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书网 > 医道天下 > 第三百四十一章 销毁账簿

第三百四十一章 销毁账簿

        第三百四十一章销毁账簿

        陈烨的话让那些要跪倒以及已经跪倒的官员将要喊出的饶命哀求的话语又硬生生卡在了嗓子眼,惊疑不定的看着陈烨。

        陈烨慢慢转身,望向殿前台阶上垒放的红木大箱,沉声道:“可这些账簿又言之凿凿,这又作何解释?本王左思右想,终于想明白了,那就是这些账簿是假的是孟恩远那混账王八蛋为了他钱庄的生意,故意拉大旗作虎皮,借以抬高钱庄的声誉,利用这些假冒的官员存银账簿,骗取小民百姓的钱财。其心实在可诛本王甚至想到,假话谎言说上百遍千遍,就能以假成真,然后用这些假冒的账簿敲诈朝廷官员,直至最终将我大明朝的官员全拉下水,真要如此,我皇上我大明朝就危矣了”

        砰徐阶拍桌,愤怒的站起身来:“孟恩远罪当抄家灭族”

        “王爷,徐阁老说的是至公至正之礼,孟恩远区区一介商贾,竟敢假造账簿污蔑朝廷官员,谋逆不轨之心,已昭然若揭,其罪当凌迟,抄家灭族”

        “不错如此胆大妄为,无端捏造我等官员贪赃不法,这等包藏祸心禽兽不如的混账,杀无赦”

        “王爷,徐阁老,诸位公公,诸位大臣,官员乃是我大明朝执政的根本,孟恩远如此丧心病狂,他这是要毁我大明根基啊对这种禽兽,用尽世间一切酷刑,都不足以平息我等蒙冤官员的悲愤”

        大坪上近万被吓破了胆的官员突然如打了鸡血一般,瘫倒的已纷纷站起,摇摇欲坠者已挺拔如松,全都怒发冲冠,血灌瞳仁,义愤填膺甚至声泪俱下嚷嚷道。咆哮控诉声如巨*般震得两侧翼楼和克己殿不断传出回响。

        陈烨的目光瞧向几张楠木圆桌坐着的阁员和六部九卿的堂官,他们脸上的神情复杂不一,或惊疑或愤怒或沉思或庆幸。但都有一个共同之处就是沉默不语。

        陈烨微微一笑,瞧向面带怒色的徐阶:“徐阁老刚才说的是,孟恩远罪当抄家灭族,虽然他畏罪潜逃了,但本王相信他逃不过大明律法的制裁”

        冯保和黄锦同时站起身来,躬身说道:“王爷,奴才即刻下令东厂(镇抚司)缉捕孟恩远,就算这混账东西逃到老鼠洞里,奴才也一定将他水灌出来,捉拿归案”

        “两位公公请坐。孟恩远区区一介商贾,其所图谋的不轨罪行既已暴露,他的死活本王认为倒不是当下最重要的。”

        陈烨回头瞧了一眼殿前台阶上垒起的数十口红木大箱,又瞧向徐阶:“反而是这些箱中伪造的存银账簿,让本王有些头疼,不知该如何处理,徐阁老,您是内阁首辅,既见闻广博又老成持重,依你之见,这些伪造的罪证,该如何处理为妥?”

        徐阶眼角轻微跳动了一下,望向那些红木大箱,片刻,又慢慢望向身后近万双既紧张又可憎的脸孔,心里冷笑了一声,想将老夫放到火盆上?徐阶转头看着面带微笑的陈烨,脸上露出诚恳可亲的笑容,躬身道:“回王爷,伪造账簿污蔑近万朝廷官员,这是亘古至今,从没有过的惊天大案,兹事体大,臣一时也想不出什么妥当的法子,不过,王爷睿智,以雷霆手段将险些让我大明有倾覆之危的阴谋消弭于无形,臣对王爷的英明果敢佩服的五体投地。臣窃以为,王爷心里一定对这些罪证的处理,有所决断。臣愚钝,还请王爷训示。”

        陈烨深深的瞧着躬身神色恭谨的徐阶,心里冷笑,老滑头,无怪辅政二十年的严嵩败在你手,你可真是油滑到了滑不留手的境界了。

        陈烨笑道:“阁老夸奖了,不瞒阁老,本王确实对这些伪造的罪证有些想法。但本王毕竟年轻,不及徐阁老辅政多年,老成持重,还是您,”

        徐阶躬身道:“王爷,臣绝非推诿,不肯担当,实在是臣想不出什么好法子。王爷放心,只要您的决断,上对得起君父,下又能顾及臣工百姓,臣及内阁六部九卿都坚决拥护王爷的决断。”

        李春芳等阁员堂官也都站起身,躬身齐声道:“臣等请王爷决断”

        陈烨故作沉吟了片刻,点头苦笑道:“你们这是难为本王了,也罢,本王就勉为其难这一回吧。”

        近万官员又紧张冒汗的瞧着陈烨,心跳都如敲鼓一般。陈烨皱眉道:“本王也想过,索性将这些伪造的罪证交给皇上,由圣心独断处理这起前所未有的污蔑百官大案。”

        近万官员的脸色再次白了,那些曾瘫倒的官员身子哆嗦着又有再次瘫软的迹象。

        “不过,本王又细想了想,身为儿臣,遇事推诿,不为君父分忧,反遗君父之忧,本王岂不成了不忠不孝之人。因此,本王认为,既然这些箱内的存银账簿全是伪造的,也就已经证明了诸位大臣都是清白的。”

        “王爷圣明啊”

        “王爷替我等洗清冤屈,还我等清白,真是我等再生父母啊”

        “王爷圣明”大坪上近万官员全都扑通跪倒,感激涕零的哭喊道。

        “这是干什么,诸位臣工请起”陈烨抬手道,眼神的余光瞟到徐阶阴郁的神情,嘴角绽起一抹玩味的笑意。

        “你等既然都是清白的,那这些伪造账簿不过就是一堆废纸而已,既是废纸,本王将它们呈给父皇,岂不是耽误父皇的时间。因此,本王决定,六和钱庄所有账簿一体销毁。”

        徐阶等阁员堂官以及大坪上站着的近万官员的身子都是一颤,全都震惊的瞧着陈烨。陈烨微笑道:“怎么,看你们的神情,你们是不愿意了?”

        徐阶等阁员堂官,犹豫着刚要张嘴,特别是郭朴的话已出口:“王爷,万万,”就被近万哭喊声淹没了。

        “王爷宏恩大德,臣就是做牛做马都难以报答,从此臣这一身一命皆归王爷所有,任王爷驱使”。。。。。。

        “徐阁老,本王这个决定,你可有异议?”

        徐阶躬身道:“回王爷,臣无异议。王爷干净利落,一劳永逸了解这桩大案,臣佩服不已。”

        陈烨笑了一下,沉声道:“来啊将这些罪证抬下来,销毁”

        王府护卫簇拥着听事们将红木大箱全数抬下了台阶,放在楠木圆桌前,徐阶冯保等人急忙站起,向后退去,听事们又上前将楠木圆桌撤下。

        数十口红木大箱全都打开箱盖,露出里面摆得满满的账簿,所有的目光都神情复杂的瞧着箱内的账簿,特别是近万官员眼中既闪动着心疼愤怒也有着劫后余生的庆幸。

        片刻,退下的护卫手里举着火把和听事们捧着瓷坛从克己殿右侧小跑过来,听事们打开坛塞,将清油浇泼在数十口红木大箱内的账簿上,一阵忙碌过后,听事们抱着空坛子原路退下了。

        护卫上前,点燃了红木大箱,霎时间,浓烟裹挟着烈火在殿前大坪上沸腾翻滚着。

        陈烨背负着手,神情悠闲的瞧着燃烧的红木大箱,不远处徐阶眼中闪动着异色瞧着陈烨,嘴角闪出一丝若有若无阴冷的笑意。

        半个时辰后,大坪上仅剩下一堆堆燃烧殆尽的飞灰依旧冒着几缕飘飘袅袅的黑烟,整个大坪上弥漫着一股子烧焦的味道。

        陈烨来到一堆灰烬前,用脚踢了一下,满意的点点头,扭过身来,微笑道:“你等都看到了,这些伪造的账簿全都化作了灰烬,诸位可以安心了。”

        大坪上响起稀疏的干笑声,近万张胖瘦长短不一的脸上都强挤着比哭还难看的笑容,随着数十箱账簿化作灰烬,贪赃的证据是没有了,可是银子也没了。

        陈烨微笑道:“看诸位的脸色,想必你们此时也没什么心情再听本王唱戏了。也罢,本王也不勉强,送客”

        齐家殿的殿门发出轻微的咯吱声开启了,近万官员苦涩的互相瞧了瞧,心里都哀嚎道,这真是一出既心胆俱寒又痛断肝肠的戏啊“臣等告退”一个个如丧考妣一般簇拥着退出了大坪。

        “王爷,臣等也有政务要处理,也请告退。”徐阶躬身道。

        陈烨笑道:“徐阁老、诸位阁老,诸位大臣们,既有国事操劳,本王不便挽留,李准,代本王送阁老和诸位大臣。”

        “不敢,李总管请留步,臣等自去便是。”徐阶等人施礼道。

        李准瞧向陈烨,见陈烨并没坚持,打了个哈哈,笑道:“阁老和诸位大人慢走。”

        徐阶等人迈步走向大坪对面的齐家殿,离去时都神情复杂不一的瞟了一眼地上一堆堆的灰烬。陈烨望着他们的背影依次进入齐家殿,微眯着眼露出沉思。

        “王爷,真是痛快奴才们佩服的五体投地”冯保等内宦喜笑颜开走了过来。

        陈烨转过身,微笑道:“诸位公公过奖了,不过能如此轻松就解决了这件事,倒还真有些出乎本王的意料。”

        黄锦笑道:“王爷这话太高看他们了,王爷菩萨胸怀,放过了他们,他们若是不感恩戴德,还敢狂犬吠日,奴才第一个就饶不了这帮子黑了心肝的混账东西不过,就这么放过了这些黑了心,没有主子,眼里只认黄白二物的混账王八蛋,奴才心里真是觉得有些不甘”

        黄锦光顾着兴奋,没注意到冯保等内宦脸上的笑意都变的勉强起来,他这番话不经意间将他们也捎带上了。陈烨咧嘴一笑,没有说话。

        “王爷,奴才们出来也有些时候了,不敢再耽搁了,不然万一主子万岁爷传召奴才,奴才们不好交代。”冯保强笑着躬身说道。

        陈烨深深的瞧了一眼冯保,微笑着点头道:“既如此,本王就不留你们了,冯公公可要慢走”

        冯保心里一颤,眼中闪动着惊惧瞧了一眼陈烨,又急忙躲闪开,躬身,话音有些发颤道:“谢王爷,奴、奴才告退。”

        黄锦、滕祥、陈洪以及其他太监总管躬身施了一礼,跟随在冯保身后离去了。

        片刻,陈烨收回望向齐家殿殿门的目光,玩味的一笑,喃喃道:“看来本王这副药的火候还是有些不够。”

        李准兴奋的说道:“主子,实在是太精彩了。主子事前说的一点都没错,这帮子贪官果然是最没骨气的龌龊小人,一听主子要烧账簿,感动的恨不得要认主子当亲爹了”

        钱有禄笑道:“李总管说的是,有禄也实在没想到,这回王爷演的这场精彩绝伦的大戏,不仅轻松地拿了他们的银子,还让他们感激涕零,将他们的心也收入囊中,这可是咱大明朝最有实力的官员们”

        李准兴奋的一拍巴掌:“对啊,奴才真是愚钝,竟没想到这一层,王爷,这可是双喜临门,既帮主子万岁爷收缴到了银子,又收服了人心,有他们相助,那王爷将来,哈哈哈哈,这真是如虎添翼啊”

        陈烨瞧着兴奋的李准和钱有禄,淡淡一笑:“一群墙头草有奶就是娘的小人们,就是再多上十倍,又有何用还有你们说咱们今天所为是双喜临门?哼在本王看来,无过就是喜事了。”

        李准和钱有禄脸上的笑容都僵住了,都惊愕不解的看着陈烨。

        一名王府护卫从齐家殿飞奔而出,陈烨的目光望了过去。那名护卫飞奔到陈烨身前,身子还没停稳,已翻身跪伏在地:“启禀王爷,锦衣卫都督朱希忠和锦衣卫指挥掌北镇抚司事陆铎以及辖下十三太保在府外求见。”

        陈烨冷然一笑:“告诉他们,本王有要事在身,概不见客,让他们请回”

        “慢”李准脸色微变道:“主子还是见见吧。他们八成是服侍主子万岁爷,一时走不开,因此才来晚了。”

        陈烨沉下脸道:“本王的话,没听到吗?”

        那名护卫惊得急忙站起身,如劲箭一般急射向齐家殿。

        李准大惊道:“主子您这是怎么了?怎能因他们未准时到这点小事,就负气发脾气。锦衣卫在我大明朝野是何等分量,不消奴才说,主子就应该知晓,无端开罪他们,对主子有百弊无一利啊”

        陈烨瞧向李准,冷笑道:“本王不仅知晓陆铎的分量,也知晓朱希忠在大明朝的分量。本王对他们的心思清楚得很李准,本王问你,你真的认为他们是有要事脱不开身,因此才来晚的吗?”李准惊疑的看着陈烨。

        陈烨冷笑道:“陆铎仰仗他死去的老子,恩荫爬上了锦衣卫指挥掌了镇抚司,就不自量力不知天高地厚,竟然盘算着首鼠两端左右逢源。还有朱希忠,依仗祖宗的军功,承袭了成国公,自恃不仅总督锦衣卫还兼掌神机营,集治安兵权于一身,也狂妄的不知所谓,他和陆铎一个心思,对本王的仁心都当做了是在曲意巴结讨好他们。今日之所以没有和那些官员一同来,就是在观望形势,在他们愚蠢的脑子里,想当然的认为,牵扯如此众多的官员,本王就算是天潢贵胄,也会投鼠忌器,不敢怎么样,今日之会,不过是本王对他们以及朝中大臣示好之会罢了现在来求见,是他们听闻到了今日的结果,这才慌了手脚,李准,本王敢跟你打赌,今日进府的官员中,一定有他们的探子”

        李准和钱有禄脸色发白的看着陈烨,他们是第一次看到陈烨发怒,也是第一次领略到了陈烨恼怒的可怕,心里都一阵阵的发寒。

        陈烨嘴角露出一抹狰狞:“在这大坪上,只有我们三人,我就对你们说句掏心窝子的话,既然上苍不再让我仅仅当一名药商在这个世道左右逢源,小心谨慎,夹缝中求生存,而是让我又做了王爷,那我这条命就绝不任人摆布,也决不允许别人摆布,我的命只能由我来做主我今日不见他们,是给他们最后一次机会,他们若是不能幡然醒悟,本王绝不会容忍有威胁我生命的人存在,我会不惜一切代价全力扑杀他们”

        使劲拂了一下大袖,陈烨负手迈步走向台阶,李准和钱有禄互相瞧了一眼,虽然脸色依旧苍白,但眼中都露出了隐藏在心底的霸气,陈烨的这番近乎明志的话,让他们原本担忧惊悸的心激荡不已,相互笑了一下,同时迈步追随上了陈烨。

        “停”八人抬绿呢银顶官轿稳稳地停在了距离徐府数米外的胡同小道上,跟随在轿旁的管家徐福有些疑惑的挑起轿帘:“老爷,轿子怎么在府前就停了?离轿厅还有一段距离呢。”

        徐福正要放下轿帘,让轿夫起轿抬进轿厅,徐阶伸手抓住徐福的手腕,双目瞧着徐福身后,低声道:“去问问府门前停着的是谁的马车。”

        马车?刚才徐福只顾低头想事情,并没瞧到府前停着马车,闻言微愣,急忙扭头瞧去,府门前果然停着一辆黑呢裹扎的马车。E

        你正在阅读第三百四十一章销毁账簿,如有错误,请及时联系我们纠正!

        返回:医道天下书页,如你喜欢本书请收藏!手机上网推荐您使用QQ浏览器更新书签

  https://www.65ws.com/a/17/17832/5496327.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65ws.com。万书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65w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