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书网 > 医道天下 > 第二十七章 凤姑

第二十七章 凤姑

        ***  ***

        李宝才妻子望着李宝才和陈烨的身影消失在院门外,美目闪动着疑惑和不解,喃喃道:“他怎么会将他也领到那个不要脸的狐狸精那去,难道是想三个人一起?”

        李宝才妻子如花一般娇嫩的俏媚容颜立时飞上两抹嫣红,轻啐了一口:“瞎说什么,这么俊俏的后生怎么会看上那个骚狐狸,想必不是去她那里。”

        李宝才妻子默默的望着院门,突然幽幽叹了口气,美目内全是寂寞索然之色。

        李宝才一手抓着两只老母鸡,一手紧紧的挽着陈烨的胳膊向村西走去。陈烨心中暗自冷笑,我倒要看看你将我领到哪去,耍什么花样!

        李宝才领着陈烨来到村西头倒数第三家土屋的篱笆院门前,停住脚步,陈烨耳旁隐隐传来嘈杂的说笑声,循声望去,说笑声是从第一家土屋后面传过来的。

        想必晒药的场院就在村西第一家土屋后面不远,陈烨心中暗道。

        李宝才神秘的一笑道:“咱们到了。”推开院门,领着陈烨走了进去。李宝才松开陈烨的手,大声咳嗽了一声,土屋门随之推开,“谁啊?”一名体态丰满的中年美妇走了出来。

        陈烨一愣,这不是张二狗的媳妇吗?!

        “哟,今天这是刮什么风?村长大人和神医同时大驾光临我这个破瓦寒窑,这可真是贵客,稀客啊,咯咯咯咯。”张二狗媳妇愣了一下,喜笑颜开着,快步走了过来,一对快要将粗布小褂涨破的大胸脯剧烈的晃动着。

        陈烨脸色微微一红,微垂双目,笑着施了一礼:“陈烨见过张二嫂。”

        张二狗媳妇慌忙蹲身福了一下,咯咯笑道:“这可不敢当,乡下女人受不起这个,公子这是要折杀奴家了。”

        “都不是外人,就别这么客气了。”李宝才笑道:“快,把这两只鸡炖上,今天我和贤侄要好好喝上几盅。”

        “哎!”张二狗媳妇笑着伸手接过两只老母鸡,李宝才顺手抓了一把晃动不已的大胸脯。

        张二狗媳妇脸色一红,不自然的望向陈烨,陈烨将脸扭向一边,装作打量着院子。

        张二狗媳妇红着脸白了李宝才一眼,扭身正要走,李宝才又伸手使劲在张二狗媳妇丰满滚圆的肥臀上重重的拍了一巴掌。张二狗媳妇惊叫了一声,这一次陈烨不能再装作没看见了,扭过头故作惊讶的望着两人,张二狗媳妇羞红着脸,神情尴尬的瞪向李宝才。

        李宝才嘿嘿笑着正要开口。土屋的门又推开了,张二狗从里面走了出来,一脸谦恭谄媚的笑容,点头哈腰道:“村长您来了。”眼神瞧向陈烨,愣了一下,越发谦恭了,冲着陈烨哈了一下腰:“见过神医。”

        陈烨急忙还礼,笑道:“二狗哥你好,神医我可不敢当,你就直呼我的名字叫我陈烨吧,没打招呼就登门打扰,唐突了,二狗哥不要见怪。”

        张二狗慌忙摆手:“这是哪里话,您能来我这个破屋坐坐,我荣耀着咧。”

        李宝才皮笑肉不笑道:“你在家啊,怎么药材都晒好了?”

        张二狗急忙陪笑道:“还没呢,我、我是有些口渴,回来喝口水。”

        李宝才哼了一声:“好吃懒做,一身的懒骨头,你看看你弄得那点狗屁药材,我他娘的看到都替你脸红,就你那二两重的药材能卖几个大钱,马上可就要过年了,慢说是给凤姑和几个孩子割块布做身衣裳,就是他娘的年夜饭能不能吃上我看都成问题。”

        张二狗臊的脸色通红,嗫嚅道:“我、我这就去晒药材。”快步向院门走去,经过李宝才身旁,谦卑的哈了下腰,“站住!”李宝才阴冷着脸说道。张二狗立时停住脚步,脸上堆满了谄笑。

        李宝才伸手入怀,从怀里掏出一个小钱串扔给张二狗:“这是五十文,不要乱花,给几个孩子弄身干净衣服,让他们也过个像样点的年。”张二狗双手捧着小钱串,千恩万谢的离去了。

        “村长还有神,陈烨兄弟你们快进屋,我去给你们炖鸡。”张二狗媳妇面色如常的笑道。

        李宝才色眯眯的盯着丰满的大胸脯,笑道:“几个小崽子呢?”

        “都在场院里疯呢,你放心吧,他爹不会让他们早回来的。”张二狗媳妇话刚说完,脸色一红,不自然的瞟向陈烨。

        李宝才笑道:“将你那酒鬼男人的酒弄一坛过来,今天我要和贤侄好好喝上一顿。”

        “哎!”张二狗媳妇笑着应了一声,扭身向院子右侧的天井走去。

        陈烨瞧着张二狗媳妇的背影,暗自惊叹,丰胸肥臀,纤细的腰身,这女人周身都散发着勾引男人心底欲望的味道,身材真是一级棒!容貌虽然不如小翠妹妹俏丽端庄,可是这身材嘛,简直就像熟透了的水蜜桃。陈烨突然感觉身体一阵燥热,心里一惊,急忙有些心虚的望向李宝才。

        李宝才死死的盯着将粗布长裙撑的滚圆丰满的屁股,微喘着粗气道:“这娘们每次看到她,都弄起一身燥火,恨不得死在她肚皮上,娘的。”

        李宝才嘿嘿淫笑着,恋恋不舍的收回目光,望向陈烨,笑道:“不用三叔说,贤侄也能看得出来,凤姑和我相好,不过有一点贤侄不要误会,我可不是强迫她跟我好的,我们是你情我愿。”李宝才走到门口打开门,做了个请的手势,陈烨笑着迈步走进屋内。

        屋里真可以称得上是家徒四壁,两间土屋相通,外屋除了一张铺着露了棉絮用木板搭着的大床外,还有一个破烂的小木柜。不知是做什么用的。

        李宝才指着床道:“凤姑的四个孩子都挤在这张床上。”陈烨点点头。望向右侧门口挂着的看不出颜色的布帘子,李宝才挑开布帘,笑道:“贤侄咱们里屋坐。”

        陈烨微弓着身子进入里屋,里屋同样放着一张虽然有些破旧但比外屋的床好太多的木床,床上铺着还算干净的打着补丁的床单。床里堆着快要到屋顶的几床破被子。床边放着一张破旧的木桌,两个破旧的板凳。

        “贤侄坐。”李宝才笑着坐在了板凳上,陈烨也笑着坐下了。

        李宝才笑道:“现在不用我说,贤侄也能明白凤姑为什么会和我好上了吧。她家里穷,又是外来户,既想活下去又不想受人欺负,就要有靠山,因此这娘们主动勾引我上床,我们是各取所需。你三叔这辈子没什么喜好,可偏就好这个调调,嘿嘿。”

        “三叔,小侄有些不解,你和凤姑之间的事为什么要让小侄知道。”陈烨静静的瞧着李宝才。

        李宝才脸上的笑容消失了,正色的看着陈烨:“贤侄真的不明白三叔这么做的用意吗?”陈烨没有说话,依然静静的瞧着李宝才。

        李宝才一脸诚恳的说道:“好,三叔就把话挑明了吧,三叔觉得贤侄你是个能成大事的人,将来非富即贵,三叔想和贤侄交心,对贤侄毫无隐瞒,只有这样贤侄才会将三叔我真正当自己人,将来贤侄发达了,你三叔也能沾光喝口肥汤。”

        陈烨看着李宝才诚恳的面容,心里从出门就戒备提防的心松懈了下来,心里不由一阵好笑,用这种事向自己交心,这个三叔实在是滑稽。笑道:“三叔实在是太看得起小侄了,小侄可万万不敢当。”

        李宝才开怀笑道:“我这可是就当贤侄认可我这个三叔了,贤侄平步青云之时,可千万要记着你三叔。”

        李宝才笑着笑着,突然叹了口气:“唉,我大哥好福气啊!有贤侄在身边尽孝,老来就剩享福了。娘的,我想起那个败家女人心里就郁闷,按说老子那玩意不算孬,可,”李宝才瞧了一眼门帘,将身子凑了过来,犹豫着低声说道:“贤侄你医术高明,三叔想求你一件事,你得先答应你三叔。”

        “三叔有话尽管说,小侄能办到的,绝无二话。”陈烨微笑道。

        李宝才压着嗓子,低声道:“我想让贤侄给你婶子瞧瞧,看看那败家女人到底能不能生养,娘的,老子可没闲工夫养个干吃饭不下蛋的蠢货,要是她不能生养,我立马休了她!”

        陈烨一愣,刚对李宝才升起的好感立时消退的没了踪影,脸色阴沉了下来。

        李宝才心里一慌,慌忙笑道:“贤侄不必生气,三叔失言了,当我没说。”

        陈烨强压住怒火,沉声道:“三叔是不该说这样的话,让小侄给三婶瞧病,来决定三婶是否被休的命运,你不觉得对三婶太残忍了吗!还有你怎么会认为会是三婶有病呢?”李宝才尴尬的嘿嘿笑了起来。

        陈烨瞧着李宝才灰青的面容,心里升起了一股厌恶,打消了想要给李宝才治病的念头。

        “贤侄先坐着,我去看看鸡炖好了没有。”李宝才神情尴尬的笑着站起身来,挑帘走了出去。

  https://www.65ws.com/a/17/17832/5495950.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65ws.com。万书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65w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