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书网 > 医道天下 > 第三百五十六章 一日四旨

第三百五十六章 一日四旨

        第三百五十六章  一日四旨

        都察院、大理寺、刑部、六科廊内愤怒咆哮痛哭声震得梁土直掉,大有将殿顶掀了之势。

        六科廊内,一名给事中,满脸悲愤,声泪俱下喊道:“诸位同仁们,国政如此倒行逆施,大明的江山社稷危已了,内阁那些食君之禄的国之重臣们,为什么不说话?他们都在干什么?圣人云,是可忍孰不可忍。今日为了我大明,为了列祖列宗的江山社稷,我等不能再沉默了不怕死的,随我去内阁,问问那些尸位内阁、贪生怕死、不思忠君报国的阁臣们,我大明的江山社稷他们还要不要?”

        “不错国家养士多年,今日正是我等报效之时为匡扶社稷,为子孙后代计,各位大人,走啊”

        “走万世瞻仰,在此一举不怕死的,都随我去内阁”

        轰整个六科廊瞬间炸了庙,不仅如此,禁宫外都察院大理寺、六部也乱了,御史言官们都满脸悲愤冲向了西苑禁宫。

        西苑禁宫门前,锦衣卫和听事们惊得脸都白了,瞧着黑压压跪在宫门前的言官清流们,一名锦衣卫低声对一名惊得没了人色的听事道:“还傻站着干什么,还不赶快进宫传报。”小听事醒过神来,慌不迭的连滚带爬飞奔进了宫门。

        宫门内一阵急促的脚步声,数十名锦衣卫飞奔而出,分列站好,手握绣春刀,目露杀机恶狠狠的瞪着跪在宫门前,手捧着奏本,无声流泪,满脸悲愤的官员们。

        禁宫内给事中们愤怒哭喊着冲向内阁,徐阶等阁臣全都惊得从值房内走出,瞧着群情激愤、泪流满面,仿若一群老子娘集体被人害死的给事中们。

        徐阶苍白的脸轻微的抽搐着,惊惧的眼眸深处隐隐藏着一丝惊喜,双手抱拳,刚要说话。

        院外传来尖厉的公鸭嗓:“混账,都闪开,误了咱家传旨,你们吃罪得起吗?”

        簇拥进院内的六科廊言官们一阵骚动,分开一道缝隙,万寿宫传旨少监费力的从缝隙内挤了进来,扬声道:“主子万岁爷有旨,徐阶等阁臣听旨。”

        徐阶等人愣住了,一日三旨?木了片刻,才回过神来,正衣冠,翻身跪倒,忐忑不安的齐声道:“臣等恭听圣谕。”呼呼啦啦,六科廊的言官们也纷纷后退着,慌乱了片刻,这才全都跪伏在地。

        传旨少监瞟到不远处地上几只被挤掉的官靴,鄙夷的咧嘴一笑,脸色一冷,打开圣旨道:“奉天承运,皇帝诏曰,国子监司业张居正,人品端正,才学过人,着张居正景王府侍讲学士,钦此。”

        徐阶等阁臣和满院子的六科廊言官们全都愣住了,这样的旨意应该是直接传旨张居正,怎么跑到内阁传旨来了?

        传旨少监皮笑肉不笑的说道:“徐阁老和各位阁老别这么看着咱家,主子万岁爷吩咐咱家去哪传旨,咱家就去哪传旨。至于传的什么旨,咱家只是个跑腿的,徐阁老、各位阁老要是有什么异议,咱家可以代为转奏。各位阁老们接旨吧。”

        “臣等接旨。”徐阶等阁臣急忙伏地齐声道。

        传旨少监笑嘻嘻的上前搀扶起徐阶,徐阶强笑了一下,神情复杂的接过圣旨,沉吟了片刻,转身道:“袁阁老,就有劳你传旨给张居正吧。”

        袁炜一愣,瞧了一眼满院子的六科廊言官们,眼中闪过复杂之色,抱拳深施了一礼:“是。”过去双手接过圣旨,又深深地看了一眼面色凝重,嘴角隐隐露出和煦笑意的徐阶,迈步走向院外,六科廊言官们又再次纷纷让出一道缝隙,袁炜神情复杂的离去了。

        传旨少监转身瞧着六科廊言官们,不屑的问道:“徐阁老,这帮子言官们不好好在衙署呆着,全都跑到内阁来,一脸的不忿,该不是想闹事吧?”

        徐阶忙笑道:“公公误会了,他们是有事要对老夫说,绝没有其他别的意思。”

        传旨少监咧嘴一笑:“徐阁老既这么说了,咱家就按阁老的话回主子了。告辞了”传旨少监拱拱手,趾高气昂的离去了。

        徐阶瞧着院内的言官们,抱拳正要说话,院外又传来公鸭嗓的传旨声:“主子万岁爷有旨”

        徐阶扭头和李春芳等人瞧了一眼,脸上都露出了苦笑,正衣冠,再次翻身跪倒。

        又是一名传旨少监举着圣旨从人群的缝隙走进院内,瞧到徐阶等人已跪伏在地,嘴角咧了一下,打开圣旨:“奉天承运,皇帝诏曰,御史查抄罗龙文府邸,抄检出胡宗宪写给罗龙文贿求严世蕃内援信件,夹带自拟圣旨一案,朕初览之,不胜震骇,命锦衣镇抚锁拿胡宗宪诏狱。然近日朕再阅所呈罪状,疑点甚多,所列罪名,屡有不实之处。胡宗宪实有大功于社稷,虽委身奸佞,但暇不掩正,就其本心,实属无奈之举。其功朕已赏,其罪朕亦可悯。功过相抵,即日起,将胡宗宪无罪开释诏狱,永不叙用,钦赐。”

        内阁院内死一般的寂静,所有双眼睛都震惊不敢置信的看着那名传旨少监。

        “陛下要无罪开释胡宗宪?”徐阶苍白着脸,震惊的问道。

        传旨少监呲牙笑道:“徐阁老接旨吧。”

        “徐阁老这个旨您不能接,南京给事中陆凤仪弹劾胡宗宪贪污军饷、滥征赋税、党庇严嵩十大罪状证据确凿,铁案如山,陛下怎么能说胡宗宪的罪状不实呢?”一名年约四旬的给事中悲愤的嚷道。

        “没错,严嵩父子把持朝政二十余年,结党营私,构陷忠良。若无胡宗宪助纣为虐,被严嵩倚为党援,陛下焉能投鼠忌器,致使严嵩父子祸国二十余年。严世蕃、罗龙文伏诛,作为严嵩最大的走狗胡宗宪更该杀”又有一名给事中悲愤的嚷道。

        “这一定是有奸佞小人蒙蔽圣听,我们要上本”

        “不错,我们要上本”。。。。。。

        瞬间,六科廊言官们又被满腔的爱国热忱催逼的热血澎湃,又开始群情亢奋,痛哭流涕,大声疾呼起来。

        传旨少监阴沉着脸,并没瞧满院子涨红着脸仿若打了鸡血的六科廊言官,而是一双眼微眯着瞧着徐阶,皮笑肉不笑道:“徐阁老和诸位阁老,接旨吧。”

        徐阶脸色越来越白,嘴角轻轻抽搐着,眼神闪烁着,慢慢抬起头,刚要张嘴,目光与传旨少监冰冷的眼神相碰,心底激灵灵打了个冷战,脑海中瞬间浮起大统那张清瘦狰狞刻薄寡恩的脸,眼前传旨少监同样清瘦的脸慢慢与大统的脸重合在了一起。

        徐阶嘴唇颤抖,极其晦涩的说道:“臣徐阶接旨。”

        传旨少监微微一愣,阴冷的目光又瞧向徐阶身后的李春芳、郭朴、袁炜、严讷等阁臣,皮笑肉不笑道:“别介,光徐阁老一人接旨可不成,主子万岁爷交代奴才传旨说得清清楚楚,这旨是传给徐阶等阁臣的。几位阁老不说话,咱家这旨怎么回复啊?”

        李春芳等阁臣心里都暗自打了个冷战,心里明白传旨太监这话已说的再明白无误了,今儿内阁要是有一位阁臣不接旨,恐怕顷刻间就是龙颜震怒,骤起大狱,大明朝又将重演大统四年大争礼时那样的腥风血雨。

        他们也都在瞬间明白了,往日虽然外表温和宽厚,但内里刚强的徐阁老为什么会如此懦弱的接了这道旨。心里都是又感激又悲愤,哽咽着参差不齐道:“臣等接旨。”

        传旨少监露出满意的笑意,满面春风的搀扶起徐阶,将圣旨交付徐阶,又笑道:“各位阁老都请起。”

        满院子的吵嚷声噶然止住了,六科廊言官们都瞪大着眼睛,或震惊或茫然或不敢置信或愤怒或鄙夷或呆滞的瞧着徐阶等阁臣。

        徐阶微垂着头,嘴角不受控制的抽搐着,一双已清晰显现出老年斑的手紧紧地握着圣旨。纵虎归山,功亏一篑啊

        数十年**漩涡内翻滚碰撞,徐阶早就练到洞若观火,领悟到了官场之术的深邃。什么永不叙用,那不过就是个说辞而已。一击不中,后患无穷的道理,初为官因忤首辅张璁就得到了深刻的领悟,不过最终胜利的不是张璁,而是他徐阶。而在与严嵩明争暗斗十多年间,他更将这个道理领悟到了深邃的境界。

        他阴授南京给事中陆凤仪弹劾胡宗宪,暗中往来书信的情景不断在眼前闪过,一滴冷汗如虫爬从徐阶后脊梁骨缓缓向下滑去,隐隐感觉圣上突然开释胡宗宪,景王恐怕难逃干系。

        暗暗咽了一口唾沫,徐阶眼中露出一抹茫然和惊疑,老夫并没又做出什么明显针对景王的举动,可为什么景王这次回京似乎明里暗里都在针对老夫?徐阶心里升起了一丝丝沁骨的阴寒。

        “徐阁老和各位阁老,咱家还有主子万岁爷的口谕。”传旨少监皮笑肉不笑的话将徐阶惊醒过来,刚要翻身跪倒。

        传旨少监急忙笑道:“主子万岁爷说了,口谕不是传给各位阁老的,徐阁老及各位阁老可以站着听。”徐阶和李春芳等阁臣都是一愣,惊愕的瞧着传旨少监。

        传旨少监转过身,脸脸色已阴冷如冰,尖厉地说道:“主子万岁爷口谕。”

        六科廊言官们都是一惊,醒过神来,呼呼啦啦全都跪倒在地,齐声道:“臣等恭听圣谕。”

        bk

        首发

  https://www.65ws.com/a/17/17832/5496346.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65ws.com。万书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65w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