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书网 > 医道天下 > 第三百六十九章 兄弟同心

第三百六十九章 兄弟同心

        第三百六十九章兄弟同心

        金虎笑道:“不开门咱就砸门。饭馆掌柜要是知晓朱英佥那杂碎让咱们收拾了,说不定高兴地白请咱们吃一顿,老子的酒钱都省了。”

        金虎郑三刀等人一阵开怀大笑,一行人沿着药行街向横街走去。

        马车内,李值三人沉默无声的看着陈烨,陈烨笑道:“这是怎么了?这么沉默严肃可不像三位兄长的风范。”

        三人没有笑,李值沉声道:“四弟,有什么话就说吧。”

        陈烨深深的瞧着他们三人,沉默了片刻,说道:“父皇曾问我,时至今日,我才想着用三个根本考不上官的吏作臂膀,扶植党羽,这种打算不高明甚至很愚蠢,因为这要多少年,你们才可能成为我的助力。”

        李值三人脸露羞愧之意,柳金泉低声道:“皇上一针见血,不瞒四弟,刚才从祠堂出来,我们也曾商议过。四弟没进京前,咱们商议的是我们假造举子身份,参加秋闱会试。李公公想必早已上下打点好了,会试不过是个过场,我们三人必定会谋个官身出来,将来外放,无论外放何县,都会对四弟的生意有所臂助。可如今一切都变了弟不再是从前的四弟了,虽然殿下心中依然待我等如初。但我们心知肚明,殿下需要的是能叱咤庙堂,为殿下谋大事之人。我们三人既无学识,也无这个见识,根本就帮不上殿下什么忙,甚至还会为殿下添乱。四弟,我说句掏心窝子的肺腑之言,咱们曾经的约定还是算了吧。四弟不忘故交,闲暇时可以回来看看我们,咱们清茶浊酒,不论名分,只叙兄弟情义,也是人生一大快事。”李值和方勇都点点头,望着陈烨的眼神都露出了感伤。

        陈烨静静地瞧着三人:“你们掏心窝子对我说了这些,那我也说些肺腑之言,这些话我从没对别人说过,你们听了,我希望你们能永远藏在心里。”

        李值三人脸色一变,同时点点头,李值道:“殿下放心,君不密则失臣,臣不密则**的道理,我们还是懂的。”

        陈烨沉声道:“你们不人,在如今科举取士,读书做官的时代,你们这一生都不可能凭八股文章做上官。这是你们最大的弱点。”李值三人默默的点点头。

        陈烨眼中闪过一抹异样之色:“可在我看来,这恰恰是你们最大的优点。”

        李值三人一愣,惊疑的看着陈烨:“优点?”

        陈烨冷笑道:“不错。因为你们没有同那些满脑子四书五经,只会摘章抄句,拿所谓圣人的话填写八股文章,考中科举的读书人一样,满脑子浆糊。他们这些人张口就是圣人云,从身体到脑子都被程朱理学所禁锢,固步自封,满脑子都是复古守旧。眼睛长在屁股上,看不到时代的前进,拒绝甚至抵触一切新生的事物,因为他们被陈腐思想熏出来的脑子根本就无法驾驭不为你我思想所控制一直向前奔行的时代。不懂得天下事穷则变,变则通。每到被时代的洪流撞得头破血流时,不仅不去反思,反而大谈特谈什么人心不古的狗屁不通道理。永远都是未来不如现在,今不如古的荒谬至极的歪理邪说。在他们心中那个茹毛饮血、洪水肆虐、民不聊生的尧舜时代是尧天舜日,是他们心想的人间天堂。”

        李值三人甚至李准全都震惊了,都瞠目结舌的看着陈烨,陈烨的这番话他们闻所未闻,甚至从来就没想过。

        陈烨微笑道:“而你们不同,读书人那一套对你们的束缚你们的脑子不僵化,敢想敢做。还有最重要的一条,你们有我,我会在你们还没鱼跃龙门前,尽一切可能保全你们,不让你们被他们这些大鳄吞噬掉。三位兄长,听了我这番话,你们可还愿意和我干?”李值三人脸色有些苍白,沉吟起来。片刻,李值三人互相瞧了一眼,眼中都露出破釜沉舟的决然。

        李值沉声道:“娘的,不为别的,就算只为四弟,为咱们的结义之情,老子哪怕粉身碎骨,也在所不辞,干了”

        方勇和柳金泉也大声道:“干大不了一死而已,能如此轰轰烈烈,死了也值了。”

        陈烨摆手笑道:“不用这么慷慨悲壮,咱们只是做些改变而已,有句话,取其精华去其糟粕。咱们不是蛮干,而是慢工出细活,要慢慢来,就不会有**烦,杜甫有诗云,随风潜入夜,润物细无声。说的就是这个道理。放心,咱们不会那么悲惨的。”

        李值三人如释重负的都长舒了一口气,嘿嘿笑了起来。方勇笑道:“让四弟刚才一番话撩拨的,我还以为下了车就要拼命了呢。”

        李准也轻吁了一口气,笑道:“主子刚才这番话,也将奴才吓了个半死,奴才还以为主子是想同天下的读书人作对呢。”

        陈烨微笑道:“读书人分很多种,像我刚才说的那些满脑子浆糊一无是处的读书人,就算真与他们作对,也没什么大不了的,以他们的本事,就算让他们尽其全力也掀不起多大的风浪的。倒是有些读书人,咱们是一定要抓在手里的。我刚才说了改变,要想改变,这第一步最该做什么?”

        李准笑道:“主子刚才不是说了吗,这第一步就是要招揽网罗有用的人才。”陈烨笑了一下,没有说话,瞧向李值三人。

        李值三人互相瞧着,片刻,李值苦笑道:“我们能想到的,李公公都已经说了,我们实在想不出这第一步最该做什么?”

        陈烨沉声道:“自保”

        “自保?”李值李准等人惊疑的同时脱口重复道。

        陈烨点点头:“如果咱们连自保都不能,还遑论什么改变。改变需要稳,节奏要慢,最好能以点带面,由面辐射全局不能急,急则必生变。但自保则要用尽一切可能,以短的度达到足以自保,以求立于不败之地。”

        李值三人和李准都赞同的点点头。李值问道:“四弟,你说吧,我们怎么干?”

        陈烨道:“先要知道自己的长处是什么,然后将长处挥到极限。三位兄长,我的话说得容易。可是真要做起来,可就是开弓没有回头箭。不管何人何事阻挡,不管有多艰难,阻力有多大,都要披坚执锐披荆斩棘,勇往直前,无论到何时都不走回头路,一双眼始终向前看”

        李值三人沉默了一下,互相瞧了瞧,同时深深的点点头。陈烨将手伸出,李值、柳金泉、方勇瞧着陈烨的手,眼中再次闪过决然坚毅之色,都伸出手紧紧地握了上去。

        李准激动道:“主子,还有奴才”也将手握了上去。

        李值笑道:“大哥我的长处在于民事,民安则县治,我保证一年就让鹿野县大治,无论农事还是商贾经济都在官洲府拔得头筹。”

        陈烨笑着点头道:“只一点,大哥的眼光和心胸一定要开阔,不要将自己拘泥于一县一州之地,你可要知晓,我可不只是想让你做个温饱有余的县太爷。”

        李值笑道:“四弟放心,大哥的心大着呢,我还想去京师去给四弟帮忙呢。”

        陈烨深深的点点头:“我记住大哥这句话,咱们京师见”

        柳金泉笑道:“二哥不如大哥,我比较没出息,我的长处仅是精于计算,最喜欢的就是鼓弄账簿和人事弟,你若是能将二哥我弄到南直隶或浙江哪个县去。我保证不出一年,我会顺藤摸瓜将整个南直隶或浙江全省的农桑田赋、水利河道用银、商课以及全省官员祖宗八代都探查个清清楚楚。”

        陈烨笑道:“这还叫没出息?二哥谦虚过分了。好,我就想办法让你去南直隶。”柳金泉兴奋的眉开眼笑。

        陈烨瞧向方勇,方勇沉默了片刻,说道:“四弟,你能将三哥弄到蓟镇或是宣府、大同边镇下面的县去吗?”

        陈烨和李值、柳金泉一愣,李值瞪眼道:“老三你疯了不成,蒙古鞑子年年扰边,这三个边镇还有辽东这些年是年年都有事,你不想要命了”

        方勇笑道:“放心吧,大哥,我没疯。我是捕头出身,虽然没有大哥二哥的本事,但保境安民的本事,两位兄长未必如我。四弟,我虽是捕头,但也心忧国家,这些年我闲着没事时,就瞎想一些念头,现在我想试试我这些想头可行不可行,要是我能去边镇,我就将一县青壮百姓训练出来,跟蒙古鞑子练练,看看他们到底有何过人之处。”

        陈烨眼一亮,仿若第一次认识方勇一般,微笑道:“三哥,想训练乡勇?”方勇点点头,看着陈烨。

        李准担心道:“主子,训练乡勇,这恐怕犯朝廷大忌吧。”

        陈烨冷笑道:“非常之时用非常之策。我看也没什么不可以的。三哥,你就放心大胆的干,父皇那里我去给你说,有事我给你担着。”方勇兴奋的点点头。

        李值笑道:“四弟,秋闱会试没多少日子就到了。原以为这次无望,考不成了。没想到四弟及时回来,一切难关迎刃而解。四弟该做的都做了,接下来就看你三位哥哥怎么给你长脸了。今晚一别,明早我们就上路去京城。”

        陈烨一愣,慢慢露出笑容:“匆匆一见,咱们兄弟又要分别了。这一别后,接下来三位兄长就要各奔东西,弟临别时,最后再叮嘱一句。三位兄长眼睛一定要向前看,勇于任事的同时,千万不能固守成规。”

        李值笑道:“四弟放心弟识我们于市井,这等胸怀气魄,让你三位哥哥感激折服。因此我们在不负四弟所望的同时,也会有胸怀为四弟招揽人才,就算让他压了一头,我也会心甘情愿让贤给他。因为无论他再这么蹦跶,做再大的官,他也得礼敬咱,因为咱是景王的大哥”柳金泉和方勇嘿嘿笑着连连点头。

        陈烨笑道:“大哥官还没坐上,这马屁的功夫可是一日千里。”车厢内响起了五人开心的大笑声。

        马车轻轻摇晃了一下,停住了。李值笑道:“四弟,到了,我们就不进去煞风景了,你与弟妹们互诉相思,我们回去也与糟糠妻重叙温情。”柳金泉和方勇也嘿嘿笑了起来。

        陈烨笑了一下,慢慢收住笑容,抱拳沉声道:“兄弟同心,”

        “其利断金”李值三人也抱拳齐声道。

        车帘挑开,陈烨和李准下了车,站在胡同口目送着载着李值三人的马车离去。陈烨扭头瞧着已站在身旁神情亲昵的丽娘和柳兰儿,脸上露出开心的笑意。

        丽娘俏脸全是温柔,美眸溢动着如水的情意回迎着陈烨的笑脸,也绽颜一笑,转而扭头对挽着手的柳兰儿说道:“妹妹,胡同内最里面一户就是大姐住的地方。”

        柳兰儿气息微有些乱,神情紧张的瞧着漆黑的胡同内,心不受控制的砰砰跳着,这位没见过面的大姐当真有丽娘姐说得那么好吗?

        赶车的李二徒弟早已挑着灯笼恭谨的站在陈烨身旁,轻声道:“王爷,的头前带路。”

        陈烨点点头:“你是总号的伙计?”

        “是。”

        “叫我东家吧。”

        伙计身子一颤,惊喜交加的望向陈烨,翻身跪倒:“李顺见过东家。”

        陈烨微微一愣:“李顺,李庄本家的?”

        “回东家,俺家和老东家与俺师父一家虽是一个祖宗,但俺家已出了五服。”李顺站起身,恭谨的说道。

        陈烨点点头:“疾风知劲草,板荡显忠臣。你们都很好,既是李家人,不要在总号了,等过两天,王三病好了,你去跟他说,我说的,让你到叶家分号帮忙。”

        “李顺谢东家栽培。”李顺惊喜激动的又要跪下,一旁的李准急忙笑着拦住,拍拍李顺的肩头:“李家人,又对主子尽忠,李顺你的机运来了,能不能把握住就看你自己了。”

        “请东家和李总管放心,俺一定不会辜负东家的栽培。”李顺激动的说道。

        陈烨瞧着丽娘和柳兰儿,微笑道:“两位美人,能不能借个地方,让相公我插进来。”

        丽娘和柳兰儿都是臊的俏脸通红,大羞着急忙分开。陈烨嘿嘿笑着挤进两人中间,左右手各握着一只软滑无骨的手,迈步走进胡同内。

        李顺忙头前引路。陈烨感受着握着的两只手,一只微微烫,一只则有些冰凉,扭头瞧向柳兰儿,柳兰儿含羞的美眸流露出惶恐畏惧之色望向陈烨。

        陈烨微笑道:“傻丫头,在担心吗?怕翠儿对你不好?翠儿要是知晓你现在的心情,肯定很委屈的。”

        柳兰儿颤抖着问道:“王爷,王妃真的不会嫌弃我吗?”

        陈烨斩钉截铁道:“不会”

        “真的?”

        大红灯笼内的烛光辉映过来,陈烨闪烁着温柔光芒的眼眸仿若夜空璀璨的星辰:“翠儿是天底下最好的女孩子,只要我喜欢,她就会喜欢。”

        柳兰儿一愣,瞧着陈烨突然焕出灿烂神采的脸,如释重负的轻吁了一口气,随之心里暗暗升起一丝妒意,但紧接着就急忙掐灭了,急忙在心里警告自己,柳兰儿你若是想永远拥有王爷对你的这番深情,这一生都不要有这种心思,切记,切记。

        走在陈烨左侧的丽娘抿嘴笑道:“妹妹,这回放心了吧。还是王爷有办法,妾劝导了妹妹一路,都不及王爷一句话来的管用。”

        陈烨轻轻握了一下丽娘的手,微笑道:“丽娘,你很好,真的很好。”

        丽娘娇躯一颤,美眸闪动着惊喜瞧向陈烨,陈烨扭头冲丽娘笑了。

        丽娘芳心狂跳,这、这是王爷第一次用这么亲切的口气夸奖我,这、这是在表明我、我已不仅仅只是他的女人,而是真正进入了他心里?

        走在后面亦步亦趋的李准脸上露出了满意的笑意,丽娘,你终于成功了。今后能飞多远,就看你自己的造化了。

        李顺挑着灯笼距离胡同内最后一户人家不足四五米的距离,黑暗处突然黑影频闪,从胡同尽头,以及两侧的民居院落内无声的落下飞奔过来七八条人影。

        李顺急忙低声道:“是我,顺子。东家来了。”

        已冲过过来的黑影全都硬生生停住身形,神情惊喜呆滞的借着灯光瞧向陈烨,愣了片刻,紧接着齐刷刷翻身跪倒,哽咽道:“的们,见过大掌柜。”

        陈烨松开握着二女玉手的双手,抱拳深施了一礼:“陈烨拜谢了。”

        “的们不敢当。”一干精壮汉子泪流满面,惊慌的说道。

        李顺嘘了一下:“都点声,别坏了东家和翠儿师姐见面的惊喜。”一干精壮汉子急忙下意识的捂住了嘴,硬生生将哭声憋了回去。

        “各位兄弟快快请起。”陈烨抱拳说道。

        一干精壮汉子都站起身,一名脸上透出英气,但面相有些稚嫩,年约十六七岁的后生,抹了一把脸上的泪,低声道:“大掌柜,可把您盼回来了,您带着俺们去报仇吧”

  https://www.65ws.com/a/17/17832/5496359.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65ws.com。万书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65w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