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书网 > 医道天下 > 第四百一十章 恩人?!

第四百一十章 恩人?!

        陈烨突然微笑问道:“冯保,您今晚当值吗?”

        冯保一愣,急忙警惕的四下瞧瞧,低声问道:“王爷有何事吩咐奴才去做?”

        陈烨笑着拍拍冯保的肩头:“别弄得像要去偷鸡摸狗一样,不过冯保,看你这做派,你不会真从宫里偷过东西吧?”

        冯保脸色一红,有些尴尬的嘿嘿笑道:“不瞒王爷,在宫里当差的,谁的手脚都不太干净,奴才也不能免俗,不过那都是当年奴才做火者听事时做过的丑事,如今可是手脚干净得很,嘿嘿嘿。零点看书”

        陈烨扑哧一笑,冲他竖了一下大拇指:“没瞧出来,你还是个贼祖宗。”

        冯保嘿嘿笑道:“王爷,今晚不是奴才当值,是黄锦服侍主子,不过王爷要是有什么要紧的事让奴才做,奴才可以去和黄锦说说。”

        陈烨摇头笑道:“我可没啥想从宫里偷得宝贝,你不当值就好,今儿早些回去,会有些惊喜等着你,我估摸着你瞧见了,今儿的惊吓就会随之烟消云散了。”

        冯保微微一愣,疑惑的看着陈烨,笑着刚想询问陈烨,突然远处跸道传来一阵阵银铃般清脆的笑声,循声瞧去,脸色微变,低声道:“王爷,是寿妃娘娘游园回来了。”

        陈烨扭头瞧去,二十余米外,几名宫娥簇拥着一名周身雍容华贵的女子说笑着走了过来。

        “是那位万寿宫火起前被父皇看中从而得宠的宫女?”陈烨低声问道。

        冯保点头,低声道:“回王爷,正是她,如今已是寿妃娘娘了。”

        陈烨四处瞧了瞧,无奈笑道:“既然无处回避,只能拜见了。”边正着衣冠,边自嘲地摇摇头。

        宫娥们簇拥着寿妃已越来越近,都瞧见了玉熙宫宫门外的舆轿和陈烨冯保,笑声随之止住了。

        陈烨觑着她们距离自己不足两三米远时,嘴角闪过一丝无奈的苦笑,翻身跪倒,大声道:“朱载圳拜见寿妃娘娘。”

        锦缎秀发轻盘成卧凤状,在凤嘴处前后插了一支镶嵌着红宝石的精美凤嘴簪,身穿白底青花绣着淡粉牡丹暗波光纹对襟窄腰杭丝长裙的尚奴儿闻言香腮立时泛起微红,美眸闪过惊喜激动之色瞧着跪地的陈烨,犹豫了一下,轻声道:“不要跟着。”“是。”宫女们急忙蹲身答道。尚奴儿轻咬了一下软滑的香唇,迈步走了过去。

        陈烨耳旁传来悦耳动听的环佩轻撞声,紧接着一缕淡淡的让人心神轻颤的如兰香气拂过鼻端,微抬眼瞧去,杭丝长裙裙摆间栩栩如生绽放的淡粉牡丹映入眼帘,急忙微垂双目。尚奴儿蹲身还了一礼,绝美的小脸已如桃花般娇艳,颤抖着轻声道:“景王殿下快快请起。”

        “谢寿妃娘娘。”陈烨躬身施了一礼,这才站起身来。

        “冯公公也快请起来吧。”

        冯保站起身,谄笑道:“娘娘这是从院子游玩回来?”

        尚奴儿轻轻点点头,美眸依旧闪动着激动莫名之色看着陈烨。就到

        陈烨瞧着虽已做人妇但绝色的小脸依旧闪动着几许淡淡青涩的尚奴儿,心里莫名的暗叹了口气,但随即强压下去,这个时代就是这样,我他娘的又不是妇女儿童保护协会的,发他娘的什么烂同情,对皇帝的女人心存怜惜,真是昏了头了

        陈烨心虚的扭头瞧了一眼宫门,急忙脸露微笑,刚要躬身请尚奴儿回宫,尚奴儿玉手突然轻撩长裙下摆,翻身跪倒在地,惊得陈烨险些蹦起来,急忙也赶紧跪倒在地,惊怒的问道:“娘娘,载圳与你无冤无仇,你为何要害载圳。”站在一旁的冯保也惊呆了,震惊不敢置信的瞧着跪地的尚奴儿。

        尚奴儿美眸闪烁着晶莹的泪光,急忙摆手道:“王爷切莫误会,奴儿只是想感谢王爷的救命之恩,绝无害王爷之意。”

        陈烨一愣,惊疑的看着尚奴儿:“娘娘的话载圳听不懂,载圳何时救过娘娘,娘娘恐怕是谢错人了吧。”

        两行感激的泪水顺着香腮滑落而下,尚奴儿哽咽道:“万寿宫那场大火,烧死那些灭绝人性的妖道,肇因始于王爷对皇上的劝谏,使陛下明白妖道们欺君误国,这才有万寿宫天火涤清污秽。若没有王爷对皇上的劝谏,奴儿和宫中的其他姐妹至今依旧还在被妖道们控制,被他们摧残,王爷可能不知道,奴儿进宫这段日子,见过太多姐妹被妖道们害的骨瘦如柴活活折磨致死。奴儿和宫中的姐妹们能有今日都是蒙王爷恩德,才重见天日,其实,今儿,奴儿偷听到皇上和几位司礼秉笔的谈话,知晓王爷今日回返京城,会进宫面圣,奴儿游园是假,等候王爷向王爷当面叩谢大恩是真。请王爷受尚奴儿一拜。”

        惊得陈烨伸出手想要搀扶伏地对自己叩拜的尚奴儿,手刚伸出,又惊醒过来,急忙也伏地叩拜起来:“载圳万万不敢受娘娘如此大礼,娘娘快快请起,您这样会折了载圳的寿的。载圳向父皇揭穿妖道欺君祸国,载圳承认确实说过。可万寿宫天火涤清污秽,将祸国欺君妖道烧为灰烬,全是父皇庙谟独运,以大诚心,感动上苍,这才请来天火。娘娘真正要感谢的是父皇,载圳说句不敬之话,娘娘能有今日之造化福运,全得自父皇,与载圳没有丝毫干连。”

        尚奴儿流泪的绝美小脸绽起开心的笑颜:“王爷是奴儿见过的除皇上外,天底下最好的人。王爷还不知晓吧,万寿宫火起,奴儿服侍随驾太液池海子边,皇上亲口对奴儿讲,奴儿能逃过这一劫,一要感谢上天的眷顾垂青,二要感谢一个人,那就是王爷您。奴儿心里明白,没有王爷的善因,奴儿的结局怎么都不是今日这般,恐怕尸身不是埋进黄土堆中就是已丧身天火之中化为灰烬。”

        陈烨惊呆住了,光石火,急速转动着,可是怎么想都想不明白,大统为什么要对尚奴儿说这样的话,自己这位假父皇心思动机究竟是何意?

        跪伏在陈烨身后的冯保目光急速闪烁,一丝丝异色迸出,嘴角露出一丝惊喜的笑意,但稍显即逝,伏地道:“寿妃娘娘,王爷,能否允许奴才说一句话?”

        陈烨醒过神来,急忙说道:“冯公公请讲。就到”

        “寿妃娘娘发自肺腑感谢王爷,奴才在一旁听着,都感动的涕零,只是娘娘,您在宫门前跪谢王爷,奴才是知晓娘娘的心情,可若是有什么不相干的奴才瞧见,嘴上再把不住门,在宫里四处嚼舌头,到时娘娘的名声可是,”冯保适时的停住话语。

        尚奴儿娇躯一震,也反应过来,冯保的话是对的,自己光想着要感谢景王,竟没想到这一层,绝美的小脸露出惊惧之色:“王爷,快、快快请起。”边说边站起身来。

        陈烨也急忙站起身,感激的瞧了一眼冯保。“奴儿光想着要感谢王爷,却没想到这么做会对王爷造成什么不利的影响。奴儿招人非议,倒没什么,可要是因此有辱王爷名节,奴儿百死难赎其罪了。”

        “载圳不敢,载圳发自肺腑敬佩娘娘是真性情人品高洁之人,载圳恭送娘娘回宫。”陈烨躬身施礼道。

        尚奴儿急忙蹲身还了一礼,轻声道:“王爷今后但有用得着奴儿之时,奴儿万死不辞。”

        陈烨身子微微一震,神情复杂的抬头望向尚奴儿。

        尚奴儿小脸闪动着坚毅,深深地看了陈烨一眼,迈步走向宫门,远处跪伏的宫女们急忙站起身来,快步奔了过来,美目都不约而同瞧了陈烨一眼,一双双清澈无邪的大眼睛内都涌动着浓浓的感激之色。

        陈烨瞧着尚奴儿的倩影进入宫门内,轻吁了一口气,苦笑问道:“冯保,你可知晓父皇为何要告诉她,我是她的恩人?”

        冯保陪笑道:“回王爷,主子万岁爷对寿妃娘娘说这话时,奴才就在一旁服侍,听得真真的。不瞒王爷,当时奴才听闻主子这么说,也是吃了一惊,事后也曾反复思忖,可奴才愚钝,奴才想不出主子为什么要这么说。”

        陈烨微皱眉,沉默了片刻,绽颜一笑:“想不透,就不去想它。至少我现在琢磨,好像对我也没什么坏处。”

        冯保低声笑道:“岂止是没有丁点坏处,奴才以为王爷有了寿妃娘娘相助,简直就是如虎添翼,从今往后,连我们这些贴身奴才都不知晓的,主子万岁爷在卧榻之上说的悄悄话,王爷都会吹灰之力轻松得知,这对王爷将来可说是,”

        “住口”陈烨突然低声喝止住冯保兴奋异常的话语。

        冯保脸色一变,惊愕的看着陈烨,尴尬的陪笑道:“王爷呵斥得对,奴才有些得意忘形了,不过奴才真是从心底为王爷高兴。”

        陈烨看着冯保:“你别多心,我没有呵斥你的意思。只是今后这种话提都不要提,更不要想着利用寿妃娘娘传递消息。你我就都当今儿的事根本没发生过。”

        冯保吃惊的问道:“王爷,你这是,为什么?”

        陈烨双目迸射着坚毅之色,负手望着玉熙宫宫门,淡淡道:“我是很想赢,但我还没下作到利用女人去达到目的。”

        冯保眨动着眼睛看着陈烨,眼中闪烁着复杂之色。

        陈烨转身,边走边微笑道:“本王能感觉到你心里在想什么,本王心里清楚这是一场将身家性命都押上的豪赌,不仅不能有半点闪失,更要见缝插针,抢夺占据所有优势。这样事半功倍的大好机会就这么白白错过,是有些可惜,但本王绝不后悔。冯保,想退出去,本王绝不勉强,也决不为难你。”

        冯保身子一颤,猛地尖声喊道:“两个没眼没了规矩的狗奴才,还不麻溜的滚过来,想让咱家扒了你们的皮吗?”

        两名躲在远处单檐小巧楼阁处的听事,闻声,如脱兔一般飞奔过来,脸色惊慌的伏地给冯保叩了个头,这才急忙抬起舆轿追向陈烨。

        冯保望着陈烨上了舆轿,脸上露出苦笑,喃喃道:“王爷,奴才既已上了船,如今船行江心,奴才还下的去吗?可是您如今这变幻莫测的心性与当初的您真是天壤之别,奴才是真不敢相信,您景王也会有妇人之仁?唉奴才只是希望您的妇人之仁可千万别害了咱们。”。。。。。。

        李元清驾驭着车驾距离景王府已在咫尺之间时,传旨的陈洪坐着四人抬明黄锦丝绣龙舆轿也到了裕王府门前。

        舆帘抬起,陈洪毕恭毕敬的手托着外包着明黄锦缎的夏服和夏服下压着的一小匣暹罗国进贡的上品息香,从舆轿内走出。

        裕王府门前,手握绣春刀柄,身披软甲,脚蹬黑面薄底软靴的王府护卫,都早已跪倒在巨石台阶上,齐声说道:“奴才叩见五祖宗。”

        陈洪嘴角轻微站起一抹阴森的狞笑,五祖宗,哼迟早有一天你们这帮奴才们要叫咱家老祖宗陈洪轻咳了一声,皮笑肉不笑道:“速去禀奏裕王殿下,陈洪奉主子万岁爷旨宣旨来了,请裕王和李妃接旨。”一名护卫忙站起身,从左侧偏门飞奔进王府。

        陈洪瞧了一眼平日不开的王府朱红镶铜钉中门,嘴角露出一抹得意兴奋的笑意,又打量了打量巨石台阶前左右那两只雕凿精美怒目咆哮的石狮,轻轻吧嗒了一下嘴,扭身瞧向身后用整块曲阳白石雕凿出的涂着金漆的三龙照壁。

        瞧着栩栩如生盘旋九天祥云间的三条姿态各异的四爪金龙,陈洪嘴角那抹兴奋得意的笑意更浓了。

        跪在王府门前的几名护卫飞快的互相偷瞟了一眼,瞧五祖宗的神情不错,隐隐透着喜色,难不成是主子万岁爷有恩赏王爷?

        几名护卫脸上也露出惊喜之色,在他们记忆中,裕王府已经很久没有过恩赏了,这简直就是天大的喜事临门。

        裕王府,正厅,裕王依偎在紫檀圈椅上,神情凄凉中透出浓浓的屈辱之色,低沉的说道:“本王也是被他逼的没法子了,我要不进宫为他说情,恳求父皇免去逾制的金辂仪仗,万一朱载圳真的借这个由头登上金辂进城,再打发李准和城门口迎候他的府内奴才可着京城嚷嚷,父皇已下旨,进封景王为太子了。京城百姓瞧见朱载圳当真坐在太子金辂内,一定都会误以为真。到那时京城一片哗然,万一父皇被民情所迫,将错就错,那可就糟了,因此我只能不得已委曲求全进宫为他求情。”

        砰郭朴猛地一拍红木茶几,茶盏一阵叮当撞击声,站起身来,愤怒的说道:“卑鄙景王如此奸猾阴毒设计逼迫王爷,这是**的要挟”

        坐在正厅正中对面竖排横椅上的高拱虎目闪过一抹寒光,沉声道:“质夫,不可在王爷面前失礼。”

        郭朴闻言,清醒过来,忙躬身冲裕王施礼道:“臣举止失仪,还请王爷恕罪。”

        裕王忙苦笑道:“阁老也是一时义愤,何罪之有,阁老快请坐。”

        “谢王爷。”郭朴目露感激,正襟坐下,目光瞧向高拱,眼中闪过疑惑之色,肃卿兄这是怎么了,怎么进了王府后就一言不发?

        裕王也瞧向沉默不语的高拱,青白的脸上露出羞愧之色,猛地一咬牙,勉力支撑着站起身来,向前走了一步,身子使劲摇了一下。

        “主子”

        “王爷”

        李芳和高拱、郭朴同时惊叫道。

        躬身站在裕王座位旁的李芳急忙一个箭步过去搀扶,东偏阁门前的那串串闪烁晶莹光辉的珍珠串门帘一阵珠串撞击的劈啪声,李妃身穿墨绿提花荷塘月色对襟长裙,神情慌张的飞奔而出:“王爷,您怎么了?”

        “都不要过来”裕王使劲推开搀扶的李芳,青白的脸色浮起两砣潮红,大声喝道。

        惊得李妃身子一颤,急忙停住脚步,美目泛着晶莹惊惧的泪光瞧着摇晃走向高拱的裕王,柔软的香唇轻轻蠕动着,却不敢再发出一丝声音。

        裕王来到高拱面前,嘴角不受控制的抽动着,眼中也溢动着泪光,双手抱拳冲高拱深施了一礼,哽咽道:“高师傅,我对不住你,本王向你赔罪了。”

        高拱惊呆了,怔怔的瞧着冲自己躬身施礼的裕王,半晌,惊醒过来,急忙站起身,扑通跪倒,眼泪夺眶而出:“王爷您想折杀微臣吗?”

        “高师傅快快请起。”裕王泪流满面弯腰搀扶高拱:“高师傅为了本王殚精竭虑日夜谋划,可本王却一次又一次让你失望。高师傅,我对不住你,本王真是没用的废物”

        裕王抬手要抽自己耳光,高拱急忙一把抓住裕王的手腕,大喊道:“王爷”裕王身子一颤,流着泪歉疚的看着高拱。

        高拱同样虎目泛红,泪流满面,哽咽道:“王爷说对不住臣,可王爷知晓臣心里是怎么想的吗?”裕王一愕,流泪摇头。

        高拱虎目闪动着浓浓的慈爱之情看着裕王:“臣这一生,能有王爷这样的学生,真是大慰平生,心满意足臣愿为王爷披坚执锐,肝脑涂地。”

        只要输入--就能看发布的章节内容

  https://www.65ws.com/a/17/17832/5496403.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65ws.com。万书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65w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