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书网 > 医道天下 > 第三百四十三章 医院

第三百四十三章 医院

        第三百四十三章医院

        陈烨微笑瞧着夺过酒壶,一杯接一杯喝着的高启:“老家伙不至于吧,没喝过酒吗?”

        高启仰脖刚将杯中酒干了,酒杯都不放下,就又倒满了,不屑的瞧着陈烨:“你知道个屁,这是御酒,你这辈子恐怕都没第二次再喝上这么好的酒”

        陈烨摇头笑道:“你这占便宜没够的毛病该改改了。慢点喝,酒有的是,喝死你都没问题。”

        高启眼神桌上桌下瞧了一圈,得意的冷笑道:“臭小子,用这么拙劣的把戏就想骗老夫,你还嫩了点,很想喝是吧,不如这样,一百两银子一杯,你不是赚了千把两银子吗?”

        高启晃了晃右手紧握住的精美三彩福字酒壶,嘿嘿笑道:“十杯应该还有富余,就算一千两吧。”陈烨苦笑着摇摇头。

        “嫌贵?”高启翻了个白眼,仰脖又将杯中酒一饮而尽:“你他娘的现在就是拿出一千两白花花的银子,老夫还不卖了”

        陈烨又笑着摇摇头,突然扬声喊道:“来人”

        高启吓了一跳:“你小子发什么疯,在王府大声喧哗,你想害死老夫吗?”

        陈烨没理他,拿起精雕的象牙筷子,夹了一筷子油爆肚,放进嘴里咬得咯吱直响,赞叹道:“地道好吃,来,你也尝尝。”

        高启馋涎欲滴的瞧着桌上的全羊宴,咽了一口口水,嘿嘿笑道:“不着急,这一大桌子菜就是撑死你小子,你也吃不完,等老夫过足了酒瘾,再慢慢品尝”

        高启端起酒杯正要一饮而尽,耳旁听到殿外听事跪问:“王爷有何吩咐?”

        陈烨沉声道:“拿一坛三十年的茅台来。”

        “是”听事快速离去了。陈烨微笑望向张着嘴已呆若木鸡瞧着自己的高启,伸手在高启眼前晃了晃,高启没有一丝反应。

        陈烨笑着轻拍了一下高启的肩头,高启一哆嗦,酒杯内的酒全都倒在了身上,脸色瞬间白了,急忙将酒杯酒壶放在桌上,扑通跪倒在地:“草民举止轻狂,冒犯王爷,请、请王爷恕罪”

        陈烨嘿嘿笑道:“草民?不对吧,我好像记得你曾中过举,是有功名在身的。”

        “是、是,王爷明鉴,小老儿刚才对王爷失礼不敬,请、请王、王爷恕罪”高启跪伏在地,叩头如捣蒜,煞白的脸上全是冷汗。

        陈烨笑道:“你何止是失礼不敬,你是当着本王的面公开谩骂,对了,高聘君,刚才骂的一定很痛快吧”

        “王爷饶命”高启吓得惊叫道。

        陈烨嘿嘿笑道:“你放心,你死不了,依大明律,你谩骂侮辱亲王贵胄,犯的是大不敬之罪,仅仅只是在顺天府或是刑部门前戴枷三日,再有就是本王顺手将你坑蒙拐骗的非法所得全数充公而已,说起来,本王还真的很喜欢你那个独门小院,医馆府宅一体,别致,优雅,很合本王的心意。”

        高启身子一软,已瘫在了猩红的极富异域风情的波斯地毯上,惊吓的声音已透出了哭腔:“小老儿狂犬吠日,罪不容赦,无论王爷如何处置,小老儿绝无怨言,甘愿伏法。只恳求王爷法外开恩,不要殃及小老儿的家人,王爷求求您了”高启挣扎着爬起身子,要接着叩头。

        陈烨一把搀扶住,将高启拽了起来,大笑道:“你这老家伙,开句玩笑竟把你吓成这样,我就纳闷了,当初朝廷征召你做太医,你是怎么有胆子拒绝的?”

        高启惊恐的瞧着突然大笑的陈烨:“王爷,您、您这是?”

        陈烨将高启按着又坐下了,笑着拿过酒壶,晃了晃:“还有酒。”为高启倒了一杯酒,递给高启:“喝了压压惊吧。”

        高启惊魂未定的急忙双手接过:“谢、谢王爷。”慌不迭的仰脖喝了下去,呛得大声咳嗽起来。陈烨笑着轻轻拍打着高启的后背。

        半晌,高启才缓过劲来,又要跪下谢恩,陈烨一把拽住,笑道:“老家伙没完了,再要这么软骨头,我可真要一脚把你踢出去了。”高启勉强笑了一下,坐在圈椅上的身子依旧在轻轻颤抖着。

        陈烨笑道:“要不要再来一杯接着压压惊?”

        “不、不用了,小老儿谢王爷。”

        陈烨笑着又为高启倒了一杯酒,高启犹豫了一下,拿起仰脖喝下,长出了一口大气,眼神惊疑闪躲着瞧了陈烨一眼,突然躬身施礼道:“小老儿斗胆请问王爷,这、这究竟是怎么回事,您、您怎么突然又、又成了王爷?”

        陈烨笑着叹了口气:“身份的骤然变化,说心里话,我到现在也在适应中。”陈烨将进宫的经过大致说了一下。

        高启恍然道:“小老儿老眼昏花,虽然瞧着失忆的王爷面善,但无论如何也不敢想您就是王爷。”

        陈烨点头笑道:“申时行见到我也是面露震惊,但也没敢想鹿野药商的陈烨就是景王。”

        高启陪笑点头:“申大司寇都不敢想,小老儿自然就更不敢想了。噢,王爷无恙平安回京,与圣上父子团圆,这等天家喜事,小老儿也跟着高兴不已。”

        陈烨似笑非笑的看着神情紧张恭敬地高启:“老家伙,你该不会打算从此就这样和我讲话了吧?”

        高启躬身陪笑道:“您是亲王贵胄,尊卑有别,小老儿不敢放肆。”

        陈烨微微一笑:“说的也是,本王看你刚才惊恐万状的模样,心里也是很有些失望,也很纳闷,你那点哄弄天下医者的虚名该不会是花银子买来的吧?”

        高启脸色涨的通红,嘴角颤动,露出一抹屈辱,忍了片刻,终于按捺不住,躬身道:“王爷明鉴,小老儿虽然医术平庸,但这点虚名却也不屑作假。小老儿不应征太医院,充其量罪及小老儿一人,不会殃及家小。因此小老儿无所惧怕。”

        陈烨咧嘴一笑:“你是说刚才我要不说查抄你的家产,就算枷号三日,你也不怕喽。”

        高启咬牙道:“回王爷,是。小老儿不能让家小因小老儿一人之罪,落得衣食没了着落。”

        “你是舍不得你坑蒙拐骗的银子吧,你这要钱不要命的老东西”陈烨鄙夷的说道。

        高启脸色一红,嘿嘿笑道:“王爷这话小老儿不敢苟同,小老儿诊病的诊金是高了些,但小老儿瞧病却并不骗人。”

        陈烨嗤之以鼻的一笑,拿起酒壶又为高启倒了一杯酒,高启满脸受宠若惊:“王爷如此恩遇,小老儿可是受用不起啊。”

        一名听事捧着五斤装的小酒坛走入殿内,陈烨接过酒坛,放在桌上:“下去吧。”小听事躬身退了出去。

        陈烨笑道:“怎么样,我没骗你吧,来,咱们今日一醉方休”

        高启尴尬的笑笑,躬身施礼道:“王爷不惜屈阶恩遇,小老儿真是受宠若惊。只是小老儿有个羞于启齿的毛病,就是酒后无德,口无遮拦,小老儿酒已过量,万万不敢再喝了,万一酒醉再冒犯了王爷,小老儿就真的罪该万死了。王爷若是没别的吩咐,小老儿恳请告退。”

        陈烨静静的瞧着高启,突然绽颜一笑:“你该不会忘了咱们的约定了吧?”

        高启躬身道:“能得王爷如此赏识,小老儿真是诚惶诚恐,感激涕零。只是小老儿生性懒散,又心无大志,王爷的大事,小老儿实在不敢与闻。”

        陈烨微微一笑:“你先别忙着溜,本王说的大事你就不想听听吗?”

        高启瞧着陈烨脸上淡淡的笑意,心里一阵阵的发紧,慌忙道:“王爷要说,小老儿洗耳恭听就是。”

        陈烨笑道:“圣上已将天下药医大权交给了我。”

        高启脸色微变,陪笑道:“恭喜王爷,天下医者包括小老儿以后都要仰承王爷开恩了。”

        “这话说到点子上,本王也不谦虚,你们以后能否再行医,还真要看本王点不点头了。”

        高启脸色又是一变,满脸堆笑:“是,你是王爷,慢说是我们这些瞧病卖药的郎中商贾,就是天下百官谁敢得罪王爷您,呵呵呵呵。”

        高启笑着拿起桌上的酒杯,眼眸深处闪过一丝鄙视。想敲诈医者?历朝历代还没人敢如此倒行逆施,不是老夫藐视你,你若真敢公然敲诈,那你就会看到后果是怎样?哼

        陈烨微笑道:“本王知晓,本王的话,你心里很不服气,甚至是蔑视”

        陈烨抬手阻止高启辩解,微笑道:“不过本王告诉你,你想错了。本王并不是想巧立名目盘剥天下医者和药行。本王是想将形同散沙的医药行业规范统一起来。”

        高启一愣:“不知王爷想如何规范统一?”

        陈烨笑道:“咱大明朝的医者,若想行医,按朝廷规制,必须到所在省府州县参加医事考核,考试合格者,才准予行医。”高启默默点点头。

        “这个制度原本倒也无可厚非,可是由于疏于管理,再加上主管各地医药的惠民药局从成化年间就将各地医官逐渐替换成了宫里圣济殿分派的内宦,考核医事制度已形同虚设,任何人只要交上二两银子,就能行医。甚至不去考试,私自行医,也无人过问,因此如今药医行,鱼目混珠,混乱不堪。”

        高启叹息道:“王爷说的是,如今天下各省府州县医馆倒是林立,可医馆内不是一些医术平庸的郎中大夫,就是一些只认银子毫无医德的败类坐堂行医,再加上那些骗人钱财根本就没一点医术的游方郎中江湖骗子更是比比皆是,小民百姓有病得不到医治,反被骗取了钱财,这些黑了心的混蛋与图财害命的匪类无有差别,甚至更可恶鹿野杏林堂的设立就是小老儿和那帮志同道合的老友无奈之举,为的就是能让他们中少些庸医。唉可是效果甚微”

        陈烨点头道:“因此本王要整顿医药行业,首先进行全国考试,大明两京一十三省各省府州县行医之人都要重新进行考试,合格者才准予行医。”

        “全国考试?”

        “不错,如科举考试一般。”陈烨道:“头几批要求他们进京参加医事资格考试。以后等各省机构完善,可以在各省府州县参加考试,但是考试要分等级,取得县一级行医资格,只准在本县或者其他县行医坐堂,不得进州府行医,若想进州行医,就必须参加州医事资格考试,取得行医资格,才能在本州或其他州行医,以此类推,府省同样如此,最后若想成为行医天下的名医,就必须进京参加全国考试。取得资格,才能成为行医天下的名医。”

        高启惊呆了,怔怔的看着陈烨,半晌,才回过神来,喜形于色道:“真能如此,这可是造福天下功德无量的大好事”

        高启兴奋了片刻,皱眉摇头道:“王爷,您若真这么做,会砸了许多人的饭碗,他们一定会反对甚至会私下串连抵制王爷这样做的。还有圣济殿派驻各地的内宦,他们?”

        陈烨冷笑道:“这不足为奇,古往今来,只要想打破某些固有格局,就一定会有阻力。本王心里有准备,你放心,泥虾鳖蟹掀不起多大风浪的,还是那句话,不参加考试,取得行医资格,在大明朝就不要再做梦,坑害病患至于宫中内宦,只要他们有这个胆子跟本王作对,本王倒不介意搂草打兔子,一锅端”

        高启心里一震,激动地瞧着陈烨。

        陈烨微笑道:“这只是第一步,接下来,本王要成立医院。”

        “医院?”高启疑惑的问道。

        “不错,医院。本王要在大明各省府州县都成立医院。它区别以往的医馆,你我都是行医之人,都知晓,咱们诊病可说是人体所有病症都能开方诊治,但你高聘君不能不承认,你的医术博而不精,能治和治好病患的病是有天壤之别的。”高启赞同的点点头。

        陈烨笑道:“术业有专攻,很多医家都对人体某一病症有精到的医治手段,但对其他病症却未必能准确的诊治。因此我所要建立的医院,就是根据人体的脏腑分门别类,成立专治科室,将那些对某一脏腑诊治有精准或独到医术的医家组织起来,对这一病症进行最有效的治疗,让病患在最短的时间解除病痛,这样做既节省了病患忍受痛苦,寻医问药,探寻病情的时间,还节省了他的银钱。”

        高启震惊的瞧着陈烨,半晌,连连摇头:“不妥,不妥,医道讲究辩证施治,综合治疗,才能达到病患病愈,王爷这样做,请恕小老儿直言,您这是以偏概全,不仅不能使病患病情得到缓解,反而有可能延误病情,害人性命。”

        陈烨微笑道:“不会的,病患进入医院,先由像你我这样的综合诊治郎中进行诊治,通过望闻问切,大致得出病患得的是何病,然后再将病患推荐到专治该病的郎中大夫处,再经他诊治,确定病情,这样才对病患进行治疗,就不会出现大的偏差。”

        高启皱眉沉思了片刻:“王爷今日所言,小老儿闻所未闻,真是让小老儿大开眼界。但小老儿还有疑问,斗胆请王爷解惑。”

        陈烨微笑道:“请讲。”

        “小老儿敢问王爷,万一您所说的专科郎中再次误诊,这又如何是好?”高启怀疑的问道。

        陈烨微笑道:“老哥心里清楚,若是寻常头疼脑热的小病,我刚才所言的综合郎中就能开方诊治,无需专科诊治。能去专科诊治,病情一定很严重,就必须住院。”

        “住院?”高启疑惑的问道。

        “不错,为了准确医治病患,病患就需要留在医院进行专业的医治,随时根据病情,调整诊治方案。因此病患就不能回家,要一直住在医院的住院部,有专人看护。”

        “王爷是要将病人关起来?”高启大惊道。

        陈烨摇头笑道:“不是关起来,而是为了让病患早日康复。当然住院与否,随病患自己做主。不过,本王相信,要不了多久,病患都会明白,在家里是无论如何不如在住院部能让病情更早的痊愈的。”

        陈烨瞧着沉思的高启,笑道:“再说老哥刚问的误诊问题。老哥是当世名医,活人无数。知晓你为病患开方,病患按方吃药,药不过三副,病情就应有起色,若无起色,就需换方,或是加减药方,可若病患服药,依旧不见起色,那就要专科的所有郎中进行会诊。”

        “敢问王爷,何为会诊?”高启又不解问道。

        陈烨解释道:“就是全科室所有能诊治病患的郎中大夫共同为这名病患重新进行诊治,拿出医治方案,这是第一步。若是依旧没有效果,就必须通告院长,由院长抽调各科室精干郎中集体会诊,本王想,这样就应该能诊治出病患的病情。但万一这样再无效果,医院若是开在县或是州,那就派人到府或是省请分院或总院更好的郎中大夫前来,进行诊治。”

        []

        只要输入--就能看发布的章节内容

  https://www.65ws.com/a/17/17832/5496330.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65ws.com。万书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65w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