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书网 > 医道天下 > 第三百一十六章 归心

第三百一十六章 归心

        陈烨瞧去,身子一震,震惊的说道:“钱夫人?钱小姐?”

        脸色苍白如雪,满脸惊恐的韩茹绣和钱静姝都猛地睁大了双眼,同样震惊不敢置信的看着陈烨。

        “是你?!你、你怎么会是王爷?”韩茹绣惊骇的说道。

        钱静姝惊恐的双眸瞬间黯淡下来,绝美宛如精灵一般清瘦苍白的俏脸也在霎时间失去了光彩,身子剧烈的摇晃着,羞愧的无地自容,真恨不得立时一头碰死。

        苍天啊,我到底做错了什么事?为什么这样对待我?为什么让我落到沦为贱奴的时候又让我见到他,为什么?钱静姝心里撕心裂肺的哭喊着,泪水如涌泉一般夺眶而出。

        冯保Yin沉的脸色如变戏法一般满脸堆笑道:“王爷,这两个贱婢狗胆包天,竟敢设计谋害王爷。主子已下旨抄了钱府,将韩茹绣这贱人的封赏全部夺回,如今这对贱母女已沦为贱籍。主子打发奴才将他们交给王爷,任由王爷处置发落。”

        好半天,陈烨才木然的收回瞧着钱静姝的目光,望向冯保,又愣了片刻,脸上露出苦笑,干涩的说道:“儿臣领旨谢恩。”翻身要跪倒。

        冯保急忙双手搀扶,陪笑道:“主子说了,就怕王爷跪谢,因此才只让奴才将人带来,没有传口谕给奴才。”

        陈烨勉强笑了一下,摸了一下身上,扭头瞧向刘全宝,刘全宝急忙从袖里掏出一块巴掌大小,通体晶莹近乎透明纹刻着盛放牡丹的玉佩,双手奉与陈烨。

        陈烨接过玉佩,又拉过冯保的手,将玉佩放在手里,笑道:“一件小玩意,冯公公拿着把玩吧。”

        冯保瞧了一眼玉佩,双目立时射出震惊狂喜之色:“这是南唐后主李煜的牡丹佩,这可是无价之宝,奴才何功何劳怎敢受王爷如此大礼。”要将玉佩送还。

        陈烨微用力按住冯保的手,笑道:“本王刚说了,一家人不说两家话,本王今后还要请冯公公多多相携。”

        “王爷客气了,但有用上奴才处,奴才义不容辞。”冯保喜笑颜开,握着玉佩的手轻轻摩挲着玉佩。

        陈烨笑道:“本王久闻冯公公不仅书琴名冠天下,鉴赏古玩玉器也是大行家,听闻前门、灯市口和西城城隍庙的古玩玉器行都公推冯公公是京城第一鉴赏大家。”

        冯保笑道:“奴才的这点旁门左道的小本事让王爷见笑了。”

        陈烨拍了一下额头,笑道:“说了这么半天话,竟忘了招呼冯公公坐了,冯公公请。”

        冯保慌忙躬身道:“奴才可万万不敢劳王爷一个请字。王爷见谅,主子万岁爷还在万寿宫等着奴才回去复命,奴才不敢耽搁,下次奴才再来陪王爷饮茶叙话。”

        陈烨笑着点点头:“既如此,本王就不强留了,李准,替本王送冯公公。”

        李准微笑道:“冯公公请。”

        冯保望向李准皮笑Rou不笑的脸色,眼角微微一颤,春风和煦的笑着点头:“李公公,请!”迈步向厅外走去。

        陈烨缓缓收回望着厅外的目光,又瞧向韩茹绣母女,瞧着脸色暗淡,泪流满面的钱静姝,心里隐隐刺疼了一下,沉吟着怎么开口之际。

        身后传来柳兰儿悲愤的哭声:“韩茹绣你这心肠歹毒的贱人!你也有今天!”

        韩茹绣身子一颤,惊骇的眼神从陈烨脸上挪开瞧向陈烨身后,柳兰儿满脸悲怒,挥动着玉臂,两只粉拳握的紧紧地冲了过来。

        韩茹绣惊叫着捂住脸:“不要打我!不要打我!娘啊!救命啊!杀人了!”

        钱静姝也从极度哀伤和自怜中醒过神来,急忙伸手挡住韩茹绣,泪流满面哀求道:“柳小姐,民女知道民女的父母对小姐和令尊令堂曾做过不齿发指之事,害苦了你们,小姐的愤怒,民女的心能感受到。可他们是民女的父母,生养之恩天高地厚,民女愿替娘亲受罚,以稍泄小姐心中之愤,求柳小姐饶过民女的娘亲吧。”钱静姝伏地叩起头来。

        柳兰儿已冲到陈烨身-本文转自书书网-后的步子停了下来,悲愤瞪着叩头的钱静姝,同样是泪流满面。

        花婵玉快步过来,拉住柳兰儿的胳膊,轻声道:“妹妹,钱正义夫妇虽然丧心病狂,但钱小姐毕竟是无辜的,我曾听东家提及,数月前钱小姐去叶家老号求医,你们曾结过手帕交,感情很好。妹妹,你难道真的忍心因为她父母的罪孽,责罚无辜之人吗?”

        柳兰儿泪眼神情复杂的瞧着同样流泪哀求看着自己的钱静姝,心里真是百感交集,扭身扑到花婵玉怀里,哭喊道:“婵玉姐,我的心里好委屈!”

        花婵玉一手搂着柳兰儿瘦弱纤细的腰肢,一手轻拍着柳兰儿的后背,轻声道:“姐姐明白,姐姐都明白。”

        陈烨感激的瞧向花婵玉,花婵玉微微点点头,目光瞧向跪着捧着小脸也在痛哭的钱静姝,美眸内闪过同情无奈之色。

        陈烨抬手轻挠了挠额头,冷冷的看着躲在钱静姝身后面色惊恐的韩茹绣,瞧着她的神情,心里是既可笑又可憎,沉吟了片刻,说道:“兰儿,我有个以彼之道还诸彼身的法子,你看成不成?”

        柳兰儿轻轻一颤,突然听闻陈烨如此亲切的称呼自己,让她既感意外又感惊喜,慢慢直起身子,微垂着头,泪眼婆娑的俏脸露出慌羞之色,低声抽泣道:“王爷请讲,兰儿洗耳恭听。”

        陈烨微笑道:“就将韩茹绣打发去服侍夫人,做一辈子奴仆赎罪吧。”柳兰儿一愣,抬头瞧向陈烨,露出迟疑之色。

        韩茹绣则急忙连连叩头:“奴婢谢王爷,只要不杀奴婢,不将奴婢弄到那些暗无天日的去处,奴婢愿一辈子做牛做马服侍柳夫人。”

        柳兰儿迟疑了片刻,点点头:“兰儿听从王爷安排。”

        陈烨瞧向钱静姝,露出为难之色,若不是圣命,陈烨真想将钱静姝放了,还她自由。

        花婵玉美目异光一闪,微微一笑,道:“东家,不如这样吧,钱小姐就送给兰儿妹妹做贴身侍女吧。”陈烨一愣,有些愕然的瞧向花婵玉。

        花婵玉笑道:“兰儿妹妹和东家心里都清楚,钱小姐的遭遇令人同情。但圣命不可违,可若当真在王府为奴,恐怕不仅王爷会于心不忍,就是兰儿妹妹也会心生怜悯的。婵玉这么做,既避免了钱小姐受人驱使侮辱,又能让兰儿妹妹有个说话的伴,也算两全其美的法子。”

        陈烨静静地瞧着花婵玉,目光闪动出感激温柔之色,花婵玉俏容微微一红,有些不自然的躲开陈烨的眼神。陈烨转而望向柳兰儿。

        柳兰儿沉思了片刻,轻声道:“王爷觉着这样好,兰儿没意见。”

        陈烨点点头:“就这么定了。”

        钱静姝抬手擦去玉腮的泪水,站起身来到花婵玉面前,翻身跪倒,哽咽道:“民女谢小姐搭救之恩。”

        花婵玉笑着搀扶起钱静姝:“不敢当,钱小姐,今遭落难,心情大悲,但婵玉还是有句心里话,想说与钱小姐听。”

        “小姐请讲,民女一定谨记在心,终生不敢忘怀。”

        花婵玉美目流转,瞟了陈烨一眼,微笑道:“钱小姐应该听过塞翁失马的故事吧?”钱静姝一愣,忙点点头,疑惑不解的瞧着花婵玉。

        花婵玉笑道:“钱小姐以后会明白婵玉这话里的意思。”

        钱静姝忙点点头,将疑惑不解压在心里,转而来到柳兰儿身前,又跪倒:“奴婢钱静姝拜见小姐。”

        柳兰儿玉手伸出一半又落下,将脸扭向一边,冷冷道:“起来吧。”

        钱静姝慢慢站起身,一双玉手颤抖着伸出轻托着柳兰儿的右臂,柳兰儿右臂一颤,扭头神情复杂的看着钱静姝,叹了口气,轻轻挣脱钱静姝的手。

        钱静姝俏脸上的尴尬不安刚浮起,柳兰儿叹了口气,轻轻握住钱静姝冰凉的小手。

        钱静姝娇躯一震,眼泪夺眶而出,失声喊道:“兰儿姐。”柳兰儿凄婉的一笑,玉手紧紧地握住了钱静姝的手。

        陈烨脸上露出开心的笑容,如释重负的轻舒了口气,惬意的活动了一下双臂。

        李准躬身笑道:“主子累了一天了,有什么吩咐也不急于这一时,奴才看,都退下吧,主子,奴才引你去寝宫安寝吧。”

        陈烨摇头道:“不必了,我今晚就在偏厅歇着了。你安排大伙歇息吧。”

        “是。”李准微微一愣,躬身道,转而笑道:“诸位请吧。”引着众人迈步向厅外走去。

        陈烨突然道:“钱有禄你留下。”李准眼神闪动着嫉妒猜忌飞快的瞟了一眼躬身肃立的钱有禄,打开厅门,正要引着众人离去。

        陈烨又道:“李准安排他们歇息后,你也过来,还有来时,找江林讨些镇抚司的刀创药。”

        “是,奴才遵旨。”李准的声音透出惊喜之色,烦乱嘈杂的心情立时一扫而空,出了正厅,如释重负的轻舒了口气,脸上露出了开心的笑意。

        “王爷,外臣这点小伤,早已无碍,不敢劳王爷惦记。”钱有禄诚惶诚恐的躬身说道。

        陈烨迈步走向左侧偏阁,瞧了一眼橙黄色宣纸竖棂阁门,正要推门,鼻端隐隐飘来一股幽香,手停住了,仔细瞧着阁门,慢慢扭头又瞧向正厅关闭的厅门以及刚才错当成紫檀木的座椅瓶架。

        钱有禄陪笑道:“王爷好眼力,景王府三大殿,以及后面的内府后宫所用的大多木料都是外臣从四川以及云贵深山买来的香楠木。”

        陈烨目露惊叹,瞧向钱有禄,玩味的笑道:“恐怕就连皇宫也做不到全用楠木,人皆言从前的本王奢侈,所言看来非虚,不过能让本王如此奢靡,你钱有禄居功甚伟啊!”

        钱有禄脸色微变,躬身道:“外、外臣只是遵照王爷您的吩咐办事,不敢以奢靡诱导王爷。”

        陈烨笑道:“你别紧张,我只是在夸你生财有道,不然本王就是想奢侈,离了你能赚银子的外府管事,恐怕也只能是心所向之,但力不及也。”

        “王爷谬赞了。”

        陈烨微微一笑,推门走进偏阁,地上同样铺着厚厚的从波斯进口的猩红地毯。陈烨眼神扫视打量着偏阁内的格局,右侧靠墙高大的橱架上古玩玉器琳琅满目,墙壁留白处悬挂着几幅字画,画的都是美人仕女。

        陈烨瞧着墙上画工细腻美人栩栩如生的画卷,迈步走过去,依次看了看画上的诗句和落款题跋,不是唐寅就是仇十洲所画。

        陈烨点头笑道:“唐寅和仇十洲都是国朝画美人的大家高手。”钱有禄强笑了笑,悄悄擦去额头上的汗水。

        陈烨端详着硕大的雕龙刻凤同样是楠木的丝缎大床,笑道:“偏阁内除了字画古玩外,既无书架也无书案,床倒造的出奇的大,难不成本王从前除了吃喝就是睡觉不成?”钱有禄躬身肃立,没敢说话。

        陈烨瞧了一眼钱有禄,来到床上坐下,上下颠了颠,柔软的很有几分席梦思的感觉,笑道:“你很紧张吗?”

        钱有禄忙道:“回王爷,外臣不、不紧张。”

        陈烨用手一指一旁的绣龙墩:“坐吧。”

        “谢王爷赐坐。”

        陈烨看着正襟危坐,一脸紧张的钱有禄,平静的说道:“古人云,登堂入室。本王的偏阁,以前恐怕你也不曾来过吧?”

        钱有禄急忙躬身道:“是,外臣这是第一次蒙王爷恩宠,有幸临睹王爷的偏阁,臣感激不尽。”

        “以前没来过,如今你却登堂入室进来了,还有本王的护卫和老人还都无人进来,让你第一个进来了,你不会不清楚意味着什么吧?”陈烨平静的说道。

        钱有禄急忙翻身跪倒:“外臣诚惶诚恐,感激涕零。”

        陈烨笑了一下,眼睛盯着钱有禄右肩上那块血渍:“本王不喜绕圈子,刚才所言是赞赏,你是个人才,但本王更喜欢和我交心的人才,机会只有一次,我给你了,你若再说这种不咸不淡的屁话,就给本王滚得远远地。”

        钱有禄慢慢抬起头,瞧着陈烨平静的脸色,脸露畏惧惊疑之色,犹豫了片刻,咬牙道:“王爷以至诚待臣,臣感激不已,臣、臣大胆敢问王爷,王爷真能忘记臣曾做过的错事吗?”

        陈烨微微一笑:“错事,你是指你和江林受余王妃指使意图杀我之罪吧?!”钱有禄脸色一白,伏地不语。

        陈烨平静的瞧着跪伏在地的钱有禄:“你是个聪明人,应该能猜到本王的心意,至于你想要本王一个不杀你的保证,这个保证本王不会给你,但本王可以告诉你,你能进入这间偏阁,本王就不会负你,但你若负我,本王依旧会杀你。”

        钱有禄慢慢抬起头,已是泪流满面,双手抱拳深施了一礼:“臣明白了。钱有禄叩见东家。”

        陈烨笑了:“你叫我东家,可这一声东家不好叫,你可明白其中隐藏的含义?”

        钱有禄伏地哽咽道:“有禄明白,从此有禄一身一命与东家荣辱与共生死不弃。”陈烨沉声道:“你起来,坐吧。”钱有禄站起身来,坐在了绣龙墩上。

        陈烨蹬了脚上的布鞋,瞧了一眼床上上品和田玉雕饰出的栩栩如生不着一缕的美人玉枕,微露苦笑摇摇头,仰面躺在了上面,一丝清凉沁入后脑,陈烨满意的一笑,沉声道:“有件紧要的大事需要你去办。”

        钱有禄忙道:“东家请吩咐。”

        陈烨仰望着雕梁画栋悬挂着精致华美宫灯的殿顶,微眯着眼道:“咱这大明朝吏户礼兵刑工、都察院、通政司和大理寺是九大衙门,还有詹事府、太常寺、太仆寺、光禄寺、鸿胪寺、翰林院、国子监、尚宝司以及苑马寺是九小衙门。这大小十八个衙门构成我大明朝中央权力机构,除却翰林院、国子监和大部分都察院的御史、六科廊的言官们还有其他清水衙门内的官吏没什么油水外,京里从正六品往上大小京官都与地方官吏盘根错节,上下沟通着。”陈烨停住话,双手扶头望向钱有禄。

        钱有禄点头道:“东家说的没错,单说这京城六部上至尚书,下至主事,都与地方各省府甚至州县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可说是一京官连着地方一串官员,而一地方小吏也许说不准就牵动着京里某部大员,真可谓牵一发动全身。这也是那些整天嚷嚷着肃清吏治的御史言官们往往弹劾一个七品小官都难如上青天的原因所在。”

        陈烨点头道:“历朝历代都嚷嚷着整肃吏治,政治清明,可到了亡国,吏治也没有丝毫起色,究其根源,有相当一部分症结就在于此。”

        钱有禄眼中露出狐疑之色,不明白陈烨怎么突然说起吏治来了,难不成当今圣上对东家露出口风要整肃吏治了?可钱有禄随即苦笑了一下,将这个荒谬近乎可笑的想法强行掐灭了。

  https://www.65ws.com/a/17/17832/5496291.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65ws.com。万书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65w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