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万书网 > 都市偷心龙爪手 > 第二十八章 杨美珍(二)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万书网] https://www.65ws.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林天龙似乎感受到杨美珍心底的变化,手上的动作更是剧烈,几根手指轻轻解开杨美珍套装的几颗钮扣,直接触碰到她柔嫩的。

    “啊,不要!”突如其来的侵袭让杨美珍打了个激灵,下清醒过来,右手扬,只听“啪”的声脆响,林天龙已经结结实实吃了个耳光。

    “对不起,天龙,我……”杨美珍芊芊玉手伸出去,又缩回来,想要去天龙挨打的脸颊,又不敢再次刺激天龙动情,犹豫着不知所措,美目可怜巴巴地看着龙少,乞求着他的原谅。

    “没事的,可能我太心急了吧?”林天龙挨了打却依然保持着嘴角的坏笑,只是眼神之中从温柔突然变得冷漠起来,大手摸了摸自己的脸颊,然后把杨美珍光滑细嫩的粉面,故意冷笑道,“杨经理,我该下去了,石阿姨还等着我呢!”

    “天龙!”杨美珍看惯了天龙温柔单纯的眼神,即使有些色迷迷的她也并不反感,可是此时此刻被他冷漠的眼神吓坏了,又听见他称呼自己什么“杨经理”,这可是前所未有的改变,她心慌意乱双手慌忙死死抱住天龙的胳膊,几乎哽咽着软语哀求道,“天龙,你别生我的气,阿姨刚才不是有意的,阿姨对不起,求求你千万不要生我的气啊!”

    林天龙看着杨美珍美目之中他再次泪汪汪的,副楚楚可怜的娇态,心也软了,只好撤下伪装,恢复嬉皮笑脸的样子,大手搂着杨美珍丰腴柔软的柳腰坏笑道:“好阿姨,我怎么会生气呢?打是疼骂是爱嘛!”

    “你真的不生我的气吗?”杨美珍不敢相信地看着天龙,这孩子的脸色眼神忽阴忽阳,忽冷忽热,说变就变,比影帝变得还快,看得她眼花缭乱,捉摸不透。

    “想要我真的不生气很简单,改天我约了干妈你们姐妹俩好好谈谈,尽释前嫌,和好如初。怎么样?”林天龙大手在杨美珍丰腴柔软的腰身上轻轻着笑道。

    杨美珍看着天龙脸真诚的样子,点了点头应道:“这也是你的片好意,阿姨答应你了!”

    林天龙不依不饶地正色说道:“另外还有个条件,就是……”

    “还有什么条件?”杨美珍现在最是害怕他如此正色,最是害怕他刚才那副冷漠的样子,她也不知道自己怎么了,丈夫罗本初在外副小人样,在家原形毕露粗暴野蛮,或许是丈夫的反复无常早就了她娇弱羞怯的心理,本来好不容易遇到天龙这个大男孩对她那么好那么温柔,所以她无论如何不能惹天龙生气,她的心理无法承受之重,她眼巴巴楚楚可怜地看着天龙,令人我见犹怜。

    “还有个条件,那就是早晚让我打回来!不过,我可不舍得打你的脸哦!”林天龙说着大手轻轻在杨美珍丰腴滚圆的股瓣上面打了巴掌,中指却顺势隔着套裙在美少妇股沟上抠了下,这时候电梯门开,又已经到了楼,他笑着出去了。

    “我——泄了。”这是她呆呆地目送天龙离去时的唯的念头。回到家里精神仍有些恍惚,灵魂好似忽悠忽悠地上了九天逛了圈,还没回来。全身上下有股舒适的感着,让她觉得疲惫,是愉悦的疲惫。像是从悬崖下惊险的爬上来,她发了身的汗,风吹来,有些凉。

    “我打了他了?我真的打了他了?”耳畔放佛又听到那声脆响,杨美珍芳心不由阵又羞又慌,羞的是,天龙竟真的有勇气表白,并枪亲吻了自己;慌的是,她竟真的给了天龙巴掌,而枪那么响亮。

    “他搂着我说喜欢我的时候,那双明眼睛又明又亮,闪烁的可全都是真诚啊。”

    “唉!杨美珍啊杨美珍,你是怎么了你?你怎么可以打他呢?你打了他,他非但没舍得还手,还没忘了替你撮合与杨诗敏的关系,这不说明他是真心喜欢你吗?”

    “难道,喜欢你也有错么?且不说那是他私人的权利,就算他抱你,吻你,你,是非常鲁莽,可是,可是,谁叫你不当场拒绝呢?进电梯的时候,明明知道不对劲,还偏偏跟着玩暧昧,这难道不也是你对他的纵容么?要不然,他个大男孩有那么大的胆子?”

    “你……你还怪罪在人家头上,给……给人家那么大的个耳光。”

    “更……更何况,他的表白,他的拥抱,他的亲吻,难道不也是你整天日思夜想,天天希望他做的么?”

    杨美珍越想越是悔恨,感到脸上又热又烫。

    “哎呀,好累啊,好好泡个澡去,没人疼的日子,千万得学会自己疼自己啊。”

    杨美珍伸了个懒腰,脚步轻移,走进浴室,浴盆里放好水,调好温,便躺了进去。

    “啊,好舒服啊。”她舒服得忍不住叫了声。

    温水轻轻拥围着她的体,的泡沫散发着清淡的香气,杨美珍双眼微闭,两手抓了泡沫,不断地往自己的身上涂去。手掌过处,尽是又细又嫩的,温润柔顺,洁白如玉。女儿都十四岁了,自己都三十六岁了,全身的还依旧这么娇嫩,和她的这习惯不无关系。

    “清水似碧,温情胜春,佳人依旧,虽是近中年,香肤仍如玉,奈何栏杆拍遍,无人怜惜。唉,看这身的好可有什么用呢,丈夫醉心仕途,徒留我独守空房。”杨美珍又情不自禁地自怨自艾起来,她是中文专业毕业的,平时就爱读诗读词,随口便是段词句。

    ****

    外面恢复了寂静,两人冲了出来,屋里片狼籍,院里滩血迹,块布头,平八郎却已不见踪影。雅秀两眼含泪地看着天龙,天龙搂了搂她的香肩,蹲捡起布头看了看,又看了看那滩血迹,别忘了他老爸可是刑警队长,看着这幕天龙才发觉这是这段时间他次想起了自己的父母。

    他柔声对雅秀说道:“平八郎没有死,布头是他袖子上的,应该是他争执反抗,被恶人用兵器砍伤手臂,流血不多,人又被带走了,这样看来,平八郎受了点伤但暂时没有生命危险!”

    雅秀语气充满仇恨地吐出三个字:“黑龙帮”!

    天龙知道自己已经无法摆脱这个恶魔组织的纠缠,平八郎因自己而得救,又因自己被抓走,生死未卜,天龙双手按在雅秀的肩上,看着她认真地说:“秀姐,相信我,我定会把平八郎救出来的!”雅秀的泪水再也忍不住潸然而下,她扑进他的怀里,天龙只能紧紧地搂住她,任她哭个痛快。

    雅秀拿出平八郎的身衣服给天龙穿上,带他到了村落深处的户大宅院,这里住的是老族长福田寿光。天龙注意到正堂墙上赫然也挂着李白的《静夜思》,那位高大健壮,不怒而威的老人,听了雅秀的介绍,眼神闪动,打量着天龙的外貌,连连点头,声如洪钟道:“来自天朝上邦,果然气宇不凡!”居然口纯正的汉语,老人十分激动,竟用力拍了拍天龙的肩膀,抱了抱他。

    老人说道:“我们其实也是炎黄后裔,始皇帝年间,先祖奉命东渡。”

    天龙脑际闪,脱口而出:“莫非是徐福公?”

    老人惊喜:“公子齿及正是先祖,至我辈已传十六代,盛唐年间曾祖曾随遣唐使归国返乡,每逢祭祀必西向望乡,因而家姬户均挂太白先生《静夜思》首以表思乡之意。”

    原来福田家族竟是秦始皇年间率五百童男童女赴蓬莱仙岛寻不老长生神药的徐福的后裔,不仅天龙意想不到,雅秀也是初次听闻家族秘密,又惊又喜。

    寿光老人神情转为黯然道:“扶桑有难,不知何如?公子既是有缘人,当勉力为之。黑龙帮心狠手辣,势力遍及南北,连慕府也惧它几分,老朽不堪重任,你们路小心,我派八名家将武士护送,虽无万夫不挡之勇,或可助二位臂之力。”

    行十骑快马飞驰,尘土飞扬。

    天龙不会骑马,只好与雅秀共乘骑,四名武士在前,四名殿后护送,路东去。开始是提心吊胆,风餐露宿,不料路平安连黑龙帮半个人影也不见,眼见离富士山越来越近,众人渐渐放下心来。

    俩人共乘骑,雅秀初时并未在意,直至因快马急行而倒入林天龙怀抱之中方才发觉暧昧之处:因马鞍狭窄,灵异美女只得紧紧的依偎在林天龙怀中,起伏颠簸之中二人不免肢体相接,林天龙因心情急切倒并未怎么在意,而雅秀却只觉林天龙胸前片火热,热流隔衣导入灵异美女体内,冲击着她微荡的情海,最后化为缕缕红霞布满了佳人玉脸。

    灵异美女芳心羞涩不已,娇躯微颤,十指紧张的抓住了林天龙衣襟,低垂的眼帘悄悄开启,偷偷往上瞟了林天龙眼;瞬息之间,就在这刹那,灵异美女神秘的心扉悄然开启,原本微荡的情海猛然荡起了无尽涟漪的波纹。

    只见林天龙双目炯炯有神的直视前方,鬓角的黑发迎风飘动,挺拔的身形尽显男儿豪迈气概,浓烈的男子汉阳刚气息不停的钻入灵异美女心海之中,熏得雅秀芳心翻滚,陌生的感觉掠而现,在灵异美女心间盘旋不休。

    每个灵异美女梦想的甜蜜爱恋就此降临,雅秀脸幸福的倒入了龙本公子怀中。

    林天龙天生的狂放不羁,天大的事情也不放在心上,路上沉迷异域风光,远远望见富士山顶皑皑白雪,早把凶险抛到了脑后,与雅秀有说有笑,学学扶桑话,逗她开心,雅秀是文君新寡,又是灵异巫女,无人敢近,冷若冰霜,今遇到天龙少年英俊,身世非凡,言谈幽默,极有情趣,又经过了几次耳鬓厮磨,早把颗芳心贴在龙本公子身上。

    林天龙怀抱美女,纵马驰骋,轻言浅笑,巧笑倩兮,美目盼兮,浪漫至极,若无八人在侧,早和美女姐姐坠入温柔乡去了。

    这日到富士山下,林天龙举目仰望,心中暗赞。天龙也曾随父母旅游观光,见过泰山的巍然屹立,华山的陡峭险峻,黄山的秀绝艳丽,但观富士山秀丽雄伟,形状熟悉,像极了座圣女峰拔地而起,别具番日本独有的韵味。尤其在这没有污染的古代大自然环境之中,山下樱花烂漫,灿若云霞,山上林茂草密,绿茵茵,碧油油,山顶云雾缭绕,白雪皑皑,犹如披着件蓑衣,艳绝、奇绝、雄绝!条山道螺旋而上,如蛇盘龙绕,大有夫当关万夫莫开之势。

    雅秀吩咐道:“路劳累,下马休息下,再上山不迟。”

    众人飞身下马,立足未定,忽听阵呼喝,从林后杀出支人马,百十个人身穿黑衣,手执长刃,当先骑,白马黑袍,虎目圆脸,络腮胡须。

    “黑龙帮!雅秀夫人,您和公子先走,我们掩护!”

    见敌人势众,四人拼死上前抵挡,四人掩护雅秀、天龙退走。敌人仗着人多,潮水般涌来,四人奋力挥剑,刺劈砍斫,杀死十几名黑衣人,但终究寡不敌众,很快四人被敌人乱刀砍死。

    “自古神魔互生,方生方死,方死方生。炎帝黄帝率诸神除魔卫道,杀死蚩尤,战胜黑暗之魔。战神独孤求败身经百战,立下汗马功劳。他不合魔由心生,横起,痴恋月神夏冰冰。日神月神合力将他降服,收入如意宝矛之中,魔胎入道。

    黑暗之魔逃诸东瀛群岛,再度兴风作浪。而这次却命中注定由佩戴日月七彩玉佩的有缘人林天龙——龙本太郎执如意宝矛,由战神独孤魔胎相助以拯救扶桑。

    “日月七彩玉佩之红光代表火,橙光代表金,黄光代表土,绿光代表木,蓝光代表水,紫光代表神圣魔法,黑光代表黑暗魔法。遇鲜血而发光吸收宇宙能量,遇日食而穿越时空隧道,遇宝矛而神气相通神魔体除魔卫道,正所谓冥冥之中自有天意。”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