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书网 > 医道天下 > 第四百二十八章 剖析

第四百二十八章 剖析

        第四百二十八章剖析

        “臣、臣妾去送送她们。”惊羞不知所措的小翠直到香巧和丽娘出了宫门,才突然回过神来,慌不迭的站起身,迈动莲步也向虚掩的宫门走去。

        小翠低垂着头,经过陈烨身旁时,陈烨伸手抓住小翠的玉臂,紧接着身子一弯,右手探过御贡杭丝绣腊梅映雪长裙膝下,将小翠抱了起来。

        小翠惊叫了一声,精致清纯的绝美小脸红的似乎都能从汗毛孔渗出血珠来。陈烨瞧着小翠,心也激动得怦怦直跳,捉狭的嘿嘿低笑起来。

        小翠急忙抬起玉手捂住朱唇,美眸闪动着惊羞哀求之色瞧着陈烨。陈烨感受着抱着的娇躯弹软滑腻带来的一波比一波强烈的冲击力,脑海中突然莫名的闪过电影鹿鼎记里周星驰的桥段,扑哧轻笑了一声。小翠惊羞不解的瞧着陈烨,下意识的抬手摸了摸自己滚烫的脸蛋。

        陈烨慢慢探了过去,惊得小翠娇躯僵直,小脸臊红慢慢向后躲着,陈烨微喘粗气,轻声笑着唱道:“今时今日,得、得、得偿所望”小翠嘤咛一声,慌不迭的将头钻进陈烨怀里。

        陈烨开心兴奋的嘿嘿笑着,走向楠木大床,突然手一松,将小翠扔在了柔软奢靡的楠木大床上。小翠又是一声惊叫,娇躯翻滚,慌忙躲在了床里,玉臂紧紧地搂着锦丝长裙内修长的**,惊羞不知所措的瞧着陈烨。

        陈烨邪邪的笑了一下,转身来到丝幔高悬处,将挂着的金钩放下,丝幔如两道雨幕掀起如丝的香风,轻盈的合拢在了一起。

        小翠娇躯剧烈一颤,瞧着邪笑走过来的陈烨,心似乎就在嗓子眼乱蹦着,慌忙用手捂住了火红的小脸。

        陈烨站在床边嘿嘿邪笑了一声:“爱妃,本王来了。”随着话音陈烨纵身而起,扑上了楠木大床,一把握住纤细圆润的脚踝,使劲一扯,小翠惊叫着,被强行扯了过来。

        叫声突然止住,小翠美目瞪得滚圆,瞧着用嘴唇紧紧捂住自己嘴,压在自己身上的陈烨,僵直的娇躯慢慢无力的瘫软松开了,随着急促散乱没有节奏感的呼吸声,如雪的丝幔不住的颤动掀起,露出扔在浓郁波斯风情的猩红地毯上揉着一团的长袍、比甲、长裙。。。。。

        寝宫外,李准满脸堆笑谄媚的躬身道:“奴才见过两位娘娘。”香巧急忙收住笑容,俏脸微红,点点头。

        身后宫门内笑着追出的丽娘瞧见躬身站在台阶上的李准,俏脸也是微变,美目闪过不自然之色,慢慢转身将宫门轻轻合拢。

        李准微微收了一下笑容,阴声道:“还傻愣着干什么,还不快服侍娘娘回去歇着。”

        春花和秋月娇躯都是一颤,急忙从惊恐中醒过神来,正要上前服侍。丽娘笑道:“这可使不得,她们是大姐宫内的宫女,李总管怎么忘了?”

        李准恍然,抬眼瞧了一眼丽娘,陪笑道:“奴才失职。不过,咦,服侍两位娘娘的奴婢们呢?”

        李准脸色一变,躬身道:“奴婢们竟敢如此没有规矩,怠慢两位娘娘。这都是奴才管教无方,奴才有罪,奴才这就去将这帮子无法无天的下溅奴婢们抓起来,扒了她们的皮。”

        香巧忙笑道:“李总管误会了,今儿王爷不是说全府上下都放假一天吗,我们姐妹都回来了,住的偏殿就在眼前,因此就让她们出去和其他殿阁的宫娥们说笑去了,李总管就不要难为她们了。”

        李准忙陪笑道:“原来是这样,着实吓了奴才一跳,还以为奴婢们竟敢胆大包天到没了规矩呢。”

        李准瞟了一眼虚掩的殿门,陪笑道:“主子和王妃娘娘想必会说上一会子话了,你们两个先服侍徐娘娘回妙香殿歇着。”

        两名宫女急忙上前搀扶香巧,香巧扭脸冲丽娘咯咯轻笑道:“四妹,不去我屋里咱们姐妹先说说话?”

        丽娘俏脸一红,美目流转飞快的瞟了一眼微躬身低眉顺眼的李准,笑道:“二姐满嘴疯话,我才不到你屋里和你疯呢。”“那我一个人回去说笑了。”香巧咯咯轻笑着在宫女的服侍下走向院内左侧的单檐翼楼。

        李准目光瞟向春花和秋月,嘴角轻微抽搐一下:“春花和秋月还愣着干什么,还不赶快服侍孙娘娘回含香殿歇着。”

        春花和秋月俏脸微白,急忙上前,微躬身,抬起玉臂。丽娘将玉手搭在春花秋月的玉臂上,轻声道:“李总管,你也一起过来,哀家有话要问你。”

        “奴才遵旨。”李准躬身,眼神闪烁了一下,跟在了丽娘身后也走向左侧单檐翼楼,一双眼复杂的瞧着丽娘曼妙婀娜的背影。

        丽娘微抬右手,春花急忙快走几步,推开翼楼靠近院门的第四扇殿门,殿门上悬挂着一块巴掌大小娃娃造型的楠木板,上面题写着由景王朱载圳亲笔手书的含香殿三个脂粉旖旎气很重的金漆小字。

        丽娘冲春花和秋月微笑颔首:“你们回去吧。李总管,你进来。”“是。”春花和秋月惊恐胆怯的瞧向李准,都没敢动地方。

        李准迈步从他们两人中间挤过,突然抬手微使劲捏了一把含苞待放但已露峥嵘的翘挺雪峰。春花和秋月娇躯都是一颤,耳旁传来李准从牙缝中挤出的阴冷话语:“都给我老实呆着”

        待春花和秋月从失魂落魄中回过神来,苍白着脸不约而同望向紧闭的殿门,激灵打了个冷战,感觉胸前阴寒如冰,胃里一阵收缩,恐惧羞辱的眼泪夺眶而出。

        秋月轻咬着下唇,埋怨的低声哭泣道:“都是你,你这个贪财不要命的疯蹄子,你可害苦了我了”春花娇躯颤抖着,痛苦的闭上眼,泪水更如溪流一般涌出。

        李准关上殿门,转过身来,脸色一变,神情复杂的瞧着跪在大理石地面上的丽娘。

        丽娘美眸闪动着羞愧自责的泪光,哽咽低声道:“干爹,丽娘让你失望了。”

        李准瞧着丽娘,半晌,长叹了一声,走过去搀扶起丽娘,转而翻身跪倒在地。

        丽娘大惊:“干爹,你这是干什么,快快请起。”弯腰要搀扶李准。

        李准压着嗓子,低声喝道:“娘娘”

        丽娘惊得双手一颤,惊慌的瞧着李准,颤抖道:“干爹,你、你这是?”

        “奴才就是奴才,今后请娘娘万莫如此,还有干爹二字,也请娘娘从此刻起,永远都不要再说出口。”李准跪伏在地,低沉说道。

        丽娘俏脸大变,惊骇不敢置信的瞧着李准,突然哭出了声:“干爹,连你也不管我了吗?你要不管我,我就真的一点指望都没有了。”

        “娘娘”李准猛地抬头,低声吼道。丽娘娇躯一震,吓得止住了哭声,惊慌失措的瞧着李准。

        李准叹了口气,慢慢站起身,从袖内掏出丝巾,轻擦着丽娘香腮上的泪水:“你啊,真是永远也长不大。瞧瞧,脸上的粉都花了,快去补补妆。”

        丽娘一把抓住李准的手:“干爹,你、你要救我,”

        李准脸色又是一变,但随即无奈的叹了口气:“娘娘要是再这样称呼奴才,恐怕奴才这条命也要,”

        丽娘俏脸瞬间白了,惊怖的看着李准,朱唇哆嗦着:“难、难道王爷因为丽娘连、连干爹也要?”

        李准苦笑摇头道:“娘娘想哪去了。主子是奴才见过服侍过最仁义最有人情的主子。奴才刚才说的意思是,你要是再这么口没遮拦,喊奴才干爹,这要是让主子听闻到,奴才只能自尽了。”

        丽娘如释重负的舒了口气,苦笑道:“吓死我了。干,你是丽娘的恩人,丽娘从心里认你做干爹的。干爹放心,丽娘不是那么没分寸的人,”

        李准苦笑摇头:“娘娘,您若想奴才亲眼看着娘娘为主子诞下龙子,亲眼瞧着娘娘成为贵妃娘娘,您现在就要从心里把干爹两个字彻底抹去。”

        丽娘惊疑的瞧着李准:“你、你这是怎么了?”

        李准搀扶着丽娘走向精美奢华的小叶檀梳妆台前,扶着丽娘坐在绣龙墩上,转身走向一旁的洗漱架前,弯腰试了试精铜壶内的水温,拎起,倒向架子上的云铜盆内。

        将铜壶放下,拿起架上挂着的雪白御贡淞江棉布手巾,放入冒着热气的铜盆内,搅湿,拧干,叠好放在手里,又试了试温度,这才走回来。

        “干,我自己来吧。”

        李准后退了一步,躬身道:“娘娘,奴才永远是奴才。尊卑之礼奴才天胆不敢越雷池半步。”丽娘惊疑不解的瞧着李准,半晌,轻轻点点头。

        李准上前,温柔小心的擦拭着丽娘吹弹可破的绝美小脸,轻声道:“奴才知晓娘娘心里的疑惑,奴才今儿就将心底话都说给娘娘听。奴才将娘娘送给主子,还与娘娘认了个荒唐的干亲,心里是怎么想的,想必娘娘也清楚得很。”丽娘没有出声,美眸轻眨瞧着李准。

        李准脸上露出自嘲的笑意:“奴才当时作如此想,自以为没有错。可万万没想到,是大错特错了。主子龙日天表,胸藏天下。奴才没跟随左右服侍主子时,还没有这种感觉,心里打着自己的小算盘。可是奴才自从跟随在主子身边,奴才那点小算盘早就被奴才自己尽数抛掉了。”

        丽娘犹豫了片刻,看着李准,忍不住轻声问道:“为什么?”

        李准转身走回洗漱架子,边揉洗着棉布手巾,边苦笑道:“主子是何等睿智,奴才的那点小心思,焉能瞒过主子的法眼。”

        丽娘娇躯剧烈一颤,震惊的看着李准:“王爷知、知晓干、你、你心里所想?那为什么你?”丽娘醒悟,急忙停住话,有些尴尬的瞧着李准。

        李准叹了口气,笑道:“娘娘无需介意,奴才之所以没怎么样,那是因为主子这个人心里有情啊这份情,奴才无法用言语表达出来,但奴才的心里明白。在奴才心里对主子是既敬又怕。奴才对主子怕,不是怕将来有一日主子会对奴才怎么样,因为主子不会这么做的。奴才的怕,是怕奴才自己愚蠢,做出什么错事,主子、主子会因此不再要奴才服侍主子了。真要是那样,那比杀了奴才还让奴才难受。”

        李准停住话,托着手巾走了回来,丽娘从震惊深思中醒过神,瞧着李准,突然急声道:“要照你这么说,王爷不会对我?”

        李准温柔的擦拭着娇嫩的脸蛋,低沉的说道:“娘娘,犯错不怕,主子不是寡情之人,相反主子是个多情的人,他都会包容你的。但有一条,你绝不能越雷池半步,否则那可就是万劫不复,谁都救不了娘娘的。”

        丽娘娇躯一颤,俏脸泛起苍白,惊慌的看着李准:“我、我今日,”

        李准将手里的手巾轻轻放在梳妆台上,静静的瞧着丽娘,低沉道:“请恕奴才放肆,今日娘娘仅差毫厘,就可能坠入万丈深渊。娘娘,你务必记住奴才一句话,不要再有寻常女子争风夺宠的心思,一丝都不要有。主子今日能饶过你,原因有三,一是你今日自以为精明实则愚蠢的小聪明并没对李王妃娘娘造成什么实质的伤害。二是主子对你有爱怜之心,因此对你法外施恩。但也仅此一次,你若不吸取教训,那可就是神佛都救不了了。这三,是看在奴才的面上。”

        丽娘哭出了声,委屈哀怨的低声哭泣道:“今儿进王府,余氏挡驾,我、我动了不改动的心思,你、你为何不拦阻,哪怕是个眼神,我也不会如此担惊受怕,惶恐不安。”

        李准眼角轻跳了一下,躬身道:“奴才今日之所以没有任何阻止的举动,一则事出突然,奴才没想到娘娘会在这个节骨眼耍心思,试探主子的心。二则事已经出了,奴才就由了娘娘的心思。”

        “为什么?你为什么要这样?”

        李准叹了口气,脸上露出苦笑:“奴才这么做,是娘娘既然心里动了这个心思,这就像是疖子,若不趁着事态还在可控范围,让它鼓出头,不然早晚有一天,这没出头的疖子就会要了娘娘和奴才的命奴才是不希望看到娘娘会真的出事。”

        丽娘呆住了,神情复杂的瞧着李准,美眸内既有后怕又有感激还有深深的自责。

        李准躬身道:“娘娘补补妆吧,说不准,一会儿,主子就会让您过去。奴才在娘娘这儿,时候也不短了,奴才告退了。”

        李准抬眼瞧了一眼木怔出神的丽娘,转身走向殿门,手拉殿门的瞬间,身后传来丽娘平静的声音:“李总管,哀家谢谢你”李准脸上露出一抹开心的笑意,拉开殿门,走了出去,转身轻轻关上了殿门。

        等李准再转过身时,春花和秋月已跪在了面前,手里都高举着绿翡翠大肚蟾蜍腰佩。春花泪流满面,美眸内都是惊恐哀求之色,低声道:“李总管,您就发发慈悲,饶了奴婢们吧。王爷赏赐之物,不不,是李总管掉落的腰佩,奴婢们捡到了,奴婢们归还李总管。”

        李准微眯着眼瞧着两双白嫩如凝脂般的小手托着的率翡翠腰佩,嘴角绽起一抹得意的笑意,轻声道:“这话说得有点滋味了,真是咱家掉落的腰佩吗?”

        “是是,绝对是李总管掉落之物。”春花和秋月急忙连连点头,流泪泛红的美目全是哀求之色,春花哭着低声哀求道:“奴婢知晓李总管是天底下最好的人,绝不会因为这样的小事,就对奴婢怎么样的。李总管,奴婢恳求您了,您就放过奴婢吧。奴婢一定做牛做马报答您的。”

        李准走过去拿起两块腰佩,心虚的瞧了一眼寝宫关闭的宫门,急忙揣进怀里,眯着眼瞧着春花和秋月,脸上浮动着玩味莫名的笑意:“咱家心里明白,你们这两个小贱人骚狐狸是怕跟了咱家这无根之人,这辈子就算是毁了。跟着咱家是这辈子会生不如死,但是咱家也劝你们一句,痴心妄想攀高枝,你们这辈子也没这个福气。”

        春花和秋月满是泪水的俏脸一红,忙低声道:“奴婢不敢痴心妄想。”

        “不敢就好。”李准吧嗒了一下嘴,说道:“咱家可以放过你们。”

        “谢李总管”春花秋月惊喜交加,急忙叩头。

        “你们急什么,咱家的话还没说完呢。”春花和秋月惊愕的望向李准,春花强笑道:“李总管但有吩咐,奴婢赴汤蹈火。”

        李准嘴角绽起邪笑:“言重了。咱家心没那么狠。不过刚才咱家这双手这么一摸,还真是很有滋味。因此咱家很想痛痛快快好好品尝这滋味。”春花和秋月都惊呆了,脸色煞白如雪的看着李准。

        李准邪笑着,迈步走向对面靠院门的翼楼殿门,悠悠道:“吃得苦中苦,方为人上人,要想人前显贵,就要能吃苦受罪,咱家调教了你们,以后你们就成*人了。”

        []

        只要输入--就能看发布的章节内容

  https://www.65ws.com/a/17/17832/5496421.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65ws.com。万书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65w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