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万书网 > 医道天下 > 第四百四十四章 黄雀在后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万书网] https://www.65ws.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第四百四十四章黄雀在后

    小翠笑着点头:“妹妹听凭李妃姐姐安排。”接过李准递过来的三支檀香,清纯小脸上的笑意随之消失,敬畏的翻身跪在铺着明黄锦缎的蒲团上,闭上美目,心里默默的为陈烨祈福。

    李妃跪在旁边,美目余光一直瞧着满脸虔诚之色的小翠,一股嫉妒的酸意在体内翻腾,心里冷哼了一声,你为他上香祈福,待会儿不知谁为你祈福?哼

    殿门口悄悄探出头来,压着嗓子轻声道:“李公公,李公公”

    李准脸色一变,惊怒的回头瞪了一眼,转而尴尬的瞧向李妃,陪笑轻声道:“娘娘,想必有什么要紧的事,奴才去瞧瞧。”

    小翠闭着眼,轻轻点点头,轻声道:“你们到远处说话,不要惊扰到了真君。”

    “奴才遵旨。”李准赔笑轻声应道,眼神不自然的瞟了一眼李妃,李妃绝美小脸浮动淡淡的笑意,美眸也无巧不巧的瞧向李准,四目相碰,李准急忙躲开,转身快步走向殿门。

    李准的身影刚出了殿门,殿门随即发出低沉有些让人心里发瘆的压抑声音关闭了,三清四御阁内立时暗了下来。

    李妃嘴角绽起一抹得意阴冷的笑意,稍显即逝,俏脸愕然,疑惑的说道:“李准怎么将殿门关上了?”小翠睁开美目,也疑惑不解的扭头瞧向关闭的殿门。

    李妃站起身,快步走向殿门,伸手去推,厚重的殿门纹丝未动,急忙抬起玉手拍打,嘴里嚷道:“混账还不赶快打开殿门都不想要脑袋了吗”

    可是李妃连嚷带拍打了半天,殿门依旧纹丝未动,殿外也是一片静悄悄的。“这、这是怎么回事?”

    小翠惊慌地站起身,将檀香插进香炉内,快步走了过来,冲着殿门喊道:“李总管李总管来人啊来人啊”

    “不用喊了”李妃冷冷的说道。

    小翠一愣,吃惊的瞧向负手站在殿门前的李妃。李妃慢慢转过身,绝美的小脸露出阴冷得意的笑意:“李小翠,哀家不得不遗憾的告诉你,你的好日子到头了”

    小翠娇躯一颤,有些明白过来,惊怒的看着李妃:“这、这一切都是你搞的鬼?”

    李妃格格娇笑道:“猜对了一半,对裕王来说,哀家这么做是奉命行事。对景王来说,哀家也是奉命行事。”

    小翠踉跄着后退一步,惊怒道:“你、你胡说,王爷不会这么对我的”

    李妃美眸闪过一抹强烈的妒意,咯咯笑道:“哀家其实一直就想不通,你一个乡下土的掉渣的黄毛丫头,要姿色没有姿色,要才情没有才情,一脸憨傻土气样,朱载圳究竟是瞧中了你哪点,竟然让你土鸡变凤凰有时候想想,天道真是不公啊”

    李小翠从惊慌中渐渐定下神,静静的瞧着李妃,美眸闪动出怀疑之色。李妃心里一颤,下意识的躲开李小翠的目光,冷笑道:“朱载圳玩腻你了,用你做饵来钓裕王,李小翠你认命吧。”

    “你心里有王爷。”

    小翠平静的话语落到李妃耳中仿若惊雷在耳旁炸响,惊得娇躯一哆嗦,尖叫道:“你、你胡说什么”

    李小翠笑了:“看来被我说中了。奇怪,听哥说,你不是非常恨他吗?怎么会?”

    “住口,臭丫头你要是再敢胡言乱语,我撕了你的嘴。”李妃惊怒的尖叫道。

    李小翠嫣然一笑,静静的瞧着失态的李妃:“我不知道那日王爷和你说了什么,但今儿王爷能让我和你一块到白云观上香,我的安全你一定对王爷做出过承诺,但让我想不明白的是,你为何又反悔变卦了?”

    李妃脸色一变,冷冷的看着小翠,咬牙道:“你要是再不闭嘴,我就真的撕了你的嘴”

    小翠轻吁了一口气,微笑着摇摇头,转身又走回蒲团,翻身跪倒,双手合什,闭上美目,静默了片刻:“要等多久殿门才能开?”李妃没有说话,美眸闪动着焦急疑惑之色瞧向紧闭的殿门。

    小翠睁开双眼,慢慢扭头瞧向李妃,微笑道:“不会姐姐也不知晓吧?”不待李妃呵斥,又转回头,闭上双目。

    李妃铁青着俏脸,恶狠狠的瞪着小翠,心里焦躁的嘀咕道,王爷在搞什么,为什么还不派人来?

    白云观后云集园内亭阁游廊旁一株足有百年以上的桃树旁,李准阴冷的瞧着一身紧身劲装躬身施礼的蒋五:“一个都不留,殿内四周以及殿外都已泼洒了清油,得手后放把火。”

    蒋五脸上的肉轻微颤抖了一下,微眯的眼神闪过阴冷的寒芒,低声道:“标下明白”迈步要走。

    李准悠悠道:“蒋五爷,老子有云,祸兮福之所倚,福兮祸之所伏。既然你弃了裕王,可要一条道走到黑,要是首鼠两端,这原本享之不尽的福可就会立马变成万劫不复的祸。”

    蒋五脸色一变,额头上立时沁出细密的冷汗,忙躬身道:“标下不敢只是,”

    “只是什么?”

    “李公公,标下受李公公点拨,弃暗投明,这颗心会永远忠于景王殿下和李公公,可为、为什么要让标下对李王妃娘娘也?”蒋五脸色泛白,咬牙说道。

    李准瞪眼呵斥道:“愚蠢若是李王妃在,你有可能坐上锦衣卫指挥使的位置吗?”

    蒋五神情一愣,随即眼露恍然,急忙躬身道:“谢李公公点拨,标下明白了。”

    李准满意的嗯了一声:“去吧。活干的利落些。”

    蒋五狞笑道:“李公公放心,标下绝不会拿自己的前程当儿戏”身形晃动,如离弦的箭穿过满目苍翠亭阁掩映园林,奔向云集园外的三清四御阁。

    李准瞧着蒋五离去的方向,眼中闪过一抹强烈的杀机,挥了一下手,围聚在身旁的几名锦衣卫百户躬身退向游廊内。

    李准的目光瞧向绑得像粽子一般,嘴里塞着棉布,躺倒在桃树下的滕祥,叹了口气,蹲下身子,伤感的看着滕祥,轻声道:“干爹,别怨儿子,儿子这也是没法子,不得不出此下策,只有这样儿子才能彻底摆脱这是多年压在心底的梦魇,堂堂正正的活着。干爹,儿子知晓您最疼儿子,儿子求您成全。您放心,等这一切都过去,儿子会给您在丘祖殿丘祖身旁立个金身,让您也世受万民香火。”

    滕祥双眼瞪得像牛眼一般,眼中全是惊恐愤怒之色,呜呜的使劲叫着。

    李准又叹了口气,边解着滕祥脚踝骨处缠绕的绳索,边低声道:“干爹,您老就省省力气吧,慢说您现在堵着嘴,就是儿子给你拿出塞着的棉布,您就是喊破喉咙,也不会有人救你的。”

    李准搀扶起滕祥,使劲按住滕祥挣扎的身子,苦笑道:“干爹,您想让儿子不孝吗?您对儿子有恩,儿子不想对您老动粗,还是乖乖跟儿子走吧”

    滕祥老泪纵横目露哀求看着李准,翻身要跪倒,李准一把拦住:“您老这是干什么,这不是让儿子折寿吗?儿子终于要彻底苦尽甘来了,儿子还想着长命百岁呢,走吧”强拽着滕祥沿着园林内的青石小径,向云集园外走去。

    几名站在游廊内的锦衣百户互相瞧了瞧,一名百户低声道:“哥几个,咱们跟着?”

    “李公公没发话,跟上去瞧着李公公杀他干爹滕公公,那不是自找死吗?”

    几名锦衣百户不约而同点点头,正要转身之际,突然感到一抹裹挟着强烈杀意的冷风扑面而来,脸色似变非变之际,几乎同时僵住了,惊怖的看着满脸暴怒站在他们面前的镇抚司二爷黄霸。

    一记低沉震颤人心的兵刃归鞘声在几人耳旁响起,惊怖呆滞的目光慢慢落到黄霸腰间的绣春刀上,身子又是几乎同时晃动了一下,哽嗓咽喉处慢慢浸润出一个红点,紧接着红点快速扩散变作一道细长的红线。

    黄霸咬牙切齿低骂了一声:“吃里扒外的狗杂碎”身形一晃,跳下游廊,脚尖刚点地,高大彪悍的身形又腾空而起,如一只掠空疾飞的大鸟射向云集园出口。

    几道血浆同时从脖颈喷出的瞬间,五六颗头戴黑翼小帽的人头从腔子上滚落掉落地上,又骨碌着从红木围栏的缝隙掉落在了郁郁葱葱的花草地上。

    一双黑面红底的软靴踏上游廊,秦十六身上簇新的大红麒麟过肩飞鱼服湿漉漉的,两道花白鹰眉上溅着刺眼的血色,双手一手拎着一颗滴淌着血浆的头颅,看头颅上宛若狗头的竹骨黑翼小帽两旁垂落下的玉勾金穗,竟是镇抚司十三太保的官帽。

    秦十六目光扫过游廊上的物流具无头尸体,沉默了片刻,低头瞧了一眼手里的人头,叹了口气:“二爷不愿对昔日的兄弟下手,强逼着老十六收了你们的命,虽然咱们没什么交情,可我真不愿杀你们,老六,老十,我还是忍不住想问你们,你们的眼都长屁股上了吗?放着金碗盛饭不吃,非要吃屎,你们在天有灵,记住了,下辈子不要再带双狗眼投胎”

    秦十六将手里的人头轻轻放在了游廊的巨石地面上,踏着厚厚粘稠的血浆迈步下了游廊,望着云集园出口方向,眼中闪过痛苦之色,步履沉重的沿着青石小径走了过去。

    三清四御阁内神像后的打磨平滑的青石地面,突然靠近殿角的一块青石轻轻动了动,缓缓升起,青石下露出一双手,稳稳地将青石挪向一边,轻轻放下,紧接着一道人影如鬼魅一般从露出的洞**出,无声的站在青石地面上。

    蒋五轻轻抖了抖身上潮湿的泥土,警惕的四下张望了一下,脚下无声迈步从神像后走出。

    四御阁殿顶粗大的横梁上,无声的探出一双没有一丝活人气息的双目静静的瞧着从神像后走出的蒋五。

    蒋五瞧着殿内一跪一站的小翠和李妃,嘴角露出一丝yin邪的狞笑,扭头目光轻佻地扫视着二层阁楼上的三清神像以及一层供奉的四御天帝庄严法相,嘿嘿笑出了声。

    背转身美目焦躁瞧着紧闭殿门的李妃以及跪着合十闭目的小翠娇躯都是一颤,都循声瞧了过去。

    李妃美目内的震惊仅持续了一秒,就被喜色所取代,但喜色也是稍显即逝,绝美的小脸阴沉,快步走了过来,恼怒的喝问道:“怎么会是你?蒋五为何现在才来?”

    蒋五皮笑肉不笑躬身道:“奴才有事耽搁,来晚了,还请娘娘恕罪”

    李妃不耐烦地说道:“赶快打开殿门,哀家都快憋死了”

    蒋五皮笑肉不笑道:“回娘娘,殿门是不会打开了。”

    李妃一愣,惊怒的瞧着蒋五:“为何打不开?”美眸突然眨动了一下,疑惑的问道:“蒋五你是从哪冒出来的?难不成你一直就躲在殿内?”

    蒋五阴笑道:“娘娘,在奴才看来,不仅殿门不会再打开了,两位娘娘也不会再走出这三清四御阁了。”

    李妃和小翠脸色都是一变,李妃惊怒道:“蒋五你这话是何意?”蒋五脸上浮起浓浓的yin邪笑意,微躬身道:“回娘娘,奴才是奉命送两位娘娘上路的。”

    李妃踉跄着后退了一步,脸色大变,惊怒的吼道:“蒋五,大胆的奴才,你、你敢以下犯上哀家诛你九族”

    蒋五脸上的笑意消失了,阴冷的喝道:“jian货给五爷闭上你的臭嘴”

    李妃惊怒的呆住了,不敢置信的瞧着蒋五:“你、你竟敢骂哀家?”

    蒋五嘴角又绽起阴邪的笑意:“五爷是做什么的,李王妃娘娘可能不知晓,你李妃娘娘应该清楚得很,若是不想让五爷用很不温柔的手段让娘娘们饱受难以想象的非人痛苦上路,就最好乖乖的。”

    李妃瞧着蒋五扫视过来的yin邪目光,有一种被他用眼神剥光的恐怖恶心的感觉,激灵灵打了个冷战,颤抖惊叫道:“你、你要干什么?”

    蒋五嘿嘿笑道:“两位娘娘既然已都是生死簿上勾名的人了,这临死前就行行善事,普度一下众生吧。”

    蒋五yin邪的目光贪婪的在惊恐的小翠和李妃俏脸娇躯上来回扫视,叹了口气:“可惜啊两位娘娘都是国色天香,绝色美人,只是五爷时间紧迫,只能挑选其一,相比之下,李妃娘娘似乎更胜一筹,李妃娘娘,你就普度一下五爷吧。”迈步走向俏脸苍白美目全是惊恐的李妃。

    李妃踉跄着后退,惊叫道:“混蛋不许过来再敢上前一步,哀家杀了你”慌乱间,李妃将自己绊倒摔在地上。

    蒋五嘿嘿笑道:“五爷就好好尝尝被娘娘杀的滋味”一个箭步来到摔倒的李妃面前,眼中布满了血丝,喘着粗气,刚要扑上去,后脑勺被重物击打了一下。

    力量虽不大,但蒋五也感觉有些生疼,猛地扭头,小翠脸如寒冰,美目涌动着愤怒瞪着蒋五,怒骂道:“禽兽”

    蒋五轻轻揉着后脑勺,低头瞧了一眼地上精美小巧的宫鞋,脸上露出暴戾之色,瞪向李小翠:“看来五爷真是有些色迷心窍了,竟然毫无察觉的被娘娘的绣鞋打了一下,看来娘娘是真疼五爷啊,娘娘刚才说五爷是禽兽,那五爷就好好对娘娘禽兽一回”

    蒋五身形一闪,如劲箭一般已到了小翠面前,狞笑着伸手要去撕扯小翠身上穿着的比甲长裙,手就要碰触到小翠身体的刹那间,身后传来低沉阴森的声音:“蒋五,不想让老子撕了你,就马上给老子跪下”

    蒋五身子一震,眼中闪过惊怖之色,瞧着小翠震惊望向自己身后的美眸瞳仁内的人影,停住的手又急忙出手如电抓向李小翠的粉颈。

    就在蒋五的手已感觉到了粉颈上那勾魂的腻滑的刹那间,一股强大到难以想象的力量,如巨钳隔着后颈的衣裳狠狠的钳住了自己的大椎。

    白驹过隙间,蒋五的身子如风筝一般凌空倒飞而出,狠狠地摔在四五米远的青石地面上,砰地一声沉闷声响,蒋五身子下面的青石地面被砸出了如蛛网一般的裂纹,鲜血如喷泉一般从嘴里喷涌而出,双眼全是惊怖,嘴里涌着紫黑的血沫子,含糊不清的说道:“陆老大,念在兄弟跟、跟随你多年的情、情分上,饶、饶我一命”

    陆铎脸色狰狞扭曲到了极点,双眼狂涌着亮的惊人的暴怒之色,怒吼道:“身为奴才,竟敢丧心病狂想要玷污主子,你就是死上一千次一万次都难赎其罪”

    随着怒吼声,陆铎右腿如闪电抬起砸了下去,砰的又是一声沉闷有些刺耳的声响,蒋五凄厉到极致的惨叫仅叫出半声就噶然止住。

    陆铎铁青着脸,冷冷的看着脸色惨白,双眼从眼眶内暴突出大半,已气绝身亡的蒋五,慢慢将脚从蒋五裆部粉碎的盆骨及同样粉碎的青石地面内拔出。

    小翠和李妃都脸色苍白,惊怖的瞧着陆铎不仅一脚将蒋五从那部位一直到小腹丹田全都踩成了稀烂更给彻底踩穿了。两人同时感到一阵强烈的恶心,胃里翻江倒海,哇的吐了起来。

    []

    只要输入--就能看发布的章节内容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