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万书网 > 医道天下 > 第二十九章 曼陀罗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万书网] https://www.65ws.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 ***

    陈烨急忙伸手接过酒坛倒了一碗酒,笑道:“三叔,小侄给您满上!”

    李宝才醉眼蓬松,喜笑颜开的连连点头:“有劳贤侄了,呃,贤侄,三叔可是把心都亮给你看了,三叔现在在你面前可是一眼望到底,再没秘密可言了,贤侄,你可不能辜负了你三叔这片心。”

    陈烨微微一笑,将酒坛放在桌上,又端起酒碗:“三叔我敬你一碗。”李宝才笑着端起陶碗,摇晃了一下头:“娘的,张二狗这狗才这回酿的酒怎么劲头这么大?来,干!”

    李宝才仰脖大口喝了起来,喝了没几口,突然身子一晃,软软的向桌下滑去。陶碗掉在了桌上,咣咣当当在桌上打着圈。凤姑伸手按住陶碗,嘴角露出一丝异样的笑意。

    陈烨一惊,急忙放下陶碗,一把抓住李宝才:“三叔,三叔!”突然陈烨从李宝才喷出的酒气中闻到了一丝淡淡的甜香味。

    陈烨心里一震,将李宝才搀扶到床上,李宝才身体轻微的抽搐着,陈烨急忙扒开瞳孔,瞳孔开始放大,又急忙探手按在寸关尺上,脉搏剧烈跳动。

    陈烨转身来到桌前,拿起李宝才的酒碗正要闻,“不要闻了,是曼陀罗。”凤姑淡淡的说道。陈烨身子一震,吃惊的望向凤姑。

    凤姑没有躲避陈烨的眼神,脸上挂着淡然的笑容:“是我下的药,我爹以前也是个郎中,不过他的医术和你比起来实在是不敢恭维,要不然也不会医死了人,全家逃难。”凤姑自失的笑了一下。

    陈烨阴沉着脸看着他:“为什么要对我三叔下药?”

    凤姑笑道:“你真的想知道?”陈烨没有回答,脸色越发的阴冷了。

    凤姑吐了一下粉嫩的舌头,丰腴白嫩的小手夸张的轻拍着高耸的胸脯:“你的脸色好吓人啊!怕了你了。”凤姑将手伸进偏襟小褂内,从怀里掏出一个小纸包扔到了桌上:“你自己打开看看吧。”

    陈烨冷冷的瞧着笑颜如花的凤姑,慢慢将眼神挪到桌上那个纸包,犹豫了一下,伸手打开纸包,纸包里包着一小撮淡黄色的粉面。

    陈烨愣了一下,正想去闻,凤姑轻笑道:“最好别闻,那是春药。”陈烨手一颤,险些将纸包扔到地上。

    凤姑咯咯笑道:“原本你三叔是让我给你下这个,我把药换了。”

    陈烨又是一震,吃惊的问道:“他为什么要这么做?”

    凤姑瞧了一眼躺在床上像死猪一般昏迷不醒的李宝才,笑道:“他没有告诉我,也不会告诉我,这要问你自己了。不过他能将你领到这来,又给你下春药,让我和你,恐怕是有什么见不得人的把柄落到你手里了吧。”凤姑俏脸浮着妩媚的桃红,一双快滴出蜜汁的美目荡漾着春波眨也不眨的瞧着陈烨。

    陈烨脸色一红,将脸扭向床上的李宝才,心里全都明白过来了,真是又好气又好笑,也隐隐升起一股后怕,半晌,叹了口气:“你爹既然是郎中,你想必也应该知道曼陀罗不止能迷倒人,还是剧毒之物,过量会死人的。”

    凤姑咯咯笑道:“我给他下的量虽然重了一些,但毒不死他的,况且你的医术那么高明,要是我的手头失了准,你早就看出来了,现在想必已经在救他了,才不会这样和我说话呢”

    陈烨沉默了片刻,说道:“你下的药里不止曼陀罗这一味药,曼陀罗的药力没有这么快迷倒一个成人的。”凤姑抿嘴一笑,没有说话。

    陈烨抬头望向她:“你去取笔墨来,我开个方子,不然几个时辰后三叔醒过来,会有后遗症的。”

    “后遗症?”凤姑愣了一下,笑道:“怕我害了你三叔?你放心吧,我还指着你三叔过日子呢,我自有方法让他醒来和平时一样。”陈烨深深的望着凤姑,凤姑笑容不改同样看着陈烨。

    “我说的都是实话,这些年要没有你三叔护着,就我们家那没用的废物,李庄那些恨不得用眼睛就能糟蹋我的臭男人们不是将我连皮带肉吞了,就是那些嫉妒的眼发绿的婆娘们将我点了天灯。”凤姑眉眼万种风情的说道。

    陈烨脸色一红,将脸扭向一边:“三叔说他没强迫过你,是真的吗?”

    凤姑俏脸一红,露出哀怨凄凉之色:“他是没强迫我,可是我是没法子才,我也有脸皮,可是你看我过的这日子。”凤姑眼圈红了一下,但瞬间咯咯笑道:“这个穷的兔子不拉屎的地方,只有你三叔有能力让我们一家活着,说心里话,我对他感激大过了厌恶。”

    陈烨心里一阵默然。半晌,低沉着问道:“你为什么要救我?”

    凤姑脸上的笑容慢慢消退了,一本正经的看着陈烨:“两个原因,第一,我虽然不守妇道,和你三叔,但我不是婊子,我的身子我自己做主,他拿我当婊子,我决不干,因此我今天才给他下这么重的量,我恨他!第二,在李庄无论男女他们都瞧不起我,在背后都骂我破鞋,你是第一个拿我当人看的男人,我在你的眼里没有看到那些臭男人色眯眯的让我作呕的肮脏神情,他们都想拿我老娘当母猪发泄,而你没有,你的眼睛一直很真诚,因此我才没对你下药。”

    陈烨脸上微微发烧,又将脸扭向床上的李宝才,有些没底气道:“谢谢你,三叔就拜托你了,我告辞了。”迈步往屋外走。

    凤姑突然站起身挡在了门帘前,丰腴的俏脸闪动着异样的神情,咯咯笑道:“我救了你,你就说一句谢谢就想走,你不觉得你很寡情吗?”

    陈烨的身体险些撞在那对挺拔极富弹性的超级水囊上,惊得后退一步,神情有些尴尬道:“凤姑嫂子的恩情陈烨永记在心,陈烨一定会厚报嫂子的。”

    凤姑咯咯一笑,向前迈了一步,眉眼透出浓浓的春色,笑道:“厚报?说得轻巧,你走出这个门还能再认账吗?你们男人都是口是心非。”

    陈烨又退了一步,强笑道:“既然凤姑嫂子信不过我,那嫂子说出条件,我愿立字为证。”

    凤姑愣了一下,笑道:“嫂子我是很需要钱,可是嫂子偏偏不想和你要钱,嫂子要的是你这颗真心!”凤姑丰腴白嫩的小手摸向陈烨的胸膛。

    陈烨急忙又后退了一步,脸色阴沉下来:“凤姑嫂子请你自重,请让开。”

    凤姑眉眼全是浓浓的春意,咯咯轻笑道:“换做是旁人,嫂子连个笑脸都不会给他,可是你,嫂子我真的不知如何自重。”白皙娇嫩的小手再次颤抖着摸向陈烨。

    陈烨向边上闪了一下,身子撞在了桌子上,脸色阴冷道:“让开!”

    凤姑笑了一下,小手伸向偏襟小褂的钮钯:“我就是让开,你敢走出这个门吗?”

    “你、你要干什么?”陈烨吃惊的望着正在快速解着偏襟小褂上的钮钯的凤姑。

    凤姑将粉颈下的最后一个扣子解开,偏襟粗布小褂脱了下来,里面竟然一片通透,陈烨眼前欺霜赛雪白生生一大片,惊得急忙闭上眼睛,两颗圆溜溜红中透紫的肉葡萄在陈烨紧闭的眼帘内不住的摇晃。

    凤姑俏脸全是春色,挺了挺让无数同性黯然神伤自惭形秽的傲人双峰,咯咯笑道:“兄弟要是走出这个门,我就这副模样随在兄弟身后,不知兄弟可愿一试?”

    “你、你疯了?!”陈烨惊怒的低吼道,猛地睁开双眼,瞬间又被眼前一片惊人的雪白刺得马上又闭上了双眼。

    凤姑咯咯笑着将扎系在腰间裙带解下了,粗布长裙顺着丰满的双腿已滑落了下去,下身竟然也是一片通透,无一物遮挡。

    凤姑感觉自己快要被身体里熊熊燃烧的情欲之火融化了,全身上下无一处不是滚烫,低声呻吟了一声,两只粉嫩胖胖的小脚相互交错,脱下了两只绣着鸳鸯戏水的布鞋,浑身不着一缕的扑进了陈烨怀里,颤抖着说道:“弟弟,你就疼疼姐姐吧。”

    陈烨香软满怀,入手处全是柔腻如脂的软滑,心里的惊怒瞬间被身体上的强烈反应击溃了,六分想推开,三分在挣扎,一分全是渴望,陷入到剧烈的思想纠葛中,额头上冒出了细密的汗珠。

    凤姑紧紧的搂着陈烨,嘴里低声呻吟着,两条肉感十足但却没有一丝赘肉的大腿不断的扭着麻绳,一阵阵难以想象的强烈快感如过电一般在陈烨身体内冲击着,身体的反应越来越强烈了,凤姑感受到了陈烨身体的反应,轻笑了一声:“弟弟就是一块冰冷的顽石,也快被姐姐捂热了。”

    六分想推开的念头如洪水决堤崩塌了,三分的挣扎也彻底荡然无存,剩下全是燃烧的越来越旺的欲望。陈烨睁开眼,苦笑道:“你现在这样,当初又为什么要救我?”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