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万书网 > 都市偷心龙爪手 > 第三十六章 自古枭雄(三)

第三十六章 自古枭雄(三)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万书网] https://www.65ws.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第2章第一卷毕业归来

    第40节第三十六章自古枭雄(三)

    众人目不转睛地看着林天龙,林天龙心头狂跳:哇,这不会是考试吧?这可是国策方针呀!他拼命启动脑中程序,可是除了诸葛孔明的《隆中对》就是ccav的《政府工作报告》,一时之间也想不起别的有价值的资料。♀

    遂开口说道:“承蒙将军如此看重在下。将军胸怀大志,广施仁政,泽惠万民,我等闻名久矣,只是无缘识荆。今番相遇,见将军深得民心,夫人又是巾帼英雄,三浦北泽四位大哥更是忠心英勇之士,如此将士用命,百姓归心,此诚事有可为也!”

    众人已经知道他神功盖世,却不料他出口不凡,颇有大家风范;梅英夫人和雅秀听他胸藏锦绣,都是满眼倾慕地盯着他。

    林天龙仿佛诸葛亮灵魂附体,愈发自信淡定,从容自若道:“诚如将军所言,今扶桑国乱,天皇暗弱,东仁专权。京都西泽,长崎伊藤,大阪宫本,江户源氏,群雄割据,其余小藩数百,战国林立。黑龙帮危害已久,冥冥之中还有天灾,祸乱连绵,民生多艰。此诚危急存亡之秋也。

    “我以为让东仁占天时把持朝政,西泽占地利据有京都,将军却取人和之利,广施仁政,民心所向,百姓归附。自古道得民心者得天下,只要代表最广大之黎民百姓根本利益,再以‘三步走’方略则天下可定,黎民百姓亦可安居乐业矣!”

    雄一目光闪烁,急切地问道:“何谓‘三步走’方略?”

    林天龙暗叫好险,差点连“三块表”也说出来了,心中暗笑,口中却道:“远交近攻,挟天皇以令诸侯,统一扶桑!只此三句,不必细言,将军雄才大略,何去何从,必有定夺!“

    一篇国策文章至此戛然而止,虽是言简意赅,却是字字珠玑。

    一语惊醒梦中人,众人眉目闪动,听的热血沸腾,几欲拍案叫绝!

    梅英夫人痴痴地看着林天龙道:“公子莫非诸葛孔明转世吗?!”

    源氏雄一抚掌赞道:“公子大才!拂云翳以见日月,使雄一茅塞顿开。一席话,天下可定。公子真神人也,从此,我以师礼相待,尊为先生!吾得先生犹如汉得子房,蜀得孔明,此诚扶桑之福民众之福也!先生请端坐,受我一拜!”

    竟自起身对着林天龙躬身到地拜了下去,众人也随着拜下去。♀只有中岛茂坐在那里满眼敬佩地看着好友林天龙;雅秀更是喜在眉梢,甜在心里,拜也不是,不拜也不是,怔在哪里,不知如何是好!

    当晚,江户藩府大宴群臣,犒劳三军。

    雄一携梅英夫人挨桌劝酒,友良持重自斟自饮,信良和北泽敦拼酒,北泽豪与中岛茂划拳,放开了撒欢海皮。

    不一会,一直闷闷不乐撅着小嘴的莉香也忍不住加入进来,输了几次,几杯酒下去,玩兴上来,揪着中岛不撒手:“饿猫,臭猫,烂猫,我不信今晚赢不了你!”

    中岛无奈之下只好不着痕迹地输了几把,乖乖地喝了几杯,众人大笑。

    成威包扎了伤口,也是谈笑风生;大名武士觥筹交错,文臣武将推杯换盏,一派热闹祥和的气氛;林天龙尽情享受着古代扶桑的帕梯,可惜没有卡拉偶凯爽一爽嗓子撒一撒酒劲。

    宴后,梅英夫人安排了两座上好庭院分别给林天龙雅秀,中岛茂居住,分拨了丫鬟仆人侍候。

    夜里,雅秀躺在林天龙的怀中,芊芊玉手轻轻抚摩着爱郎宽阔健壮的胸膛,低声说道:“我看雄一将军那样说话,只是安抚众将罢了,其实心底很可能对成威已经有了戒备之心了

    林天龙叹道:“自古枭雄,必通权谋之术,阳谋阴谋,中外亦然!”

    雅秀不懂他的感慨,只是搂着他的脖子说道:“郎君,你知道吗?扶桑人最为崇拜的中华人物就是诸葛亮和赵子龙了,你现在简直就是他们俩的化身,你没注意梅英夫人看你的眼神都不对劲了……”

    “秀姐,你吃醋了吗?”林天龙笑问道。

    “我才不介意呢!只要你对我好,越有美女喜欢你我越是高兴,毕竟我才是你的第一个女人嘛……”雅秀说时有些娇羞,也有些骄傲。

    “我也是你的第一个男人呀……”林天龙笑道。

    “就是不知道平八郎怎么样了?”雅秀叹道,一说到被黑龙帮绑架的平八郎,雅秀的眼圈有些发红,林天龙慌忙抚慰,英俊少年探过头来,用唇堵在雅秀温软的之上,舌头伸进她的小嘴,与纠缠在一起。

    中岛无奈之下只好不着痕迹地输了几把,乖乖地喝了几杯,众人大笑。

    成威包扎了伤口,也是谈笑风生;大名武士觥筹交错,文臣武将推杯换盏,一派热闹祥和的气氛;林天龙尽情享受着古代扶桑的帕梯,可惜没有卡拉偶凯爽一爽嗓子撒一撒酒劲。

    宴后,梅英夫人安排了两座上好庭院分别给林天龙雅秀,中岛茂居住,分拨了丫鬟仆人侍候。

    夜里,雅秀躺在林天龙的怀中,芊芊玉手轻轻抚摩着爱郎宽阔健壮的胸膛,低声说道:“我看雄一将军那样说话,只是安抚众将罢了,其实心底很可能对成威已经有了戒备之心了

    林天龙叹道:“自古枭雄,必通权谋之术,阳谋阴谋,中外亦然!”

    雅秀不懂他的感慨,只是搂着他的脖子说道:“郎君,你知道吗?扶桑人最为崇拜的中华人物就是诸葛亮和赵子龙了,你现在简直就是他们俩的化身,你没注意梅英夫人看你的眼神都不对劲了……”

    “秀姐,你吃醋了吗?”林天龙笑问道。

    “我才不介意呢!只要你对我好,越有美女喜欢你我越是高兴,毕竟我才是你的第一个女人嘛……”雅秀说时有些娇羞,也有些骄傲。

    “我也是你的第一个男人呀……”林天龙笑道。

    “就是不知道平八郎怎么样了?”雅秀叹道,一说到被黑龙帮绑架的平八郎,雅秀的眼圈有些发红,林天龙慌忙抚慰,英俊少年探过头来,用唇堵在雅秀温软的之上,舌头伸进她的小嘴,与纠缠在一起。

    感觉着他熟练的,每一处之地都被他掌握,雅秀只觉身子象要飞了起来,只能从琼鼻中发出娇慵的,敞开一切迎接他对自己的入侵。

    中岛无奈之下只好不着痕迹地输了几把,乖乖地喝了几杯,众人大笑。

    成威包扎了伤口,也是谈笑风生;大名武士觥筹交错,文臣武将推杯换盏,一派热闹祥和的气氛;林天龙尽情享受着古代扶桑的帕梯,可惜没有卡拉偶凯爽一爽嗓子撒一撒酒劲。

    宴后,梅英夫人安排了两座上好庭院分别给林天龙雅秀,中岛茂居住,分拨了丫鬟仆人侍候。

    夜里,雅秀躺在林天龙的怀中,芊芊玉手轻轻抚摩着爱郎宽阔健壮的胸膛,低声说道:“我看雄一将军那样说话,只是安抚众将罢了,其实心底很可能对成威已经有了戒备之心了

    林天龙叹道:“自古枭雄,必通权谋之术,阳谋阴谋,中外亦然!”

    雅秀不懂他的感慨,只是搂着他的脖子说道:“郎君,你知道吗?扶桑人最为崇拜的中华人物就是诸葛亮和赵子龙了,你现在简直就是他们俩的化身,你没注意梅英夫人看你的眼神都不对劲了……”

    中岛无奈之下只好不着痕迹地输了几把,乖乖地喝了几杯,众人大笑。

    成威包扎了伤口,也是谈笑风生;大名武士觥筹交错,文臣武将推杯换盏,一派热闹祥和的气氛;林天龙尽情享受着古代扶桑的帕梯,可惜没有卡拉偶凯爽一爽嗓子撒一撒酒劲。

    宴后,梅英夫人安排了两座上好庭院分别给林天龙雅秀,中岛茂居住,分拨了丫鬟仆人侍候。

    林天龙仿佛诸葛亮灵魂附体,愈发自信淡定,从容自若道:“诚如将军所言,今扶桑国乱,天皇暗弱,东仁专权。京都西泽,长崎伊藤,大阪宫本,江户源氏,群雄割据,其余小藩数百,战国林立。黑龙帮危害已久,冥冥之中还有天灾,祸乱连绵,民生多艰。此诚危急存亡之秋也。

    “我以为让东仁占天时把持朝政,西泽占地利据有京都,将军却取人和之利,广施仁政,民心所向,百姓归附。自古道得民心者得天下,只要代表最广大之黎民百姓根本利益,再以‘三步走’方略则天下可定,黎民百姓亦可安居乐业矣!”

    雄一目光闪烁,急切地问道:“何谓‘三步走’方略?”

    林天龙暗叫好险,差点连“三块表”也说出来了,心中暗笑,口中却道:“远交近攻,挟天皇以令诸侯,统一扶桑!只此三句,不必细言,将军雄才大略,何去何从,必有定夺!“

    一篇国策文章至此戛然而止,虽是言简意赅,却是字字珠玑。

    一语惊醒梦中人,众人眉目闪动,听的热血沸腾,几欲拍案叫绝!

    梅英夫人痴痴地看着林天龙道:“公子莫非诸葛孔明转世吗?!”

    源氏雄一抚掌赞道:“公子大才!拂云翳以见日月,使雄一茅塞顿开。一席话,天下可定。公子真神人也,从此,我以师礼相待,尊为先生!吾得先生犹如汉得子房,蜀得孔明,此诚扶桑之福民众之福也!先生请端坐,受我一拜!”

    竟自起身对着林天龙躬身到地拜了下去,众人也随着拜下去。只有中岛茂坐在那里满眼敬佩地看着好友林天龙;雅秀更是喜在眉梢,甜在心里,拜也不是,不拜也不是,怔在哪里,不知如何是好!

    当晚,江户藩府大宴群臣,犒劳三军。

    雄一携梅英夫人挨桌劝酒,友良持重自斟自饮,信良和北泽敦拼酒,北泽豪与中岛茂划拳,放开了撒欢海皮。

    不一会,一直闷闷不乐撅着小嘴的莉香也忍不住加入进来,输了几次,几杯酒下去,玩兴上来,揪着中岛不撒手:“饿猫,臭猫,烂猫,我不信今晚赢不了你!”

    中岛无奈之下只好不着痕迹地输了几把,乖乖地喝了几杯,众人大笑。

    成威包扎了伤口,也是谈笑风生;大名武士觥筹交错,文臣武将推杯换盏,一派热闹祥和的气氛;林天龙尽情享受着古代扶桑的帕梯,可惜没有卡拉偶凯爽一爽嗓子撒一撒酒劲。

    宴后,梅英夫人安排了两座上好庭院分别给林天龙雅秀,中岛茂居住,分拨了丫鬟仆人侍候。

    夜里,雅秀躺在林天龙的怀中,芊芊玉手轻轻抚摩着爱郎宽阔健壮的胸膛,低声说道:“我看雄一将军那样说话,只是安抚众将罢了,其实心底很可能对成威已经有了戒备之心了

    林天龙叹道:“自古枭雄,必通权谋之术,阳谋阴谋,中外亦然!”

    雅秀不懂他的感慨,只是搂着他的脖子说道:“郎君,你知道吗?扶桑人最为崇拜的中华人物就是诸葛亮和赵子龙了,你现在简直就是他们俩的化身,你没注意梅英夫人看你的眼神都不对劲了……”

    “秀姐,你吃醋了吗?”林天龙笑问道。

    “我才不介意呢!只要你对我好,越有美女喜欢你我越是高兴,毕竟我才是你的第一个女人嘛……”雅秀说时有些娇羞,也有些骄傲。

    “我也是你的第一个男人呀……”林天龙笑道。

    “就是不知道平八郎怎么样了?”雅秀叹道,一说到被黑龙帮绑架的平八郎,雅秀的眼圈有些发红,林天龙慌忙抚慰,英俊少年探过头来,用唇堵在雅秀温软的之上,舌头伸进她的小嘴,与纠缠在一起。

    感觉着他熟练的,每一处之地都被他掌握,雅秀只觉身子象要飞了起来,只能从琼鼻中发出娇慵的,敞开一切迎接他对自己的入侵。

    中岛无奈之下只好不着痕迹地输了几把,乖乖地喝了几杯,众人大笑。

    成威包扎了伤口,也是谈笑风生;大名武士觥筹交错,文臣武将推杯换盏,一派热闹祥和的气氛;林天龙尽情享受着古代扶桑的帕梯,可惜没有卡拉偶凯爽一爽嗓子撒一撒酒劲。

    (为了方便您的阅读,请把订阅记录截图发到作者qq邮箱,换取合集方便阅读!)

    (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