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万书网 > 医道天下 > 第三百六十章 被抓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万书网] https://www.65ws.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王三流着泪笑了,低沉道:“师父,您是看着俺们师兄弟长大的。俺们这些徒弟跟您比跟自己的爹娘还亲。俺是啥样的人,天底下没有人比你更知道俺的了。俺要是真的就这样走了,俺这辈子都会生不如死,思思跟着俺会更痛苦,因为俺会将自己窝囊怕死全都怪罪到她的身上,她也会生不如死的。师父,俺不愿这样,俺也不能这样对思思。今晚你阻止也好,不阻止也好,俺去定了。因为俺不仅仅是去宰那王八蛋,俺也是去赎罪”

    李二深深地看着王三,半晌,叹了口气,不再看他,目光扫向身后的二十余名弟子。这些徒弟都没有说话,双目熠熠生辉平静的瞧着自己的师父。

    李二自豪地一笑,瞧向金虎。

    金虎微笑道:“你巨鹿李二就这么瞧不起老对手。”

    “金虎兄弟。”

    金虎笑着拦住李二的话:“俺这条命是东家给的。俺曾经在心底过誓,谁要是敢动东家一根头,俺就杀谁全家”

    李二看着金虎,两人都感觉到了对方体内强大的杀意,相视一笑。李二沉声道:“拿上家伙什,走”徒弟们飞快奔回干草杂物处,扛起了一捆捆蜡杆扎枪。王三带着李二一行急飞奔回叶府内宅。

    叶家分号大门前,几名身穿流云纹刺花锦丝劲装的彪形汉子斜倚在大堂长椅上,嘴里吐着黄汤,正聊得开心,门前黑漆寂静的街面传来急促的马蹄声。

    几名锦衣汉子立时停住话,从长椅上弹起,来到门口。

    赶车的锦衣汉子使劲一勒缰绳,疾奔的高檐锦缎马车硬生生停在了分号大门前。

    两名赶车的锦衣汉子刚跳下马车,车帘掀起,周泰躬身扛着两个剧烈动弹的麻包跳下马车。

    站在门口的锦衣汉子躬身施礼,脸上都露出惊喜之色:“头,终于采回花来了?”

    周泰得意的一笑,沉声道:“你们不用跟着,把车赶回马棚,我一个人回去报喜。”话音刚落,周泰已如脱缰的野马冲进了药行内。

    两名赶车的锦衣汉子嘴角微撇,露出一丝不满之色,但稍显即逝。门口的几名锦衣汉子了然的互相瞧了一眼,兴奋的笑道:“快跟兄弟们说说,花在哪采到的?娘们水灵吗?”

    一名锦衣汉子嘿嘿一笑,跳上马车:“让萧四说给你们听吧,娘的,那俩娘们何止是水灵,简直就是绝色美人,能他娘的将魂从身子里勾出来。”抖动缰绳赶着马车去了马棚。

    几名锦衣汉子眼中立时放光,透射出浓浓的yin邪,嘿嘿笑着将剩下那名锦衣汉子连拽带拥进了药行,“老四,,在哪采到的,田老七不会是哄弄兄弟们吧,真有那么水灵。”

    萧四被硬按在长椅上,眼里全是意犹未尽的回味,咧嘴叹道:“我活这么大,今儿算是真开了眼了,真没想到在这穷山恶水荒僻镇竟有如仙女下凡一般的绝色女子,当真一眼魂飞魄散,要是能睡上一回,真他娘的死了都值”

    “快、,让哥几个也过过干瘾”几名锦衣汉子喘着粗气,急不可耐的嚷道。

    叶府祠堂,叶家祖先的牌位散落了一地,供桌上,楚王朱英佥喘着粗气,暴怒的将身子底下的一名逍遥阁头牌的头使劲的不断砸在供桌上,红晕的灯光下,供桌上如溪流一般淌落下的鲜血越的猩红刺目。

    朱英佥跳下供桌,瞧着左手手背上冒着血丝的牙痕,脸色狰狞暴怒到了极点,喘着粗气怒吼道:“来啊,将这jian货给本王剁碎了喂狗”

    两名锦衣汉子急忙快步进了祠堂,将俏脸露出无尽悲愤魂归地府的逍遥阁头牌从供桌上拽到地上,揪着青丝如拖死狗一般拽出了祠堂。

    徐全脸色白,心里一个劲地冒寒气,昏酕的老眼忧急惊惧的望向祠堂院门,主子今儿这脾气出奇的暴虐,周泰你子今晚哪怕是抢是偷,无论如何都要弄回女人,要不然,这邪火恐怕就要落到咱们脑袋上了

    朱英佥泛红的眼珠闪烁着凶光,瞧着跪在祠堂廊下,低垂着头,手捧着食盒的王三,眼神慢慢落在食盒上,嘴角轻微抽搐,阴冷的问道:“铁皮家雀?”

    王三身子一颤,从悲愤中醒过神来,忙抬起头,脸谄媚的笑容:“回王爷,正是。”

    朱英佥冷森森的一笑,徐全忙快步出了祠堂,接过王三手里的食盒,打开瞧了一眼,瞧着食盒内黑乎乎炸的硬邦邦的麻雀:“这是什么东西?黑乎乎像炭一般,就这你还敢拿出来孝敬王爷,王三,咱家看你是活腻了吧。”

    朱英佥招了招手,徐全急忙捧着食盒,快步进了祠堂。

    朱英佥瞟了一眼食盒内的铁皮家雀,呲牙一笑:“倒还如铁皮一般。”伸手进去翻检了片刻,拿起一只铁皮家雀扔给王三:“难为你一片孝心,本王赏你了。”

    王三满脸感激涕零的惊喜:“的谢王爷赏。”将麻雀放进嘴里大嚼起来,眨眼间就将整只麻雀一点不剩全咽进肚里。

    徐全吃惊道:“你他娘的怎么连骨头都不吐,不怕卡死你?”

    王三擦了擦嘴上的油,谄笑道:“公公有所不知,这铁皮家雀就是要连骨头一块吃的,这样才能滋阴壮阳,大补气血。”

    朱英佥眼中闪过放心之色,用二指拎起一只铁皮家雀,阴邪的笑道:“本王倒要瞧瞧这玩意如何滋阴壮阳?”心翼翼的正要咬。

    “主子,瞧奴才给你带回什么了?”周泰扛着两个麻包如一阵狂风冲进祠堂内。

    朱英佥瞧到周泰两肩扛着的剧烈动弹的麻包,目露惊喜,扬手将铁皮家雀扔了出去,迫不及待尖叫嚷道:“快、快打开,让本王瞧瞧,是怎样的货色”

    周泰满脸谄笑,将肩上的麻包心放在地上,开始解着麻包口扎系的绳子。

    “你们他娘的都傻站着干什么,还不快帮忙”朱英佥急的跳脚尖叫道。

    围聚在祠堂四周戒备的数十锦衣汉子中急忙飞奔过来两名汉子,飞快的解着另一个麻包扎系的绳子。两个麻包解开,两名女子的头脸露了出来,呜呜的叫着。

    霎时间,解绳索的两名锦衣汉子和祠堂内的朱英佥、徐全全都露出瞠目结舌惊呆之色。将麻包扛进来的周泰更是脸跳眉跳,一副魂飞魄散,全身骨软筋软之相。

    跪在一旁神情紧张的王三瞧到麻包内露出的两名女子的样貌,脸色立时大变,脱口惊叫道:“思思夫人?”思思和丽娘闻声瞧去,瞧见王三,都惊喜的使劲呜呜叫着。

    朱英佥脚下一趔趄,向后退了一步,徐全醒过神来,急忙搀扶。朱英佥使劲推开徐全,兴奋的笑声都走了腔调:“本王真是开了眼了,真没想到这兔子不拉屎的弹丸镇竟也有如此倾国倾城的绝色美人?哈哈哈哈,周泰,你子好样的,本王一定重重赏你快、快将两个美人嘴里的破布拿掉,可别憋坏了她们。”

    周泰急忙将思思嘴里塞着的破布摘去,紧接着出手如电将另一名锦衣汉子的手拨开,又将丽娘嘴里的破布拿了出来。

    思思和丽娘边大口喘着气,边剧烈咳嗽起来,锦丝比甲对襟浅绿色短衫内,俏挺完美的云峰,随着咳嗽,有些剧烈的展现出让周泰和锦衣汉子们头晕目眩气血贲张的颤动。

    “王爷,您不能啊,她们是的的女人,求王爷开恩”王三跪地叩头道,额头沁出汗珠的脸浮起了一层淡淡的青灰色。

    朱英佥贪婪的瞧着思思和丽娘,嘿嘿笑道:“你的女人?你他娘的也配本王刚才听你喊了声四夫人,这两个绝色娘们内一定有一个是陈烨的女人。”

    朱英佥迈步走下了祠堂,走向思思和丽娘。思思和丽娘瞧到精赤着身子,没有一丝羞耻感,笑嘻嘻的望向自己的朱英佥,都羞红着脸,急忙将脸挪开,同时厉声骂道:“不知羞耻”

    朱英佥一愣,放声狂笑道:“不知羞耻?骂得好两位美人,一会儿不仅本王会很用心的对你们不知羞耻,本王的这些护卫也都会好好对你们不知羞耻的,周泰,将她们都提溜进来,本王要不知羞耻了,哈哈哈哈。。。。。。”

    周泰惊喜的两条腿都有些打颤:“奴才谢主子赏赐”慌不迭的要抱起麻包之际,眼角的余光似乎有什么闪了一下。

    功亏一篑王三脸露苦笑,脚尖点地,如突起捕食的猎豹扑向朱英佥,手里握着的短匕破开夜幕狠狠的刺向朱英佥。

    在短匕似乎已经碰触到朱英佥脖颈间汗毛的刹那间,王三的胸腹仿若被一辆满载的重型卡车狠狠的撞击,狂喷着鲜血倒飞了出去。

    “三哥”思思惊骇的尖叫道。

    周泰满脸杀意挡在了朱英佥身前,朱英佥不满的拨楞了一下周泰:“你他娘的挡住我看美人了”

    周泰赔笑刚要闪开,几道劲风破开静谧的夜幕急射过来,周泰冷哼了一声,身形不退反进,如一只大鹏腾空而起,双手闪电般探出,竟将破空急射来的蜡杆扎枪硬生生握住,身形欲落未落之时,手腕一抖,两只蜡杆扎枪倒射而回。

    从祠堂院墙上扔枪后,正要跳进祠堂内的两名李二徒弟,被倒射过来的蜡杆从胸膛贯入,强横的冲击力将两名徒弟又硬生生倒撞飞出了院墙。

    噗噗噗,扎枪贯体的声响几乎在同时响起,六七名锦衣汉子被射来的扎枪穿体,连吭都没来得及吭一声,就被倒插在了地上。

    “敌袭保护主子”周泰身形刚落地,脚后跟一磕地面,倒射回朱英佥身旁。

    “主子,快、快进祠堂内躲躲。”徐全吓得脸无人色,惊叫道。

    朱英佥脸露暴戾的狰狞,冷笑道:“今儿忘了看皇历,还真是好日子周泰活捉为的,本王要将他的皮活剥下来”说完,伸手揪住惊痛哭泣的思思和丽娘黑亮的青丝,拖着她俩向祠堂内走去:“本王就边弄这两个贱人,边欣赏你们如何杀敌,哈哈,真是让本王兴奋狂喜的一晚”朱英佥嚣张变态的狂笑着,将疼的尖叫的思思和丽娘拽进了祠堂内。

    楚王府护卫有了警觉,从祠堂院墙接连两次投射,都没能伤到他们分毫。

    “杀”李二和金虎及一干徒弟翻身跳进祠堂内。周泰定睛瞧去,惊喜的叫道:“主子,是李庄那名被奴才打残了手的贱民”

    “周泰,这回你要是敢让他再跑了,本王就剥了你的皮”朱英佥喘着粗气,厉声叫道。

    “主子放心,这一回他们有来无回。奴才会让主子尽兴的活剥人皮的”周泰狰狞地笑着,一双眼狂涌着杀意恶狠狠的瞪着李二和金虎。。。。。。

    与此同时,巨鹿叶家分号门前的街道上又传来马车声响,清脆的蹄声再次响彻黑寂无声的药行街。

    正在里面绘声绘色,手舞足蹈,演绎着如何抓到思思和丽娘的锦衣汉子噶然止住吐沫星子飞扬的话语,几名锦衣卫脸上都露出yin邪不敢相信之色。

    “嘿,邪了,今儿是什么日子,好事成双,这又是哪个兄弟开张了?”

    八名锦衣汉子惊喜的全都涌到了门口,循声望去。一辆黑呢裹扎的马车踏着碎步奔了过来。

    八名锦衣汉子瞧着赶车的两名年约十**岁,满脸风尘的车夫勒住缰绳,将车停在了药行门口,脸上透着yin邪的惊喜变作了狰狞,互相瞧了一眼,眼中都露出了凶光。

    两名年轻精干的车夫停住马车,脸露笑容,刚要喊,瞧到药行门口站着的锦衣汉子,愣了一下,一名车夫惊疑的问道:“你们是干啥的?”

    一名锦衣汉子闻言,狰狞的笑道:“子,这话应该是爷问你才对。”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