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书网 > 医道天下 > 第九十八章 离村

第九十八章 离村

        ***  ***

        “哥。”

        正在摆弄着手里的串铃的陈烨,身子微微一颤,抬头瞧着站在自己面前的小翠。

        小翠微垂着头,手里拿着一个铜制小盒,玉手颤抖着递向陈烨。

        陈烨静静的瞧着铜盒,伸手接过,微笑道:“是针盒。”小翠抬起头,美目溢动着晶莹的泪光,轻轻点点头。

        陈烨打开,盒内垫着几层白纱布,纱布上整齐的放着一排银亮的针:“是银针?!”

        坐在床上的李二低沉的说道:“是丫头让我将她娘的一对银镯和一个银簪子化了,她亲手做的。”

        陈烨珍而重之放入怀里,抱拳深施了一礼:“多谢妹妹。”小翠笑了,那笑容竟有一种撕心裂肺的凄苦。

        陈烨望向一旁闷声不语的李老汉夫妇,笑道:“义父、干娘你们怎么了?不会是认为我这一走就不回来了吧。”

        话音刚落,屋里响起了哭声,李妻和小翠都再也忍不住哭了起来,只不过一个是放声嚎啕,一个是低声哭泣。

        “好了,你们哭哭啼啼的,烨儿还怎么走!”李老汉铁青着脸吼道。

        陈烨急忙走过去,笑了:“你们真的认为我走了就不再回来了?!干娘,您老人家别哭,孩儿怎么可能会抛下二老,自己走了,除非是您二老不要我了。”

        李妻止住哭声,惊喜的瞧着陈烨:“你、你可别哄骗我。”李老汉和李二原本黯淡的目光也亮了起来,惊喜的瞧着陈烨。

        陈烨笑道:“要不儿子给干娘起个誓?”

        李妻一把搂住陈烨,哭道:“娘的好儿子,娘就知道你不会忍心扔下我这老婆子,儿啊,为啥要去镇上啊,守着药行,守在娘身边多好。”

        陈烨笑道:“干娘,孩儿去镇上就是为了药行,咱们药行要做成药,没有药师不行。因此叶家老药行的药师对咱们很重要。”

        “叶家药行怎么会让你将药师挖走?”李妻松开陈烨,抹着眼泪道。

        “事在人为,儿子也是去碰碰运气,若是不行,儿子就回来。”陈烨笑道。

        “好了,别哭了,烨儿又不是真的要走哭什么。”李老汉站起身来说道,老眼内隐隐闪动着欣喜的泪光瞧着陈烨。

        陈烨瞧着李老汉,笑了。李老汉拍拍陈烨的肩膀,咧嘴笑着哽咽道:“我还以为你因为丫头的事,记恨我们老两口,不愿再留在这里了呢,都是为父自己想拧了,好儿子!”

        陈烨转过身瞧着惊喜的小翠,走了过去,伸手擦去小翠腮边的泪水。

        李老汉、李妻、李二的脸色都是一变,全都紧张的瞧着陈烨。

        小翠也被陈烨大胆的举动惊羞得呆住了,美目内全是呆滞看着陈烨,做梦都没想到,陈烨竟然当着他们的面做出这么亲昵的动作。

        陈烨轻抚着小翠滑腻的脸蛋,微笑道:“既然屈从了你爹和我义父母,对我已经形同陌路,又为什么哭?”

        小翠娇躯一颤,所有的压抑和所有的委屈瞬间从心底爆发了出来,哇的哭出了声:“我爹逼我,大伯大娘也逼我,你让我怎么办?我心里不愿意,我不愿意!那晚我一个人跑出去,真的想一死了之,要不是在最后关头,听到你被打伤了,我,”小翠哭的梨花带雨,撕心裂肺,猛的扑进陈烨怀里。

        李二慌忙走过来,强笑道:“这么大的丫头,哭哭啼啼成什么样子,还不赶快和你哥分开,”伸手要从陈烨怀里将痛哭的小翠拉开。

        陈烨阴冷的目光望向李二,李二的心里升起了一股彻骨的寒意,快要碰触到小翠的手僵住了。

        陈烨轻轻拍着小翠的后背,冷笑道:“我曾对义父说过,那些所谓的世俗礼法都是用来约束草民百姓的。它们约束不了我陈烨,妹妹你耐心等着我,等我有足够的实力将这些狗屎踩在脚下时,我会用最奢华的婚礼娶你过门。”

        小翠娇躯一颤,抬起头,美眸闪动着惊喜和希冀柔情若水的望着陈烨。

        陈烨扭头瞧着身旁惊呆的李二,嘴角露出一抹阴森的笑意,低沉的说道:“二叔,你还想让侄儿喊你二叔,就最好不要在我走后逼迫小翠妹妹嫁人,我陈烨对天起誓,谁要是敢碰小翠妹妹一根头发,我就灭他的族!”

        李二望着陈烨清秀中透出强烈杀机的脸,从不知害怕的心第一次悸动起来,心底的那股寒意越发刺骨阴寒了。

        “我走了,等着我回来。”陈烨笑着轻拍了拍小翠滑腻的脸蛋。

        小翠俏脸通红,整个人如同一株枯萎的花朵浇了水又变得容光焕发起来,低声道:“我等你。”

        陈烨转身冲惊呆的李老汉夫妇深施了一礼,俏皮的摇晃了一下手里的串铃,开心笑着出了屋。陈烨站在七棵树官道上,抬头瞧了瞧升起的旭日,俊秀的脸上露出自信的笑容,大踏步的向鹿野镇走去。

        今天是鹿野镇一年一度的四月开市的日子,整个鹿野镇从寅时就开始热闹起来,大街小巷到处都是熙攘的人流,街道两侧,卖小吃早点的,吹糖人的,卖各种小物件的林林总总琳琅满目,叫嚷声响成了一片。

        各地的药商,不管是早来的,晚来的,刚来的,都被这吵闹的声音驱走了睡意,纷纷从客栈、烟花之地走出也汇入到熙攘的人流中。

        不少药商都是携妓出来游逛,惹来无数热辣的目光和鄙夷愤怒的目光,不少看得心火大盛的莽撞汉子趁着人流拥簇和黎明前的黑暗,出手如电揩着油,惹来这些卖笑为生的妙龄女子们不断的惊呼,人流中不时响起哄笑声。

        药商们都不以为忤,反而互相暗暗攀比,谁带出来的粉头被揩油最多。若是自己带出游玩的粉头揩油最多,脸上立时喜笑颜开容光焕发,那神情就好像中了大奖一般。

        那些打扮的花枝招展极尽风韵的青楼粉头们叫声虽然一个比一个尖利花哨,可是涂满脂粉的脸上却全是得意开心之色,神色间竟有得意之色。

        每年开市,鹿野镇最高兴的除了药行,就数客栈和烟花娼寮之所了。各地的药商早就将鹿野镇的客栈内住得满满的,上至老板下至跑堂伙计虽然都是一脸弄浓浓的倦意,但都难掩脸上的兴奋。

        最有名的风月之所逍遥阁更是昼夜欢笑声不断,银子如流水一般滚进。

        陈烨迈着轻快的步伐随着拥簇的人流进入鹿野镇时,已是巳时末了,鹿野镇破旧长满嫩嫩青草青苔的城门口的一块空地上,例行的开市仪式刚刚结束,二十几名一脸凶险的衙役和镇上的数十差役正驱赶着人流。

        陈烨的耳中还能听到远处的铜锣开道声。瞧着地上到处都是鞭炮放过的红纸屑,以及闻着空气中有些呛鼻的火药味,笑着摇摇头,随着人流,仿若电影里刚进城的乡下农民不停的左右打量着街道两侧。

        “快来买喽,刚出锅的马家六代酱鸡,一咬满嘴油,只要二十文!”

        “酱肘子,陈傻子的酱肘子,汁甜汤弄,肥而不腻,十五文喽!”

        “火烧,驴肉火烧!一文钱一个!”

        陈烨猛地扭头循声瞧了过去,竟然真是卖火烧的,有心想挤过去,可是人流实在太拥簇了,无奈何只得被动的跟着人流向镇里走去,露出一丝苦涩的笑容,没想到这个世界竟然还有卖驴肉火烧的,这要是做广告,应该怎么说,风靡两界的世界级名牌小吃?

        “六哥,今日镇上开市,听说知府大人从官洲带了个戏班子,要在镇署门前搭台唱戏,是真的吗?”

        “要不今年能这么多人吗?!镇上十几天前就贴了告示,我估摸着除了巨鹿山那几个村没得着消息,离得近的村子全村都来了。”

        “挤吧,再有二三百米,就到镇署了。”

        “悬!人太多了,这都是想听戏的,弄不好戏唱完了,咱们都到不了镇署门口。”

        陈烨听着周围人的谈话,心里一阵苦笑,怨不得用了近半个时辰才走了短短不到两百米,原来镇周围的村子全都涌到镇上来看戏来了。眼神扫到几米远有一条与正街呈十字的街道,陈烨实在是忍不住了,使劲从人群里向横街挤去,

        招来了一阵阵的骂声和一连串的白眼,陈烨满身是汗终于胜利的站在了横街上,长长的喘了一口粗气,将身上的土布夹棉袄解开了几个扣子。

        陈烨心有余悸的望着正街上往来拥簇的人流,心里甚是佩服街道两侧买卖各种小吃,小玩意的小贩和人流,这么多人又拥又挤的,小贩的货品纹丝不动,接钱拿货找钱神情淡定,有条不紊,而买东西的人更是掏钱拿货喜笑颜开,转而潇洒的又挤进人流中。

        陈烨赞叹了一会儿,扭头望着横街,横街上行人不多,街道两侧停的都是一辆辆平板马车,车夫都搂着马鞭,低着头打着盹,只留下中间不到一米的过道。一阵依旧有些寒意的微风拂面,陈烨鼻端嗅到了混杂的草药味道。

        第一卷山村岁月结束

  https://www.65ws.com/a/17/17832/5496021.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65ws.com。万书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65w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