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万书网 > 医道天下 > 第三百六十七章 妞子的陪嫁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万书网] https://www.65ws.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第三百六十七章妞子的陪嫁

    李准赞同的点点头,笑道:“不过主子,那日就是方勇没出手,主子也不会有危险的。”

    陈烨笑了一下:“我知道,本王是你李公公的奇货嘛。”

    “谢主子夸奖。”李准嘿嘿笑道。

    陈烨笑道:“我和他们成为真正的兄弟,有一点很重要,就是李值和他姐夫,昔日永宁知县吴翰卿之间的勾当,他并没有瞒着我和两位义兄。而且这么多年,柳金泉和方勇也从没在这件事上对李值动过什么心思。李值呢,也从没贪过应该上交给他姐夫的银子,一两都没有。这说明什么?”

    李准道:“说明李值对自己人很是至诚,还有您的三位义兄都是很懂本分的人。”陈烨笑着没有说话。

    李准沉思了片刻,感叹的问道:“主子这番话,奴才受益匪浅。奴才想请教主子一个在心里很多年都难取舍的问题。”

    “哦?”陈烨微笑看着李准。

    李准道:“主子,自古都说人才难得,圣人也说,一人兴邦。奴才有时候遇到了让自己心动的人才,可无论是怎样待之以诚,就差将满腔肺腑掏出来了,可他还是不为我所用。奴才想请教主子,要是您,您会用什么法子让他为您所用?”

    陈烨沉默了片刻,吐出一个字:“杀”

    李准身子一颤,震惊的看着陈烨:“杀?”

    陈烨微露冷笑道:“所谓人才,是指能为你所用并能帮你渡过难关或是指点迷津消灭对手的人,若是不能为你所用,无论有多少才能,都不是你所需要的人才。反过来也许将来会成为你致命的敌人。对待敌人,还需要犹豫吗?”

    李准怔怔的瞧着陈烨,眼中的震惊慢慢消失了,突然躬身,深施了一礼:“奴才要是早听到主子这番话,也不至于在官洲忍辱负重委曲求全这么多年,奴才谢主子点拨。”

    陈烨微微一笑,突然心里一跳,一股强烈的不安从心底喷涌而出,我怎么突然说出这么一番冷酷残忍的话?陈烨的身子轻微晃动了一下,额头上渗出细密的冷汗。

    “主子您怎么了?”李准吃惊的问道。

    陈烨强笑着摆摆手:“不妨事,一路奔波再加上**有急火,有些疲劳了。”

    “那奴才先搀扶主子去歇息。”

    陈烨轻吁了一口气,将烦乱嘈杂的心情强压了下去:“没那么娇贵。稳了稳神,已经好多了。”李准担心的瞧着陈烨。

    陈烨微笑道:“别那么紧张,你该不会忘了,你主子可是个医术不错的郎中。只是有些疲劳,没事的。”

    李准如释重负的喘了口大气,笑道:“主子不提醒,奴才刚才还真吓忘了。”要去搀扶陈烨。陈烨摆手,沿着内宅卧房的青石板道穿过一段不长的偏道走向正厅。

    陈烨和李准来到正厅门口,听到里面一阵说笑声。陈烨迈步走入,笑道:“大伙儿说什么呢?这么开心,也让我听听乐上一乐。”

    厅内坐着的众人急忙都站起身来,金老太太翻身跪倒,陈烨一个箭步过去,急忙搀扶住:“老夫人您这是干什么,晚辈怎能受您如此大礼,这不是折晚辈的寿吗?”

    “老婆子有罪,老眼昏花,也不知道您是王爷,请王爷恕罪。”金老太太敬畏激动的说道。

    陈烨笑道:“咱们自家人,在家里没什么王爷。我和金虎是兄弟,也就是你的晚辈。老夫人快请坐。”陈烨搀扶着金老太太坐下。

    金老太太浑身颤抖,感激涕零的抹着眼泪:“老婆子真没想到,这辈子还有这福气让王爷亲自搀扶。”

    陈烨笑道:“这算什么福气,您老要是愿意,晚辈每天都过来扶您就坐。”

    “使不得,折杀老婆子了。”金老太太惊得急忙摆手。厅内众人都笑了起来。

    丽娘上前搀扶起妞子,陈烨望向丽娘,眼中露出赞赏之色。丽娘玉容微红,含情脉脉的瞧了一眼陈烨,落落大方的站在了陈烨身旁。

    陈烨轻声道:“气氛弄得不错,很好。”丽娘嘴角露出一抹开心的笑意。

    陈烨上前笑着给了依旧跪在地上的金虎肩头一巴掌:“你这家伙怎么也来这一套,还不赶快起来。”

    金虎抬起头,已是泪流满面,哽咽道:“东家待金虎一家的大恩,金虎这辈子就是做牛做马都报答不了东家恩情于万一。”

    陈烨笑着将金虎搀扶起:“这么想报答我,那以后我就不给银子,白使唤成不成?”

    厅内众人又是一阵笑声。金虎破涕笑了,转而疑惑惊喜的问道:“东家,这到底是咋回事,俺一直想问您,您怎么又成了王爷了?”

    陈烨笑道:“当王爷不好吗,我当了王爷,你们可就有了仗势欺人的本钱,不过,都听好了,适可而止,不要太过分。”金虎咧嘴开心的笑了起来。

    陈烨瞧向呆呆瞧着自己的妞子,笑道:“你叫妞子,对吧?”

    妞子脸色一红,点点头,羞涩的说道:“俺刚来时,不知晓您是王爷,还在心里嘟囔,俺哥咋找了个小白脸当东家。现在俺知道了,俺以后心里再也不敢这样想了。”

    陈烨愣了一下,有些尴尬道:“我算不上小白脸吧,我自我感觉我还是很有英雄气嘛。”丽娘扑哧笑出了声,紧接着急忙捂住小嘴,俏脸臊的通红。

    金老太太吓得急忙嚷道:“混账丫头你胡说八道啥不想要脑袋了?”

    妞子也醒过神来,吓得小脸煞白,急忙摆手道:“俺再也不敢瞎说了。”

    陈烨没好气的瞪了一眼丽娘,苦笑道:“虽然妞子这话听起来挺伤自尊,还好,我勉强还能接受。看来我有必要蓄须,让自己看起来威风一些。”

    厅内静了片刻,全都放声大笑起来,尤以李值三人笑的是前仰后合。

    方勇大笑道:“妞子这话,我听着从心里都舒坦。以前很是羡慕嫉妒四弟俊俏儒雅的面相,以后我可不羡慕了,还是咱这个面相长得顺眼。”

    陈烨笑眯眯瞧着方勇上唇那两撇又黑又浓的八字胡:“我倒是觉得三哥要是剃了这两撇胡子,似乎更威风一些。李准,你以为呢?”

    李准同样笑眯眯,那双隐含着其他诡异意味的眼神瞟向方勇,点点头:“主子,奴才在仪表方面颇有些研究,您的三哥要是交给奴才捯饬,奴才保证一定会让主子满意的。”

    方勇险些没从椅子上蹦起来,感觉两腿中间一阵冰凉,惊叫道:“不必了,我对我现在的仪表非常满意,就、就不必麻烦李、李总管了。”

    陈烨哼了一声,眼神又瞧向李值和柳金泉,两人脸色紧绷严肃异常,双目都用极度羡慕欣赏之色炯炯有神的瞧着陈烨,陈烨的目光瞧了过来,又同时鄙夷至极的瞪向方勇。

    妞子扑哧笑出了声。陈烨笑道:“妞子,瞧见了吗,这才是奸臣的嘴脸。”妞子笑着刚想点头,身旁的金虎急忙扯了一下妞子的衣袖,妞子回过神,叫道:“俺啥都没瞧见。”

    陈烨郁闷的瞪了一眼金虎,金虎嘿嘿笑着要搀扶陈烨去正厅主位坐下,李准笑道:“金虎兄弟,你这可是抢咱家的饭碗。”

    陈烨扑哧一笑,迈步走到主位坐下,冲妞子笑着招招手:“来,坐到你丽娘姐旁边。”

    妞子羞红着脸走了过来,但不管丽娘如何拉她坐到身旁,妞子都红着脸不肯,硬是站在了丽娘身后。

    丽娘无奈的冲陈烨尴尬的笑笑。陈烨笑道:“算了,妞子不坐,就由她吧。”

    陈烨瞧向大姑奶奶和柳兰儿,柳兰儿一双美目眨也不眨的瞧着丽娘的侧影,美眸内闪动着紧张和担心之色,丝毫没注意到陈烨瞧过来的目光。

    陈烨笑着微微摇摇头,说道:“岳母大人,这是您的娘家,您想住在内宅何处,小婿就不越俎代庖了。”

    柳兰儿娇躯一颤,羞臊的小脸娇艳如火,美眸飞快的从丽娘身上挪开,瞟了一眼微笑的陈烨,急忙低垂下头,雪白的粉颈都浸润起了桃红。丽娘扭头瞧向柳兰儿,嘴角绽起一抹笑意。

    夫人强笑了一下,哽咽的说道:“我想住在仁宣夫妇的房内,晚上和他们说说话,向他们赔罪。”

    陈烨叹了口气:“岳母大人,人死不能复生,多想对自己的身子也不好,别忘了您现在也是个病人,要想让自己的眼睛早点好,就必须解开这个心结。否则小婿给您开的药,恐怕就会收效甚微。”

    夫人抬手擦去脸颊上的泪,点头,强笑道:“你放心,我答应过兰儿,她出嫁时,我一定亲眼瞧着她上花轿。”

    柳兰儿臊的无地自容,低声道:“娘”

    丽娘站起身走到夫人面前,笑着蹲身施礼:“丽娘见过大姑奶奶。”

    “这可使不得,兰儿快还礼。”夫人急忙道。

    柳兰儿站起身蹲身施礼,丽娘急忙一把拦住,笑道:“兰儿妹妹替大姑奶奶向我行礼,丽娘可不敢当。”

    柳兰儿抬眼有些紧张不自然的瞧向丽娘,丽娘笑着拉住柳兰儿的手,柳兰儿娇躯轻轻一颤,丽娘轻笑道:“我知道兰儿妹妹心里想什么。先不说王爷为你亲去京城,对妹妹的这番情意。就说我们姐妹之间,我对妹妹说句心里话,四姐我绝不会对妹妹有丝毫拈酸吃醋的念头。因为要是被大姐知晓了,姐姐我可是没好日子过了。”柳兰儿芳心一颤,有些失神的看着丽娘。

    丽娘凑到柳兰儿耳旁,轻声道:“以后就是一家人了,我们都会像对亲妹子一般待你的。”

    柳兰儿惊喜感激的看着笑靥如花的丽娘,紧张惶恐的心情暗暗一松,蹲身施礼:“兰儿谢谢丽娘四姐。”

    丽娘笑着搀起柳兰儿,扶着她坐下,这才转身走了回来,冲陈烨甜甜一笑,坐回自己的座位。

    陈烨眼中又闪过赞赏之色,微笑瞧了一眼丽娘,接着说道:“金老夫人,我看就先委屈您和妞子妹妹住在我曾住过的小院内,那里比较清静。当然这是暂时的,金虎,这几勤跑着点,看看镇上有没有上好的宅子,一定要上好的,不要怕花银子。”

    “使不得,万万使不得。俺们都是乡下人,在辽东那疙瘩都苦惯了,住那么好的小院就是修来的福了,可咋也不敢再劳动王爷破费给俺们买宅子了。”金老太太忙摆手,诚惶诚恐的说道。

    陈烨笑道:“老夫人,晚辈说过,咱们是一家人,不要这么客气,这可是晚辈的心意,您要是推脱不受,是不是心里对晚辈有什么隔阂?”

    金老太太惊得紧忙解释道:“没有,王爷您、您千万可别误会,俺真没啥隔阂,俺就是觉得俺们一家受王爷的大恩实在太多了。”

    陈烨笑道:“您老要是觉得过意不去,那就让金虎这小子把吃奶的劲儿拿出来给我做两年苦力。”

    “金虎这辈子都愿为东家做苦力。”金虎眼圈红润,躬身,哽咽说道。

    陈烨笑着给了金虎一拳:“再像个娘们似的哭哭啼啼,就给我滚出去。”金虎红着眼,咧嘴嘿嘿笑了起来。

    妞子感动的眼圈内溢动着泪花,说道:“您是王爷,可俺哥管你叫东家,那俺也管你叫东家。东家,在俺眼里你永远都不是小白脸,虽然你脸白,可你对俺哥对俺娘是真心实意的好,您是天底下最好的人。俺也愿给你当苦力。真的,你别瞧不起俺,俺跑得可快了,连狍子都能让俺累趴下。俺以后天天给你抓野味吃。”

    陈烨笑道:“好妞子,这话我最愿意听。我对你哥,对老夫人好,对你也好。就冲你刚才说我是好人,你出嫁时,我会给你置办就连公主看了都眼红的嫁妆”

    “俺、俺不要羞死人了”妞子俏脸腾的红了,捂着脸,嚷道。厅内一片哄堂大笑。

    李值大笑道:“妞子妹妹,从明儿起,你可千万别出门,让你哥白天黑夜守着你,寸步不离。”

    只要输入--就能看发布的章节内容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