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万书网 > 医道天下 > 第三百二十三章 夸张的排场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万书网] https://www.65ws.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一旁蒋五低声道:“何药师,亏你也曾是个读书中过举的,在王爷面前如此失态,连礼法都不讲了吗?!”

    何泉急忙强忍着止住悲声,哽咽道:“卑职受王爷如此恩遇,一时心有所感,难以抑制,在王爷面前失态,还请王爷恕罪。”

    陈烨叹了口气道:“你的经历,本王有过耳闻,心中之苦闷,本王能理解。”拍拍何泉的肩头,笑道:“好了。若不想再苦闷度日,就早些辞了差事,本王可是求贤若渴盼着你呢。”

    “王爷放心,卑职今日就去辞差,明日一早就去东郊化人场。”何泉激动的说道。

    陈烨笑道:“你跟了本王,咱们的称呼要变变,何泉你的台甫是?”

    “不敢,卑职表字盛魁。”

    “何泉,何盛魁。好,以后本王就叫你盛魁。”

    何泉诚惶诚恐道:“卑职惶恐,万万不敢。”

    陈烨笑道:“好了,本王心事已了,该回府了。病人还需要你照顾,就不用送了。”笑着迈步向牢门走去。

    何泉激动地跪倒在地:“何泉恭送王爷。”

    蒋五心里的一块石头落了地,转而又惊疑的揣测道,难不成王爷当真是为何泉而来?脑中闪过一千两月银几个字,不由自主暗点点头,转而双眼闪过羡慕贪婪之色,赔笑快步跟上:“王爷,奴才送王爷出去。”

    “罪臣胡宗宪泣血涕零景王殿下救命之恩。”一个嘶哑哽咽的声音从草垫木床上响起。

    陈烨身子一震,一只脚已踏出牢房的身子猛地停住,扭头震惊的瞧着床上的囚犯:“胡宗宪?你是曾总督浙直兵部尚书兼佥都御史加太子太保少保衔的胡宗宪?”床上的囚犯泪流满面的使劲点了点头。

    得到准确答复的陈烨惊得怔住了,这是怎么回事?明史不是记载胡宗宪是嘉靖四十四年三月,罗龙文抄家,被查出胡宗宪贿求严世蕃的信件夹带假传圣旨,才在当年十月被锁拿进京,关押诏狱的吗?

    如今难道不是错位的嘉靖四十一年,而是嘉靖四十四年?可是不对啊,我诊治过大统的身体,他应该还有四年好活。

    尽管震惊非常,可眼前诏狱内关押的胡宗宪让陈烨明白自己不是在荒唐的梦境中。陈烨瞧着乱发胡须披散已折磨得不似人形的胡宗宪,慢慢从震惊中醒过神来,沉吟了片刻,扬声道:“李准。”

    李准急忙快步进了牢房,瞧着污秽的牢房,不动声色的暗皱了一下眉,躬身道:“主子有何吩咐?”

    “你可曾带银子?”李准一愣,忙从袖内将随身带的银票和几个五两重的银锭全都掏了出来:“奴才就带了这么多,要是不够,奴才马上回去取。”

    陈烨接过银票和银锭扫了一眼,交给何泉:“拿去买药和给他调养身子,若是不够,可打发人去王府支取。”何泉忙跪着接过银票和银锭。

    陈烨沉吟了一下:“三天之内是危险期,这样吧,本王留下,也好随时观察病情。”

    “万万不可。”何泉、蒋五和李准同时惊呼道。蒋五扑通跪倒,苍白着脸苦求道:“王爷,你要到诏狱视察,奴才不敢拦阻,可王爷您要在这污秽不堪之地呆上三天,奴才天胆也不敢留王爷在此,王爷若执意要留在诏狱,奴才只能自裁谢罪了。”

    “主子,您是何等金贵,怎么能在这呆上三天,真要如此,奴才也只能以死谢罪了。”李准也翻身跪倒,哀求道。

    陈烨笑道:“你们这是干什么,本王自愿留下,又没被你们私自羁押,你们谢什么罪?”

    “罪臣何等人,竟蒙王爷如此恩待,罪臣死无憾矣。但罪臣宁死也绝不敢再让王爷为罪臣贱躯留在诏狱。”胡宗宪失声痛哭道。

    “王爷,信不过何泉?”何泉目光灼灼看着陈烨。

    陈烨一愣,“王爷,何泉愿立军令状,若不能治愈胡大人,何泉愿为他偿命。”何泉伏地大声说道。

    陈烨苦笑摇摇头,沉吟了片刻,迈步来到床前,瞧着流泪激动地胡宗宪,沉声道:“你刚才也都亲眼目睹耳闻施术的全过程,本王不瞒你,真正的危险才刚刚开始,但有一点,本王希望你明白,除了药石之功外,能不能活下去,一半在你自己。你是抗倭名将,国家的功臣,是冤案总有昭雪的一日,不要做让亲者痛仇者快的傻事。”

    胡宗宪的身子微微一颤,流泪的双目放射出激动惊喜之色望着陈烨,陈烨微微点点头。

    胡宗宪大声道:“王爷放心,罪臣就算不为自己,为王爷这番感铭肺腑之言,也会活下去的。”

    陈烨深深的瞧了一眼胡宗宪,心里叹了口气,又点点头,转身迈步走出了牢房。李准和蒋五同时如释重负的长舒了一口气,站起身来,慌不迭的快步飞奔出了牢房。

    诏狱外,蒋五跪在府门外,望着马车离去的身影,抬头擦去了额头上的冷汗,神情复杂的站起身来,欲转身之际,又别有意味的深深瞧了一眼马车的背影,这才快步飞奔回诏狱,并没回诏狱值房,而是又折返回诏狱大牢。

    喧闹的棋盘街突然一阵嘈杂,过往的行人商贾全都纷纷向街道两侧散开,十几名身穿上等蓝布面料长的眉清目秀的小厮头前开路,一群打扮得花枝招展,脂粉香气四溢,俊俏婀娜的妙龄女子扭动着荡魂的纤细腰身,迈步莲步,旁若无人的跟在小厮后一两米。

    散到街道两侧商家铺面前拥簇的人群立时传出啧啧艳羡之声,纷纷窃窃私语。

    “我说,这是哪位大人的家眷出行,端的气派!”

    “不知道,不过看气势,最少也是六部九卿哪个堂官的家眷吧。”

    “咦,这些美婢怎么瞧着这么眼熟?”一名头戴文士巾,身穿蓝色茧丝长衫,年约四旬,操着山西口音的商贾眯着眼死死的盯着粉钗胭脂群内一名容貌俏丽腰肢扭得甚是风骚的妙龄女子,狐疑的说道,半晌,突然醒悟,嚷道:“这不是天香楼的小春红吗?!”

    叫嚷声一起,人群内不少衣衫华丽色眯眯瞧着不断走过的胭脂群的商贾、文士都醒过神来,纷纷大笑起来:“娘的,刚才还真让这阵势惊住了,还以为是阁员阁老的家眷出行呢,弄了半天竟全是*子,哈哈哈哈。”闪避在两侧街道的拥簇人流暴起了一阵阵哄笑。

    一干被识破身份的青楼粉头脸上没有丝毫的羞臊,反而越发将挺拔高耸的胸脯挺得似乎都能将比甲丝衫撑破一般。

    一些油头粉面脸上敷着白粉的京城官宦富家子弟都露出色眯眯的笑意,正要张嘴**,突然惊得闭住了嘴,脸色煞白的瞧着粉头后悄然无声跟随的数十头戴竹骨黑翼小帽,胸前补子绣着花草,脚蹬黑面红底软靴,一身大红的锦衣卫。

    数十锦衣卫分成左右两排,护卫着中间一顶四人抬绿呢软轿。哄笑的人群霎时间鸦雀无声,死一般的寂静,眼神中都露出惊惧之色。

    簇拥着绿呢软轿的锦衣卫刚走过,一股浓烈的上等脂粉香气扑面而来,不少惊惧之心未消,打扮油头粉面的的京城官宦富商子弟纷纷探头向后瞧去,瞬间双目又都露出呆滞色相。

    前六后六,十二名身穿贡品杭丝素白绣着红花绿草束腰长裙的绝色女子,抬着一顶丝幔垂悬,轿杆嵌玉,极尽奢华,足有牙床大小的木藤软轿走了过来。

    在木藤软轿周围又簇拥着身穿素白长裙的俏美女子,手里都拎着一个香藤编织的花篮,边走边用凝脂小手从花篮内将红、黄、粉、紫的花瓣迎空洒落。

    静寂无声的人群都将眼睛瞪大到了极限,直愣愣紧盯着抬轿那十二名比花还美的粉嫩俏脸,对撒花的俏美女子都视若不见。

    不少流连京城四大风月名楼的官宦商贾公子们都认出抬轿的十二名绝色女子都是天香楼和胭脂楼百金才得一会的头牌粉头。这是什么人?竟有如此大的排场!难不成是外省进京的藩王又或是裕王或景王?

    簇拥的人群眼中都露出震骇和疑惑之色,若是京里的两位亲王或是外省的藩王,为何锦衣卫没有让我等跪拜回避,任由我等张望?若不是王爷们,谁又能有这般大的排场和气势?

    一阵急促的马蹄声将观望人群的思绪又拉回了现实,十七辆黑呢裹扎的马车依序从眼前经过。

    棋盘街商贾、贵客云集之地,不少有经验之人都纷纷偷眼瞧着车轮经过除了马蹄声,黑呢裹扎的车厢竟没有发出摇晃发空的声音。

    不少人的眼神快速对视,眼中都露出吃惊之色,如此沉重,莫非车内装的都是金银?!

    赵龙、赵虎等师兄弟边赶着马车边四处瞧着,自从进了京城,就一直龟缩在汇合钱庄内,京城内到底啥样,根本就没瞧到,这一回出来让他们的一双眼都不够瞧的了,尤其是棋盘街的繁华气派,更是让他们脸上满脸羡慕之色,心里都不住的惊叹,不愧是京城天子脚下,商铺酒楼客栈真他娘的气派啊!

    浩浩荡荡二三百米的嚣张队伍沿着棋盘街向东,在街右侧六和钱庄门前,头前开路的小厮粉头们停下了。

    紧接着后面跟随的锦衣卫也停住脚步,绿呢软轿落地,抬轿的锦衣卫恭谨的掀起轿帘,江林迈步走出,瞧了一眼门面甚是气派,青砖黑瓦颇有深宅味道的六和钱庄,转身快步飞奔到木藤软轿前,躬身道:“钱总管,刘爷,六和钱庄到了。”

    两名天香楼和胭脂楼的头牌粉头左-本文转自书书网--右掀起垂帘,又换上那身御贡杭丝素白大袖道氅坐在木藤软轿内饮茶的钱有禄笑道:“全宝兄,请!”

    刘全宝忙还礼:“不敢,通达兄不仅是王府外府管事,还是东家新任命的统筹南北两京十三省药材供应的大掌柜,全宝在您手下听差,岂敢僭越,不知分寸,还是通达兄先请。”

    钱有禄笑着拉住刘全宝的右手:“全宝兄掌控南方数省的分庄掌柜,又是东家的心腹,有禄岂敢慢待,今后还要请全宝兄多多帮衬小弟。”

    刘全宝瞧了一眼握着的手腕,躬身正色道:“大掌柜心里的顾忌疑虑,全宝明白。东家行事,任人唯贤,绝不会因是否是老人就偏听偏信。你我侍奉一主,大掌柜心里不要有顾忌,全宝一定尽心竭力辅佐大掌柜。再者说,若真算老人,大掌柜才真正是跟随东家最早的人。”

    钱有禄深深地看着刘全宝,松开了握着刘全宝右腕的手,深施了一礼:“钱有禄受教了。”

    刘全宝急忙还礼:“大掌柜客气了。”

    钱有禄开心的一笑,迈步下了软轿,刘全宝瞧着钱有禄后背道氅纹绣着足踏祥云振翅高飞丹顶仙鹤的背影,也绽颜一笑,也跟随着下了软轿。

    六和钱庄门外的声势排场,早已惊动了一直未起床,在内宅与新讨的第九房小妾,巫山**战而再战的孟恩远。

    柜前的账房慌张来报,孟恩远彻夜未眠的兴致一下子从九霄硬生生砸进了谷底,顿时一泻千里,急忙爬起,匆匆穿起衣衫。

    从古语一进潞安州,回家把妻休的山西潞安,花三千两银子买来的第九房小妾仗着得宠,娇嗔的拉住孟恩远的衣袍,还没等开言,一记响亮的耳光就将她揍到了紫檀牙床里,惊吓的捂着小脸瞧着孟恩远。

    孟恩远用浓重的太谷口音骂了一句,jian货!急匆匆摔门而出。

    账房馋涎欲滴的借着开门,偷瞟了一眼牙床方向,耳旁刚听到娇滴滴的哭声,孟恩远肥胖的身子已挡在了眼前。

    账房瞧着孟恩远铁青的胖脸,心里撩起的邪火立时烟消云散,急忙正襟躬身又将钱庄门外的情形详细说了一遍。

    孟恩远负着手,用那双胖的只剩一道缝隙的小眼惊疑的盯着账房:“你没有看错,确实停在咱们门前了?”

    “回东家,千真万确。”

    孟恩远累得有些发空的脑子想了半天,也没想出京城谁能有以及谁敢有这种排场气势,眨了眨眼:“凡事谋定后动,先不能自乱阵脚,墨卿,来者不善,先不要想好的一面,你说这会是谁家?来咱们钱庄所为何来?”

    账房飞快的思忱了片刻,苦笑道:“东家见谅,在京城除了两位亲王,孟史实在想不出谁能有也能敢弄出这么大排场来。至于他们所为何来,到钱庄一定是为存银的。”

    孟恩远眨了眨小眼睛,喃喃道:“王爷?!”脸色一变:“难不成是那个混世魔王的景王?”使劲一跺脚,叫苦道:“坏了坏了,这一定是眼红咱们钱庄这些年发了些财,这、这可如何是好?”

    “东家是说景王?!他不是失踪了吗?”孟史惊疑的问道。

    孟恩远烦躁的说道:“昨晚西苑禁宫内传出的信,景王又回京了。只是老夫万万没想到,他一回来就盯上了咱们钱庄。景王可是个欲壑难填的主,他这一次大张旗鼓,若不强行拿走咱们钱庄一半产业,他是绝不会罢休的,这、这可如何是好?”

    “东家莫慌。”孟史眯着眼说道:“景王即使真如东家所想,盯上了咱们钱庄,若要的银两不多,咱们就权当孝敬,破财免灾了。可万一若是狮子大开口要吞了钱庄或是拿走咱们一半的产业,就算他是王爷,恐怕也不会如意的。”

    孟恩远一愣:“不会如意?”

    孟史点头冷笑道:“东家是急糊涂了,不是我口出大逆之言,咱们钱庄就是万岁爷要拿,也得掂量掂量。京城大小十八衙门,尤其是六部五品以上官员可都在咱这存着银子,更何况宫中二十四衙门那些太监公公的银子也都存在咱们这,景王若是真敢这么做,闹将起来,事可就闹大了。”

    “闹大了又如何,他可是当今圣上的儿子,堂堂的亲王,谁敢把他怎么着。”孟恩远苦笑道。

    孟史冷笑道:“现在是不敢把他怎么着,不过我相信景王不是傻子,与满朝文武和宫中内宦结梁子,他也要为将来想想。”

    孟恩远眼睛一亮,点头道:“不错,头一阵子景王失踪,来咱们钱庄存银的内宦,尤其是御马监冯公公手下那些奉御、长随们在我面前聊天,也不怎么避讳我了,我偷听禁宫内宦们说,按朝廷规制,景王应该早就封藩外省,之所以景王一直留在京里,一则是圣上因为对裕王不满,一直压着不肯下旨,二则景王自己也存了那份觊觎之心,硬是赖着不走。如今景王神鬼不知就这么莫名其妙的没了,将来的大位已是铁板钉钉必是圣上唯一的儿子裕王的了。虽然他又莫名其妙的回来了,可他要存了那份觊觎之心,就不敢太过分。不过,”

    孟恩远叹了口气,面露担忧道:“景王可是个难用常理揣测的荒唐王爷,就怕他万一财迷心窍,那可就麻烦了。”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