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万书网 > 医道天下 > 第七十三章 谈判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万书网] https://www.65ws.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 ***

    两道阴冷的目光投射在身上,陈烨望向孙立,四目相对,孙立心里一震,这个俊秀仪表不凡的年轻人就是陈烨?

    望着陈烨脸上露出的淡淡笑意和那双点漆如墨的眸子,孙立没来由的有些心慌,深吸了一口气,眼神下意识的挪开,又猛地瞪向陈烨,露出狰狞的笑意,突然扬声喊道:“李宝才你今日羞辱爷的这番话,爷会让你嚼碎了全数都咽回去,你现在就好好想想等你跪在爷的脚下,该用怎样摇尾乞怜之话来消解你今日对爷的犬吠狂言!”

    孙立纵身跳上车,抬手挑开车帘之际,回头冷笑望着李值:“镇长大人,孙某就在镇上恭候你的佳音了!”挑帘进入车内,近乎咆哮道:“送爷回去!”

    李值望着扬长而去的车驾,眼前依旧闪现着孙立临去时的冷笑,气的手脚冰凉,心里怒吼道,这狂妄的家伙竟然当着这么多人面前视我于无物,小人!杂碎!铁青着脸低头进入小轿内。轿帘刚放下,就咬牙切齿的喃喃道:“要不是看在你这杂碎每年一万两白花花银子孝敬的份上,老子早就不能容忍你这杂碎了!可是转念又想到白花花的银子还要分去一半给自己那个做县令的姐夫,李值就一阵肉疼,郁闷的叹了口气。

    陈烨一行人在前面带路,方勇骑着马跟在后面几米远,身后则是镇上两位‘大员’乘坐的一轿一马车和前后簇拥的十几个差役。

    陈烨低声笑道:“刚才三叔好气魄,颇有万马军中取上将之首的豪迈。”

    郑三炮也压抑不住心中的兴奋,低声笑道:“痛快!宝才兄刚才这通骂,真是淋漓尽致,将我们几位老兄弟这多年的怨气都给骂出去了。”

    李宝才嘿嘿笑道:“这其实都是仰仗贤侄给壮的胆,若是没有贤侄连续让孙立吃瘪,吓死三叔也不敢当众辱骂他。”李宝才恭维的笑着,心里也对自己刚才的惊人之举觉得匪夷所思。

    陈烨一行低声说笑着来到了李宝才家。李宝才上前掀开轿帘,谄媚的笑道:“大老爷咱们到了。”

    李值从轿里探头瞧了一眼:“这是什么地方?”

    “回大老爷,这是小的的家。”

    李值强压着怒火:“本老爷是来安抚村民的,不是到你家做客的,你将本老爷一行带到你家来是何道理?”

    李宝才嘿嘿一笑,按照昨晚陈烨教给的说辞说道:“回大老爷,村民就在离此不远的场院恭候大老爷。小的斗胆想请问大老爷,不知大老爷想如何安抚五村百姓?”

    李值斜着眼打量着李宝才,冷笑道:“怎么本老爷如何安抚村民,还要先向你李大村长通禀一下吗?”

    李宝才欠了下身,嘿嘿笑道:“这小的不敢,小的只是想禀告大老爷,孙立欺压五村村民已有十多年了,村民们一直是忍气吞声,可是这一回孙立又封路又是殴打进镇买粮的村民,这多年的积怨已到了随时爆发的边缘。小的我们几个村的村长是费了九牛二虎之力才勉强安抚住。大老爷要是能保证孙立不再封路,也不再指使手下恶徒殴打买粮的村民,至于打伤村民的医治费,村民们说不追究了。只要大老爷能做到这些,小的这就带大老爷到场院。”

    李值气的恨不得一脚踹死李宝才,低声咆哮道:“你这狗才,你敢威胁本老爷!”

    李宝才依旧笑眯眯道:“大老爷息怒,小的这可全是为大老爷着想,大老爷若是只说一些好听的空话,小的还是奉劝大老爷转道回镇上吧。不然,若是真在场院发生什么对大老爷不利之事,小的可是吃罪不起啊。”

    李值脸色一变,露出惊惧之色,声色厉荏道:“难道说本老爷不答应村民的条件,他们还敢对本老爷不利不成?简直无法无天了,难道他们就不怕朝廷的王法吗?”

    李宝才嘿嘿笑道:“这个小的可不敢胡说,大老爷若是觉得以您的威严足以震服这些怒火一触即发的村民,就当小的多嘴了。小的这就带大老爷去场院。”

    李值脸色又是一变,脸色越发惊惧了:“慢!”李宝才回过头又掀开轿帘笑容可掬的瞧着李值。

    “让、让本老爷再、再想想,想想。”

    李宝才笑道:“因此小的请大老爷到小的陋家就是想与大老爷商量一个妥善的办法。”

    “对对对,一定要商议一个妥善的法子。蠢材还不落轿!”轿夫急忙压低轿杆,李值慌不迭的下了轿,干笑道:“那就到李村长家讨杯茶喝。”

    李宝才引着李值进入家中,郑三炮等村长也殷勤的随同着镇保柳金泉和捕头方勇进入院内。

    陈烨冲李二使了个眼色,李二点点头,站在门前没有一同进去,一双虎目眨也不眨的看着两名轿夫和十几名差役。

    正屋内,李值坐在主位上,柳金泉和方勇分坐在左右。李值拿起茶碗揭开盖碗轻抿了一口,嘴角抽搐了一下,这是什么狗屁茶,又苦又涩。有心不喝,可是心里憋的全是邪火,只能如喝药汤一般小口的抿着。

    正屋内鸦雀无声,李值身旁坐着的柳金泉微垂着头,右手按着茶碗的盖碗轻轻拨动着,脸上没有任何表情。方勇则眼观鼻鼻观心仿若老僧坐禅一般,一动不动。

    一碗茶水喝的点滴不剩,李值才放下茶碗,李宝才谄笑着要过去续茶水,李值微露苦笑摇摇头,轻咳了一声,刹那间,沉思的柳金泉和坐禅的方勇全都醒了过来,正襟危坐。

    李值眼睛瞧了一圈坐在对面的李宝才等人,勉强笑了一下:“虚话本老爷就不说了,这件事不仅关乎本老爷的脑袋,也关乎你们所有人的脑袋,若是村民真的为一点点私怨,就聚众滋事,引发骚乱,后果不堪设想!今日各村的村长和族长都在,刚才李村长宝才兄弟说了,一定要想出个妥善解决这件事的法子,各位有什么好法子,说来听听。”

    李宝才眼神瞟向陈烨,陈烨微点点头。李宝才刚站起身来,李值笑道:“虚礼都免了吧,宝才兄弟你们都坐下说话。”

    李宝才笑道:“回大老爷话,小的们能否先听听大老爷的意见,有了大老爷您定的调子,小的们也好照着这个思路想办法。”

    李值瞧着李宝才那张可恶的笑脸,恨得真想一拳打烂了他,这王八蛋什么时候变得这么精了?!老子要套你们的底牌,你倒反要套老子的底牌?!也罢老子就将底牌亮给你们,看你们有什么说辞?

    李值咧嘴干笑道:“咱们这几个村和孙记药行十多年一直相安无事,他收药你们卖药,从无赊欠,这不是很好吗?怎么会突然闹出这么一出,我是实在不解。既然打伤村民一事,各村都不再追究了,正所谓多一事不如少一事,本老爷和孙大掌柜说说,双方都各让一步,他接着收你们的药,你们呢也将采来的药买与他,这样岂不是两全齐美,皆大欢喜。”

    李宝才等村长族长面面相觑,差点都气乐了,这算他娘的什么安抚?

    李宝才笑道:“怎么大老爷没从孙立那听闻之所以会有今日这一出的由来?”

    李值一愣,脱口问道:“由来?什么由来?”猛地醒悟过来,脸上一阵发烧,勃然变色:“你这话是什么意思?”

    李宝才笑道:“孙记药行这十多年一直将村民辛苦采来的上等药材强行按次品收购,又肆意压低价格。村民们一直是忍气吞声,这次朝廷赋税每年又增了一两银子,以现在孙记药行收购药材低的惊人的价格,若再多交上这一两税银,村民就没了活路只能饿死。因此村民们已到了忍无可忍的地步,因此五村全体村民一致决定,从此不再卖药材给孙记药行,自行成立巨鹿药行,这才引的孙立闹出封路殴打买粮村民。”

    “赋税的事,本老爷自会与孙大掌柜协调,当然了,孙记药行也是要做生意的,买卖要有个公平嘛,咱们也不能太过于苛刻,他再吃些亏多拿出一些银子,咱们呢也退让一步,多辛苦一些,税银不就解决了吗,你们都是良善之民,不要学得这么市侩。”

    李值嘴角露出一抹冷笑:“至于你们几个村成立什么巨鹿药行?还是不要太意气用事的好,开药行不是儿戏,本老爷虽不懂药材,但为商之道还是知道一些的,经营一家药行很复杂的,绝不是头脑发热就能干得了的。还有不要以为将药材从山上采下来,就会有人来买,你们不会不清楚,镇上的几家药行以及每年到镇上购买药材的各地药商药贩都只认孙记药行,是不会有人来买你们的药材的。本老爷还是奉劝你们一句,不要和孙记药行闹得太僵,不然最后吃亏的是你们。”

    ------------------------------------------------

    外感头疼:点按风池、头维、百会、合谷。前头疼:配上星、印堂。后头疼:配天柱、昆仑。侧头疼:配太阳、率谷、外关。头顶疼:配太冲、通天。主要功效:通调各经经气,达到祛风疏经,通络镇痛之效。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