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书网 > 医道天下 > 第三百七十五章 僭越

第三百七十五章 僭越

        第三百七十五章僭越

        翠脸色苍白,美目闪动着羞臊惊惧恼怒的复杂之色看着陈烨,突然捂住脸,喊道:“你、你欺负人”哇的,大哭了起来。

        陈烨爱恋疼惜的瞧着翠,半晌,叹了口气道:“妹子,哥知道哥这番话很伤人,可哥真的很生气甚至很愤恨。我生气愤恨的是,哥没变,依旧是在李庄那个每晚都欺负你疼你爱你的哥,在哥的心里,这世上没什么比你更重要的了。可是妹子你变了,尤其是知道哥是王爷后,开始变得多心,变得不相信哥了。妹子,难道在你心中,哥就是你想的那种只有**没有爱充满功利心的男人吗?”

        翠娇躯一颤,哭声了,但依旧捂着脸,哭泣道:“不是我变了,是、是你吓着我了,我、我真的很害怕,有一天你不再喜欢我,甚至讨厌我了。”

        陈烨一愣,将翠揽进怀里:“妹子,你别哭了,抬头看着哥。”翠犹豫着慢慢放下手,美目红肿,俏脸梨花带雨的望向陈烨。

        “跟哥说,哥做了什么不妥的事,让妹子如此担惊受怕?”陈烨心疼的亲吻着脸上的泪水,轻声问道。

        翠抽泣道:“你对其他几个村和药董会的决定,吓、吓着我了,没有他们的帮衬,当初咱们就不会那么顺利斗败孙立,也不会有巨鹿药行的。可你如今却要将他们,哥,你变得冷漠绝情了,变得妹子对你又惊又怕。”

        陈烨静静地瞧着翠:“妹子,哥问你,李庄遭难时,那几个村都在干什么?”

        翠一愣,抽泣道:“他们也是没有法子,咱们惹得是楚王,他们都是无权无势的民百姓,出头帮咱们也会白白送死,他们这么做情有可原的。”

        陈烨笑了一下,沉声说道:“你说的不错,朱英佥是太祖嫡系子孙,天潢贵胄,面对他的残暴,身为民百姓惶恐不敢出头,是情有可原。可是据官洲锦衣卫所密报,朱英佥仅仅封山路围捕了三天,他手下的护卫就满载着银库的银子离去了。可干爹、二叔还有你和李庄老少却又在山上忍饥挨饿了五天,要不是我三位义兄悄悄上山寻找,找到你们,将你和香巧她们还有二叔接下山,躲在他的外宅内,又悄悄派人往山上运吃的,你们才逃过这一劫,不然恐怕等到我回来,你们我还能见到几个?”

        陈烨脸色阴冷,双目闪烁着暴怒,冷声道:“大半个月时间,毗邻李庄的其他村明知道你们就在山上挨饿,可他们又做了什么?什么都没有连一口干粮都没给过你们我陈烨从没亏待过他们,可他们却是这样回报我和你们的。你说我冷漠无情,我倒是觉得人世间最冷漠无情莫过于他们”

        翠震惊的看着陈烨,陈烨这一番话,将她陷于歉疚并由此惊恐担忧自己将来的心惊醒过来,慢慢垂下粉颈,第一次冷静的想着生过的这一切。

        陈烨没有说话,慢慢搂紧了翠,双目冷冷的瞧向凉风掀起层层涟漪,日光挥洒而下泛起大片炫目光彩的湖面,嘴角绽起了狰狞。好半天,翠抬起头,俏脸全是歉意羞愧的瞧着陈烨,轻声道:“哥,我错了,我不该瞎想的。”

        陈烨抬手轻擦着凝脂滑腻脸蛋上的泪痕,笑道:“傻丫头。这回愿意跟我回京城了吧。”

        翠温顺乖巧的点点头,美目露出求恳之色,低声道:“我跟你回京城,但是你能不能答应,不要让玉儿和婵玉也回来。你放心,我会乖乖待在王府内的。”

        陈烨愣了片刻,无奈的苦笑道:“你再让我想想吧。你们啊,没一个让我省心的。”

        翠抿嘴一笑:“我就当你答应了。”开心的从陈烨怀里挣扎着起来。

        陈烨郁闷的活动了几下手指,感受着指间的软滑,叹了口气:“罢了既然答应了你,那你的条件我也答应了吧。”翠脸上的笑容僵住了,惊愕的瞧着陈烨。

        陈烨苦笑道:“以后你这丫头再敢说我心里没你,我可真要悲愤地投湖自尽了”

        “可、可是,哥,为、为什么?”翠有些语无伦次问道。

        陈烨笑着站起身,轻拍了拍滑腻的脸蛋:“你刚才有句话说对了,本王最心爱的女人怎能让人压住风头,没了面子。不过,丫头,你可听好了。本王是怀着自虐的悲壮心情放过了你,你可要争气,不要当真本事不济,输给那两个丫头。”

        “哥,你真好”翠兴奋的扑进陈烨怀里,开心的咯咯娇笑起来:“哥,你就瞧好吧,妹子保证给你争脸。”

        陈烨使劲眨了眨眼睛,欲哭无泪的低声道:“争不争脸现在不重要,妹子,哥做出了这么大的牺牲,你能不能脸皮厚点,今晚就让哥先斩后奏了吧。”

        翠羞惊得急忙挣脱开陈烨,尖叫道:“不行”

        陈烨苦着脸,使劲抠了抠耳朵眼,悲愤地嚷道:“不愿意就算了,至于这么大声吗?耳朵都快让你震聋了。”

        翠脸如火一般烫得惊人,扭捏了片刻,迈动莲步来到书桌前,拿起紫砂茶壶,倒了一碗茶,吃吃笑道:“让哥火了,妹给哥赔罪,哥,喝碗凉茶吧。”

        陈烨叹了口气,接过茶碗,点头道:“凉茶败火,妹子你的医术没白学,用的真是地方”

        翠含羞扑哧一笑,抬头瞧了一眼灼热的日头,轻声道:“大伯和爹他们快到了。希望这次药董会能开的顺利,其他村的药董们不要节外生枝。”

        陈烨将凉茶一饮而尽,冷笑道:“节外生枝?他们有这个胆子吗?我是压了很久,才勉强压住心里的怒火,念在昔日那点情分,仅是赶他们出药行。他们若是还敢不识时务,那就看他们的头是不是和他们的嘴一样硬”

        翠脸色微白,沉默了片刻,瞧向陈烨:“哥,妹子求你了,能不能这次药董会由妹子主持?”

        陈烨静静的瞧着翠求恳的脸,心里一软,苦笑道:“哥能拒绝吗?也罢,但是我让李准在场帮衬着你。”

        凉亭外,青石板道上李准、刘全宝和三才快步走了过来。翠抬眼瞧着他们,眼中闪过一抹哀伤,轻声道:“刘掌柜和三才来了,应该是大伯和我爹回来了。”

        “全宝(三才)叩见东家(王爷)。”刘全宝和三才翻身跪倒,同时说道。

        陈烨笑着扬了一下手,刘全宝笑着站起身,三才偷眼瞧了一眼刘全宝,犹豫着也慢慢站起身。

        “东家,老太爷和李药柜还有药董们来了。”刘全宝笑着说道。

        “李准,你服侍着娘娘,一同去瞧瞧。”陈烨沉声道。

        李准躬身笑道:“是。”走上前抬臂恭请翠搭扶。翠俏脸微红,有些犹豫的瞧了陈烨一眼,暗暗吸了一口气,将手轻轻落在了李准手臂上,李准微躬身搀扶着翠迈步走出了凉亭。

        陈烨沉默了片刻,说道:“全宝,你也一同过去吧。”

        刘全宝一愣,笑道:“东家,全宝不是药董哪有资格,”话猛地停住,惊喜不敢置信的瞧着陈烨。愣了片刻,翻身跪倒:“全宝谢东家赏识。”

        陈烨微笑着伸手拉起刘全宝,点点头。

        “哎”刘全宝激动兴奋的转身要走,陈烨突然道:“给三才也安排一把椅子,以后他有资格听药董会。”

        刘全宝一愣,惊喜地望向早已惊呆了的三才,笑道:“三才,还傻愣着干什么,王爷抬举你了,还不赶快叩谢王爷。”

        三才身子一颤,扑通跪倒在地,激动地全身颤抖,半晌,哽咽道:“三才叩谢王爷抬举,王爷的恩遇,三才永铭终身。”

        陈烨笑道:“起来吧。记住本王的话,凡是和本王一条心的,本王都不会忘了他。”

        “三才永远记在心里。”三才抬袖擦去夺眶而出的眼泪,躬身说道。

        刘全宝过去,拍拍三才的肩膀,感伤的说道:“狗子兄弟地下有知你能这么出息,他也会为你高兴的。”

        “大掌柜。”三才嗓子眼堵,泪水又夺眶而出。

        刘全宝笑道:“大老爷们哭什么,擦了眼泪,娘娘和李总管已经过去了,咱们脚步快点,可别让娘娘等咱们。”三才忙应了一声,和刘全宝急匆匆奔向花府正厅。

        花府正厅台阶上,李翠背负着手,俏脸一片平静的瞧着远远走过来的李老汉等人。

        李准微躬身站在翠身旁,微眯着眼同样瞧着边走边指指点点嘻嘻哈哈的郑有等药董,嘴角微微绽起一抹冷笑。站在台阶下的刘全宝兴奋的笑道:“娘娘,老太爷和大药柜他们来了。”

        郑有边打量着沿途环环相扣造型别致典雅的院落,边笑道:“大药柜,这宅子真讲究,等开完药董会,咱们跟王爷说说,在里面好好住两天。”

        李二脸色阴沉,强笑了一下,没有吱声。李老汉笑道:“老哥几个都是药董,烨儿一向很抬举咱们这些老家伙,你们要是中意,住多久都没啥。”

        “那是,大掌柜,呸呸呸。”王横急忙连啐带轻扇了自己脸几下,笑道:“看我这糊涂脑子,大掌柜以后是万万不敢叫了,要改口恭称王爷了。老哥几个,这真是做梦都没想到,大掌柜竟然是景王殿下,活了大半辈子,竟活出了人样,这回该轮到咱们抖威风了”

        郑有、郑二牛、周大福、王横都咧嘴笑了起来。跟随在最后的李宝才勉强笑了一下,眼神闪动着畏惧心虚之色望向花府正厅。

        李二脸色越阴郁,感觉胸口一个劲地闷,憋得慌。“大药柜,这大喜的日子,你这是咋的了?”郑二牛奇怪的瞧看着李二。

        “是啊,大药柜,翠那丫头如今可是土鸡变凤凰,成了王妃,你该高兴才是,哈哈哈哈哈。”王横大笑道。

        李二脸色微变,又勉强笑了一下。李老汉暗瞪了自己兄弟一眼,笑道:“他那条断臂又有点不舒服,没啥事。”王横等人恍然,随即又左瞧右看,嬉笑起来。

        周大福抬眼瞧去,笑道:“快看,大侄女出来迎咱们了。咱们都别磨磨蹭蹭了,赶紧的,紧走几步。”李老汉等人快步沿着青石板道走向正厅。

        头前引路的两名身形彪悍的仆人还没等躬身回禀。郑有笑道:“有劳大侄女,”

        话刚出口,李准勃然色变,厉声喝道:“放肆你是什么猪狗不如的东西,敢如此不敬,拿下”

        两名引路的仆人闻言,身形如陀螺一般,急转过身,一个箭步就到了郑有身前,一个扭住双臂,一个上前一脚将郑有踹跪在地上,上去揪住髻,将头狠狠的按在地上。李老汉、李二以及郑二牛等人全都惊呆了。

        翠微微叹了口气,轻声道:“放开他。”

        李准急忙道:“娘娘有旨,把那下溅的狗东西放开。”两名仆人急忙松开郑有。

        郑有晕头转向的哆嗦着爬起身来,惊骇的瞧着台阶上脸色平静的李翠,不敢相信刚才生的这一切是真的。惊怒的扭头瞪向李老汉和李二,刚要张嘴怒骂。

        李准阴冷尖厉的喝声再次响起:“大胆你们这群贱民见到王妃娘娘竟然还敢站着,不行跪拜之礼,咱家看你们是不想要自己那条狗命了还不给我跪下”

        郑有等人身子一颤,一路兴奋昏的脑袋直到这时才彻底清醒过来,也彻底的意识到,面前的李翠再已不是昔日的李翠了,而是景王殿下的王妃。地位的悬殊,等级的森严,以及李准的厉喝,都让他们刚才还兴奋得烫的身体瞬间掉进了冰窟窿里,身子冰冷到了极点。急忙惊恐万状的跪伏在地上,颤抖着参差不齐的喊道:“民郑有(郑二牛)(周大福)(王横)(李宝才)叩见王妃娘娘。”

        李老汉和李二从震惊中醒过神来,失神的望向翠,刹那间,台阶上负手站立的翠变得陌生到了极点。

        僭越之罪意味着什么,自从明太祖朱元璋颁布《大诰》《律令直解》晓谕全国百姓以来,到了大统朝,可说是不识字的山野荒民都能默背出来。

  https://www.65ws.com/a/17/17832/5496365.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65ws.com。万书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65w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