪堪送命,如此冒死报信,难道没有功劳反而有罪了不成?真是岂有此理!”

    三浦友良说道:“成威公子稍安勿躁,冒死报信,当然有功。然北泽兄所言也是我等困惑所在。星夜送信,成威公子未与守城军部信良及北泽豪商议;三军合围,成威公子单枪匹马杀出重围,闯过黑龙帮钝牛野马等煞星,岂不是太过凶险吗?”

    成威暗骂三浦友良看似仁厚,实则笑里藏刀,明明怀疑自己闯过钝牛野马等煞星太过容易,见众人看着自己,不得不长叹一声道:“当时眼看情势紧急,虑及城池安危,未能考虑周全,不及与二位将军商议便仓促出城,心中只想救兵如救火啊!出城顺利杀出重围,也未遇到黑龙帮煞星,当时也觉古怪未及细想,现在想来,必是敌人故意放我出围送信,他们却去峡口埋伏,我也是中了敌人的奸计啊!”

    这番辩解倒是与先前三浦友良的质疑解释的堪堪合缝,莉香自小与成威最为亲近,眼见众人责难成威,不禁娇喝道:“那是敌人狡猾,无论如何,成威哥哥总是为了江户城和百姓安危才冒死送信的。没有功劳也有苦劳,难不成不是英雄反是狗熊了吗?”

    雄一喝道:“莉香,此乃国家大事,休要胡乱插嘴!”

    “我还好点,毕竟敦厚老实,莉香小姐一般不拿我开心,就是苦了信良和北泽兄弟他们了!”三浦友良苦笑道,“他们若是听说先生驯服了莉香小姐,肯定要高兴的连喝三大坛酒了,呵呵!”

    (星号后面此处抵消河蟹,为了方便您的阅读,请把订阅记录截图发到作者QQ邮箱,换取合集方便阅读!)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