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万书网 > 医道天下 > 第四百二十七章 一语双关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万书网] https://www.65ws.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第四百二十七章一语双关

    李准差点没哭出声,使劲拱手道:“主子,奴才已经心力交瘁了,实在不能再帮主子了。主子,奴才放肆,说句大胆没规矩的话,您这就是近乡情怯。可是您再情怯,也不能没完没了折磨奴才不是。再说了,您以前又不是没对王妃娘娘和其他娘娘,您这会子怎么没完没了慌乱起来,这可不像奴才了解的主子。”

    陈烨脸色微红,不自然的飞快扫视了一眼朱红院门左右两侧跪伏香肩轻颤的宫娥,抬腿给了李准一脚:“什么近乡情怯,我情怯什么?满嘴胡说八道”

    李准极度郁闷的微撇了一下嘴,我就知晓,这一脚是无论如何躲不过去。

    陈烨瞪眼刚要再抬腿,李准蹭的站起身来,双手托扶住陈烨的左臂,脸上全是谄媚笑意:“主子,奴才服侍您回宫歇着。”

    陈烨又好气又好笑的瞪了一眼李准,拂袖拨开李准的手,迈步走进院门。李准威吓的冲两旁跪着的宫女比划了一下拳头,急忙快步跟了上去。

    院内寝宫正宫门前左右站着的四名神情惊疑探头张望的宫女瞧见陈烨进入院内,脸色都是微变,一名宫女转身就要去推虚掩的竖棂雕龙刻凤的楠木宫门。

    李准低沉阴冷的哼了一声,宫女已碰到宫门的玉手一哆嗦,忙缩了回来,转身急忙跪伏在地,美眸微转,朱唇刚要张动,李准阴冷恐吓的目光如电般射了过来,惊得宫女俏脸一白,忙跪伏在地,其他三名宫女更是吓得跪伏汉白玉台阶上,一声都不敢吭。

    陈烨瞧了李准一眼,李准忙满脸表功的谄媚笑意看着陈烨。

    陈烨笑着摇摇头,迈步走向正宫,来到汉白玉台阶前,脚步放轻,无声的上了台阶,站在虚掩的宫门前,瞧了一眼跪伏的四名宫女,嘴角绽起一丝开心的笑意,看来翠儿那丫头蛮有人望的嘛,这刚进王府,就已有了四个忠心的侍女。

    陈烨微沉吟,将挂在左右腰间的两块羊脂玉精雕的螭龙腰佩摘下,蹲下身子,递给那名被李准威吓住的宫女以及她身旁跪伏的宫女。

    两名宫女惊喜不敢置信的瞧着陈烨递过来的螭龙腰佩,犹豫胆怯的慢慢伸出玉手,颤抖的接了过来,美眸内全是爱不释手的狂喜之色,刚要叩头谢恩。

    陈烨急忙将食指放在嘴边,无声的轻嘘了一下。两名宫女随即醒悟,美眸同时露出为难畏惧之色,互相偷瞧了一眼,低垂下头。

    陈烨嘴角绽起一丝若隐若现的笑意,眼中闪过赞赏之色,深深的瞧了两名宫女一眼,扭头瞧向跪伏在宫门左侧汉白玉台阶上的另两名宫女,低头瞧了瞧身上,转身瞧向李准。

    李准惊得后退了一步,不敢置信的看着陈烨,一双手急忙下意识的紧紧握住腰间的腰佩挂件。

    陈烨微笑冲他招了招手,李准摇摇头,又向后蹭了蹭。陈烨瞪眼,指向李准紧握着的双手。

    李准咧着嘴,无声地嚷道:“你赏给奴才,就是奴才的了,主子你怎么还能拿奴才的东西去赏人,赏出去的东西还能再要回来,您也太吝啬小气了吧?”

    陈烨瞪眼同样无声的说道:“我再送你两块更好的腰佩挂件,这个先给本王救救急”

    李准极度怀疑的看着陈烨。陈烨蹭的站起身,刚要瞪眼,李准急忙小跑着上了台阶,慌不迭的将腰上的两块翠绿无暇水色极佳的大肚蟾蜍腰佩递了过去。

    陈烨满意的一笑,伸手去拿两块翡翠腰佩,李准死死地攥着腰佩,欲哭无泪的瞧着陈烨,无声的嚷道:“主子,您可要说话算话啊”

    陈烨使劲夺了过来,瞧都没瞧,蹲下身子递给那两名宫女。两名宫女慌不迭的接了过来,跪伏在地,感激涕零的连连叩头。

    陈烨满意的笑笑,慢慢站起身来,惬意的轻轻舒展了一下肩臂,瞧着虚掩的宫门,轻轻吁了一口气,伸手推了过去,竖棂雕刻盘龙飞凤的楠木宫门发出轻微的声响,开启了。

    里面传出一声颤抖熟悉的女子惊呼。陈烨又暗暗吸了一口气,微笑着迈步走进宫内。

    李准失魂落魄,眼中泛着泪花,瞧着开启的宫门,心疼的差点瘫坐在台阶上,眼前隐隐有些发黑,凄凉的轻轻晃了晃头,定定神,步履艰难的走过去,将开启的宫门轻轻合上。

    李准猛地转身,脸色狰狞,死死的盯着那两名宫女手里攥着的翡翠蟾蜍腰佩。

    白嫩腻滑的玉手攥着的那一对绿翡翠蟾蜍腰佩在廊下宫灯的照耀下,晶莹剔透,散发着如水一般光泽,有如两只活物一般。

    李准的心剧烈的抽搐了一下,心里悲愤的吼叫道,那可是高力士最珍爱,片刻不离身,是在大唐国寺法门寺由四十九位罗汉境界的高僧大师做法开光的,对我们这些无根之人来说,那可是一对神物

    两名宫女攥着翡翠腰佩的小手慢慢向身后挪,一双美目警惕畏惧的瞧着李准。

    李准努力露出和蔼可亲的笑意,轻声道:“春花,秋月,咱家和你们商量一下,咱家用上好的和田羊脂玉观音挂件,也是一对,和你们换,你们看可好?”两名宫女同时摇摇头。

    李准脸上的肉不受控制的使劲抖了一下,喘了一口大气,咬牙低声道:“咱家豁出去了,再每人多加上五千两,这总可以了吧。”宫女们惊愕的互相瞧了瞧,又同时摇摇头。

    李准差点没抓狂,挤出的声音已透出哭腔:“你们两个小蹄子,你们这是落井下石,一万两,每人一万两这他娘的总可以了吧?”

    两名宫女惊愕畏惧的美眸飞快的闪烁,不约而同低头瞧着手里攥着的绿翡翠大肚蟾蜍腰佩,美眸内的贪婪瞬间将畏惧吞没了,同时抬起头,坚定的摇摇头。

    春花蹲身施礼道:“不是奴婢们不给李总管这个面子,这是王爷的赏赐,奴婢视它如自己的命一般,除非要了奴婢的命,否则奴婢万万不敢将王爷赏赐之物私下转送李总管。请李总管不要为难奴婢们。”

    李准脸色一白,惊惧的回头瞧了一眼合拢的宫门,转过头,恶狠狠瞪着两名宫女,咬牙低声道:“你们竟敢害咱家”

    两名宫女脸色也是一变,美眸都露出惊恐,使劲摇着头,秋月低声带着哭音道:“奴婢绝没有这个心思,李总管您饶过奴婢们吧。”

    李准吐了一口浊气,脸上浮起怪异阴险的笑容:“既然你们给脸不要脸,如此的不识抬举。就别怪咱家不懂得怜香惜玉了”

    春花虽然俏脸苍白,美目闪动着惊恐,但依旧嘴硬地放低声音说道:“李总管,奴婢刚才说了,这腰佩是王爷赏赐之物,奴婢万万不敢私相授受,奴婢恳求李总管不要难为奴婢。您既然如此喜欢这腰佩,奴婢以为,李总管还是去求王爷讨回这对腰佩,只要王爷点头,奴婢马上双手奉还。”

    李准脸色狰狞,压着嗓子低声吼道:“那他娘的本来就是咱家的腰佩,咱家已经给了你们十足的面子,不仅拿一对上品羊脂玉观音挂件交换,还搭上两万两银子。你们两个贱婢仗着如今翅膀硬了,王妃娘娘抬举你们,就敢不将咱家放在眼里。好哼咱家既然能抬举你们上天堂,也能将你们打进地狱”

    春花、秋月娇躯都剧烈一颤,脸色已苍白如雪,秋月美眸已溢动起惊怖的泪光,刚要张嘴答应让出腰佩,春花咬牙低声道:“李总管就是真的将奴婢再打回地狱,奴婢还是刚才这话。”

    李准咧嘴笑了,俊秀中透着妩媚的白净脸上阴险味道越发浓了,点点头:“这还不到一天,这翅膀还当真硬了,竟然敢藐视起咱家来了。春花,你还真说对了,如今你是李王妃娘娘身边的人,看得出来王妃娘娘很中意你们,咱家还真是不敢对你们怎么着。”

    春花和秋月以及宫门右侧小脸同样苍白的另两名宫女都不由自主轻吐了一口气,春花的俏脸隐隐露出得意的笑意,瞧着李准的美眸内畏惧惊恐变得淡了。

    李准呲牙笑道:“听了咱家的话很得意是吧,别心急,更得意的还在后面。春花你进王府也有一年多了,这府内以及宫里的规矩见过听过的也不少了。想必都听闻过,像咱家这号人虽然断了根,也再也不能留根了,可偏偏我们这种人对那种事却更是上心,心痒难耐。”

    春花等四名宫女都惊疑的瞧着阴笑的李准,都不明白他为什么突然说起这些来了。

    李准嘿嘿低笑道:“因此像咱家这种在主子面前有脸面的奴才在王府在宫里都有相好的宫女,虽然不能做那种事,可也是快活的紧。你们想必都听过吧?对了,这还专门有个词,叫对食。”

    春花的刚有些血色的脸瞬间消失无踪,俏脸如雪一般白,娇躯剧烈的颤抖着,惊怖到极点的使劲摇着头。

    李准得意的瞧着春花,眼神转动,又瞧了一眼虽然惊慌但俏脸有些发傻的秋月,低声轻笑道:“看来春花是听懂咱家的话了,秋月这丫头还没懂,也难怪,毕竟进来还不到半年,年龄也小,不知道也不为怪。对了,咱家再告诉你们一个好消息,主子这两日不时的对咱家说,要在王府附近给咱家弄套宅院,成个家。这既然叫家,这家里头总要有人张罗收拾不是。春花,你觉得以主子对咱家的宠信,会不会赏咱家这个面子?嘿嘿,到那时咱家不仅送出去的玩意完璧归赵,还捎带两个大活人”

    春月扑通跪倒在地,惊怖的小脸上已是泪流满面,玉手高举着绿翡翠蟾蜍腰佩,低声哭泣哀求道:“奴婢知错了,求李总管念在奴婢少不更事,就饶过奴婢这一回吧。王爷赏赐之物,奴婢情愿再送还回李总管。”

    秋月虽然不知晓这是怎么回事,但也惊吓的跪在地上,也将腰佩举起,低声哭泣道:“奴婢也求李总管,饶了奴婢这条小命吧。”

    李准眼中闪烁着得意和被羞辱的暴怒,俊秀的脸狰狞扭曲着,声音从齿缝间挤出:“晚了两个贱婢你们就等着咱家好好疼你们吧”

    春花眼前一晕,瘫倒在了地上,惊得李准差点没跳起来,急忙定睛瞧去,腰佩依旧好好地攥在春花手里,惊魂未定的长舒了一口气,气的有心再恐吓怒骂两句,可随即又担心的瞧瞧春花手里的玉佩,闭上了嘴,心里恶狠狠的骂了句,jian货,竟敢看不起咱家,咱们走着瞧

    寝宫内,陈烨背负着手,面带微笑,目光上上下下扫视打量着寝宫内奢美的布局,慢慢地目光瞧向泛着粉色的丝幔高悬后,那张铺着明黄绣龙凤锦丝床单,床头黄金象牙包边,精雕镂刻栩栩如生龙凤和谐的楠木大床。

    床边坐着惊慌不知所措的小翠,在大床两侧靠床处香巧和丽娘坐在绣龙墩上,同样俏脸羞慌的望向陈烨。

    陈烨微笑走了过去:“聊什么呢,让本王也听听。”

    丽娘羞臊有些慌乱的美眸微微转动,飞快的瞟了一眼已呆住不知所措的小翠和香巧,急忙翻身跪倒,清纯中闪动着勾魂摄魄妩媚的精致俏脸红若胭脂,颤抖道:“臣妾拜见王爷。”

    香巧娇躯一颤,也急忙翻身跪倒,低垂着头,声音也颤抖道:“香巧拜见王爷。”

    陈烨瞧着跪倒的二女,停住脚步,淡淡一笑,走向左侧跪着的香巧,伸手轻轻勾起精致滑腻的下巴,香巧俏脸红的一塌糊涂,美目溢动着羞慌和浓浓深情交织之色,飞快的瞧了一眼陈烨,又急忙羞臊的垂下双目。

    陈烨轻抚了一下滑腻有些发尖的下巴,手翻转过来,手背慢慢向上轻抚着滚烫吹弹可破的小脸,香巧的心都快从嗓子眼蹦出来了,颤抖低声道:“王爷。”

    陈烨开心的一笑,放下抚摸香巧脸蛋的手,温柔的说道:“起来吧。”

    “谢王爷”香巧如蒙大赦般轻吁了一口气,急忙低声道。

    陈烨又迈步走向丽娘,丽娘微垂的美目悄悄抬了一下眼皮,瞧到站在面前的紫红流云下摆露出的一角纹绣着祥云金龙的同样紫红薄底软靴,心里微微一跳,羞慌中透出一丝难以抑制的紧张担忧。

    陈烨的手勾住虽然同样滑腻如凝脂但另有一番心动味道的精致小下巴,丽娘娇躯一颤,慢慢抬起艳如胭脂的小脸,满是柔情的美眸似乎泛起了泪光,颤抖道:“王爷。”

    陈烨静静的瞧着丽娘的美目,脸上闪动着温柔的笑意,轻轻拍了拍娇嫩透着弹性的俏脸:“起来吧。”

    “臣妾谢王爷。”丽娘跪伏在地,发颤悦耳的娇音隐隐透出哭音。

    陈烨瞧着丽娘,突然笑了一下,弯腰将丽娘搀扶了起来。丽娘低垂着头,绝美的小脸露出愧意,美目内溢动的泪水已有夺眶之势。

    陈烨的手突然隔着湖丝淡绿牡丹比甲轻轻捏了一下纤细绵软的腰肢。丽娘娇躯剧烈一颤,猛地惊羞抬起头,美目内的泪水被这腰肢上的轻轻一捏,羞慌的又退了回去。

    陈烨捉狭的一笑,转而望向依旧呆滞俏脸通红不知所措的坐在楠木大床上的小翠,眼中露出浓浓的爱意,又轻轻吸了一口气,迈步走了过去。

    丽娘羞愣了片刻,朱唇轻启,绽放出勾魂摄魄的一笑,美目内的灵动瞬间又回来了,瞧向紧张局促不知如何是好的香巧,悄悄眨了一下美目,蹲身下拜道:“王爷,臣妾请告退。”

    陈烨停住脚步,转头瞧向丽娘,脸上露出玩味的笑意:“不想留下来,一块说说话?”

    丽娘小脸腾地如火般烧灼,美眸急忙躲开陈烨暧昧的眼神,微垂头,细弱蚊蚋道:“王爷想必有许多话想和大姐说,臣妾在这,似乎、好像不太方便。等王爷与大姐说过话后,那时王爷还想让奴婢过来一同说话,奴婢绝、绝不敢推辞的。”

    一旁紧张局促的香巧也瞬间回过神来,急忙蹲身下拜,羞臊的颤抖低声道:“臣、臣妾和四妹是一个心思,等王爷和大姐觉得寂寞了,臣妾和四妹再、再、再过来。”

    陈烨听着丽娘和香巧语带隐晦双关的话语,轻轻抽*动了一下嘴角,强忍住没有笑出声,点头道:“本王今儿兴致非常之浓,先与你们大姐好好进行说会子,然后就喊你们过来,咱们就在寝宫用晚膳。一家人好好说笑乐上一乐,反正到时长夜漫漫,有的是时间好好说话。”

    丽娘和香巧娇躯又是一颤,羞红着脸偷偷瞟向对方,四目稍碰,又急忙羞慌的分开,几乎同时颤抖着低声道:“臣妾告退”话音刚落,两人就宛若逃命一般,转身慌不择路的奔向宫门。

    丽娘拉开宫门,站住,羞红着低声轻笑道:“二姐,请”

    香巧如释重负的轻吁了口气,笑谑的白了一眼丽娘,细若蚊蚋道:“过来说话?真没羞”话音刚落,香巧扑哧轻笑,已如一阵风般飞奔了出去。

    丽娘大羞,通红着俏脸,“二姐你耍笑我”也急忙飞奔了出去。

    []

    只要输入--就能看发布的章节内容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