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书网 > 医道天下 > 第三百二十八章 治郁断家务

第三百二十八章 治郁断家务

        陈烨阴沉着脸出了寝宫的院门,沿着红墙青砖道向回路走去,李准小跑追着陈烨,脸色阴晴不定,有些不解王爷这是怎么了?不仅阴沉着脸而且还是没有任何旨意处置余王妃,难不成余王妃捏着王爷的什么短处?

        李准的脸色微变,脚步越发加快,追上了陈烨,小心翼翼道:“主子您这是怎么了?难不成娘娘给您气受了?”

        陈烨猛地停住脚步,喘了一口粗气,咒骂道:“娘的,这事办的真窝囊!”

        李准脸色越发变化,突然凑近一步,低声问道:“奴才斗胆请问主子,王妃娘娘是不是威胁主子来着?”

        陈烨没好气的瞪着李准:“威胁?那你说她威胁我什么?”

        李准眯着眼,低声道:“奴才猜不着,也不敢猜。但看主子的神色,奴才猜测主子看来是有些投鼠忌器,没法处置余王妃了。主子,奴才愿担了这天大的干系,替主子了解后患。”

        陈烨一愣,似笑非笑道:“你该不会是想?”

        李准扑通跪倒,低声道:“只要能替主子解忧,奴才一身一命死不足惜。”

        “你他娘的想哪去了。”陈烨一把将李准拽了起来,又好气又好笑的抬腿给了李准一脚:“我他娘的是发愁,这杀又杀不得,废也废不成,这可怎么办?”

        “为何杀不得?”李准不解的笑问道。

        陈烨白了他一眼,李准恍然,嘿嘿低笑道:“主子不会是舍不得了吧?”

        陈烨苦笑着又给了李准一脚:“这么半天,就这像句人话。本王从前的缺德事你心知肚明,你让本王如何杀她?可是不杀她,就没理由废她,真他娘的头疼!”

        李准低声道:“主子不忍,那就让奴才来。”

        陈烨气的刚抬腿,李准急忙向后闪躲,尖叫道:“当奴才没说。”

        陈烨瞪了一眼李准:“再说这种没用的废话,我就一脚踢死你!”负手皱眉沉思起来。

        李准嘿嘿笑着凑了过来,低声道:“主子的心思,奴才明白。在巨鹿李庄的李娘娘那才是主子心中的王妃。奴才刚才的法子蠢了点,可是奴才也实在想不出什么别的好法子。”

        陈烨自嘲的笑道:“从巨鹿、鹿野再到京城,一路杀过来,虽有磕磕绊绊,可都最终顺利攻城略地,不敢说运筹帷幄,但也是顺风顺水。不成想竟让个女人狠狠的将了一军。取舍,取舍,难道有取就必须有舍?!”

        李准眼珠乱转,突然脸露惊喜,低声道:“主子,奴才刚想到了个法子,奴才派人时时盯着余王妃,找她的错处,若是这样还不成,奴才就指使人给她栽赃,然后主子来个人赃俱获,这样岂不就顺利废黜余王妃了。”

        陈烨斜睨着眼:“我说你这些招怎么都透着一股子下作阴损呢?!”

        李准郁闷道:“奴才黔驴技穷了,主子自己想个好法子吧。”

        陈烨吧嗒了一下嘴:“虽然下作阴损,倒也值得一用。”

        李准微撇了一下嘴,陈烨瞪眼道:“你敢鄙夷本王,我踢死你!”话音刚落,李准像兔子一般沿着青砖道飞奔而去。

        “混蛋!还敢跑,看我追上不踢死你!”陈烨笑着嚷嚷道,追了上去,沿着红墙的青砖道传出李准和陈烨的笑声。

        “主子,去瞧瞧柳夫人吧。”李准站在荷香居院门前,笑着气喘吁吁道。陈烨笑着点点头。李准上前,抬手咚咚瞧着院门。

        院门里传出一个清脆中透着几丝沙哑,不耐烦的声音:“这是谁这么没规矩,当是你们家炕头呢,敲这么使劲。惊扰了贵客,你吃罪得起吗?!”

        院门发出轻微的咯吱声,开启一角,一名头戴平巾年约十五六岁的小听事没好气的探头出来,瞧见门外的李准和陈烨,惊得扑通跪倒在地,左右开弓抽着自己嘴巴子:“奴才该死,奴才吃了屎满嘴喷粪,”

        陈烨笑着推开院门走了进去:“行了,起来吧。”

        李准觑着陈烨的背影,抬脚将听事踹了个跟头,低声道:“招子放亮些,再敢胡说,扒了你的皮!”

        “奴才明白。”听事急忙爬起又跪倒,叩头如捣蒜。李准哼了一声,急忙跟上了陈烨。

        宽敞的大院子左右两侧都栽种着裁剪整齐的花草,在左侧楼阁门前,几颗石榴树下,花婵玉和柳兰儿都弯着纤细的腰身在洗头,边说笑着边往秀发上抹着鸡蛋清液,看样子都没理会到李准的敲门声。

        陈烨轻摆着手,笑着迈步走了过去,院子内几名已换上翠绿色对襟褶皱宫裙的宫娥和听事都慌得急忙跪伏在地,瞧见陈烨摆手,又都硬生生将到嘴边的话咽了回去。

        左侧花圃小径通着的一间偏阁的竹帘门挑起,钱静姝头上扎系着粉色的丝绢,一身绿色对襟长裙宫娥打扮,拎着云铜壶,从偏阁走出:“兰儿小姐,婵玉小姐,水烧开了,可以洗头了。”抬眼瞧到走过来的陈烨,娇躯一颤,急忙放下铜壶,翻身跪倒:“奴婢叩见王爷。”说笑的柳兰儿和花婵玉闻声娇躯都是一颤,扭头瞧了过来。

        被发现行迹的陈烨笑道:“起来吧。”

        “谢王爷。”钱静姝站起身来,抬眼瞧了一眼迈步走向二女的陈烨,清瘦俊俏的脸上露出惊恐畏惧之色,低下头,犹豫了片刻,才拎起铜壶,慢吞吞的走了过去。

        柳兰儿和花婵玉瞧着陈烨走过来,脸上虽露出强挤出来的笑意,但一双如秋水般的美目都难掩惊惧之色。陈烨瞧着二女头上黏黏滑滑的秀发,笑道:“我是不是来得不巧。”

        花婵玉强笑道:“没、没,婵玉见过东家,不,王爷。”柳兰儿也反应过来,急忙跟随着花婵玉一同下拜:“柳兰儿见过王爷。”

        陈烨一愣,瞧着二女强挤笑容难掩惊慌的俏脸,脸上的笑容也僵滞了,扭头瞧着左侧停住脚步的钱静姝,钱静姝的小脸也露出紧张惊慌之色,身子微微颤抖着开始慢慢向后退。

        陈烨叹了口气:“你们该不是听闻了我从前的事吧?”

        李准眼露凶光瞪向那几名跪在正房楼阁门前的听事和宫女,听事和宫女惊骇的几乎都要瘫软在地上了。

        陈烨低沉道:“从前的事我不想解释什么,也无法解释。但请你们也好好想想,现在的我是个什么样的人。李准,走,去看看柳夫人。”陈烨迈步走向正房楼阁。

        陈烨的话让花婵玉心头一震,从最初的敌对被逼入绝境到陈烨的手下留情以及对自己的那片柔情在眼前快速闪过,俏脸上的惊慌消失了,美眸露出羞愧之色,扬声喊道:“东家。”陈烨身子停住了,但没有转身。

        花婵玉蹲身施礼,大声说道:“无论从前的东家是个什么样的人,在婵玉心里,你都是婵玉永远的东家。”

        柳兰儿和钱静姝的娇躯同时一颤,花婵玉的话如暮鼓晨钟在耳旁响起,陈烨对自己的好如过电影一般在脑海飞驰,心底的畏惧惊慌瞬间荡然无存,俏脸都露出羞愧之色。

        陈烨默然了片刻,嘴角绽起一抹开心的笑意,抬起手向后摆了摆,迈步走向正房。

        楠木竖棂宣纸阁门推开,两名宫女搀扶着一身雍容华贵的柳夫人走了出来,身后跟随着同样衣着光鲜的柳湘泉。

        柳夫人颤抖着要跪倒:“柳门叶氏叩见景王殿下。”

        陈烨急忙伸手搀扶,笑道:“大姑奶奶,连你也要和我生分吗?”

        柳夫人晦涩的眼睛溢动起泪水,哽咽道:“不、不生分。”

        陈烨苦笑道:“您这句话是我今天听到最高兴的话,不然我可真要找个地方大哭一场了。”

        陈烨瞧了一眼跪伏在地的柳湘泉:“你也起来吧。”

        “草民谢王爷。”柳湘泉站起身来,微躬着身子,满脸恭谨之色。

        陈烨搀扶着柳夫人进入正厅,谦让了片刻,柳夫人才坐在正厅主位,陈烨坐在了右侧客位上,柳湘泉则知趣的坐在靠窗的偏座。

        陈烨笑道:“我过来,一则看看你们住的环境,瞧瞧李准有没有敷衍我,这些下人奴婢有没有慢待大姑奶奶。”

        柳夫人晦涩的双目无神的瞧着陈烨嘴巴的位置,笑道:“我如今是王爷府的贵客,可不是那个叫天不应叫地不灵的罪妇,谁敢对我不敬,王爷您不必挂念。”

        陈烨笑道:“大姑奶奶你这声王爷叫得我后背发凉毛骨悚然,你还是叫我陈烨或是郎中,我听得顺耳舒服。”

        “民妇不敢。”

        陈烨笑道:“什么敢不敢的,我让你叫,谁敢说半句淡话。”

        柳夫人颤抖着掏出雪白的丝巾擦了擦眼泪,哽咽道:“其实民妇知晓,王爷如此厚待民妇,全是看在我那屈死的弟弟和弟媳面上。他们是受我们夫妇的牵累,是我们害死了他们。”

        话音刚落,柳夫人已难忍心中悲痛,失声痛哭起来。

        坐在偏座的柳湘泉也满脸羞愧,眼圈含泪道:“草民愚蠢该死,不仅连累了家小,还害死了仁宣夫妇。草民真是该死!”

        陈烨没有说话,也没有相劝,因为他清楚柳夫人之所以失明也就是西医病症视神经萎缩,是因为柳湘泉愚蠢犯案导致一家蒙难,因此引起气机升发,疏泄功能失度,造成肝气郁结,目络阻滞,津液不行,不能濡养于目而发病。因此此病虽显于目,然病根实在肝胆。哭泣则是疏泄郁结肝气的一种很好法子。

        “王爷,请、请喝茶。”韩茹绣一身老妈子打扮,将茶盏颤抖着放在桌上,抱着托盘蹲身施礼道。

        陈烨从沉思中醒过神来,抬眼瞧向韩茹绣,微微一愣,韩茹绣保养得没一丝皱纹的丰腴脸颊不仅红肿着还有几道细细的指甲划痕。

        躬身站在陈烨身旁的李准厉声喝道:“真是越发的没了规矩,主子坐了半天,这茶水才磨磨蹭蹭端上来,可见你们是如何慢待夫人一家,主子,这都是奴才管教失察,奴才这就打发了他们,换些眼勤乖巧的奴婢。”

        站在柳夫人身旁的两名宫女以及站在厅外门口的宫女和听事全都吓得扑通跪伏在地,参差不齐道:“王爷,李总管冤枉啊!奴婢绝不敢慢待夫人小姐们,是夫人吩咐,端茶送水全由韩妈做,不允许奴婢们帮忙。”

        柳夫人脸露怒意道:“王爷,不**们的事,确是我吩咐的。贱人,还不跪下!”

        韩茹绣惊得急忙跪下:“夫人息怒,奴婢不敢了。”

        “呸!你这不要脸的jian货!烧个水也能磨蹭这么长时间,今天的饭就甭吃了!”柳夫人狠狠啐了一口,厉声喝骂道。

        陈烨虽心里清楚李准刚才不过是因为这帮奴婢竟敢背后乱嚼舌头,借题发挥,给自己出气。可见柳夫人突然怒火难以抑制,厉声呵斥韩茹绣,韩茹绣吓得惊慌失色,战战兢兢的样子,心里也不由感慨的暗叹了口气,韩茹绣做梦都没想到报应来得这么快吧?!

        “咳,夫人,在王爷面前不可太失态了,还是让她退下吧。”柳湘泉轻声说道。

        柳夫人铁青着脸,冷笑道:“刚说了几句,你就心疼了?!哼!”

        “夫人,这、这怎么又扯到我的身上了?”柳湘泉尴尬的说道。

        柳夫人冷笑道:“不要以为我的眼瞎了,就什么都不知晓了,我的心里明白的很,今儿一大早你和这个不要脸的贱妇都干什么了,我当时没撕下她那张骚狐狸脸,已是给你们留了脸面,哼!我今儿就挑明了吧,你们之间那点见不得人的龌龊肮脏勾当,我全都知道。”

        “你!”柳湘泉脸色涨的通红,恼羞成怒的刚想站起身,突然瞧到陈烨投射过来的阴冷目光,瞬间所有的羞怒荡然无存,激灵打了个冷战,惊慌畏惧的坐下了。

        陈烨心里暗叹,看来磨难真的能改变人的性格,柳湘泉中进士作官这些年,一直都是以道学名士的形象赢得朝中清流和读书人的赞誉。可升任官洲知府以来,遭遇到数十年不遇大旱和府库官粮盗卖,为了惜命保官,伪道学的嘴脸撕扯殆尽,如今他这副嘴脸望之委实令人可憎厌恶。

        陈烨瞧了一眼气的同样脸色通红的柳夫人,相比之下,柳夫人虽然遭遇磨难,可泼辣敢作敢当的的真性情没有丝毫的改变,这真是人比人不能比啊!慢慢瞧向跪在地上满脸惊慌,目光不断哀求的偷瞟向一脸尴尬闷声不语的柳湘泉的韩茹绣,这女人真是狗改不了吃屎,刚沦为贱奴才一晚,就迫不及待勾引柳湘泉,破坏他们夫妻之间残存维持的婚姻,简直就是个祸害,看来不能再将她留在柳夫人身边。

        身旁的李准突然轻咳了一声,陈烨身子向后靠了靠,李准凑到耳旁,低声道:“主子,钱静姝在门外。”

        陈烨装作不经意望向厅门外,躲在宫娥身后悄悄望进厅内的钱静姝清瘦苍白的俏脸已是泪流满面,美目充满了痛苦和自卑直怔怔的瞧着正厅跪着的母亲,被宫娥遮挡着的瘦弱娇躯不受控制的在轻轻颤抖着。

        陈烨心神一震,从那双没了神采极度黯淡的美目中,陈烨瞧到了让他恐惧的后果。猛地坐直身子,沉吟了片刻,说道:“韩茹绣,你退下吧。”

        韩茹绣身子一颤,忙如蒙大赦的叩头:“谢王爷。”急忙站起身来,慌不迭的退出了正厅。

        陈烨望向厅外的钱静姝,恰与钱静姝感激的眼神相碰,钱静姝慌乱的急忙低垂下头,身子慢慢向后退着,从陈烨的视线消失了。

        陈烨慢慢收回目光,突然沉声道:“都退下。”

        厅内的两名宫女闻言急忙蹲身施了一礼,退出了正厅,门外躬身肃立宫女和听事也急忙散开,远远的躲开。

        陈烨的目光淡淡的望向柳湘泉,柳湘泉一愣,我、我也要出去回避?!不敢犹豫,忙站起身:“草民告退。”尴尬的退出了正厅。

        李准冲陈烨躬身施了一礼,紧跟着柳湘泉身后出了正厅,将厅门关上,转身站在了厅门外。

        刚草草洗完头,用雪白的御贡淞江棉手巾擦着湿漉漉秀发的柳兰儿和花婵玉以及站在旁边的钱静姝都露出惊愕不解之色。

        正厅内,陈烨看着神情紧张满脸茫然的柳夫人,沉吟了片刻,笑道:“大姑奶奶,我给您把把脉。”

        柳夫人如释重负的舒了口气,不满的笑道:“神神道道的,吓了我一跳,我还以为出了什么大事,原来是给我瞧病,你这江湖神棍骗人的伎俩能不能改改。”

        不经大脑脱口而出的话刚出口,柳夫人就醒过神来,惊得脸色一变,慌忙要站起身:“民妇胡说八道,王爷恕罪,民妇,”

        陈烨笑着伸手过去同时握住柳夫人两手的手腕,将柳夫人拉的又坐下,柳夫人双臂哆嗦着搭在方桌上,陈烨两手同时按在柳夫人双腕的寸关尺上,边诊脉边笑道:“大姑奶奶,你要再这么见外,小侄可是真生气了。”柳夫人勉强笑了一下,脸上依旧难掩惊惶之色。

        []

        只要输入--就能看发布的章节内容

  https://www.65ws.com/a/17/17832/5496309.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65ws.com。万书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65w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