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万书网 > 都市偷心龙爪手 > 第五十四章 天龙可晴(一)

第五十四章 天龙可晴(一)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万书网] https://www.65ws.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第2章第一卷毕业归来]

    第58节第五十四章天龙可晴(一)

    “饿虎”牙关紧咬,迸出两个字:“狡兔!”

    片刻之间,大阪军长崎军和黑龙帮四面合围,大有一举歼灭源氏雄一之势。

    天龙道:“什么叫锄强扶弱?就是无论到什么时候都要照顾失利均衡之势,且先助源氏一臂之力!”说罢一催战马,冲下山去。

    “狡兔”正死死追赶源氏雄一,雄一盔歪甲斜,狼狈不堪,突然马失前蹄,将他掼下马来。“狡兔”大喜,双脚一踹,从马上飞身而起,长戟抖动刺向雄一后心。雄一眼看避无可避,暗叹一声:吾命休矣!

    但听当啷一声响亮,天龙人到马前,宝矛已到,凌空震开狡兔长戟。狡兔却也厉害,知道遇到了强敌,临变不乱,借力跃回马上,再抖动手中长戟,幻出七朵莲**,将天龙罩在戟光中。

    天龙知道情势危急,不能恋战,一声长啸,宝矛金光闪动,战神无敌横扫千军,矛身重重打在狡兔前胸,喀刺声响,肋骨已断了两根,狡兔口喷鲜血,落荒而逃。

    “都说狡兔三窟,这厮不逼着我使出横扫千军来也不肯自认杯具!”天龙深知穷寇莫追的道理,并不去追赶。

    见源氏雄一已被护卫扶起,细眉长眼,颌下短须,虽是狼狈却不失大将风度,深鞠一躬道:“不知公子尊姓大名?救命之恩雄一永生难忘!”

    天龙心道:“这就是建立镰仓幕政挟天皇以令诸侯的日本‘曹操’一代枭雄!”遂在马上抱拳道:“在下天龙,将军不必多礼,且在此稍安片刻,待我将那厢敌兵杀退,救出被围将士再来见礼!”

    说罢勒马冲入敌军重围,见前方两名江户大将被敌兵重重围住,奋力厮杀,血浴战袍,虽是勇猛异常,奈何敌兵人多势众,渐渐体力不支。天龙宝矛上下飞舞,痛饮敌血,幻出千光百影,杀气夺魂追魄。大阪军兵死伤惨重,纷纷后退。

    天龙笑道:“两位将军,你家藩主在山坡处歇息,你们寻他会合去吧!”

    两人抱拳施礼道:“三浦友良、北泽敦蒙公子相救,没齿难忘!”

    北泽敦道:“梅英夫人在前面被困生死不知,敢请公子再施援手,我二人拼死也要将梅英夫人救出!”

    天龙道:“二位将军且与源氏将军会合再合兵来援,我先走一步!”

    言罢,战马已在十丈之外。

    中岛茂、雅秀也已杀入重围。

    “饿虎”握刀断喝:“饿虎在此,黑龙帮众速退!”

    黑衣人看见“饿虎”,闻声之下不退反进,叫道:“帮主有令,饿虎叛徒,人人得而诛之,重重有赏!”中岛茂又气又恼,边打边退,却见黑龙帮众潮水般涌来,招招拼命,欲置中岛于死地。中岛茂大怒,弯刀挥出,周围黑衣人惨叫倒地。

    天龙一路杀来,见长崎大军围困下,那员女将已然不支,身旁女兵伤亡殆尽,只有四名女兵舍命拼杀,梅英夫人战袍已是血红,甲胄破裂,露出香肌,却也不知伤了几处。

    只见那年长女子云髻高盘,斜插的丹凤簪展翅欲飞,栩栩如生,一望可见非富即贵,微显圆润的脸上黛目青眉,鼻梁挺秀,樱桃小口似开实合,美貌间透着一股高贵娴雅:虽说盔歪甲斜,颇有几分狼狈,举剑对敌间却仍是在桃红马上长身玉立,一派宝相庄严,气态丝毫不肯落了下风。身上穿着富丽堂黄的黄金色盔甲,闪闪散发着金光,更显得她英姿飒爽,一股威武雄壮之气,蓬勃而出,面对着这英武美貌的女将,天龙不由为之心折。酥乳高耸,浮凸,玲珑有致,即使在金甲遮之下,亦能引人遐思无限。

    长崎将士一片诧词浪语:“活捉梅英,共度!”“好辣的婆娘,功夫一定了得!”

    梅英夫人眼见无路可逃,只恐被俘受辱,再奋余威,宝剑落处,将两名长崎大将砍翻马下,敌兵稍稍后退,她向四名女兵说道:“你们保重,姐姐先走一步了!”遂掉转宝剑往刎去。

    四女兵大惊失色:“夫人不可!”眼见救之不及梅英夫人就要香消玉殒。

    金光一闪,梅英手中宝剑已被震开,天龙已经杀到面前,说道:“梅英夫人莫做蠢事,徒使亲者痛而仇者快,请跟我来!”回马杀出,十余名黑龙帮众上前阻拦,天龙一路杀来,战神魔胎已入化境,宝矛连刺,迅如闪电,黑龙帮众立毙矛下,真是挡者必死,所向披靡,带着五人杀出重围。

    那边黑龙帮祭出“万箭穿心”,数十名黑衣人同时掷出手中长刀,如离弦之箭雨点般射向雅秀,天龙遥遥望见,救之不及,心中大痛,张口惊叫:“秀姐!”

    雅秀也是花容变色,竟然无法躲闪。忽然一条人影飞扑过来,弯乃圈转,一片刀光,叮当乱响,“饿虎”中岛茂已经抱住雅秀摔落马下,虽奋力挡格,仍有两柄长刀插入“饿虎”后悲,雅秀大叫:“中岛!中岛!”

    金光一闪,梅英手中宝剑已被震开,天龙已经杀到面前,说道:“梅英夫人莫做蠢事,徒使亲者痛而仇者快,请跟我来!”回马杀出,十余名黑龙帮众上前阻拦,天龙一路杀来,战神魔胎已入化境,宝矛连刺,迅如闪电,黑龙帮众立毙矛下,真是挡者必死,所向披靡,带着五人杀出重围。

    那边黑龙帮祭出“万箭穿心”,数十名黑衣人同时掷出手中长刀,如离弦之箭雨点般射向雅秀,天龙遥遥望见,救之不及,心中大痛,张口惊叫:“秀姐!”

    雅秀也是花容变色,竟然无法躲闪。忽然一条人影飞扑过来,弯乃圈转,一片刀光,叮当乱响,“饿虎”中岛茂已经抱住雅秀摔落马下,虽奋力挡格,仍有两柄长刀插入“饿虎”后悲,雅秀大叫:“中岛!中岛!”

    天龙震怒之下纵马横飞,如猛虎下山又似蛟龙出海,黑龙帮众一时血肉横飞,源氏雄一、三浦友良、北泽敦重整讲户人马掩杀过来,敌军大败亏输,偃旗而逃。

    少年英雄只杀了个几进几出,想当年常山赵子龙长坂坡救阿斗也不过如此,直杀得大阪军长崎军和黑龙帮丢魂失魄,直看得江户将士惊心动魄军心大振,此战过后一举成名传送扶桑。

    天龙和雅秀将中岛茂平放在地上,只见他口中流血,面如金纸,气息奄奄,背上两柄长刀深入四寸犹自颤动。雅秀泪落如雨,呼叫连声:“中岛大哥!饿虎大哥!”

    源氏雄一、三浦友良、北泽敦等也围了过来,梅英夫人急急嘱咐道:“菊儿,快拿金创药来!”

    天龙在中岛茂耳边说道:“虎兄咬住牙且忍疼痛!”手指频动闭住要,双手迅如惊雷,两把长刀拔出,溅起两股血雨,众人大惊。天龙身上金大盛,双手按在饿虎背上,真气循环,须臾而毕,中岛已盘腿而坐。天龙双手翻飞,拍打“饿虎”全身,再看中岛茂睁开双眼,站起身来,衣衫尽碎,赤着膀子,背上刀伤却已愈合,光滑如常。天龙白气贯顶,如烟似霞,久久不散,众人大奇,惊为天人。

    江户军且在山上安营休整。三浦、北泽在天龙的施为下,伤势痊愈,对他佩服的五体投地。

    两名女侍过来请天龙去为梅英夫人疗伤,天刚面露为难之色看着源氏雄一,雄一心窍灵通,看出天刚顾虑,握着天刚的手数道:“公子不必多虑!你我有缘相逢,情同兄弟。子曰:嫂溺援之以手,权也。公子请勿推辞!”

    天龙无奈之下随两名女兵来到营帐。帐外八名女兵戎装护卫,年轻漂亮,一双双美目盯着天龙看,天刚虽也有过众多粉丝拥戴捧场,毕竟年少脸嫩,面红耳赤走进帐内。却见梅英夫人和四名女兵均是只穿絷衣,露出身上伤口,活色生香,羊脂白玉,天刚一颗心突突跳成一团。

    梅英看到天刚战场上的勇猛无敌却也有此时大男孩的羞涩,也不禁莞尔一笑道:“我等女儿家疤痕满身,日后如何见人?弟弟尽管放手施为,不必顾忌!”

    众女席地而座,四女兵火辣辣的目光看着天刚。天龙只好收敛心神,双手并施,身形。四女均是二八妙龄,未经人道,被这英俊少年一双虎掌在上或小腹或玉背或酥乳或粉颈一遍,顿时响起一片娇喘微放之声,令人听了惹起无限遐思。

    天龙长舒一口气,轻声说道:“四位妹妹且闭目运功引气归真”

    再看梅英夫也是多处刀伤,遂轻抚玉背,指掌游动,温柔。触手处只觉雪肌玉肤,晶莹剔透、柔滑娇嫩、娇美如丝帛、柔滑似绸,梅英虽是五十多岁,经历过阵仗,却也被天刚的一双虎掌弄得身热心跳,娇喘不已。

    天龙端坐面前开始治疗腹上伤口。梅英夫人看天刚剑眉星目,俊美,一双眼睛火热盯着自己身上,也不禁心如鹿撞,叫了一声“弟弟”,便闭上凤目任其施为。

    天龙看梅英夫柳眉凤目瑶鼻,如玉,圆润,浑身散发着成熟妇的迷人风韵,天龙不禁轻声赞道:“天生丽质,秀美绝伦!”梅英听了芳心一颤,心想自己十六岁嫁与源氏雄一,虽是夫妻恩爱,可雄一雄心壮志,豪爽有余,温存不足,这样的话却从来未说过,暗道这少年倒是善解人意,懂得温存体贴。她今年已五十四岁了,只是因为天生丽质,保养得当,加上她所练的玉女心法,能有效的保持容颜的美丽,因此看起来像四十多岁的少妇一般,不但没有显示出人过中年的岁月痕迹,反而更多了一股成熟少妇风姿卓约的妩媚和美丽。

    天龙看那刀伤就在肚脐上方,圣女峰下,只见梅英一袭抹胸却掩不住酥乳高耸,丰润柔软,深陷,连那两点嫣红也隐约可见。

    梅英娇躯微颤,感受到了一种从未体验过但却又妙不可言的酥软酸麻,娇俏的瑶鼻终于忍不住发出一声短促而羞涩的叹息,粉脸通红,芳心娇羞万分。竟奇怪自己没有出言叱责,反而在身体深处有一丝快意被天刚的手撩拨出来。

    这些年雄一忙于政治事务,又有小妾艺伎宠爱,早已冷落了梅英,如今被这小自己十多岁的俊美少年,又有四名侍女在旁闭目运功,那份刺激使她身心酥软,出声。天刚经过了雅秀的缠绵,听了梅英的更是难奈,手向下探向她的丝腿,梅英骤觉他的手不老实地隔着亵衣抚上妙处,慌忙伸手抓住,眼睛有羞有急又是求饶地看着天刚,摇了摇头。天刚轻叹一声,轻声道:“夫人请运功静养!”

    不过天龙毕竟是风月场中高手,自知此时绝非退缩之刻,竟又俯下头,张口轻轻吻住一边玉蕾,舌头湿润巧妙地动作着,点拨含吮、舔舐吸啜,等那玉蕾在唇舌的卖力服侍下渐渐绽放时,才移师到另外一边去,同时双手也不闲着,在蔡依琳玲珑温暖的娇躯上着,虽说一双眼只黏凭山远眺,湖呈琵琶形,湖水淡绿色,水上云雾弥漫,好似美女贵妇土上的轻纱。

    酒宴摆好,众人次第围坐,到底是一方藩主,虽是恶战之后,仓猝之间,却也是美酒佳肴,山珍海味,水果干鲜,十分丰盛。

    源氏雄一举起酒樽,朗声说道:“宫本伊藤欺我太甚,竟勾结黑龙帮群凶为恶,致我军儿郎损失惨重,幸福=得龙本少年英雄,我是喜得贵人相助,如鱼得水,如虎添翼,大事可期,霸业可成!来,本府敬少侠一杯!”

    三浦、北泽等人也纷纷举杯敬酒,天刚爽快,酒来樽干。梅英夫人薄施粉黛,盛装出席,却只把酒来敬雅秀和中岛,始终不敢和天刚的目光接触。

    一时酒过三巡,菜过五味,梅英夫人轻启朱唇,向众人实则是向天龙介绍扶桑形势:

    其实,绪文天皇年及而立,却成性,懦弱无能,朝政尽由皇叔东仁把持,组织慕府内阁,高桥泰、山本一郎为其爪牙,党同伐异,独断专行。然京都藩主西泽俊浦,江户藩主源氏雄一、大阪藩主宫本千代和长崎藩主伊藤光夫四雄并存,割据藩主伊藤先夫四雄并存,隔据藩国,不为东仁左右。东仁欲剪除异已,四藩欲争一席之地,两百多小藩国却是墙上芦苇,东吹东倒西吹西倒。今打我,明日我打你,杀伐不断,战祸连绵。

    源氏雄一继承父业,幼读汉书,崇拜高祖,胸怀大志,得梅英夫人辅助,又有三浦、北泽等一干文臣武将扶佐,以仁治藩,深得民心,英明广播,邻藩民众,也多有归附。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