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万书网 > 都市偷心龙爪手 > 第四十章 保护可晴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万书网] https://www.65ws.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曹白凤左右不过是有点事干,好歹强过那些官太太闲着无聊打牌美容刷卡扯老婆舌,对此倒也无可无不可;可是孟彪却是个蚂蚱也是肉的主,恨不得一口吃个大胖子,成为炎都市首富,自然是没事也要找事,宁可欺负人,不能让人欺负。

    眼看着路对面的小诊所病人不断,生意不错,曹白凤倒不在意,各干各的,互不往来罢了。孟彪却是早就看着不顺眼,他最是气人有笑人无的小肚鸡肠,以为自己生下来就是官二代,在炎都市一跺脚,炎都山都要颤三颤,倘若看见寻常人发了财,就好似抢了他的钱,剜了他的心,断了他的路子似的。

    三天两头派了帝爵夜总会手下前来捣乱,吓跑了诊所的老主顾,连附近社区的居民感冒发烧都不敢来看病了。

    林天龙石洁怡的轿车拐了一个弯,远远就看见诊所门口乱哄哄的,三个地痞流氓正围着秦可晴吵架。

    秦可晴是典型的东方美女:标准的鹅蛋脸,脸如皓月、肤如雪脂,乌黑长发披在香肩,才22岁,比天龙大三岁,虽然已经是一个女儿的妈妈了,仍然既带着少女青涩之美又带着少妇成熟之美,容貌秀丽无伦。她的身材在白色医生大褂映衬下更是婷婷玉立,小蛮腰没有一丝赘肉,胸前一双E罩杯傲然高耸,滑嫩玉润的修长美腿包裹在肉色透明水晶丝袜里面更加显得曲线完美。

    而她带着梦幻般的清雅气质更惹人怜爱,真是造物主精心塑造的绝色娇娃。在林天龙在省城学习时,一想到可晴嫂子那天鹅般美丽高贵、白玉般纯洁无瑕的多情美眸,他便会神魂颠倒、胡思乱想。她今年刚满22岁,比他大三岁,由于天峰哥意外车祸去世,如此年轻貌美的妻子如同晴天霹雳,承受着巨大的打击和痛苦。林天龙心里感觉到真是对不住可晴嫂子,虽然天峰哥遭遇车祸的时候他请假在家陪伴婶婶嫂子度过了最艰难的时期,可是后来他回去继续学业,留下婶婶嫂嫂还有侄女娘仨相依为命,天龙始终在梦想着,如果上天给他一个机会,他一定要好好疼爱嫂嫂,补偿她,让她好好享受身为的快乐与满足!照顾她们母女一生一世!

    这三个地痞流氓身材魁梧,满脸凶相,其中一个领头的大汉身高更在一米八以上,剃着一个光头,身着一件黑色背心,露出一条黑蛇的纹身。光头见到秦可晴身后的护士,眼睛闪过一丝怒色,待见到秦可晴后,眼睛一亮,紧盯着她看,道:“苏怜卿,你过来。”

    那叫苏怜卿的护士听到光头的声音打了个寒颤,摇了摇头。

    光头对苏怜卿招了招手,道:“苏怜卿,早就叫你不要再来这里工作了,你怎么还敢来?以为我们都是吃素的吗?”

    苏怜卿好像想起什么可怕的事情似的,脸色一下子又白了下来,道:“不……不……我不是……我不是……”

    秦可晴冷冷道:“怜卿是我诊所的护士,想来就来,想走就走,你们胆敢威胁人身安全吗?”

    光头嘿嘿一笑,道:“秦医生,这是我跟她的事情,我劝你别多管闲事。”

    这时光头后面的一个很猥琐的男人对他说:“大哥,这可是一个极品,我好久没有见过了,若是能将他弄过我们场子里,那……”眼中闪着光奋的邪神彩。

    光头嗯的一声,重新打量着秦可晴,眼睛逐渐变得炽热起来。秦可晴手拿听诊器,娇美清纯,成熟丰满,医生白大褂映衬之下愈发显得身份高贵高不可攀,有如日剧韩剧里面的美女医生一般,那些有钱好的就是这一口制服诱惑。

    看着光头三人亵的目光,秦可晴眉头一皱,道:“你们滚!”

    光头冷道:“我们滚可以,苏怜卿跟我们走,你也得跟我们走。”

    话落已有一个大汉冲到秦可晴前面。

    秦可晴回头盯着光头,道:“凭什么?”

    光头嘿嘿一笑,道:“凭大爷看上你了。”

    说完眼光邪地看着秦可晴,如果眼神代表着侵犯,此刻秦可晴早已被侵犯了无数次。

    另两个大汉嘿嘿笑不己:“美女,跟我们走吧,夜总会里吃香的喝辣的,让你快快乐乐的!”

    秦可晴喝咤道:“无耻,你们滚开,不然我报警了。”

    光头嚣张一笑,道:“报警,你报吧。看警察会来不?”

    “哈哈,这个女人真蠢,他还不知道我们跟警察的关系。”……

    “小妞,识相的跟我们走,免受皮肉之苦。”

    “大胆,你们光天化日之下竟敢掳劫妇女。”

    “强抢美女还是轻的,哪天彪哥一声令下,连你这栋破楼都给你推倒了,阿虎,阿豹,你们动手将她们带走。慢着,这个极品妞还是我来吧,免得你们这两个臭小子偷吃。咱们夜总会今晚又要举办大爬梯了!”光头说完上前欲抓秦可晴。

    就在这时,一个人影插了过来,同时喝道:“慢着。”

    同时将光头伸出的手抓在手中,一震,光头整个人立马后退了几大步,若非他还有一点功夫的底子,不然早就出丑了。

    “哪里来的臭小子敢管你家大爷的闲事。”

    光头扭了一下手,逼近林天龙。

    秦可晴看见林天龙,美目含泪,叫了一声:“天龙!”

    “嫂子尽管放心,我回来了,再也不会让垃圾恶狗在此聒噪!”林天龙笑道:“你家少爷在管你这个臭小子的闲事。识相的快滚,今天少爷我心情好,饶你们一命啊。”

    石洁怡也走了过来握着秦可晴的玉手,与秦可晴苏怜卿并肩而立,忧心忡忡地看着林天龙以一敌三,三女也是惴惴不安心里没底,实在不知道这个少年到底是不是那三个地痞流氓的对手。

    “我靠,小混蛋也敢出来挡横!”光头满脸横肉哆嗦着。

    林天龙冷冷看着光头,眼神冷峻的可以杀人:敢在我面前动我家的女人,你是找死。

    光头早年曾随一个武师练过几年的拳脚,寻常三四人近不了他的身,且后面更有一个厉害的后台,几年来在炎都市是横行无忌,为所欲为惯了,在他眼里,十八九岁的少年怎么可能是他的对手,闻言,嘻嘻一笑,对后面的两个跟班道:“哦,呵,阿虎,阿豹,想不到在这炎都市还有比我更横的人。”

    阿虎道:“光哥说得是,这小子竟敢在大哥面前耍大刀,就让我来教训他一下。”

    说完走几步,到林天龙跟前。他腰宽体胖,无论身形与身高,林天龙与他都不是一个等级的。

    秦可晴也认为林天龙不是对手,当下道:“天龙,不需要跟他们胡扯,我报警好了。”

    阿豹闻言,肆无忌惮大笑,道:“光头哥,这娘们她竟然说要报警,笑死我了。”

    阿虎跟光头闻言也哈哈大笑。听此,秦可晴觉得有些不妙了,同时心想:“这些人到底是什么人,竟不怕公安。”

    阿虎摆弄了一下手指,扭了扭脖子,道:“小子,你竟敢多管闲事,大爷今天就让你付出代价。”

    说完蒲扇般的手掌朝林天龙扇了过来。

    林天龙左移一下,避了过去,右手一振,举轻若重,拳头如同电锤一般击在阿虎腰上。阿虎整个人一震,飞出四五十米外,倒地不起,生死不知。

    光头与阿豹一愣,皆想不到这个小男孩还会武功。阿豹喝道:“,小子,想不到你还是一个会家子。”

    说完拿出一把弹簧刀,向林天龙刺来。

    见此,秦可晴和石洁怡苏怜卿三个女人啊的一声惊叫,芊芊玉手捂着眼睛都不敢再看了,女人必竟胆子小一些。看着刺来的小刀,林天龙竟不闪不避,轻笑道:“小丑而已,也敢玩刀。”

    说完只见林天龙右手一点一抄,阿豹只觉得手背一麻一烫,好像被电打了一下似的,手上的刀竟不知为何竟在林天龙手上了,又见虚空,刀光一闪,阿豹右手血液迸射,手骨隐现。

    秦可晴石洁怡苏怜卿三女又是一声惊叫,不过有些惊喜而已。

    这种变化只在电光火石之间发生,当事人阿豹也不知为什么会这样,惊愣当场,直到感觉手上的剧痛才醒悟过来,惊看着林天龙道:“你,你会妖术?”

    林天龙哈哈一笑,道:“只要可以惩罚恶人,是妖术又何妨?”

    潇洒,豪放有如古代行侠仗义锄强扶弱的侠士,现代尤须见义勇为嫉恶如仇路见不平拔刀相助的英雄,性格羞怯的苏怜卿见此,痴迷地看着林天龙。女人是感性的动物,她们在意识里最欣赏,最喜欢就是这类铲奸除恶的男人吧。所谓美女爱英雄就是此理,石洁怡对情郎也是越发喜爱。

    连秦可晴看向小叔子林天龙时,眼睛都更多了一些东西。

    爽朗的笑声响彻空中,引来无数行人关注,行人见到林天龙一招就将平日里横行霸道,坏事做尽的阿虎,阿豹打倒在地,纷纷喝彩。

    人群喝彩声令光头万分尴尬,这些笑在他听来,是对他最严重的侮辱。曾经练过几手拳脚的他知道这回是碰上高手了。不过为了捍卫他的尊严和在炎都市黑道的地位,他必须宰了这个小子,当下二话不说,扑了上来,两只斗大的铁拳呼啸而来,尽往林天龙身上要害进攻。

    林天龙双手抱圆,右手一拍,左手一甩,便将光头的攻击化解,动作随意至极,说不出的潇洒。

    内行看门道,外行看热闹,此时一些路人见光头的攻击那么猛烈,都以为他占尽上风呢,哪里知道此时光头正有苦说不出呢?对上林天龙对他来说简直是一个噩梦,自从他出师之后,跟人单打独斗,从来没有一个人是他的对手,可今天对上这个乳臭未干的小子,他一招一式都受对方牵制,有如陷在一个沼泽之中,不可自拔。

    十招过后,林天龙笑道:“好了,本少爷不跟你玩了。”

    说完双手抱圆一转,便将光头的攻势化解于无形,随后双手形成一道柔和的劲风,将光头整个人架在空中。光头整个人随着他双手的旋转而旋转着,发出啊啊的惊叫。

    旋转了几圈后,也许是林天龙不想再玩了,双手一托一放,光头整个人如断了线的风筝似的,重重地摔在远处。光头必竟是有练过功夫的人,这一摔倒没有将他怎么样,只是有些灰头土脸。

    光头怨毒地看着林天龙,道:“小子你等着。这件事我不会善罢休的。”

    林天龙哼的一声,道:“那你想怎么样?”手指弹动,丝丝电能凭空击中光头的胸口。

    光头只觉胸口一震,气血翻腾,心中暗忖:“这个小子到底是什么怪胎,难道会弹指神通不成。好汉不吃眼前亏,一切还是禀报了孟总再说。”

    当下回头道:“这个跟头我们认裁。”

    林天龙阴声怪气地道:“这个跟头认裁就完了吗?”

    “小子,那你还想怎么样?”阿虎吼道。

    刚刚还笑嘻嘻地林天龙脸色突然一变,冷冷地道:“小子,也是你叫的吗?出口无礼,该打。”

    说完缓步走到阿虎跟前,左右开弓,扇了他几个耳光。

    光头跟阿豹本想阻止的,只是见到气势沉稳的林天龙不知怎么了,竟迈不开脚步。

    阿虎脸色火红,清楚可见五个手指印,嘴角一丝红血慢慢流而,可见林天龙打得不轻。

    前车之鉴,阿豹客气许多了,问道:“不知你还有什么事?”

    林天龙道:“也没有什么事。只是要你们叫几声爷爷,刚刚你们不是爷啊爷啊叫得挺爽的吗?那我索性就成全你们,让你们叫个够。”

    林天龙这话一出,原本纷纷叫好的人顿时惊愣当场,全场鸦雀无声,他们实在想不到林天龙竟有这个要求。这未免太儿戏了。

    光头怒道:“你说什么?”

    周围还有这么多人,让他当场叫林天龙爷爷,今后还怎么在这炎都市里混下去啊!

    林天龙虎目一瞪,道:“不叫是吗?”语气森寒,令人胆颤心惊。手指弹动,光头三人“哎哟”尖叫声中,如被电击,身形抽搐着跪倒在刚刚下过雷阵雨湿淋淋的地上。

    光头虽想歇力使自己平静下来,但见林天龙发怒时,心头不争气地跳动起来,见光头竟真的要叫林天龙爷爷,他后面的阿虎阿豹唤道:“光头哥。”

    “叫什么叫,你们也跟着叫。”

    说完双手抱拳,恭恭敬敬对林天龙叫道:“爷。”

    他后面的阿虎阿豹也跟着光头叫了声爷。

    林天龙受用无比嗯了声,道:“好,乖。对,还有她,刚刚你让我嫂子受惊了,就叫声姑奶奶给她们赔个罪吧。”说完指着秦可晴。

    那些围观的人原本以为林天龙要光头叫他爷是想惩罚光头的,此时见此,心中倒觉得林天龙是恶作剧的成份多了些。

    听此,光头怒看着林天龙,气道:“你……”

    阿虎怒道:“小子,你别太过分了。”

    林天龙道:“我就过分了,你想怎么样。”

    光头咬了一下牙,道:“好,今天的事情,我们认了。”

    说完乖乖走到苏怜卿跟秦可晴跟前,叫了声:“姑奶奶。”

    秦可晴咯咯一笑,道:“乖。”

    这一年多来,她很久没有这样开心过了。苏怜卿则胆颤心惊,忙将身子避开。

    看着林天龙和三个美女得胜班师回朝似的走进诊所,光头的眼睛射出无比愤怒的光茫,阿虎道:“光头哥,我这就去叫人。”

    “叫你妈个头,你,傻啊,那小子功夫高超,叫再多人过来也是白搭。你打电话给孟总,叫他派条子过来。”

    阿豹恍然过来,喜道:“用公安对付他,光头哥,你真是高明。”

    光头望着惠民诊所,眼中射出怨恨的冷茫:“小子,你就等着吧,我会让你生不如死的。”

    “他们经常换着班的来捣乱,真是烦死人了!”苏怜卿拍了拍胸脯诉苦道,生性羞怯的她小心肝肯定吓的扑通扑通的。

    “嫂子,真是委屈了你了!”林天龙看着娇弱柔美的嫂子秦可晴,心疼地说道,“小雨呢?好久没见她了!”

    “小雨在后院楼下睡觉呢!”秦可晴虽然娇弱,骨子里面却也有着不任人欺凌的坚强;虽然坚强,但是芳心深处却也有着想要找个肩膀依靠的柔弱,刚才亲眼目睹天龙替她出头,痛快淋漓地惩罚了三个地痞流氓,女人心情不自禁释放出来,有种如释重负的感觉,更有种主心骨总算回来的感受,此时她柔情似水地看着天龙,柔声说道,“天龙,刚才真要谢谢你,真是亏了你了!知道你今天回来,可是我却脱不开身。”

    “嫂子,你跟我还客气什么?我早就该回来帮你共度艰难的!”林天龙深情款款地看着嫂子秦可晴,一语双关地说道,“现在我毕业回来了,以后绝对不会再让人欺负你了!”

    秦可晴羞羞怯怯地躲闪着小叔子火热而多情的眼神,她冰雪聪明,知道这个小叔子的话里是什么意思。早在和天峰结婚的时候,她就第一次注意到小叔子盯着她看的火辣辣的眼神,那时候她还以为只是少年情怀情窦初开的暗恋罢了,及至去年天峰意外车祸,天龙请了两个月的假陪伴着前前后后左左右右,她和婆婆痛不欲生将近半个多月吃不下饭睡不着觉,精神不振,身体几乎垮了,都是他对婶婶对小雨特别是对她这个嫂子极尽安慰劝慰抚慰之事,小雨感冒发热,都是他半夜三更背着小雨去找伯母林徽音看病,碎了心,磨碎了嘴,跑断了腿,家中一应大事小事,一力承担起来,陪伴她们渡过了最艰难的那段时光。后来假期到了,学校再三来电话催促,临走之时,天龙还抱着小雨,也是如此深情款款地盯着她的眼睛,发自内心地说道:“嫂子,等着我毕业回来替你撑起这个家!”

    那一刹那,秦可晴才明白这个大男孩的心意所在,是那种为了她可以拼命的承诺。她觉得那个承诺太过于沉重,她这样一个寡妇不能承受之重,可是,她又不知不觉被那个承诺打动,这一年的时光,她都是依靠着大男孩的那个承诺支撑着走过来的,即使面对着如此多的艰难困苦,明里暗里的挤兑刁难,地痞流氓的扰破坏。当她看到小雨的时候,就会不由自主地想到天龙抱着小雨说那句话的眼神表情,那样发自内心的眼神表情足以打动任何一个女人的心。

    现在他终于回来了,而且再次面对着她,再次深情款款地说着这样的话,秦可晴美目闪动,羞羞怯怯地躲闪着小叔子火热多情的眼神,慌忙王顾左右而言他道:“王叔张姨赵大爷,你们可以出来了。没事了,实在是不好意思,连累你们也跟着提心吊胆的!”

    石洁怡见情郎和嫂子秦可晴眉目传情,虽然羞羞答答,却是令她芳心酸溜溜的,可是却又不敢醋海生波。

    林天龙这才发现,苏怜卿帮着三个老人从后面挂水间出来,张姨赵大爷大约在五六十岁,王叔也就是四十多岁,还拄着拐杖。

    “那帮混蛋走了吗?”王叔骂道,“要不是腿不好,凭我在矿上时的脾气,早就拿拐杖抽他们丫的了!”

    “唉,老喽!不中用喽!”赵大爷也叹气道,“那帮混蛋换着班的来捣乱,我们眼看着也帮不了小秦大夫的忙,真是世风日下,人心不古啊!”

    “赵大爷,您们别这么说,我这个小诊所要不是您们这些老主顾照应着,早就撑不下去了!”秦可晴忧心忡忡地说道,“您们这些老主顾不怕地痞流氓威胁,还能一如既往地来我这里打针挂水,就是对我最大的支持了,我应该谢谢您们呢!”

    “小秦大夫啊,这帮子混蛋不是前天那几个,他们换着班的来,就是要搅了你这个诊所。”张姨说道,“邻居们都说你是得罪了康华那帮子人了,看来是没错的,你可要小心啊!”

    “唉,咱们炎都市怎么不学学山城市也搞搞打黑除恶运动,狠狠杀一杀这帮子黑社会混蛋的邪气!”王叔骂道。

    “嘘,你不知道这帮子混蛋后面老板是什么人吗!”张姨说道。

    “是啊,康华老板就是公安局长的老婆,这帮子混蛋十有八九是帝爵夜总会的,那可是孟彪的地盘。你还指望着当爹的杀儿子吗?”石洁怡冷笑着说道。

    “赵大爷,你打了一星期吊水了,痰明显少了,咳嗽也见轻了,肺部炎症基本消下去了。今天打完就可以停了!抗生素打多了也不好!”秦可晴说道。

    “哎,我这肺气肿的老毛病是除不了根了,只能带到烟囱里除根了。”赵大爷苦笑道,“腰椎间盘突出也越来越重,医生叫我动手术,我这把年纪了,还受那份罪干嘛呀?!”

    “你腰椎间盘突出,我是颈椎骨质增生,人老了,机器都老化了,吃了几千块钱的药,也没用!”张姨叹道,“医生也要我动手术,可是据说颈椎手术风险更大,弄不好就是高位截瘫,我老太婆了可不敢冒那个险。”

    “你们那算什么?好赖都还行走自如。”王叔叹道,“我这个腿在矿上工伤砸断了三年都没有长上,专家说是骨不连,吃药打针都不管用,植骨也没用,受了几次罪了,后来好不容易长好了,却又得了骨髓炎,淌脓出水,血啦啦的,又酸又痛受罪啊!”

    石洁怡受不了诊所里面的苏打水味道,芊芊玉手捂了捂鼻子,听着三人交流病情,愈发心里膈应的慌。

    “王叔,我给您看看,好吗?”林天龙笑道。

    “你?你不是以前常来帮你嫂子忙的那个小家伙吗?好久没见长成大个子了?”王叔不以为然地笑道,“你也会跟你嫂子学会看病了吗?”

    “我知道这小子他妈妈就是咱们人民医院的妇科林主任,我儿媳妇生我孙子就是林主任接生的呢!”张姨笑道,“你没跟你妈妈学习妇科,怎么改学骨科了吗?”

    “天龙在省城学的医,刚毕业学成回来呢!”苏怜卿笑着介绍道,几年前她就在姐姐苏念慈那里见过天龙,后来她被区医院分配到秦可晴的诊所,天龙经常来诊所帮忙,可是没想到以前矮矮瘦瘦黑黑的小屁孩,两年功夫就长成这么一个英俊帅气高大健壮的大男孩了,而且还学会这么一身功夫,眨眼之间就打得三个地痞流氓屁滚流。

    可是,林天龙知道苏怜卿既是他小妈苏念慈的妹妹,又是他嫂子秦可晴的嫂子,炎都市真是小,犬牙交错的关系在一个小小的诊所里面都如此鲜明,他的心思主要放在嫂子秦可晴身上,所以对苏怜卿倒是鲜有关注。

    “嗯,天龙从小就受到妈妈的熏陶,在省城学医对于中医学很有兴趣,很有研究,而且还有点特异功能呢!”秦可晴笑着介绍道。

    “特异功能?”苏怜卿和王叔张姨赵大爷一样瞪大了眼睛问道。

    “嫂子,给我拿三贴七星止痛膏好吗?”林天龙却并不解释,仔细查看了王叔的左腿胫骨,然后笑着对秦可晴说道。

    秦可晴见小叔子一副成竹在胸的样子,越来越感觉大男孩真的长大成人了,言谈举止都透着以前没有的成熟男子汉味道。

    “王叔,您如果相信我的话,就给你贴上这贴膏药,三贴膏药包你脓血流尽,伤口愈合,那块坏死骨梁重生,三个月骨头痊愈!”林天龙笑着对王叔说道,“当然了,如果不相信的话,就当我什么都没说!”

    王叔看了看他一副胸有成竹的样子,又看了看秦可晴,扭头看了看张姨赵大爷,一咬牙说道:“好!反正是死马当做活马医了,王叔就信你了!”

    石洁怡和苏怜卿美目圆睁,目不转睛地看着林天龙先是推拿按摩挤出王叔乌黑青紫小腿窦道处的脓血,然后双掌搓动膏药发热,将之贴在伤处。

    “好好好,小伙子你的手好像有电哦!哟哟哟,好热好烫好舒服!你这膏药也与众不同,好像作用直透骨髓似的。”王叔面部表情随着林天龙的按摩而变化大呼小叫着,直到膏药贴好才长出一口气笑道,“好孩子,如果真能治好叔叔的骨伤,叔叔给你送锦旗,敲锣打鼓到矿上给你做宣传!”

    “老王,真的很不错吗?”张姨赵大爷都好奇地问道。

    “真的很舒服哦!”王叔点头说道。

    “信则灵,张姨赵大爷,这还有两贴膏药,你们贴不贴?”林天龙笑道,“今天有缘,治疗免费,膏药免费,明天开始膏药就要加价了!”

    “贴!”老人的心多是善良的,这病治不好也治不死,好歹算是给这个有志少年做临床试验罢了。

    秦可晴目瞪口呆地看着张姨和赵大爷也都让林天龙给他们分别贴在了腰椎颈椎患处。

    三人兴高采烈地交流着林天龙带电按摩疗法的奇妙感觉,秦可晴石洁怡苏怜卿三女面面相觑,真是大感神奇。林天龙知道三位老人略显夸张的称赞无非是对他这个少年人的鼓励罢了,从他们的眼神中也可以看出来对于治愈基本上是当个笑话而已。

    突然,外面传来了警笛声,石洁怡眼尖惊叫道:“来了这么多警察!还有拆迁办的!天龙,你闯大祸了!”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