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万书网 > 医道天下 > 第三百六十一章 虎妞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万书网] https://www.65ws.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第三百六十一章虎妞

    厚颜求推荐票

    车夫一愣,脸露怒色:“这是咱家药行,自然是俺问你们才是。三哥三哥”

    几名锦衣汉子闻言都放声狂笑起来。“真他娘的没想到,真是好运气来了挡都挡不住,咱们哥几个坐在屋里都能凭空送功劳给咱们,哈哈哈哈。。。。。。”

    一名锦衣汉子轻挑的狂笑道:“哥几个,你们猜这车里是女人还是银子?”

    两名年轻的车夫脸色都是大变,惊怒的齐声吼道:“你们是什么人?敢在俺们药行撒野?”

    车帘掀起,一张睡眼朦胧似醒非醒俏媚的小脸从车内探出:“这咋马车还停了,吵吵八火的,是到家了还是咋的?”

    八名锦衣汉子的笑声仿若被踩了脖子的鸭子,噶然止住了。一个个瞪着都要从眼眶迸出去的大眼珠子,死死的盯着从车内探出的俏媚小脸,使劲的咽着口水。

    女子抬手揉了揉睡眼,不满的嚷道:“俺问你们话呢,你们咋还不吱声了呢?”

    “妞子姐,出事了咱家的药行好像被歹人劫了。”一名车夫小声道,手慢慢摸向短衫内插在腰间的短匕。

    女子一愣,杏眼圆睁,细细的打量了一眼药行门口,色迷迷瞧着自己的八名锦衣汉子,突然放下车帘,又缩回车内。

    八名锦衣汉子怅然若失的吧嗒了一下嘴,醒过神来,狞笑瞧着两名车夫:“识相的,滚下车跪一边去,哥几个,苍天有眼,这一回咱们可要升官发财了。”

    两名车夫脸色大变,震惊的瞧着他们:“你、你们是官府的人?”

    “既然知晓,还不滚一边跪着去”锦衣汉子狰狞的话语刚落下。

    车帘又被暴力掀起,一道高挑的身影裹挟着香风从车内劲射而出:“你们两个完蛋的货,家都让人端了,还在这和歹人唠家常,吓傻了不成?”

    锦衣汉子们又一次惊呆了,瞧着面前高挑身材,个头比他们似乎还高,上身穿着蓝色小碎花偏襟短褂,下身竟然穿了一条同样是蓝色小碎花裤子,手拿两个长仅两尺,实铁打造的痒痒挠的年轻女子。

    女子真可称得上人高马大,但比例堪称完美,腰身苗条纤细,但从腰身往上或是往下,都可以用惊心动魄形容。

    往上,凭空突兀而起的一对丰满特大号坚挺秀峰给人一种喘息间就能将身上穿的碎花小褂崩碎的危险感。

    向下,曲线极尽夸张,但并没有丝毫走样,给人完美恰到好处的感觉,再往下两条长的惊人又显丰满的大长腿给人更加惊心动魄的美感。整个人给人一种极其彪悍充满极度危险的原始野性美。

    几名锦衣汉子心虚的咽着唾沫,下意识的都抬手摸了摸头上的黑纱小帽,心里都升起一股荒谬的感觉,似乎面前这俏媚高大的女子只要一迈腿就能从他们脑袋上迈过去似的。

    “妞子姐,别胡来,他们是官府的人。”坐在车架右侧的车夫,神情有些紧张说道。

    叫妞子的女子不屑的撇了一下弧线非常美的小嘴,鄙夷的看着八名锦衣汉子:“官府咋了,哼你妞子姐在辽东老家时,连鞑子带官军都让俺打残了好几马车了不想挨揍,识相的马上给姑奶奶滚”

    “妞子不许惹事”车帘掀起,一名盘起的头发已显花白,满脸生活沧桑,但依稀能瞧出和妞子有**分像的老妇探头出来,惊慌的说道。

    妞子扬了一下丰腴迷人的下巴,扬声道:“娘俺不是在惹事。俺是在报恩。陈东家待咱全家恩重如山,不仅收留俺哥,让他吃好吃饱,还将咱娘俩从辽东接来享福。现在人家有难了,该是咱知恩图报的时候了,俺就是拼了命也要报答人家。娘,俺从小,你不就对俺说,做人要知恩图报,要不然就和畜生没啥两样了。”

    妞子娘叹了口气,将车帘放下,在车厢内说道:“下手轻点,别又将人打残了,给陈东家惹祸。”

    妞子眉开眼笑道:“娘,放心吧,俺下手时会轻点的。”

    八名锦衣汉子气的真瞪眼,一名锦衣汉子咬牙狞笑道:“哥几个,这娘们嘴太臭了,竟敢如此藐视咱们,虽然脸蛋长得不错,可这身材实在太恐怖了,要不咱们擒下她,不交给主子,咱们先过过瘾,让她知道知道藐视男人会是,”

    话还没说完,一股香风狂涌而来,眼前一花,紧接着嘴就木了。

    另外七名锦衣汉子眨了眨眼,惊疑的瞧着妞子两手拿着铁痒痒挠依旧站在原地,难道刚才眼花了?借着灯光,慢慢瞧向妞子右手握着的痒痒挠,大滴的鲜血正从痒痒挠滴落下来。

    七名锦衣汉子身子都是一震,不是眼花急忙瞧向那名站在正中间的锦衣汉子,汉子满嘴冒着血沫子,鲜血如溪流一般滴淌着,两只眼直勾勾瞧着妞子,眨都不眨动一下。

    身旁的锦衣汉子惊骇的伸手去推:“老四,你怎么样?”手碰到萧四,萧四身子一晃,直挺挺向后倒去,结结实实的摔在了地上。原来刚才让妞子一痒痒挠不仅把萧四满嘴牙打掉,也将萧四给抽昏过去了。

    妞子不屑的撇了一下嘴:“啥玩意,这咋跟纸扎的一样,骂俺骂的那么难听,俺还以为你有两下子呢,弄了半天就是个嘴把式,还不如鞑子抗打呢”转而大声嚷道:“娘,不是俺成心的,他不禁打,俺连一分劲都没使出来,他就死过去了。”车厢里,妞子娘叹了口气,没说话。

    妞子快如鬼魅,出手又狠又准的一痒痒挠,不仅将七名锦衣汉子惊呆了,也将赶车的两名李二徒弟也惊呆了,都直眉楞眼瞧着威风凛凛站在门前的妞子。

    半晌,七名锦衣汉子都醒过神来,目露凶光瞪着妞子。“哥几个,一起上,擒了这臭娘们,老子非**她不可”七名锦衣汉子呼啦冲出药行,围成半圆。

    两名车夫也回过神来,刚想跳下车帮忙。妞子冷哼道:“老实呆着,不许过来添乱,要不姑奶奶先打折你们的腿”

    惊得两名车夫急忙坐好,都规规矩矩的坐在车上不敢动弹,眼神惊畏的瞧着妞子手里的实铁痒痒挠。

    妞子一双杏眼冷冷的瞧着左边第三个锦衣汉子:“你的臭嘴俺也想给你挠挠”

    话音刚落,七名锦衣汉子眼前同时一花,不好两个字刚从心底升起,左边第三个,那名刚侮辱过妞子的锦衣汉子感觉一股猛烈的带着香气的劲风拂面而过,紧接着嘴一木,最后一个念头是感觉自己好像飞了起来,就什么都不知道了。

    另外六名锦衣汉子都惊骇清晰地看着那名锦衣汉子被硬生生抽起,狂喷着血浆倒飞进了药行大堂内。

    妞子得意的咯咯一笑:“在俺老家敢骂俺的人,跑的都比狍子和鹿快老些,因为俺上山打猎,从来都是把狍子撵的直到累趴下,抓活的。知道为啥不?”

    六名锦衣汉子煞白着脸,茫然地摇摇头。

    “活的比死的好卖钱山炮”妞子不满的撅嘴说道。“老七,点子硬,快去报信,哥几个咱们,”锦衣汉子脸色一白,惊得闭住了嘴,惊骇的瞧着望过来的妞子。这时一名锦衣汉子转身玩命的飞奔进药行大堂。

    妞子奇怪的看着那名锦衣汉子:“你不是官府的人吗,这咋还说上黑话了?”

    剩下的五名锦衣汉子同时出手,将腰间的快刀拔出,手腕剧烈的抖动,掀起五道杀气逼人的刀幕翻滚席卷向妞子。

    妞子身形也随之动了,速度快的如鬼魅般忽左忽右忽前忽后,几声叮叮叮铁器相撞的声响响起的同时,肉板上砸肉的沉闷声响也紧随其后响起,五名锦衣汉子发出鬼哭狼嚎的惨叫声,抱着脑袋如无头苍蝇四散逃窜。

    妞子如风车一般转动着手里的痒痒挠,冷笑道:“俺要是能让你们逃了,那也太对不起被俺活抓的狍子和梅花鹿了。”

    高挑的娇躯随着话音刚要动,又有四五名锦衣汉子杀气腾腾的冲出药行,妞子立时美得杏眼变月牙,身形瞬间加速,已到了冲出来的五名锦衣汉子面前,手里的实铁痒痒挠如雨打芭蕉敲打在了五名锦衣汉子脑袋上。

    五名杀气腾腾的锦衣汉子只觉得眼前一花,紧接着脑袋剧疼无比,惨叫着转身就跑,还没到门口,药行内又飞奔出五六名闻信出来接应的锦衣汉子,双方狠狠的撞在了一起。

    妞子兴奋的差点没蹦起来,咯咯娇笑道:“你们到底来了多少人啊?太好了,今儿可要打个痛快”

    两只雪白娇嫩的美手将实铁痒痒挠舞的快如风车,仿若狂风骤雨一般,无差别的在这十余名锦衣汉子脑袋上狂敲起来。霎时间叶家分号门前的惨叫声凄厉悲惨的仿若这十余名锦衣汉子被整个鹿野镇的人集体**蹂躏了似的。

    两名免费坐在车上看妞子神采飞扬兴奋无比表演打击乐的李二徒弟,看得脸色煞白如纸,满脸都是冷汗,心底对妞子的那点朦胧的初恋好感,在极度惊吓中彻底荡然无存,惊骇的眼神悄悄互瞧,都从对方眼中看到了侥幸之色,都不由自主从心底打了个冷战,但内心也充满惊疑不解甚至很有些佩服这十余名锦衣汉子,在如此狂暴残忍的敲击下,虽然惨叫比杀猪还难听,但却依旧屹立不倒,既没头破血流,又没被敲昏过去,真是好硬的头。

    正当妞子酣畅淋漓表演的自创打击乐进入**时。药行街又传来急促的马蹄声,妞子身形如鬼魅般倒退。

    十余名被蹂躏的濒于精神分裂状态,痛苦到极致的锦衣汉子在强击打突然消失后,终于逃脱了苦海,全都瘫跪在了地上,两手颤抖抬起,但却不敢摸自己的头,凄厉悲惨的嚎叫哭喊着。

    妞子瞧了那些哭嚎惨叫的锦衣汉子一眼,满意的一笑,喃喃道:“手劲力道都刚刚好,他们要是梅花鹿,俺就能取鹿茸了。”

    妞子轻巧的挥舞了一下两手握着的痒痒挠,杏眼警惕的瞧着马蹄践踏声嘈杂急促,第一辆黑呢裹扎的马车已依稀能看清的车队。

    两名李二的徒弟跳下车,两腿发软,同样吃惊警惕的瞧着黑暗中奔行过来的长长车队。

    “是咱们药行的马车?”两人猛地瞪大眼,惊喜交加的大声喊道。

    头一辆黑呢裹扎的马车猛地一勒缰绳,驽马嘴里喷着白沫子,痛苦的长嘶了一声,两条前腿有些趔趄的停住了脚步。

    赶车的郑三刀刚跳下马车,车帘掀起,陈烨躬身而出,站在车上,面色阴冷的瞧向跪在叶家分号门前惨叫哀嚎的锦衣汉子,愣了一下,眼中闪过惊疑之色,眼神落在旁边停着的黑呢裹扎马车,又愣了一下,脸色突然大变,急忙跳下马车。

    郑三刀急忙一把搀扶住陈烨,陈烨声调都变了:“那是我打发去接金虎娘和他妹妹的马车,快、快去看看,她们有没有事?”

    话音刚落,两名李二徒弟飞奔过来,翻身跪倒,激动地说道:“赵方,王蛋叩见东家。”

    陈烨急忙推开郑三刀,连声问道:“金老夫人和金小姐可、可好?”

    “回东家,俺们把她们平安接来了,她们一切都好,金老夫人在车上呢。”赵方急忙道。

    陈烨如释重负的长舒了一口气,连声道:“快、快带我过去。”

    赵方和王蛋急忙站起身,引着陈烨来到黑呢马车前,陈烨摆手阻止赵方说话,微笑打量了一下站在马车旁的妞子。

    妞子冷哼着撇了一下嘴,瞪着陈烨,虽然瞧到赵方和王蛋满脸惊喜的将陈烨领了过来,知晓是自己人,但依旧在心里暗道,小白脸,都没有好心眼,今后可要防着他点。

    陈烨整了整衣冠,翻身跪倒:“陈烨拜见金老夫人。”郑三刀和李准惊得急忙也跪倒在地。

    后面跟过来的廖仆和被宫女们搀扶簇拥着叶夫人与柳兰儿以及双眼血红,杀气腾腾的赵龙、赵虎等师兄弟见到眼前这一幕,除了叶夫人,所有人都急忙也跪下了。

    []

    只要输入--就能看发布的章节内容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