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万书网 > 医道天下 > 第二十三章 邀请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万书网] https://www.65ws.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 ***

    陈烨默然,嘴角露出一抹冷笑,这个芝麻绿豆都不如的狗官虽然贪财倒也不是个猪脑子,王姓做村长的格局已经维持了几百年,一旦改姓换人,必然会引起更大的骚乱,更何况赵姓族人生性又如此彪悍,一朝得势,积压了数十年的仇恨,对王姓族人简直就是不敢想的噩梦,若是让赵姓做了村长,恐怕他这个镇长不会再有一晚安稳觉可睡,能不能做到卸任都很难说。

    “王有德当了村长后没几年,药材收购就变成了如今这个样子,赵姓族人更加不满,因此王庄这些年是三天一小打,五天一大打,全村男丁几乎是天天都挂彩。”李老汉摇着头,叹了口气。

    陈烨笑着正要张嘴,外屋传来一个陌生女人胆怯轻微的声音:“大姐。”

    “是村长夫人啊,这是哪阵香风把你这个贵人吹到我这个破屋来了。”李妻冷淡的声音传了进来。

    是李宝才的妻子?!陈烨望向李老汉,李老汉的脸色阴沉了下来。

    “大姐,宝材让我来请陈烨侄子。”陌生女人的声音已透出了哭腔。

    “你看你那点出息,我还没说什么呢,你怎么倒哭起来了,算了算了,咱们妇道人家原本就不该掺和老爷们的事,更何况你这么个软弱的性子。唉!你啊,是不是又挨打了?你看看这手掐的,李宝才也真下的去手!真是个混蛋玩意!”

    “他怕大哥不敢来,就逼着俺来,俺、俺也怕,可是俺不来他就使劲拧俺,俺、俺,大姐,我的命好苦啊!”

    “你也是,就由着那混蛋欺负你,唉!”外屋静了下来,只剩下李宝才妻子低低的哭泣声。

    “别伤心了,对了,宝才找烨儿什么事?他说了吗?”李妻问道。

    “俺没敢问,不过看、看他的样子,倒不像是又做了什么缺德事,找贤侄去想必是有什么正经事要说,大姐,您受累告诉贤侄一声,我回去了。”李宝才妻子哽咽道。

    “烨儿就在里屋和他爹说话呢,我喊他出来,你自己和他说吧。”

    “不、不、不了,这是怎么话说的,丢死人了,大姐,我回去了。”李宝才妻子的话音刚落下,陈烨已听到了外屋屋门开启关闭的声音。

    门帘挑开,小翠搀扶着李妻走了进来。陈烨急忙站起身来走过去搀扶着李妻另一侧将李妻搀扶到床边坐下了。

    陈烨松手之际,瞟了一眼对面站立的小翠,小翠的目光微微与陈烨的眼神一碰,急忙躲开了。

    陈烨一愣,望着小翠有些红肿的大眼睛:“妹子这是怎么了?好像哭了。”

    李妻笑道:“没啥事,就是看到他爹刚回来又出门了,心里有些不舍,伤心了。”

    陈烨歉意的说道:“妹子,对不起,都是哥不好。”

    “不干哥的事,我哭出来就不那么伤心了。”小翠低声道,美目哀怨的瞟了一眼陈烨。

    陈烨心里一颤,怎么用这样的眼神看着我,难道这丫头哭是因为我的缘故?可是我没做什么惹她伤心的事啊!

    李老汉阴沉着脸道:“宝才那个混蛋畜生又欺负他媳妇了?”

    李妻叹了口气,点点头:“掐的青一块紫一块的,宝才那小子也真下的去手。”

    李妻望向陈烨:“烨儿,刚才你三婶是你三叔打发来请你去他家的,你三婶也没说什么事,我也没追问,问也是白问,你三叔是不会告诉她的。”

    陈烨笑着点点头,沉吟了片刻,望向李老汉:“义父,三叔和你们脚前脚后这么快就赶回来,想必是真有什么事要和我商量,我去见见他。”

    李老汉也沉吟了一下,点头道:“量这小子不敢有什么花花肠子,为父送你去。”

    陈烨笑道:“不用了,让小翠妹子领我去就行了。”

    李老汉望向小翠,犹豫了一下,点点头:“也好,丫头,一定要将你烨哥领到你三叔家里,见到你三叔你再回来,记住了。”小翠点点头,答应了一声。

    陈烨暗暗好笑之际心里又十分的感动,干爹虽然小心谨慎的过了头,但关心紧张我的心是那么的真切。“干爹,我去了。”

    李老汉站起身来,沉声道:“多加小心。”陈烨重重点点头,跟着小翠出了屋。

    小翠引着陈烨出了李老汉家沿着门口的土路向东走了百十米,拐进了一条小道上。陈烨前后望望这条由两排一户挨着一户的土屋间的间隙形成的足有一二百米的羊肠土路,路上静悄悄的,没有一个人。

    陈烨笑道:“咱们这个村子真安静啊,怎么都不见有人出来?”

    小翠低着头没有说话,又走了十多米,突然低声道:“再有几天镇上的药行就来收药材了,村里的老少都在村西头的场院晒药材呢,马上就要过年了,能不能过这个年就指着这回的药材了。”

    陈烨笑道:“我还以为你不想和我说话了呢,对了,这回你家的药材和义父家的药材都是因为我才没晒,要是卖不上好价钱,过年妹子没穿上新衣服,可不要哭鼻子哟。”

    小翠扭头哀怨的白了陈烨一眼,扭过头继续走着。陈烨又是一愣,快行了几步追上小翠,笑着低声问道:“妹子你怎么了?刚才哭不高兴是因为我吗?可是我不记得惹着你了?”

    小翠美目又是一红,低垂下头,依旧没说话,脚步开始加快超过了陈烨。

    陈烨回头瞧了一眼,快步追了上去,一把拉住小翠的右臂,将小翠按在右侧的土屋的后墙,静静的望着已是泪流满面的小翠,严肃的低声道:“丫头,你到底怎么了?真是在埋怨我又让你爹出门吗?”

    小翠依旧低垂着头,小嘴紧闭着,摇摇头。

    “那到底是为什么?你倒是说啊!”陈烨的声音不自觉拔高了起来。

    小翠抬起头,委屈埋怨的泪水顺着精致的小下巴仿若溪流滴淌着,贝齿轻咬着红嫩的朱唇,美目复杂的望着陈烨。

    陈烨急的差点蹦起来:“小丫头你想急死我啊,到底因为什么你倒是说句话呀,你要是再这样闭嘴不言,惹恼了我,我可要打你屁股了!”

    小翠粉面一红,望着陈烨,梗咽着低声问道:“我是不是做的还不够好?”

    陈烨一愣,有些莫名的望着小翠,半晌,问道:“你对我很好啊,丫头你到底怎么了?难道是我今天早上无心之间惹着你了,要是那样我向你赔不是。”小翠一扭身子,又快哭出声了。

    陈烨慌忙道:“妹子那你就跟我说明白了,别让我在这瞎猜,惹你伤心,告诉我到底是因为什么?”

    小翠小脸越发红了,咬着下嘴唇,犹豫了半天,细弱蚊蚋的抽泣道:“你都对我那样了,我、我的心思你也都明白,今天爹和大伯回来,你和我爹和大伯说了半天话,直到我爹又出门,咱们的事你都连半个字都没提,你是不是开始讨厌我,不喜欢我了?”

    陈烨啼笑皆非的看着小翠,半天没有说话。小翠等了半天,没听到陈烨的动静,又惊又怕的抬起头,发现陈烨似笑非笑的看着自己。

    陈烨嘴角露出邪邪的笑容,凑到小翠耳旁,轻笑道:“丫头,原来你是等急了。”

    小翠大羞,急忙分辩道:“谁、谁等急了,是你不将我放在心上,我是气不过才哭的。”

    陈烨笑道:“丫头,你刚才在外屋应该都听到了,我和义父还有你爹都在说正事,当然咱们的事也是正事,可是总要有个轻重缓急吧,我总不能直截了当的和你爹说,岳父大人,你不在这几天,我和你的宝贝女儿,小翠妹妹除了最后防线没过之外,其他的我们天天都在做,求你把女儿嫁给我吧。你说我二叔你爹听了我这番话,是直接昏过去还是跳起来打我个半死?你爹可是强的变态,一个人打两百多人,我这个身子骨你觉得能扛他几记老拳?”

    小翠羞臊的恨不得找个地缝钻进去,娇躯使劲扭着,低声道:“你瞎说什么,难听死了,谁让你说这些了。”

    绵软的娇躯不断的扭动,两人也不断的进行着肢体接触,陈烨身体敏感的和不太敏感的部位全都以最快的速度敏感起来,痛苦的低声呻吟道:“妹子,你不会是想让我在这里把最后防线突破吧?!”

    小翠一惊,也以最快的速度敏锐的感到陈烨身体某部位正在发生令她心惊肉跳的剧烈变化,吓得惊呼一声,身子立时绷得僵硬使劲向后倚在后屋墙上。

    陈烨后退了一步,弓着身子,使劲做着深呼吸,嘴里低声念叨着:“一个灰太狼,两个灰太狼。。。。。。”小翠的俏脸火烧火燎的,连粉颈都变作了粉红,嘤咛一声,捂住了脸庞。

    好半天,陈烨喘着粗气,有气无力道:“没事了,又挺过去了。”小翠羞臊的死活不肯放下手来。

    陈烨苦笑道:“妹子你的杀伤力越来越强了,老实说,我现在也不敢保证君子协定我还能守几回?”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