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万书网 > 医道天下 > 第六十七章 请愿书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万书网] https://www.65ws.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 ***

    孙立一只脚刚踏进药库,就一脸惊喜的笑道:“真是失礼,李先生不辞辛苦远道而来,孙某应先为先生接风洗尘才对,俊才,马上去聚仙楼,让他们清场,我要好好招待李先生。”冯义躬身正要出去,“不必了。”一个清脆略带点沙哑的声音从空旷的药库内传出。

    孙立脸色微微一变,转而又是春风拂面,喜笑颜开的瞧着站在药库内的年轻男子。

    男子中等略瘦的身材,一身青色棉袍,头戴包着鼠貂的方巾小帽,年约二十上下,面色白净中透出久不见阳光的鸡蛋白。

    男子脸上浮动着淡淡的玩味笑意,慢慢走向孙立,走动间从长袍下摆露出红面黑底的靴子。

    “孙大掌柜,我一路马不停蹄,忍饥挨冻,来到鹿野小镇,就是奉东家之命向大掌柜的问一句话。”年轻人站在孙立面前,皮笑肉不笑的说道。

    孙立急忙躬身:“孙立洗耳恭听。”微垂的笑脸轻微抽搐一下,眼中的神色一凛。

    “东家让我请问孙大掌柜,这临近年关的最后一批药材什么时候能到官洲?”年轻人的脸色冷了下来。

    孙立满脸堆笑道:“李先生降尊贵体亲自跑来,想必也体会到了,今年鹿野镇冬日的寒冷,尤其是这两个月出奇的冷,孙某几日前打发手下药柜去收药,可是巨鹿山的药材成色非常不好,药柜不敢拿成色如此低劣的药材哄骗李先生和贵东家,因此已经责令那些药农重新进山采药,时间上有些耽搁,还望李先生和贵东家见谅,等药材一收购上来,孙某亲自押车去官洲向李先生和贵东家赔罪。”

    “李先生,我们东家不敢欺瞒您,您也看到了,不仅李先生的药才没有收上来,就连镇上的几家药行定的药材这个月也没有交付,实在是今年的天气冷得邪乎。”冯义在一旁插话道。

    姓李的年轻人瞟了一眼空旷的药库,嘴角露出一抹冷笑:“天气?!孙大掌柜说辞用的不错。不过,我怎么听到的好像和大掌柜告诉我的不太一样?大掌柜遇到麻烦了吧?”

    孙立脸色又是一变,大笑道:“李先生说笑了,我孙立在李先生眼里可能算不等什么上台面的人物,可是在鹿野这弹丸小地,谁敢找我的麻烦,李先生放心请回,代孙立转告贵东家,不消几日,我保证亲自押车前往官洲赔罪。”

    姓李的年轻人咧嘴一笑:“我不管大掌柜遇到了什么麻烦,我也没心情问这些琐碎的事。东家说了,最晚宽限到腊月二十八,若是药材还没到官洲,大掌柜你好自为之吧。”

    年轻人迈步走向门外,走了没几步,转过声,微笑看着孙立:“鹿野镇虽小,但它却是大明朝三大药材集散地之一。当年东家也是因为这个才选中的大掌柜。这话一说有近二十年了吧。大掌柜做享了二十年福分,马上就要开春了,这福分还能有多久,就看大掌柜怎么做了。嘿嘿嘿。”

    年轻人轻晃腰胯,手捻兰花指,万种风情的冲孙立一笑,清唱道:“脸欺桃,腰怯柳,愁病两眉锁。不是伤春,因甚闭门卧。怕看窗外游蜂,檐前飞絮,想时候清明初过。。。。。。”

    孙立望着年轻人扭捏作态仿若女子的背影,脸色大变,急忙追了上去,低声赔笑道:“李先生教训的是,孙某的这点福分还不都是李先生和贵东家赏的。”说话间拉过年轻人绵软无骨的白手,将一件上品和田羊脂玉玉佛挂件塞进了冰冷潮湿的手里。

    年轻人瞧了一眼手心里的玉挂件,两眼瞬间一亮,喜笑颜开道:“大掌柜客气了,咱们也有几年的交情了,不是我难为大掌柜,药材要是不能在年底运到官洲,东家那里是无论如何交不了差的。到时连我都得吃瓜落。”

    孙立躬身抱拳:“还请李先生在东家面前替孙某美言几句,孙某保证下不为例。”

    “好说好说。”年轻人皮笑肉不笑的拱拱手,又唱着那荒腔走板的绵羊音,自娱自乐的离去了。

    “俊才,送李先生。”冯义急忙追了上去。

    孙立望着药库的大门,足足有一袋烟的功夫,才回过神来,抬手擦去额头上的冷汗,长舒了一口气,眼露杀机的瞧着空旷的药库,大声吼道:“来人!把金虎给我叫来!”

    片刻,金虎走进药库,躬身道:“爷,您叫我?”

    孙立咆哮道:“从现在起封了那几个村子的路,不许任何人去那几个村子,老子要饿死他们!”

    金虎点点头:“是,我马上去办,爷,他们要是进镇上采购粮食?”

    孙立狰狞的笑道:“那就废了他们!他们不是能打吗?还敢将爷的手下打残,扒光衣服绑在树上羞辱爷,你拿爷的帖子把方勇请来,爷不仅让他们成为残废,还要让他们死在牢里!”

    金虎阴冷的点点头,转身出去了。。。。。。

    陈烨站在场院,望着热火朝天的建筑场面,笑道:“照这个进度,过完年,咱们的药行和药库就能完工了。”围聚在陈烨身旁的李老汉、李二和郑有等族长脸上都是开心的笑容。

    郑有笑道:“等药行建起来,老汉我就在药行大堂打个地铺睡上几晚,也借借药行的地气,保证比吃了补药还精神!”众人又是一阵大笑。

    “贤侄,二掌柜!“李宝才扯破嗓子的声音从村口传了过来。陈烨等人以及干活的几个村的村民都停下来望向村口。

    李宝才和王有德等几个村的村长满头大汗脸色苍白的跑了过来。陈烨瞧了一眼王有德等人,问道:“三叔您这是怎么了?”

    “出、出大事了!”李宝才喘着粗气说道。李老汉等人都是一惊。

    “三叔别着急,慢慢说。”

    “贤侄,您让我带着十几个各村村民去镇上买粮,可是在买粮时被孙立的打手全都打了,打得好惨啊!”李宝才双眼全是惊恐,身子不住的打颤。

    “他们人在哪里?”陈烨问道。

    “他们都抓进了镇上羁押所,镇上的捕头方勇冷笑着对我说,咱们这十几个村民胆敢在镇上聚众滋事,等问完口供后,就押到县里关大牢。”李宝才惊魂未定的说道。李老汉等人全都呆住了。

    王有德一跺脚:“出了这么大的事,这让我怎么和他们的爹娘交代?!”郑三炮也想张嘴,可是瞧了一眼郑二牛,又心虚的闭上了嘴。

    陈烨望着村口,沉思起来。

    李宝才擦了擦脸上的汗,回过一些神来:“二掌柜,孙立的打手对我扬言,说是已经将各村去镇上的路封了。”

    “娘的,怨不得自打上次咱们教训了孙立那帮打手后,咱们的暗哨报信说,官道上一个人都没有。原来是孙立那王八蛋封了路,货郎和粮贩都不敢来了。”李二愤怒的说道。

    “这下完了,咱们几个村都是以采药为生,不种粮食。孙立这么干,是想饿死咱们,这、这可如何是好?”王有德又跺脚嚷道。

    村口络绎不绝的飞奔过来装满土砖的独轮车,陈烨望着渐渐清晰的头辆推车的村民的模样,是赵龙。

    “都他娘的别推了,出大事了!”王有德瞧见赵龙就气不打一处来,借故吼道。赵龙一愣,停住脚步,望向陈烨。

    陈烨嘴角露出一抹冷笑,转身望着王有德,王有德不自然的低垂下头。陈烨笑道:“王药董说的没错,活先放一放。是出事了,不过事情还不大,咱们再助孙立一把,让这件事真的变成大事!”众人都是一愣,全都惊疑的看着陈烨。

    “自从药行和药库修建以来,各村的族长和村长第一次聚得这么齐。”王有德、郑三炮、郑虎和周立本都不自然的互相看了看。几位族长不满的眼神投射在他们身上。

    陈烨微微一笑:“各位药董都聚齐了,咱们就在这里召开第一次药董会,各位药董没意见吧?”郑有等族长都点点头。王有德等村长互相瞧了一眼,也都点点头。

    陈烨脸上的笑容消失了,沉声道:“既然各位药董都同意召开药董会,那我就宣布药董会成立后的第一件要做的大事,各位药董集体到镇上递交五村村民聚众请愿书。”

    各位药董又是一愣,纷纷互相瞧着,眼里都是茫然和疑惑,五村村民聚众请愿书?这是啥玩意?

    “所谓聚众请愿书,就是召集五村村民大家一同签字画押,由各位药董拿上签字画押书到镇上,对镇长大人说,三天之内将孙立封路殴打进镇买粮村民等不法之事给五个村的村民一个公正的处理,否则五个村的村民就集体到镇上讨食,镇里若是不能公正解决这件不法之事,五村村民就去县里、府里、省里。”陈烨解释道。

    各位药董兼各村村长、族长脸色都是大变。王有德头摇的如拨浪鼓:“这万万不可,大明律法明文,聚众滋事等同造反,是要灭族的。二掌柜你这简直就是再拿五村村民的身家性命当儿戏,老夫坚决反对。”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