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万书网 > 医道天下 > 第三百六十六章 英雄论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万书网] https://www.65ws.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第三百六十六章英雄论

    徐全脸色一白,惊慌的刚要张嘴哀求。陈烨微笑道:“三日后,我会在药行门前立一根高高的柱子,将朱英佥吊在柱子上,他不是很喜欢让女人看他的光身子吗,这回我会让全镇的女人都来瞧瞧光腚的王爷是个什么德行。”

    徐全脸色煞白,惊怖的瞧着陈烨,哭嚎道:“景王殿下,您不能啊,我家主子也是天潢贵胄,太祖皇帝的嫡系子孙,求您给我家主子留些脸面吧。”

    陈烨微笑道:“你放心,脸面本王自然是会给的。除了这三天作为惩戒外,这一个月,饭食本王会三餐都管,保证他吃饱,还有我只是每日中午最热的两个时辰将他吊在柱子上,其他时候,本王会给他找个伴,打发他去猪圈,和母猪在一起同吃同睡,楚王一定不会感觉寂寞的。”

    徐全跪爬到陈烨面前,哭嚎着还想再哀求,李准厉声喝道:“你他娘要想让你主子少享这种福,还不赶快滚起来,回楚王府筹银子去”

    徐全一哆嗦,急忙起身:“老奴这就回去筹银子”慌不迭的出了祠堂,跟随一名李二的徒弟急匆匆的离去了。

    “东家,药煎好了。”秦行文一手拎着药罐,一手拿着碗快步走入祠堂。

    陈烨急忙接过药罐,将药汁倒入碗内,端着药碗来到供桌前,蹲下,瞧着思思怀里泪流满面,嘴唇蠕动说不出话的王三,边小心喂着药,边轻声道:“好兄弟,什么都不用说,我都明白,你现在只管好好养病,等你好了,咱们痛痛快快说上三天三夜。”王三使劲眨了眨眼睛,泪水更如溪流一般涌出。

    片刻,陈烨放下药碗,望向思思,脸上露出歉疚:“思思姑娘让你受苦了。”

    思思挂满泪水的香腮腾地红了,微垂头,既敬畏又感激的低声道:“王爷对奴家和三哥的救命之恩,奴家真不知该如何谢王爷。”

    “不要叫我王爷,和小三一样叫我东家吧。”思思娇躯微颤,激动地抬头看着陈烨。

    陈烨笑着点点头,站起身道:“全宝兄、赵虎你们搀扶王三去巨鹿分号,让他好好养病。从今儿起,巨鹿分号的内宅就是王三的家了。”

    刘全宝激动地点点头。赵虎一个箭步上来,笑道:“王三师弟,俺是真羡慕你啊,你如今可是大财主了。弟妹,将师弟交给俺,不会不放心吧。”

    思思臊的小脸通红,羞涩的低声道:“多谢赵虎师兄。”赵虎呵呵笑着,小心背起王三,刘全宝急忙在后面托扶着。

    思思蹲身施礼:“思思谢东家。”

    陈烨笑道:“王三既然有了家,你这女主人也要抓紧过去看好门户,可别让王三跑了。”

    思思红着脸,低声道:“他、他不会的。”话音刚落,思思低着头,恍若逃命一般追上了刘全宝和赵虎。

    陈烨开心的一笑,大声道:“兄弟们,涤清污秽,打扫厅堂,咱们开门迎客了。”

    “是”廖仆、赵龙等兄弟兴奋地大声应道,转身快步出了祠堂。

    李老汉兴奋的说道:“老2咱们也赶紧回去,将烨儿回来的好消息告诉翠儿她们。”李二笑着兴奋的点点头。两人转身要走。

    陈烨道:“干爹,二叔,翠儿妹妹那,还是我亲自去吧。”李老汉和李二一愣,都恍然的笑着点点头。

    李老汉笑道:“烨儿说的是,真是老糊涂了,咱们两个老头子险些大煞风景。既然这样,我们老哥俩就马上赶回李庄,告诉乡亲们,不用躲着了,从此都能平安过日子了。”

    “干爹,急不在这一时,明早再回李庄通知乡亲们也不迟。”

    李老汉摇头笑道:“这段时日,我和你干娘还有李庄的老老少少东躲西藏,担惊受怕。特别是你干娘担心你的安危,每日都是以泪洗面,早点回去将喜讯告诉她,也让她高兴高兴。”

    陈烨眼圈红了:“儿子不孝,都是儿子之过,害的二老遭了这么大的罪。”

    “烨儿这话说错了,我们老两口子孤苦大半辈子,没想到老了老了竟得了个淳厚孝顺的王爷做儿子,我们真是八辈子积德,才得来这样的福报。呵呵呵呵。”李老汉开心的笑道:“干爹还真得抓紧回去,这次是因为担心老2,撇下你干娘和乡亲们,跑来镇上,今晚要是不回去,你干娘非吓坏了不可。”

    李二歉疚道:“俺回去,一定向嫂子赔罪。”

    “那儿子送送干爹和二叔。”

    “不用,家里还有客人,招待客人要紧,放心吧,我和你二叔丢不了。对了,烨儿,你的三位义兄,对咱全家高恩厚意,不顾自家危险,保护翠儿她们几个丫头还有你二叔,这个恩情,干爹没本事和能力还,你可不能忘了。”

    李值三人都尴尬的笑着摆手,李值笑道:“您老说这些可是太见外了,四弟不在家,出了这么大的事,我们要是不帮忙,那还叫兄弟吗?四弟您说,大哥我说的是不是这个理。”

    方勇也笑道:“既是结义兄弟,那就是同生共死,有难同当,嘿嘿,四弟,三哥说的没错吧。”

    陈烨微微一笑:“没错,原本就没什么可感谢的。”

    李值三人一愣,有些吃惊的瞧向陈烨,突然,三人眼睛同时一亮,飞快的互相瞧了一眼,脸色都阴郁下来,但嘴角都浮起一丝若有若无狡诈惊喜之色。

    “对了,干爹,二叔,二老回去后,不用着急赶回来,好好歇上两天,养养精神。三天后您二老通知其他村的药董,在花记分号开药董会。”

    李老汉点点头和李二笑着又冲脸色发青,神情都变得极其尴尬的李值三人拱了拱手,转身离去了。

    郑三刀拎着一捆麻绳兴冲冲的飞奔进院门:“主人,老主人和李二叔咋走了。”

    陈烨瞧着郑三刀手里两根指头粗细的麻绳,淡淡道:“绳子不错,将那杂碎捆上吊梁上吧。”郑三刀狞笑着过去捆绑朱英佥。

    “王爷,要是没什么吩咐,小民等就告退了。”李值躬身说道,嘴角轻微抽搐着,脸色极其难看。

    陈烨一抬眉梢,诧异的问道:“要走吗?嗯,那就不送了。”李值三人险些一口气上不来,直接摔在地上。

    方勇咬牙,悲愤的笑道:“兄弟们都瞧到了吧。什么叫做无情最是帝王家,咱们走,死都不求这没情意的家伙。”李值三人气哼哼的转身要走。

    “站住”

    柳金泉身子一哆嗦,方勇冷哼道:“脑袋掉了碗大的疤,二哥,别让人瞧扁了”

    李值咽了口唾沫,瞪眼嚷道:“老三说的对,咱们三兄弟生死与共有种来吧”

    陈烨脸露惊异的上下打量着三人:“我听你们话里夹枪带棒的,好像在说我吧。”

    李值三人齐哼了一声,不甘示弱的回瞪着陈烨。陈烨微笑道:“三位兄长这眼神恶狠狠的,看我就像看仇人一般,该不会是咱们的交情掰了吧?”

    “没错,掰了”三人齐声怒喝道。

    李值气得脸涨的通红,悲愤道:“我们瞎了眼高攀不起王爷,小民告退”

    “等等。”

    “王爷还有什么吩咐?”方勇冷笑道。

    陈烨抬起手,用尾指抠着耳朵,慢条斯理道:“临走时父皇问我,听说你有三个不错的兄弟。”

    李值三人脸色一变,但随即都撇了一下嘴,鄙夷的斜睨着眼瞧着陈烨。

    “我说是啊。父皇说,既然是好兄弟,就不必造假了,他们的举子身份朕默许了。今年因南北灾情推延到十月的秋闱,让他们走个过场,朕都会录取他们。”

    李值三人眼睛一亮,惊喜交加的看着陈烨:“真、真的?”

    陈烨弹了弹尾指:“父皇还说,永宁县被暴民毁了,鹿野镇在圳儿的英明保卫下,安然无恙。”

    “那、那是我们哥仨组织镇民抗击暴民有方,鹿野镇才能安然无恙。”

    “没错,要不是我这个镇长临危不乱,举止若定,鹿野镇焉能有今日。不是李值放肆,你当时还不是王爷,不、不,至少我们还不知晓你是王爷,小民真不知鹿野镇能保全,王爷的功劳在哪里。”

    陈烨微笑道:“你们是想听我把话说完呢,还是想跟我在这里争功劳呢?”

    李值一愣,三人互相瞧了瞧,李值冷笑道:“您是王爷,您说全是您的功劳,那就是您的功劳。小民们无话可说。”

    陈烨点头道:“因此父皇圣意,将鹿野镇抬阁升县,本打算让昔日的镇长老爷参加完会试,就外放回来做这首任父母官,不过,既然咱们没了交情,我看还是让父皇另选他人吧。”

    话音刚落,李值已激动地搂住陈烨的胳膊,热泪盈眶道:“好兄弟啊贫贱之交不相忘,四弟贵为亲王,依旧不忘昔日兄弟情义,真是有古君子之风。大哥我能与四弟相交为兄弟,此生无憾矣”

    “呸小人行径刚才口出恶言羞辱四弟的是谁?我是实在看不过眼去了,四弟,像这样翻脸无情的人,不要理他。三哥我这次为了保护几位弟妹,可是担惊受怕,这份辛苦,算了,谁让咱们是兄弟呢。我不辛苦谁辛苦。做兄弟就要尽这份心,我说的对吧,四弟。嘿嘿,四弟,您说,这鹿野县首任父母官,三哥我来干如何?”方勇搂住陈烨另一条胳膊声情并茂道。

    李值捂着额头,气的直哼哼:“小人,落井下石的小人说我口出恶言,你他娘的刚才也没少说”

    “太过分了,鹿野镇的脸面都让你们丢尽了。四弟,二哥啥都不说了,刚才他们是怎么对你的,你心里都清楚明白。二哥不得不感叹的说一句,还是你我兄弟情谊深厚啊”柳金泉抱拳躬身,满脸感慨的说道。

    站在一旁的李准扑哧笑出了声。

    陈烨微笑左右瞧着:“这是干什么,你们刚才不是信誓旦旦,咱们的交情已经掰了吗?”

    “没掰刚才不过是玩笑话。四弟怎么当真了。”

    “没错全属玩笑,切莫当真。”

    李值和方勇紧紧地搂着陈烨的胳膊,笑眯眯,一唱一和道。那神情颇有小寡妇深夜逮情郎的意味。

    陈烨嘿嘿笑道:“这是怎么话说的,我刚还琢磨,既然交情掰了,我每个月平白无故付出的冤大头银子应该也不用再掏了。”

    李值三人脸色一变,李值如丧考妣干嚎道:“四弟,你不会这么黑心吧?咱们可是生死与共的结义兄弟,你这样做,会被雷劈的”方勇咧嘴刚要干嚎。

    陈烨沉声道:“你们三个混蛋要是再这么肉麻当有趣,我就让李准介绍你们去个好去处”

    李值和方勇吱溜松开陈烨,齐声道:“不必了,我们哪都不想去。”四人互相瞧着,突然全都放声大笑起来。

    “主人,您瞧瞧俺的手艺还过得去吧。”

    陈烨笑着扭头瞧了一眼吊在梁上绑得和粽子差不多的朱英佥:“手艺不错。三刀,你最近是不是总失眠啊?”

    郑三刀一愣,迷糊的瞧着陈烨:“失眠?俺为啥要失眠?”

    陈烨微笑道:“你刚才不是说你每天晚上躺在床上,回想往事,就不堪回首吗?”

    郑三刀惊惧的笑道:“主人,俺那是,”

    陈烨微皱眉头,摆手道:“总失眠不好,时间长了人会疯掉的。三刀,我还是给你治治吧。”

    郑三刀提心吊胆问道:“咋、咋治?”

    “四体不勤,这脑子就会胡思乱想。你把祠堂好好收拾收拾,地上的血迹都要用水冲洗干净,一定要做到一尘不染。这样我估摸你今晚就能睡着觉了。对了,我觉得三位兄长似乎也应该,”

    “四弟,我们刚想起来,还有客人等着呢。这样吧,做哥哥的先替你招待一下,四弟不必感激,这都是做哥哥应做的本分。”

    李值三人拦住陈烨的话,转身如飞奔的兔子边向院门飞奔,边嚷道。最后两句话已是从祠堂院门外传进来的。

    “主人,你这是在报复俺”郑三刀欲哭无泪的嚷道。

    陈烨点头:“你说的没错,我是在报复你,你是干还是不干?”

    郑三刀委屈的点头:“人在矮檐下,”

    “那就再将花园内的花草,”

    “俺干俺干主人,俺求你了,别再折磨俺了。”郑三刀惊得直作揖道。

    陈烨负手迈步走出祠堂,李准冲郑三刀咧嘴一乐,跟了上去。出了祠堂院门,李准感慨的笑着叹了口气。陈烨微笑瞧向他。

    李准笑道:“主子,说心里话,奴才是真佩服你。”

    “哦?佩服我什么?”

    “奴才是佩服主子是怎么将他们调教成对主子忠肝义胆的兄弟和手下。就比方说,李值、柳金泉和方勇三人,这三人,奴才从前来鹿野镇,就曾瞧过他们不止一回。在奴才印象中,不过是贪财好色平庸的不能再平庸之人,和仗义节操实在是沾不上一点边。可就是这三个人,自从跟主子称兄道弟后,就像换了一个人似得。为了主子,竟敢和楚王作对,说心里话,奴才就是做梦都没想到会这样。还有刚才,他们和主子故意急眼调笑,奴才这个外人都能感受到他们对主子那股子能为主子两肋插刀的结义之情。”

    陈烨沉默了一下,笑道:“有两句话你应该听过,英雄每多屠狗辈。识英雄重英雄。”

    “这两句话,奴才从小到大听得耳朵都起茧子了。”李准笑道。

    “英雄多出于市井之间。每日都会有很多这样的英雄从咱们眼前经过,他们的相貌和普通人并无两样,准确的说他们就是这些市井普通人内的一员。如果咱们以普通人的眼光看待他们,那他们就是普通人。如果你能换种角度去看常人看不到和忽视之处,你就能发现每个人都不同,都有他人不及的长处。”

    李准点头:“这就是识英雄。”

    陈烨点头道:“人海茫茫,人与人的机缘很玄妙。无论是因缘巧合还是有心为之,你识到了英雄,下一步就看你如何用了。”

    “主子说得轻巧,可能做到这一步谈何容易。”李准感慨的说道。

    “我不否认这里有运气的成分。要不我不会说人与人之间的机缘很玄妙。就拿本王的三位结义兄长来说,表面上看他们贪财好色,可是你细观察就会发现,他们当了这么多年地头蛇,却几乎没有敲诈过民财或是利用手里那点权势强逼过哪家的民女。”

    李准沉思了片刻,点点头:“奴才确实没听闻过这些事。”

    陈烨微笑道:“还有虽然我当初是以利诱之,但和他们谈好了价钱,他们并没再有丝毫贪得无厌之举,我刚到鹿野镇时,在广济寺为救玉儿,与石广元的儿子石崇和镇上几家药行的纨绔子弟起了冲突,要不是方勇三哥仗义出手,恐怕后果很难预料。我原本和他们结拜不过是虚景,可他们却真能在危急时施以援手,这样的人难道不值得真正交往吗?”

    []

    只要输入--就能看发布的章节内容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