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万书网 > 医道天下 > 第三百五十四章 布置任务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万书网] https://www.65ws.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第三百五十四章布置任务

    陈烨咬牙冷笑道:“李庄村民和干爹一家还有本王的女人们都被那杂碎逼到了山里,这大热的天都在山里喂蚊子呢。”

    “东家,有禄请命带人即刻去鹿野。”钱有禄微眯着眼,眼中闪烁着强烈的杀机。

    陈烨微笑道:“朱英佥大老远从湖广藩地拜会本王,本王要不回去好好尽尽地主之谊,岂不是很失礼。”

    李准和钱有禄互相瞧了一眼,眼中都爆闪着阴冷的杀意。

    “主子岁爷对楚王有什么说法?”李准问道。

    陈烨淡淡一笑:“父皇只说让我别弄死他。”

    李准嘴角站起一抹诡异残忍的笑意,轻点头:“奴才明白了”

    陈烨瞧向钱有禄:“通达,这次回鹿野,你就不要跟着一同去了。”

    “东家,为什么?”钱有禄急的站起身道。

    陈烨笑着抬手示意他坐下,将自己和大统的交谈简明扼要的说了一遍。钱有禄和李准兴奋的嘴都合不上了。陈烨叹了口气,笑道:“咱们辛苦了三天,这笔生意做的还算差强人意。”

    钱有禄喜笑颜开道:“东家您太谦虚了,何止是差强人意,这简直就是一本万利,不仅拿到了全国药医大权,东家还成了药医部尚书,官居二品,这可是和六部九卿堂官平起平坐了,亲王做尚书,东家你可是咱大明有史以来第一位有禄恭喜东家,贺喜东家。”

    李准笑的一双眼眯成缝:“更重要的是,主子万岁爷成立这个药医部,让主子您当了尚书,这是变相告诉天下,主子你正式位居庙堂,参与国政了。咱大明除了太子有权参与国政,从无亲王享此殊荣,这岂不是说主子就是,”

    “不要胡说八道,说正经的。”陈烨打断李准的话,淡淡道。

    李准醒过神来,忙道:“奴才得意忘形,有些口无遮拦,请主子责罚。”

    陈烨望向钱有禄:“不让你随我回鹿野,是因为有些大事需要你帮我处理。”

    “请东家吩咐。”

    陈烨摆手让钱有禄坐下,说道:“天下医者考试,要让内阁以廷寄传告天下各省府州县,时间就定在十月五日开考。考场地点嘛,”

    “主子,一个半月时间是否太急了,奴才估摸着能到京城参加考试的恐怕也就北直隶数省几个离京城近的省府,南直隶那边是无论如何到不了的。”李准道。

    陈烨微微一笑:“这次考试来多少人不是关键,本王的用意有两个,一是将消息传遍天下,朝廷要规范医者资格了,今后不参加朝廷的医事资格考试,一律不得行医治病。二呢,是为咱们京城总院召郎中。因此南直隶数省的医者可以等明年再进京参加考试。”李准恍然。

    钱有禄笑道:“东家,关于考试的地点,有禄想到一个,就是帘子胡同东家昔日的豹房,主子您看那里作为考场怎么样?”

    陈烨沉吟了片刻,笑道:“其实那块地方我早已相中作为咱们京城总院的所在地。将考场设在那里,倒是一举两得。好,就定在那吧。”

    “东家走后,有禄就亲自过去将豹房清理出来。”钱有禄道。

    陈烨笑道:“本王这个新任药医部尚书,徐阶他们应该还是能给几分面子的,我想,徐阶该不会将你拒之门外,不见客的,不过要提防他故意推诿,你要紧盯着点。”

    李准笑道:“主子放心,回府,奴才就将消息传给奴才的干爹,内阁徐阶他们要是诚心推诿拖延,钱总管就去找奴才的干爹,他会将这事捅到主子万岁爷那的。”

    陈烨摇头道:“不要让滕祥去做,交给冯保,让他去做。”

    李准一愣,迟疑道:“主子不相信奴才的干爹?”

    陈烨摇头笑道:“你别多心,让冯保去做,是因为我不放心他。”

    “主子的意思?”

    “冯保虽然是奉父皇之命接近裕王,但他的心不可知。这一次就看他如何选择了。”陈烨冷笑道。

    李准恍然,眼角轻颤,眼中闪过一抹怨毒之色:“奴才明白了,说心里话,奴才真不愿与这混蛋为伍。”

    陈烨微笑瞧了一眼李准,沉声道:“还有汇合钱庄,老十六和孙学儒已去了平遥总号,其他两兄弟也在忙着打心腹接收六和钱庄各地分号,通达,总号的搬迁以及各地分号的接管开张,你都要费心盯着点,不要出什么变故,也不要让人钻了空子,给咱们捣乱。”

    钱有禄躬身道:“东家放心。”

    “对了,高启那,你知会一声,别让那老家伙挑理。”陈烨笑道。

    钱有禄笑道:“东家放心吧。自从您说了,他要是请来一位故交好友就给他一千两辛苦润笔费,高院长现在勤奋的两耳已不闻窗外事,一心只写请人书。只要您给他银子,他才不敢挑您的理呢。”

    陈烨笑着道:“这正是我欣赏他之处,喜欢钱财说在明处,君子爱财光明磊落,不是那些满嘴清流不爱财的闲屁,私底下却恨不得钻进钱眼内的伪君子人。”

    马车停住了,李准笑道:“主子,咱们到家了。”陈烨站起身,李准快步过去,挑开车帘,陈烨微躬身走出车厢,三人依次下了马车,陈烨吩咐道:“车驾不要收。”迈步走向府门。

    刘全宝带着一条通体如黑炭一般没有一丝杂毛的狼狗从府内快步奔出,脸色惊慌道:“东家,鹿野出大事了”

    陈烨瞧向瘦的皮包骨头,但一双眼却依旧闪烁着嗜血寒光的黑狗,点头道:“我已经知晓了。这条狗我好像见过,是你用母狼配出来的狗仔吧?”

    刘全宝一愣,急忙点点头:“东家瞧过的那条给您报过信的狗叫黑花,是这条狗的姐姐,不过难产憋死了。东家,黑炭已来了两日了,要不是今早我送高聘君回府,瞧着天色尚早想回半论堂再眯一会儿,我还不知晓黑炭来了,东家请看,这是三才捎来的密信。”

    陈烨蹲下身子,伸手摸向黑炭脏兮兮的头,淡淡道:“不必看了,楚王这么想见我,我就满足他这个愿望。”

    “主子当心”李准紧张的嚷道。

    黑炭警惕的瞧着慢慢伸过来的手,但身子却一动不动,陈烨的手摸在黑炭头上,黑炭歪头瞧向身旁的刘全宝,见刘全宝不仅什么都没说,脸上还带着笑意,郁闷的坐在了地上,任由陈烨的手摸着自己的头。

    陈烨眼中闪出赞赏之色,轻轻拍了拍狗头,站起身,沉声道:“全宝兄,收拾一下,咱们回鹿野。”

    刘全宝激动的躬身道:“是,东家。东家,大姐和叶大姑奶奶、柳姐都在府内等着您呢。”

    陈烨点头迈步上了台阶,刘全宝快步跟上,犹豫着轻声道:“东家,王、王妃娘娘也随她们等候东家。”

    陈烨皱了一下眉头,低头瞧了一眼紧紧跟随在刘全宝身旁的黑炭,笑了一下:“这倒是新鲜事,她找我何事?”

    “东家见谅,全宝没敢问。”陈烨没有说话,迈步进入府内。

    修身殿前大坪上,花婵玉和柳兰儿搀扶着叶夫人站在大坪上,在她们周围站着五六名躬身肃立的宫娥。离她们不远处十几名宫娥听事簇拥着身穿淡绿色对襟比甲短衫,同样是淡绿色纹绣着牡丹的褶皱长裙的余王妃。

    瞧见陈烨等人走来,花婵玉和柳兰儿脸露惊喜,刚要搀扶着叶夫人迎上去,但同时停住,俏脸露出不自然之色瞧向一旁的余王妃。

    余王妃嘴角浮起一丝淡淡的得意之色,沉声道:“你们守在这。”

    “是”宫女和听事急忙躬身道。

    余王妃迈动莲步迎了上去,跟随在陈烨身后的李准等人急忙放慢脚步。

    “臣妾见过王爷。”余王妃倾国妖媚的容颜笑靥如花,蹲身施礼道。

    陈烨停住脚步,瞧着秀轻盘,微施脂粉,仿若出水落s的余王妃,心里也是一阵怦然心动,淡淡道:“起来吧。”

    “谢王爷。”余王妃直起婀娜玲珑的娇躯,美眸流转,瞟了一眼陈烨身后数米远的李准等人。

    钱有禄心里一跳,急忙翻身跪倒,声音有些颤抖道:“外府管事钱有禄叩见王妃娘娘。”刘全宝也翻身跪倒,李准犹豫了片刻,不情愿的跪倒在地:“奴才李准叩见娘娘。”

    余王妃深深的瞧了一眼李准,美眸内溢动着异样,但稍显即逝,朱唇轻启,露出一抹勾魂夺魄的笑意:“都平身吧。”

    陈烨瞧着面前这张没有瑕疵精致的俏脸,淡淡道:“何事?”

    余王妃笑道:“鹿野之事,臣妾已听说了,楚王真是太过分了,所幸姐妹们没事,臣妾知晓王爷归心似箭,王爷要回鹿野,臣妾作为正妻,理应出来相送。”

    陈烨冷冷的瞧着余王妃:“本王和你说的话,你不会这么快就忘记了吧。不要挑战本王的耐性,今后不宣召,本王不想见你。还有你对本王的女人们施以关心,本王心领了,但姐妹们这样的话,你没资格说。”

    余王妃嫣然一笑,抬起仿若极品羊脂美玉精雕出来的玉手轻抚了一下鬓角:“王爷这话臣妾听不懂,臣妾是正妻,是景王府唯一的王妃,臣妾为什么没资格叫她们姐妹?”

    陈烨俊秀的脸已阴冷如冰:“本王再说一次,不要挑战本王的耐性。本王的王妃在鹿野李庄,你什么都不是,本王没有赶你出去,只是有些歉意作祟,不要不自量力。”

    余王妃俏脸微变,转而又露出花羞失色的笑靥:“王爷也别忘了,臣妾的王妃是父皇御封的,要废掉臣妾,王爷无理由,能做到吗?王爷就那么想让那个乡下丫头取代臣妾?臣妾为王爷着想,王爷想废掉臣妾就只能将真相公诸天下了,王爷当日没这么做,今日又能这么做吗?”

    陈烨给气乐了,这女人竟然愚蠢的真敢拿我对她的怜悯当做了她赖在王妃宝座上的抵挡法宝。

    陈烨慢慢凑了过去,贴在了透明圆润的玉耳旁,余王妃娇躯轻颤,绝色的脸艳如桃花一片娇羞之色,唇瓣颤抖,刚要张嘴说什么,耳旁传来陈烨平静的低语:“有个词本王相信你一定听过,叫无疾而终。不想落得那个下场,就在本王回来前,彻底消失。”

    余王妃如桃花般红嫩的俏颜瞬间如雪一般白,美眸全是惊恐瞧着陈烨平静的脸孔,身子一晃,向后趔趄了一步。

    陈烨沉声道:“还不快扶娘娘回去”

    两名贴身宫女急忙走了过来,搀扶着脸色苍白的余王妃要离去,余王妃突然推开她们,翻身跪倒,哀求道:“王爷你当真要这般绝情?”

    陈烨微皱眉头,喝道:“本王说的话没听到吗?还不快掺走”

    宫女惊得急忙搀扶起余王妃,几乎是强行架着向修身殿走去。“王爷臣妾错了,臣妾改,改到王爷满意为止,王爷,臣妾求你,你不能这么绝情啊”余王妃挣扎着,凄厉的哭喊着被宫女们架走了。

    陈烨如释重负的轻吁了一口气,脸上露出微笑,迈步走向叶夫人等人。

    “奴婢们叩见王爷。”站在叶夫人身后的宫女们翻身跪倒,颤抖说道,脸惊惧之色。

    “都起来吧。”陈烨笑着躬身道:“怎么连大姑奶奶都惊动了?”

    叶夫人激动道:“王爷,妾身想同您一起回鹿野镇。”陈烨一愣,笑道:“是奴婢们对您有不敬之处?”

    “王爷误会了。其实臣妾早就想开口了,鹿野镇是妾身的娘家,祖坟和弟弟仁宣他们夫妇的坟都在那,我、我想回去陪着他们。”叶夫人语带哽咽,两行清泪滑落下来。一旁搀扶的柳兰儿也是美目泛红。

    陈烨瞧着她们,沉吟了片刻,笑道:“好,一同回去,不过留您和兰儿妹妹在鹿野这可不行,等我办完了事,咱们一同回来。”

    叶夫人抬手擦去脸上的泪,摇头笑道:“兰儿这丫头自然要跟王爷回来,妾身就不回来了。王爷放心,有永年夫妇照顾我,不会有什么事的。”

    柳兰儿脸臊的如刚染得红布一般,美目羞臊的飞快瞟了一眼陈烨,急忙低垂下头。

    陈烨嘿嘿一笑,也有些尴尬的挠了一下后脑勺,厚着脸皮道:“回去也不会马上就回来,岳母大人先住着适应适应,要是不习惯,再同婿一块回来。”

    “呀”柳兰儿羞得轻叫一声,躲在了母亲身后,头垂的越低了。

    叶夫人故作恍然打趣道:“哦妾身明白了,王爷一再让妾身回来,是怕妾身将兰儿那丫头也留在鹿野不放手吧?”

    “娘亲,你、你瞎说什么,不理你了”柳兰儿紧紧抱住自己的娘,火红的脸贴在后脊上,羞臊的惊叫道。

    陈烨嘿嘿笑道:“知我者,岳母大人也”叶夫人回手轻拍着女儿纤细可握的腰肢,开心的笑了。

    陈烨微笑瞧向花婵玉,花婵玉俏脸微红迎向陈烨的目光,努力让自己的声音听上去没有羞慌之意:“东家,婵玉这、这就去收拾,随东家回鹿野。”

    陈烨眼中闪动着温情,笑着摇头道:“不,你要留在京里。”

    花婵玉一愣,点头道:“婵玉听从东家安排。”

    陈烨瞧着花婵玉精致乖巧的脸,微笑道:“你就不问为什么吗?”

    花婵玉俏脸一红,俏脸虽有羞涩但依然落落大方道:“东家留婵玉在京里,一定有东家的考虑,婵玉听从东家安排。”

    低伏在自己娘亲后背的柳兰儿心里一动,抬起依旧如火般的俏脸,明眸若有所思的瞧着花婵玉。

    陈烨眼中露出一抹欣赏之色,微笑着迈步走向一旁,花婵玉瞧了一眼柳兰儿,迈步跟随了过去。

    陈烨转身瞧着花婵玉,微笑轻声道:“你这是不是在向我展示你不争风不吃醋的优良妇德?”

    花婵玉娇躯一颤,臊的无地自容,一双如秋水的美眸慌乱的不知该往哪瞧才好,贝齿轻咬着红嫩的朱唇,细弱蚊蚋道:“东家,你、你,会让他们听到的。”

    陈烨瞧着花婵玉,突然开心的一笑:“降伏你心里的傲气还真不是一件容易事,让我感觉自豪的是,在我没成为王爷前,我就已经彻底摧毁了你所有的堡垒,你在我面前已是一只乖乖的绵羊了。”

    花婵玉俏脸火烧火燎,心慌的如同鹿狂撞,美眸想不甘示弱的瞪向陈烨,但无论怎么努力,望向陈烨的目光都被陈烨的眼神打得落花流水,九分羞喜一分郁闷的轻跺了一下脚,轻声道:“王爷叫婵玉过来,不会就是要对婵玉说这些吧。”

    陈烨恍然,笑道:“这话说得没错,先说正事,反正你的心已让我收了,以后有的是时间炫耀我的得意。”

    花婵玉妩媚的白了一眼陈烨,转而扑哧轻笑了一声,轻声道:“婵玉洗耳恭听东家教诲。”

    陈烨强忍住伸手捏花婵玉嫩滑如脂脸蛋的冲动,道:“婵玉,其实你心里明白,我让你继续经营青楼生意,是有个非常重要的原因。”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