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书网 > 医道天下 > 第六十二章 审问

第六十二章 审问

        ***  ***

        “爷在问你话,还不回话!”那名男子阴冷的说道。

        “回东家的话,全宝无话可回。”刘全宝低垂着脸答道。狗子惊得扭头望了一眼刘全宝,又急忙低垂下头。

        孙立冷冷的瞧着刘全宝,目光中闪动着杀机。

        “放肆!刘全宝你竟敢这样和爷说话,不想活了吗!”那名男子厉声呵斥道。孙立摆了一下手,那名男子急忙谄媚的躬了一下身。

        “全宝,背痈好了?”孙立又露出笑容,亲切的问道。

        “回东家的话,全好了。”

        跪在刘全宝身旁的狗子脸色已是苍白如纸,身子轻微的颤抖着。多年在药行摸爬滚打,对自己这个东家的传闻都快磨出耳茧了,孙立若是厉声呵斥一个人,那这个人九成九会有命留下,孙立越是面带笑容,说话越是亲切,那这个人已在鬼门关徘徊了。

        “仓促之间就能拿出一千二百两诊金,好大的手笔。”孙立脸上的笑容越发浓了。刘全宝低垂着头,没有说话。

        “刘全宝,我问你,你一年的薪金不过八十两,就算你十年不吃不喝也挣不出一千两银子来,这一千二百两你是从何得来的?”那名男子厉声问道。

        刘全宝抬起头来,脸色虽有些白,但却未见丝毫的畏惧,瞧着那名男子:“回石药柜的话,全宝在药行从杂役做起,蒙东家抬爱,做了药行二药柜到今日已有十五年有余,无论是历次收购药材还是药库发送药材,凡经我手的进出账目皆有帐可查,全宝虽不敢说分毫不差,但绝没贪药行一钱银子。”

        石药柜冷笑了一声:“你刘药柜是秀才出身,又打得一手好算盘,在药行可是有名的做账高手,做出的账自然是滴水不漏,在账目上查你,我石雄还没那么白痴。但是任你奸猾似鬼,这一千二百两银子还是让你露出了狐狸尾巴,我问你,这一千二百两你是从何得来的?”

        “鸡往后刨,猪往前拱,各有各的生存之道。我刘全宝没贪药行一钱银子,行得正,立的端,至于我这一千二百两银子的出处嘛,既与药行无关,石大药柜似乎您无权过问吧。刘全宝微微冷笑道。

        “放肆!狡辩!你,”孙立瞧了一眼气急败坏的石雄,石雄立时哑了音,一张瘦脸涨得紫红。

        孙立微笑道:“就算是从药行贪来的,你的账查不出来,也是你的本事,我孙立就认这个冤大头。今日爷将你请来,不是为了这区区一千二百两银子,也不是为了你为了自己这条命向那帮子穷鬼屈服,既没收上药材,反倒是你刘药柜破费了。更不是因为你回来三天都没到药行签到,爷还没无聊到这种地步。爷今日把你找来,是因为你刘药柜坏了药行的规矩。”

        刘全宝脸色一变:“东家,全宝不知犯了药行哪条规矩?”

        “哼!还在装傻充愣!用汇合钱庄的钱票冲抵你私自将收药的银款送与那帮子穷鬼,刘全宝你好大的狗胆!”石雄厉声喝道。

        刘全宝脸色又是一变:“东家冤枉。汇合钱庄的钱票是全宝先交与李庄那个为全宝治病的年轻人陈烨手里,可是陈烨要求全宝付现银给他,当时全宝实在没能力再返回镇上从钱庄提现银出来,因此这才将收药银款与钱票冲抵,虽然这么做有些不合规矩,但是票银相抵,药行没有半分损失,而且我返回镇上第一件事就是到钱庄将钱票兑现。全宝所言句句是实,请东家明察。”

        “回、回爷的话,刘爷所言句句是实情,是狗子亲眼所见,刘爷是先返回镇上取了银票回来,这才在那个陈烨的逼迫下,用银票冲抵了药款。对了,当时在场的兄弟们都能证明这件事。”狗子跪伏在地上,颤抖着说道。

        孙立静静地瞧着狗子“狗子你是药行的老人了,对刘药柜忠心,爷赏识你,但是你对爷说谎,爷却不能饶你。”

        “爷,冤枉,狗子所言句句是实,没有半点谎言,爷若不信,可以让收药的兄弟们来对质。”狗子惊得满头大汗,不住的叩头。

        石雄冷笑道:“好一条吃里扒外的狗!你他娘的让刘全宝的小恩小惠迷了你的狗眼,你的主子是爷,不是刘全宝。死到临头还敢替刘全宝遮掩,爷,对这条吃里扒外的狗执行家法吧!”

        “不要!爷,狗子没有欺瞒您,狗子说的都是实情,爷要明察!”狗子声嘶力竭的哀求道。

        “好,爷就给你这个机会,福全,把顺子他们叫进来吧。”

        石雄眉开眼笑的应了一声,转身一溜小跑出了凤阁,站在门口喊道:“顺子你们几个进来,爷有话要问。”片刻,石雄引着顺子等十几个黑衣车夫走了进来。

        孙立瞧着跪在地上的顺子:“福全在我面前提起过你,你现在是药行收药的二把头了,听福全说你与他还沾着些亲,爷没拿你当外人,几日前收药的事你对爷讲上一遍。”

        顺子应了一声,正要张嘴。石雄冷冷道:“顺子,你要明白你是在对谁讲话,你的吃穿甚至你的这条命都是爷的,爷就是神灵,你若是敢对爷说半个字的假话,留神你这条贱命。”

        顺子一脸恭谨的叩了个头,沉声道:“我就是欺瞒祖宗,也不敢欺瞒爷,若有半个字假话,必遭千刀万剐,粉身碎骨。”

        孙立满意的瞧着顺子,微点点头,斜靠在了躺椅上,石雄殷勤的递过茶碗。孙立边轻抿着茶水,便静静地听着顺子绘声绘色讲述着三日前收药的经过。

        狗子听着顺子添油加醋的经过,气得浑身直哆嗦,瞪着血红的眼恶狠狠的看着顺子,眼神若是能杀人,顺子早已成了一堆肉酱。

        “顺子你是亲眼看见刘药柜先将五口装着药款的箱子交给了村民?”石雄阴冷的问道,脸上已露出掩饰不住的得意笑容。

        顺子谄媚的笑道:“会爷和大药柜的话,不仅小的看到了,这十几个兄弟全都看到了。”

        “是,我们都看到了刘爷将五口装着药款的箱子交给了那个叫陈烨的年轻人。”十几名黑衣车夫参差不齐的说道。

        “刘全宝,事到如今你还有何话说?”石雄冷笑道。

        “爷,冤枉,他们说的全是假话,爷不要相信他们!”狗子大声喊道。

        “狗子!”刘全宝大声喊了一句,狗子一颤,扭头瞧着刘全宝。刘全宝抬起头,平静的瞧着石雄,嘴角露出一抹淡然的笑意:“大药柜你等着一天很长时间了吧。”没等石雄张嘴,刘全宝冲孙立抱拳施了一礼:“全宝今日是难逃一死了,但临死前,全宝有肺腑之言相告,李庄陈烨人虽年轻但其人心志不小,东家不可等闲视之。”

        石雄冷笑道:“刘药柜这话实在可笑至极,一个二十出头的小子能有多大本事,还大言不惭的恐吓爷,让爷对一个毛都没长全的孩子不能等闲视之,哼,领着一帮穷的只剩下裤裆里的玩意的穷鬼们还能翻了天,真是可笑之极。刘药柜为求活命,你还倒不如老实交代你是如何贪拿药柜的银子中饱私囊,说不定爷念在你临死有悔过之心,饶你这条贱命。”刘全宝面带不屑地冷笑。

        孙立沉声道:“拉出去,埋了。”

        阁外随声进来四名满脸横肉,一身蓝色紧身打扮,脚蹬踢死牛黑面布鞋,膀大腰圆的手下。四名手下冲孙立抱拳施了一礼,转身看着跪在地上的刘全宝和狗子。

        一名脸上泛着青茬的手下,皮笑肉不笑的说道:“刘药柜,金虎得罪了,您是有身份的人,还是自己请起跟我们走吧。”刘全宝站起身来,冲孙立深施了一礼,转身向阁外走去。一旁跪着的狗子早已吓瘫了,一名手下狞笑着像抓小鸡一般将狗子提溜起来跟在了后面。

        “站住!”阁门口站着一名身穿粉红缕金纹绣着群蝶飞舞的锦萝窄褂,下身翡翠绿色锦缎褶皱长裙,体态婀娜的绝色美人。女子乌黑如缎的秀发绾成发髻横插一支镶嵌着祖母绿宝石的金簪,一双难以形容其美的玉手拿着一本厚厚的账册,面容清冷的看着刘全宝。

        刘全宝躬身施礼道:“全宝见过婵玉小姐。”

        女子冷冷道:“这是要去哪?去死吗?给我老实呆着。”声音虽清冷但却如百灵啼唱般清脆悦耳。

        女子迈动莲步走进阁内,霎时间整个凤阁似乎随之一亮。若说紫檀牙床上玉体横陈的思思是千年狐妖幻化人形,而进入阁内的年轻女子则是仙山修道的仙姑驾临凡间。

        思思慌忙穿戴起衣裙,美目偷瞟着女子,流露出畏惧和自惭形秽的的神色。阁内的其他人从女子进入全都低垂着头,大气都不敢出一下。

        孙立也从紫檀躺椅坐起,笑道:“婵玉你怎么来了?”

        婵玉冷冷道:“为什么处置刘药柜?”

        “回小奶奶,是刘,”石雄陪着笑脸解释了半句,就被婵玉阴冷的眼神吓得住了嘴。

  https://www.65ws.com/a/17/17832/5495985.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65ws.com。万书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65w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