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书网 > 医道天下 > 第四百二十八章 罪证

第四百二十八章 罪证

        第四百二十八章罪证

        春花秋月呆怔了片刻,痛苦的瞧着对面虚掩的殿门,慢慢转头互相瞧了一眼,春花低声哽咽道:“妹妹,这都是命,咱们争不过的。”娇躯摇晃着站起身来,走向对面虚掩的殿门。

        秋月流着泪,喃喃道:“命?”猛地也站起身,走了过去。。。。。。

        寝宫内弥漫着浓浓的旖旎味道,杀伐之声随着时间的推移终于分出了胜负,最终停止下来。

        陈烨仰面朝天,轻喘着粗气,扭头瞧着,秀发散乱,美眸呆滞,俏脸泛着未消的红晕春潮,同样剧烈喘气着的小翠,那如极品羊脂美玉般完美无瑕的娇躯上闪动着全是细密晶莹的汗珠。

        陈烨的目光一寸一寸从娇媚的绝美小脸慢慢向下移去,随着目光的下移,呼吸也随之开始变粗了,突然翻身将美到极致的玲珑曼妙娇躯紧紧地压在了身下。

        小翠俏脸露出羞慌惊惧之色,低声哀求道:“哥,求求你,还是让二妹三妹她们来吧,我、我实在是承受不住了。”

        陈烨紧贴在娇躯上的身子轻轻蠕动,手忙脚乱的边感受着那心神俱迷,无法自拔的的滑腻弹软,边喘着粗气轻声笑道:“曹刿论战,一鼓作气,再而衰,三而竭。我才攻城略地了两次,怎么也要再尽兴一次。”

        小翠羞臊无力的抬起粉拳轻捶了一下陈烨湿漉漉的右肩,香软嫩滑的朱唇又被紧紧地捂住了,紧接着让她羞怕越来越难以自拔的猛烈杀伐骤然打响了。。。。。。

        如被咬掉小半块的清冷玄月斜挂西天,夜空穹顶浩渺无云,皎洁的月光如片片锦丝,随着让人手软脚软难以入睡的丝丝暖风挥洒下来,穿过寝宫院内几颗石榴和桃树的错落枝桠,洒落在平滑的地面上。

        瞧月亮所在的位置,距离天亮已不足两个时辰了。关闭的寝宫宫门前传来李准压着嗓子有些像猫叫的声音:“主子,主子,主子。”

        寝宫内,楠木大床上大汗淋漓刚结束一次猛烈的攻城,鸣金收兵的陈烨,躺在玉枕上,脸上浮动着淡淡的笑意,微喘着粗气。

        满脸未消潮红春色的丽娘一条玉臂支撑着同样湿漉漉凝脂美玉般的娇躯,另一只玉手拿着丝巾在轻擦着陈烨额头上的汗珠,美目瞧着陈烨俊秀的脸庞,泛起如水般的浓情。

        陈烨目光顺着玲珑柔软的曲线慢慢下移,抬手捏了捏傲挺雪峰上轻轻颤动的极品红宝石。丽娘娇躯一颤,泛着红晕的绝美小脸越发红艳异常。

        尽管美眸内的柔情春色掀起了涟漪,丽娘却向后挪了挪,抿嘴轻笑,瞟向躲在楠木大床里,簇拥在一起,故意装作和香巧小声聊天的小翠。

        陈烨扭头瞧过去,嘴角绽起一抹邪魅的笑意,手慢慢摸向香巧如锦缎一般,在从丝幔透过来的灯光辉映下,散发出朦胧光辉的腰肢。

        美目余光一直紧张没离开过陈烨的香巧,俏脸立时红如火焰,娇躯不受控制的轻颤,突然坐了起来,羞笑道:“不要,该轮到大姐了”

        小翠惊叫道:“香巧”

        陈烨嘿嘿笑着挤了过去,将惊羞也想坐起身逃的小翠按住了,修长健硕的身躯随之压了上去,得意地笑道:“你们放心,今晚本王兴致很高,一定会雨露均沾的,谁都跑不了。嘿嘿,夫君我这神医可不是浪得虚名,实话告诉你们,在鹿野启程前,我就给自己开放抓了药,吃了一路,今儿夫君我就是长坂坡上的赵子龙,保证要杀你们个七进七出。丫头,攻城战役再次打响了”

        话音刚落下,小翠绵软香滑的嘴唇就和陈烨的嘴唇紧紧的粘合在了一起,没等喊出的惊羞叫声随之化作了嗯呜的鼻息声。

        突然,李准捏着嗓子猫叫一般的声音,终于不早不晚,非常不是时候的传了进来。

        陈烨身子一僵,猛地抬起头,直起身子,惊愕的扭头瞧向垂悬的丝幔,确认不是猫叫是李准的叫声后,气的咬牙切齿道:“这混蛋大晚上的不睡觉,跑本王寝宫门口叫的哪门子春”

        香巧和丽娘扑哧咯咯笑出了声。小翠羞红的小脸,轻推了一下陈烨,低声道:“这么晚了,李总管还来打搅,一定是有紧急的事,王爷还是出去瞧瞧吧。”

        “不去,本王现在做的才是天底下第一要紧之事,就是天塌了,也明早再说吧。”陈烨放下身子,又压在让自己心都酥了的起伏玲珑上,嘴迫不及待的探寻那两瓣香嫩的嘴唇。

        小翠急忙抬起柔荑的小手挡住陈烨的嘴,哀求道:“哥,求你了,去瞧瞧吧。”

        陈烨瞧着羞红清纯精致的俏脸,半晌,无奈的点点头:“依你。不过回来,你可不能再推三阻四,不然哥可和你没完”

        小翠羞臊的飞快瞧了垂头羞笑的香巧和丽娘,轻轻点点头,随即捂住了小脸。

        陈烨满意的嘿嘿一笑,在一串惊叫声中,跳下了楠木大床,捡起地上的锦丝亵衣裤,匆匆穿上,趿拉着睡鞋,挑开丝幔,走向宫门。

        宫门外的李准暗暗深吸了一口气,正要鼓起勇气再接着低喊之际,宫门猛地推开,陈烨阴沉着脸探出头,惊得李准向后趔趄了一步,嘴角不受控制的抽搐着,强笑着刚要回话,惊怖的发觉陈烨的眼神闪烁着暴怒的寒光,低头在宫门前四处寻摸着什么。

        李准脸瞬间白了,猛地转身慌不迭的奔下台阶。陈烨气的边弯腰脱睡鞋,边暴怒的吼道:“我打死你这个缺德冒烟的混蛋”扬手刚要扔,怔住了,瞧着在正宫、偏殿翼楼悬挂的宫灯照耀下,清晰可见的院内跪着人。

        怔了片刻,陈烨惊喜的大叫道:“老十六?”

        秦十六满脸风尘,穿着陈烨熟悉的那身过膝黑色长衫,抱着一个鼓囊的黑布包裹,跪在院内,听到陈烨的喊声,这才敢抬眼望向陈烨,满是汗水泥渍的脸露出笑容:“主子。”

        陈烨手里握着睡鞋,飞奔而出,边跑边想套在脚上,可是套了几下,也没穿上,随手将睡鞋扔了,大笑着下了台阶,奔到秦十六身前,弯腰将秦十六搀起,上下打量了一下,笑着给了秦十六一拳:“除了脏得像个泥蛋子,身子骨倒没见虚,可想而之广东的姑娘不入你老十六的眼。”

        秦十六咧嘴嘿嘿笑了,眼圈闪动着恋主的泪光,仔细瞧着陈烨,哽咽道:“十六这些日子无时无刻不在惦念主子,瞧到主子神色更胜十六走时,十六这心里真是高兴啊”

        陈烨嘿嘿一笑,凑过去,眨了一下眼睛:“你他娘的没看错吧,我现在气色很好吗?”

        秦十六一愣,急忙点点头,惊疑道:“主子,难不成出啥事了?”

        陈烨得意的摸着自己的脸,嘿嘿笑道:“这药材并不在珍贵,关键在合理的配伍,我开的这副方子,果然按心中所想,做到了精泄而元气不泄。嘿嘿,只要护住了丹田元气,今后本王可是要纵横披靡了”

        秦十六眼神闪烁了一下,飞快的瞟了一眼寝宫,嘴角露出一丝恍然的笑意,急忙低垂下头。

        陈烨笑着又给了秦十六胸膛一拳:“娘的,想笑就笑出来,不然会他娘的憋死的”

        秦十六扑哧笑出了声,紧接着急忙收住笑容,躬身道:“主子神人医道,十六真是羡慕至极”

        陈烨凑过去,低声笑道:“等你主子我再琢磨琢磨,将这方子再精益求精后,我就用此方加减,给你也开付方子。”

        “真的?”秦十六惊喜交加,大声嚷道,瞬间回过神,急忙捂住嘴,满脸尴尬惊惧,就要跪倒,陈烨一把拽住,笑道:“你小子是该打,嚷嚷这么大声,怕我不给你写方子吗?”

        秦十六忙嘿嘿笑道:“十六可万万不敢有这个念头。”

        李准手里拿着陈烨扔出去的睡鞋,怯懦的蹭了过来:“主子,奴才可真不是想惊扰主子,实在是觉着老十六带回的东西,事关重大,这才,”

        陈烨转头瞧向李准,李准心虚的急忙又向后退了一步。陈烨扑哧一笑:“把鞋给我呀”

        李准有些怀疑的瞧着陈烨,陈烨无奈的笑道:“刚才的事怨我,这你总放心了吧。”李准如释重负的舒了口气,急忙过来,蹲下身子为陈烨穿上鞋。

        陈烨瞧着替自己穿好鞋,又急忙后退了一步,满脸心有余悸之色的李准,冲他招招手,李准犹豫警惕的向前迈了一小步:“主、主子,有何吩咐?”

        陈烨拍了拍李准的肩头,语重心长地说道:“李准,以后晚上有急事要禀奏时,能不能大点声,咱别整这猫叫春似的动静成不成?”

        李准哀怨委屈的点点头:“奴才也不想,奴才那是吓的。”

        秦十六低垂着头,嘴角轻微抽搐了几下,将笑意硬生生憋了回去。

        “老十六,”陈烨猛地轻拍了一下额头,笑道:“瞧我这记性,如今你已是北镇抚司的三爷了。我要该叫你秦三爷了。”

        秦十六躬身,低沉道:“主子,对十六来说,希望永远是主子心里的那个老十六。”

        陈烨笑着点点头:“好,那以后我还叫你老十六。”

        “谢主子。”秦十六激动地躬身道。

        陈烨瞧了一眼秦十六身上背着的黑布包裹,笑着问道:“我算着你还要有几日才能回来,怎么今儿就赶回来了?”

        “十六出了广东,就得到了李总管的传书,知晓主子回京了,因此不敢耽搁,让兄弟们护送着其他证据,我先带着重要的证据日夜兼程赶回京城。主子,十六没耽误大事吧?”

        陈烨摇头,用力拍了拍秦十六的肩头,深沉道:“辛苦了,兄弟。”

        秦十六身子微震,眼圈稍红即逝,咧嘴笑着,边解下身上的包裹,边道:“听了主子这话,十六就是累死也值了。”

        陈烨笑着给了秦十六一拳:“你们他娘的都少来这一套,都给我好好活着,你们不心疼这条小命,我还心疼银子发送你们呢”李准和秦十六都咧嘴笑了起来。

        陈烨笑着挥手示意妙香殿,边走边笑问道:“你带回的都是什么重要罪证?”

        秦十六刚要迈步跟上,被李准轻轻扥了一下,李准用下巴指了指寝宫,秦十六醒悟,急忙点头,躬身道:“回主子,是从吴德兴最得宠的第二十九房小妾的娘家哥哥家里抄出的与徐家三年走私的明细账簿,还有徐阁老的弟弟徐陟和阁老的大公子工部右侍郎徐璠写给吴德兴的亲笔书信。”

        陈烨停住脚步,有些疑惑的扭身瞧向秦十六,秦十六尴尬的嘿嘿笑着,眼神敬畏的不断瞟向寝宫。

        陈烨恍然,笑着走了回来:“三年?这么说吴德兴搭上徐家这条线时间不算长了。”

        秦十六躬身道:“回主子,十六这次去广东收集徐家走私罪证,经过对吴德兴第二十九房小妾的逼审以及她娘家哥哥的招认,才知晓,其实徐家在广东偷偷走私已不下十年,一则走私的丝绸棉布数量不是很大,二则吴德兴虽想搭上徐家,可徐陟压根就没瞧得上他,一直是阳奉阴违,和他扯皮打诨。吴德兴心虽痒痒,但那些年一直挠不到痒处。三年前广东一些不法走私奸商眼红徐家的走私生意,竟暗中出银子将盘踞在福建广东海上的倭寇勾引来,并通风报信。也是赶得寸,这一次徐家竟然出了个大头,竟然连丝绸带棉布整整有十五万匹之多,也许是徐陟因为头几年顺风顺水,生意虽做得红火,但财发的不解渴,因此就打算着多下本钱,狠狠捞上一笔。”

        陈烨淡淡一笑:“这世间有些事就是这么邪,从古至今,凡是下血本孤注一掷想搏上一搏的,十个有九个,不是血本无归就是赔上性命。不过想必徐家的运气不在这九成内吧?汉奸连同倭寇里应外合算计徐家,对身为按察使的吴德兴可是天大的机运到了。”

        秦十六钦佩的点点头:“主子说的分毫不差。奸商勾结倭寇的消息不知是谁竟给泄露了出去,传到了吴德兴耳中。吴德兴一面将奸商尽数拿获,一面将身在广东准备装船出货的徐陟请到省府大牢,让他亲耳听了那帮子奸商的招供。徐陟大惊失色,心里非常感激吴德兴,吴德兴就提出合作走私的事来,原本徐陟经此事已生退缩之意,想要拒绝。吴德兴拍胸脯保证绝不会有丝毫差错,只要他们合作,广州口岸将从此畅通无阻,并当着徐陟的面亲自写急递,派人送进京。朝廷闻之广州近海竟有倭寇盘踞骚扰,内阁急递浙江,调浙江副总兵官戚继光率兵入粤剿倭。”

        陈烨微笑点头:“广州口岸历来是朝廷关税重地,吴德兴这步借力打力四两拨千斤的棋下的巧,没想到这吴德兴还是个很有脑子的聪明人,可惜利欲熏心,实在是有些可惜了”

        秦十六笑道:“聚集在广州近海等着洗劫发财的倭寇钱财没等来,倒将夺命阎王等来了,被戚继光设计差点端了饺子,损伤惨重,狼狈逃回了盘踞在福建广东一带近海的岛屿。从此再也不敢在广州近海探头了。也从那以后,徐家就彻底和吴德兴勾结在了一处,大明的海关重地整整三年成了他们们堂而皇之走私的私家港口。”

        陈烨沉默了片刻,玩味的一笑:“这吴德兴真是好身体,竟娶了二十九房妻妾。”

        秦十六有些不自然的一笑,心虚的躲开陈烨玩味的眼神。陈烨没有说话,微笑看着秦十六。

        一股如泰山压顶一般的沉重压力倾泻过来,秦十六微垂着头的脸色慢慢变了,额头上渗出细密的汗珠,身子也随之轻微颤抖着,突然扑通跪倒在地,惊恐的低声道:“主子,十六确实是碰了吴德兴的女人,可十六对天发誓,这次去广东查案,心里谨记主子训示,绝没有滥杀无辜,害一人性命。”

        陈烨沉默了片刻,叹了口气:“镇抚司的这些让人作呕发指的龌龊勾当,你就是想改也非一日之功能做到的,毕竟你是就在染缸内的局内人。吴德兴毕竟曾是朝廷一省按察使,人虽已是待死之身,但也不可轻侮,你们这么做会受人诟病,激起众怒的。告诉手下的兄弟们还有你,将吴德兴的那些小妾们给笔安家费,全都放了,若是已有被私卖进娼寮的,要尽数赎出。”

        秦十六汗出如浆,跪伏在地,急忙颤抖着说道:“奴才遵旨。奴才这就飞鸽传书手下兄弟,将挟持的吴德兴的小妾们尽、尽数放了。奴才向主子保证,从今后绝不敢再做这等下做的勾当了。”

        陈烨点头,叹了口气:“老十六,在如今这个时代,男人好色,只要你情我愿,娶回来,无可厚非,也无人会说什么。但是你要是强逼,可就实在是不可饶恕了。还有你的品味要改一改了,你家里弄回那么一堆心里恨你的女人,你就不怕迟早有一天在睡梦中丢了性命。”

        []

        只要输入--就能看发布的章节内容

  https://www.65ws.com/a/17/17832/5496422.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65ws.com。万书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65w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